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04章 生变

    孙权是从睡梦中惊醒的。

    看着有些惶恐的凌烈,听完了胡综用烽火传来的消息,孙权半晌没有说话。

    烽火传递消息是快,可是表达不了复杂的信息。根据孙权和胡综的约定,烽火只传达了一个意思:惨败。

    其他的一无所知,具体的消息要等到用快马送来的军报,至少还要三天。

    虽然消息很简单,但是孙权却很清楚,情况肯定很不好,否则胡综不会用这么紧急的信息。不管是水战惨败,还是陆战惨败,都是一个意思:魏霸的这支奇兵绝对不是虚张声势,他是来真的。

    李严难道想就此灭吴?孙权倚在床上,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如果这真是李严的真实想法,他就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谈判,说什么师出有名,那全是废话,如果他真有这个把握,根本不需要什么名义。这么郑重其事的谈判,甚至连儿子都送到了武昌,只能说明李严是真心想谈,武力压迫不过是在造势。

    难道仅仅是为了造势?这都已经开战了,哪里像是造势的样子。

    今天已经是九月二十九,虽说离最后期限还有两天,可是考虑到这里到长沙的路程,实际上已经没有时间了。除非现在就签字,否则十月初一是否开战,全在魏霸一念之间。

    那么……是魏霸要打?他有把握吗?

    孙权还真说不准。魏霸这个人向来让人摸不准。很多人认为能打的时候,他不一定看好。很多人认为不能打的时候,他却偏偏以为是个好时机。而且,他最后往往能把事情办成了。就如他入武陵,就如他攻严关,就如他取南阳。

    惨败,究竟惨到了什么程度?孙韶撤回广陵,能不能能挡住那支奇兵?

    孙权盯着天青色的帐帷,沉吟不决。

    ……

    阳光照进驿馆的时候,费祎睁开了眼睛。却没有听到魏兴练武的声音,不由得披衣而起,走到窗前,挑起了窗户,耀眼的阳光涌了进来,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眯起眼睛。回头看了看屋角的漏壶,不禁吃了一惊。

    已经是卯时三刻了。

    魏兴有每天早起习武的习惯,风雨无阻,哪怕是在赶路也不例外。这段时间以来,费祎几乎已经习惯了在他习武的呼喝声中醒来,再在床上躺一躺。想想今天要办的事,等完全清醒过来,再起身洗漱。这个时间通常都是寅时三刻,一觉睡到天色大亮的情况从来没有过。

    费祎有些不安,匆匆的洗漱了一下。走了出去。走到正堂的时候,他一眼看到了正坐在堂上喝茶看书的杜琼。费祎连忙行了一礼:“杜公。魏兴来了没有?”

    杜琼放下书本,有些不悦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能吃苦。冬天还没到,就开始睡懒觉了。前几天看他早起习武,我还当他是好后生呢,唉,真是……”

    费祎没时间听这老夫子唠叨,他很清楚魏兴不是一个怕吃苦的人。能被魏霸委以如此重任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怕冷睡懒觉的年轻人。他匆匆走到魏兴的房前,却见两个武卒扶着战刀站在门前。

    “这是……”

    武卒见是费祎,连忙躬身行礼,其中一个说道:“费君,中郎病了,不能见客。”

    “病了?”费祎眉毛一挑:“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说病就病了?”

    “水土不服。”门帘一挑,露出魏兴半张脸。魏兴咧嘴一笑,招了招手,将门拉开一道缝。费祎闪身而入,却见魏兴穿着单衣,一头的汗,手里还提着一口刀,看样子是刚刚在屋里练武的。

    “就你这样,还水土不服?”费祎又好气又好笑:“你又搞什么鬼?”

    “没什么。”魏兴将刀插入刀鞘,挂在床头,自己到床上躺下,笑道:“费君,孙权到现在还没有做决定,这分明是要看我们的决心。既然如此,我就装病,让他着急去。今天中午之前不把签约成功的消息送出去,少主肯定会出兵长沙。嘿嘿,我看孙权到时候拿什么来抵我们的军费。”

    费祎坐到床头,推了推魏兴:“将军究竟打的什么主意,真要打么?”

