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86章 暗战

    魏霸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这么说……”一开口,他就吓了自己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声音也变得沙哑干涩,难听之极。他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嗓子,这才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一些。

    “这么说,我好像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的确如此。”马谡从帐后走了出来,他看了诸葛亮一眼,目光落在魏霸有些发白的脸上。“不管是人证,还是物证,都确凿无疑的表明凶手就是你。”

    魏霸的身子晃了一下,他觉得腿有些软,顾不得诸葛亮在前,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一张案上,一手抚着案,一手抚着额,冷汗直流。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改变了历史的报应,刚刚挫败了司马懿,让历史没有按照既有的方向重演,现在就身陷一桩谋杀案,怎么看,都像是历史不想让他再捣乱,要想方设法的除掉他这个捣乱乱份子,回到既有轨道上去。

    我就是那个不自量力的螳螂啊。自以为是的想逆天,天是那么好逆的吗?

    马谡走到魏霸面前,伸手扶在他的肩膀上,低下头,凑近魏霸,轻声说道:“不过,哪怕是所有人都不相信,丞相相信你。”

    “为什么?”魏霸苦笑着:“丞相凭什么相信我?”

    “因为我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要杀阿乔。”诸葛亮也走了过来,看看手中的玉佩,拉起魏霸的手,将玉佩放在他的手心里,又慢慢的卷起他的手指。握着那块带着丞相体温的玉佩,魏霸忽然平静下来,脑子也清楚了许多。

    对啊,我没有杀人动机啊。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杀了诸葛乔,对我只有坏处,却没有任何好处。难道仅仅是因为诸葛乔骂了我几句,我就愤而杀人?这个理由听起来很合理,因为按照他老爹魏延的脾气,很可能会这么做。但是熟悉他魏霸的人却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他的脾气看似和老爹很像,其实大有区别。诸葛丞相对此知之甚悉,要不然也不会火箭提拔他,让他做了丞相府最年轻的参军。

    “这件事,看起来是针对你,其实你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工具,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我和你的父亲镇北将军。”诸葛亮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用法又深刻,得罪的人不知几何。而你的父亲镇守汉中多年,手下有数千jīng锐部曲,是目前汉中诸将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如果能因此引起我和你父亲的矛盾,不管谁胜谁负,某些心怀叵测的人都会非常满意。”

    魏霸点了点头。如果说诸葛亮是荆襄人的全面代表,是一幢大屋的屋顶,那魏家就是支起这幢大屋的一根柱子,而且是比较粗的一根柱子。魏家如果倒了,对荆襄系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至少也是内耗,而那些非荆襄系——比如东州系和巴蜀系就会有更多的机会。

    魏霸抬起头,打量着诸葛亮,心里充满敬佩。在丧子之痛的打击下,他还能保持这样的冷静,不得不说,这人实在有些妖孽,冷静得近乎冷酷,冷血。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那个姓彭的婢女一定失踪了。”诸葛亮似乎看懂了魏霸的内心,嘴角挑了挑,露出苦涩的笑容。

    魏霸点点头:“我刚才从山上回去,就没看到她。”

    “你知道她是谁吗?”。

    “我知道,她是彭羕的女儿。”

    “还有呢?”

    魏霸愣住了,半晌才问道:“还有什么?”

    “你知道他和李邈的关系吗?”。

    魏霸恍然大悟:“好像李邈应该是她的舅父。不过她从来没有和李邈来往过。”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可惜,你还是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马谡撇了撇嘴:“三天前,李邈派人到你魏家大营去找过她,她跟着去了李邈的营地。今天早上,你离开大营,来参加会议后,彭小玉再次去见李邈,据说手里拿着一个包袱。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的这块玉就在包袱里。”

    魏霸愕然,三天前彭小玉就见过李邈?她为什么一个字也没提。以前他让彭小玉去见见李邈,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家亲戚,可是彭小玉从来不愿意去,生怕和李邈搭上关系,以后被李邈牵连。这次怎么又主动去见,而且接二连三的去,甚至把自己的玉都带过去了?

    莫非彭小玉真是陷害自己的人?难道她当初赖在他身边不走,就是为了这一天?

