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98章 魏霸的奇兵

第798章 魏霸的奇兵

    李严同样紧张。

    在最初的计划中,虽然李严有真和孙权打一仗的打算,但那是最坏的打算。一旦开战,蜀汉军有优势,但是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是免不了的,更何况还有战败的可能。比如孟达就完全有可能不是陆逊的对手,不论是兵力还是个人的用兵能力,孟达对上陆逊都没有什么胜算。假如开战之后,魏霸一路高歌猛进,孟达却打了败仗,对他来说,这绝不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最好的打算就是逼着孙权低头,不用真正开战,不战而胜,对他来说既避免了失败的可能,又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才是最满意的结果。

    可是,孙权的顽强超出了李严的想象,在魏霸七万大军压境,一旦开战,就有可能丧失江淮战场胜果的情况下,孙权依然不肯低头,形势一天天的激化,照着这情形势,十月初一开战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李严也不安起来,他仔细的分析了当前的形势之后,认为这可能和魏霸没有尽全力有关。到目前为止,魏霸只出动了荆州三郡的常备兵和预备役,并没有动交州七郡的兵力。如果把交州的兵调过来,再增加两三万人,孙权也许就能低头了。

    为此,李严给李丰写了一封密信,让他亲自赶往湘关,再和魏霸磋商一下。

    魏霸热情的接待了李丰,觥筹交错之后,李丰拐弯抹角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希望魏霸能够从交州再调一些兵来。

    魏霸很诧异:“为什么还要再调兵?七万人还不够?”

    “如果真的要开战,相信以将军的用兵能力,攻取长沙是不成问题。我对将军是非常有信心的,不过,孙权显然还没有认清眼前的局势。他似乎还在观望。”李丰放下酒杯,带着几分乞求的看着魏霸:“将军,一旦开战,生灵屠炭。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为百姓计,还是不打的最好。将军如果能再调两三万精锐来,也许孙权就只能低头了。”

    魏霸沉吟片刻,眉头轻挑:“这么说。少将军并没有打算开战?”

    李丰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

    魏霸有些不悦,他转动着手里的酒杯,目光闪烁。法邈咳嗽一声,解释道:“少将军。看来你们在对大将军命令的理解上有一些分歧。镇南将军一直认为大将军是要出兵征伐,所以才没有把所有的兵力都安排到长沙周边,担心的正是孙权不敢一战。委曲求全。”

    李丰差点哭出来。他也没办法。李严的信也让他非常意外,他原本也以为李严是想开战的,他还以为这是他掌握两大军团的好机会,所以他才那么嚣张,现在眼看着时间临近了,老子却软了,想要不战而胜。大出他的意料,甚至让他无法向魏霸解释这态度变化背后的原因。

    “既然少将军体恤百姓,那我也不能穷兵黩武。”魏霸勉强笑了笑:“那这样吧,少将军和孙权再谈一谈,希望他能及时认清形势,不要负隅顽抗,到时候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李丰不解:“将军不增兵,谈一谈就能解决问题?”

    “我不是不增兵,是我的兵已经派出去了。”魏霸眨了眨眼睛:“少将军,你去对费祎这么说,我相信,他会明白的。他明白了,孙权就明白了。”

    ……

    李丰回到了临沅,立刻请费祎来见。

    费祎非常不解。对这次谈判,他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态,不想发表任何意见。你们要打,那就打,你们想谈,那就谈,反正我不掺和。对李丰突然请他相见,他有些猜不出情况。

    “费君,你希望战还是和?”

    费祎皱了皱眉:“少将军,这是我能决定的吗?”

    李丰不接他的话头,直截了当的说道:“如果你希望战,那你就什么也不用做,战事很快就会开始。如果你希望不战,现在能阻止这场战事的大概也只有你有一点可能。”

    费祎更不解了,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声:“我能阻止?少将军的命令不比我的话更有用?是魏霸能听我的,还是孟达能听我的?”

    “孙权能听你的。”李丰盯着费祎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实话对你说,现在事情有些超出我的控制,就是大将军恐怕也鞭长莫及。”

    费祎眼神一紧,盯着李丰。他心跳如鼓,脑子迅速的转动着。李丰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刚从湘关回来,肯定是去见魏霸,莫非魏霸和他吵翻了,非要开战?可是不对啊,如果没有孟达的策应,魏霸一个人很难有必胜的把握。李丰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李丰迎着费祎的眼睛,有些心虚,却不敢让开。魏霸对他说过,和费祎这种人打交道,一定不能露出任何迟疑或者软弱,一定要在心理上压制住他,才能让他相信的可能。所以,他现在虽然手心全是汗,眼神却不敢有任何动摇。

    “因为镇南将军的水师已经到了吴郡,如果不能把停战的命令送到,他们将在十月初一发动进攻。和镇南将军东西夹击,先破京口,再逆流而上。”李丰顿了顿,又道:“现在还有八天时间。”

    “水师?”费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惊叫起来:“交州有战船了?”