    魏兴挤了挤眼睛,又点了点头。

    “为什么?我们没必胜的把握啊。”

    “兵不厌诈嘛。”魏兴笑眯眯的说道:“孙权现在是乍着胆子,不敢服输。我们只要露出稍许软弱,他就会得寸进尺,前面的事就全白做了。跟他赌到底,看谁能撑到最后,谁先退步,谁就认输。”

    “可是,长沙有四万吴军,将军只有三万常备兵,剩下的都是刚征召的,没有胜算啊。”

    “费君,你不要忘了,四万吴军不比我们刚征召的人强到哪儿去,跟我们的常备兵相比更是差得太远。如果不是为了造势,将军只要三万常备兵就可以拿下长沙了。”魏兴拍拍费祎的手:“你放心吧,十天,如果十天之后孙权还不认输,我们就罢手,下次再说。”

    费祎眉毛一挑,明白了魏兴的意思。他咧了咧嘴:“好,那我去给你请医匠,抓药,要玩就玩得像个真的。”

    “那就对了,我就等你来呢。”魏兴往被子里缩了缩,哈哈一笑:“我终于找到借口睡个懒觉了。”

    费祎啼笑皆非,起身离开。他先到堂上向杜琼汇报,说魏兴病了,他要去请医匠,如果孙权派人来请,就请杜琼和李丰先去。杜琼一听就急了,他也知道今天是谈判的最后期限,如果今天谈不成,那长沙肯定会开战。没等他抓住费祎,费祎已经匆匆的走了。

    杜琼慌了手脚,连忙派人来请李丰。李丰听了之后,也没什么办法。他没有杜琼那么迂,找了个借口,安慰了杜琼两句,先去了魏兴的房间。

    “不谈了?”

    “谈,但是要孙权先谈。”魏兴很直接的说道:“少将军,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你如果主动去找孙权,气势便弱了,这一仗反而非打不可。要想避免这场战事,就必须沉住气。”

    李丰叹了一口气:“如果开战,将军有胜算吗?”

    “至少不会输。”魏兴说道:“如果孟镇东能吸引住陆逊和步骘,将军有七成的把握拿下长沙,吃掉诸葛恪或者孙登。少将军,你难道还不相信将军的能力?”

    李丰的脸颊抽了抽,看了魏兴一眼,抽身离开。他对此很不高兴,魏兴有想法,却不和他商量,到现在才和他说,而费祎也没有来和他商量,直接去找医匠了,他们的眼里还有他吗?

    这大概也是魏霸的主意,他就是想打这一仗。整件事已经有些脱离他的控制了,主动权已经不知不觉的转移到了魏霸的手上,他就是一个傀儡。别人都以为他们父子才是这次谈判的主导,魏霸是听他们的命令行事,可是谁又知道他现在也是被魏霸推着向前走。

    魏霸,希望你能真的打赢,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

    孙权心跳加速,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吕壹站在他的面前,连大气都不敢说。

    杜琼等人所住的驿馆是吕壹最近最关心的地方,驿馆里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到吕壹的耳朵里,然后传到孙权的耳朵里。魏兴病了,没有像往常一样起来习武,这件事早在费祎发现之前就传到了孙权的耳中。

    孙权有些不安起来。他原本想看看这最后半天蜀汉使者是什么反应,从中判断他们究竟有几分诚意,如果他们急于达成合约,他多少还掌握一些心理上的优势,能够争取一些有利的条件。可是现在魏兴病了,费祎在替他寻医访药,而李丰看望了魏兴之后,也躲在房里不出来,只剩下一个没用的书生杜琼在堂上枯坐,根本没有主动来谈判的意思。

    这让孙权越发摸不透对手的心思。

    现在主动去请他们来谈,就只能按照他们给定的条件,弄不好还要赔偿魏霸的军费。可是如果不谈,魏霸十月初一真的出兵长沙怎么办?

    孙权沉思了半晌,几次准备让人去请杜琼,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咬牙切齿的看着西南方向,握紧了拳头,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魏霸,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实力,想灭我大吴,你还不够资格。子高,元逊,你们可不能让我失望。”

    ……

    诸葛恪带着十几个亲卫纵马飞驰,一口气从大营赶到浏水边,看着对面空了一大半的营地,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还有两天就十月初一了,诸葛恪不敢有任何大意,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加固了城墙,加深了壕沟,还在里面埋设了大量的木桩竹桩,严阵以待,如果魏霸真要进攻,他就要给魏霸一个迎头痛击。

    他怎么也没想到,魏霸突然撤兵了,对面只剩下靳东流的一万大军,其他的人全部撤得干干净净。

    他在干什么?诸葛恪百思不得其解。是放弃了,还是在玩什么阴谋诡计?出于谨慎,诸葛恪不仅没有丝毫松懈,反而派出大量的斥候四处打探,同时派人通知孙登,看看他那里有没有什么意外情况……(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