    魏霸心里乱成一锅粥,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虽说他非常不喜欢彭小玉脸上的那块青斑,经常说要找个漂亮姑娘做婢女,以后还可以暖床。可是他实际上从来没有把彭小玉当婢女看——好,最多是当兼职护理——在某种程度上,他甚至把彭小玉当成了亲信,有什么事都要和她商量商量。没想到彭小玉却从头至尾都在欺骗他,最后还狠狠的坑了他一把。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欺负老子是个本xìng善良的四有青年吗?

    魏霸很生气,以至于眼神都变得凌厉起来,鼻息也粗重了几分,拳头不知道什么时捏了起来,关节咯咯作响,几乎能把手中的玉佩捏碎。

    “来而不往非礼也,李邈的事,我会处理。不过,现在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诸葛亮轻轻的拍了拍魏霸的手背,把魏霸从失望和愤怒中叫醒。魏霸连忙站直了身子:“请丞相吩咐,魏霸万死不辞。”

    “虽然谈不上万死,却也非常危险。”诸葛亮缓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一份公文递给魏霸:“这是根据你上次在汉中屯田的建议拟定的一个方案,大部分的难题,我都有了解决的办法,只有其中有一项,我希望能由你去完成,大概也只有你才能完成。”

    魏霸疑惑的把文书看了一遍,不禁又惊又喜。惊的是诸葛亮要安排给他的任务是去长安诈降,打入魏军内部,打探曹魏更详细的安排。喜的是这项计划是以实施子午谷计划为前提的,换句话说,子午谷计划虽然没有最后敲定,但是已经进入了诸葛亮的考虑之内。

    他立刻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诸葛亮要利用这次巴蜀人对他的陷害,将计就计,让他去长安诈降,为子午谷计划做准备。不过诈降做间谍这种事是非常危险的,万一被对方发现,可就没什么活路了。就算是武功盖世,对方来个上千人一围,乱箭齐发,也能轻易取了你的xìng命。而且对方又不是傻子,对于投降的人名义上会很优待,实际上jǐng惕心非常强,根本不会让你有什么机会接触到机密。有的人投降了几十年,都无法得到重用,一直游离于权力层以外。

    这样的人并不少见,比如黄权。猇亭战败,他迫不得已才投降曹魏,如今已经五六年,还是闲职一个。在他之前,还有原来占据汉中的张鲁,虽然官拜镇南将军,爵封万户侯,实际上是被软禁在洛阳。

    间谍容易做吗?这绝对是个高风险低回报的活啊。诸葛亮希望他去,的确是信任他,重用他,可这掩盖不了其中的危险。

    难道为了丞相的信任,我就应该毫不犹豫的付出自己的xìng命?魏霸自认为没有那么高尚。本质上说,前世的他对当权者有一种天生的不信任,早就超过了这种为了一句话而赴汤蹈火的热血年纪,反倒是经常看到某个国家的百姓为了伟大领袖的一句话而激动得热泪盈眶时报以毫无保留的鄙夷。

    “丞相,如果我不去呢?”魏霸冷静下来,慢慢的放下了手中公文。

    “魏霸,你大胆!”马谡脸sè一变,厉声喝道。

    诸葛亮抬起手,打断了马谡的话,微微的蹙起了眉头。他沉吟了片刻:“你不想去?”

    魏霸道:“这个太危险,而且成功率太低,我不能保证完成任务。”

    诸葛亮点点头:“你说得没错,用间的确是个很难确定的事。到了长安,万事不由已,能不能保住xìng命都很难说,谁又能保证完成任务。”

    魏霸不吭声,目不转睛的盯着诸葛亮。他已经表示了拒绝,那么接下来,诸葛亮是放了他,还是要用这桩命案来逼他?毕竟这个主动权全是诸葛亮的手里,如果诸葛亮一口咬定就是他杀了诸葛乔,他是一点反驳的机会也没有。杀人动机?拜托,二十一世纪的冤案都堆成山,堂堂的丞相之子被人杀了,而且人证物证俱全,谁还跟你谈杀人动机。

    诸葛亮沉吟良久,最后叹了一口气:“如果你不肯去,那也只得做罢,这个计划,我再斟酌斟酌。子玉,你可以回去了,以后对自己身边的人要留点心,不要太放任了。”

    “丞相!”马谡急了:“除了他,还有谁能胜任这个任务?不能搞清长安的情况,又怎么实施子午谷计划?”

    诸葛亮苦笑一声:“幼常,这种事太危险,可以利诱,却无法威逼。否则,他不情不愿,又如何能用心,不用心,又哪有一丝完成任务的可能?”——————求推荐,求收藏!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