    “嗯,数量虽然不多,但是很强大。”李丰苦笑一声:“我也是刚刚知道,镇南将军用兵果然是出奇制胜,我一直以为他只有六七万荆州的蛮人步卒,现在才知道他真正的杀招是那一万多水师。从一开始,他就做好了灭吴的打算。”

    费祎倒吸一口凉气,心脏呯呯乱跳。他强自镇静了片刻,又反问道:“既然如此,少将军有什么好犹豫的,顺势灭吴,岂不更好?”

    李丰摇了摇,盯着费祎的眼睛:“费君,我可以明确的对你说,这不是我希望的结果。其他的我不能对你说,但是我相信你是聪明人,这里面的原因,你一定可以猜得出来。费君,你时间不多,希望你能当机立断。”

    费祎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诸葛亮给他的指示是尽可能的让这场战事打起来,让李严吃点苦头,让他不好追究壶关之战的责任。可是那是建立于魏霸、孟达无法取胜的基础上,现在魏霸居然把水师派到了孙权背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魏霸的这一手太狠,以至于李丰都紧张起来,不想给魏霸立功的机会,那诸葛亮又怎么能愿意看到这一幕出现呢?

    不管李严和魏霸之间有什么利益冲突,这次大战的胜利,都是李严的功劳,对丞相来说并不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也许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李丰才会要求他出现,劝孙权接受他们的条件,把这场战事消弥于萌芽状态。

    费祎丝毫不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以他对魏霸的了解,魏霸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借势的事。现在最希望打这一仗的大概也是他,打赢这一仗,李严不能酬他的功劳,他就可以强势崛起,和李严、丞相三强并立,以后不用再依附任何人。

    费祎没有多犹豫,立刻赶往益阳,求见孙登。

    ……

    孙登将信将疑,他觉得费祎的话有太多讹诈的成份。交州水师?就算魏霸有了水师,又能强悍到哪儿去,合浦船厂刚建还不到一年呢。

    孙登找来张温、张承商量。张承也觉得不太靠谱,可是张温却一下子想到了见过的那种巨舰,脸顿时白了,冷汗涔涔。

    “惠恕,你……怎么了?”孙登诧异的问道。

    “太子殿下,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魏霸虽说攻击吴郡不太可能,但是重创我军的水师,却还是有可能的。”

    孙登和张承互相看了一眼,觉得张温是不是宿醉未醒。别说刚成立的交州水师,就算是蜀汉军襄阳水师全军出动,要想重创吴国水师也不是一件易事,吴国水师的战船技术也许不是最先进的,但数量绝对占有优势。

    张温也不多说,用手指头蘸着酒水,在案上先画了一个楼船的草图。“这是我军最大的楼船。”然后又在旁边画了一个大得多的楼船。“这是魏霸打造的楼船,速度比我们的楼船还快,几乎能和中型战舰抗衡。坚固异常,矢石难破,能在海上航行,风浪难覆。”

    他想了想,又抬起头看着孙登,眼神中露出惊恐:“我知道魏霸为什么这么做了,十月风浪虽不及八月汹涌,却依然可观。我军战舰虽多,却很难出战,一旦遇到魏霸的这种巨舰,恐怕……”

    孙登、张承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可以怀疑费祎,却不会怀疑张温。张温可是亲眼见识过这种巨舰的,他不会故意夸大其辞,帮助魏霸来讹诈孙权。再联想到魏霸最擅长的正是机械之术,到目前为止,最先进的战船技术一直掌握在他的手里,他打造的各种军械依然是各国争相模仿的利器,孙登二人已经信了七八分。

    更重要的是,这个信息可以非常好的解释一个疑问:为什么魏霸一直没有调交州的兵力进入荆州。这并不是他要保持克制,而是他的疑兵之计,交州兵没有来荆州,却已经绕到了扬州,正准备发起惊天一击。这种战术,无疑也是魏霸最擅长的战术。

    所有的疑问,现在都得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ps:

    周一,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