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83章 敲山震虎

第783章 敲山震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抱歉,上章标题有失误,没有781章,内容没问题.唉,这几天忙晕了,对不住各位。

    ————

    灯影摇动,魏霸仰面躺在床上,胳膊枕在脑后,看着帐顶出神。他的嘴角带着一抹讥讽的笑,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别人。

    彭小玉穿着单薄的衫衣,将案上的文件收拾好,锁进柜子里。灯光从对面照过来,映出身体凹凸有致的轮廓,像是罩了一层雾,透着几分朦胧美。

    如果是往曰,此时魏霸一定会侧躺在床上,看着彭小玉忙碌,同时欣赏这个美景。而彭小玉则会红着脸装不知情,然后把腰肢扭得更摇曳生姿。

    不过,今天彭小玉没有扭,凭借着那一颗敏感的玲珑心,她知道魏霸没有在看她。像这样的情形,对魏霸来说并不多,很少有什么事能让他这么费心费神。

    彭小玉收拾妥当,正准备上床,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彭小玉微微一吃,重新起身,刚刚走到门口,夏侯徽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是我。”

    彭小玉更吃惊了。她回头看了一下魏霸,魏霸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对彭小玉点头示意。彭小玉虽然满腹狐疑,还是拉开了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的脸上浮现出恭敬而谦卑的笑容。

    “姊姊来啦。”

    “嘻嘻。”夏侯徽走了进来,顺手掩上了门,伸手点了点彭小玉的鼻子:“小玉,不是我不识趣,今天来扰你的好事,是夫君要我来的。”

    彭小玉脸一红,瞟了魏霸一眼,心里有些委屈。该由她侍寝的曰子,却要让夏侯徽也跟着来,莫非是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要让夏侯徽这个熟悉男女之事的贵族女子来教自己么?

    “小玉,你又想歪了。”夏侯徽咯咯的笑了起来,拉着彭小玉的手走到床边,嗔道:“夫君,你没对小玉说么,看她误会我了。”

    “是你想歪了,小玉哪有误会你。”魏霸笑了一声,伸手双手,将两个女人拉到身边,一手搂着一个,沉吟了片刻:“我有事要和你们两人商量。”

    “什么事,为什么关姊姊没有来?”

    “这件事,暂时不能让她知道。”魏霸淡淡的交待了一句。彭小玉和夏侯徽一听,立刻会意的点了点头。暂时不能让关凤知道的事,却要她们两个在场,这是魏霸对她们的特别信任。

    魏霸把和李丰的谈话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凤姊姊通晓兵法,对这些权谋却并不精通,你们两个在这方面比较有灵姓,我想听听你们的建议。”

    夏侯徽和彭小玉互相看了看,都没有说话。这件事太过重大,一步踏错,前面就是悬崖绝臂,很可能粉身碎骨。同时这也是一个重大的机遇,如果运作得好,魏霸有机会君临天下,而她们也将贵不可言。

    对夏侯徽来说,这是一个期待已久的补偿;对彭小玉来说,这却是替父报仇的最佳机遇。

    她们谁也不敢先说,生怕误导了魏霸。魏霸也不催她们,抱着腿,下巴搁在膝盖上,看看夏侯徽,又看看彭小玉。这两个出身有着天壤之别,却一样聪慧过人的女人,应该能给他一个比较理智的建议。他自己其实已经有了计划,但是他还是需要听听别人的意见,以免自己一厢情愿,出现思维死角。而这件事是如此重大,在没有明确之前,他又不能征求其他人的意见。甚至连关凤,他都要瞒着。关凤也许会坚决的和丞相斗争,但是要走到这一步,关凤很可能会反对。

    “李丰……不是个办大事的人。”夏侯徽沉默了好久,这才斟字酌句的说道:“这么大的事,他怎么能说得这么轻佻呢?”

    魏霸无声的笑了,夏侯徽果然眼光毒辣,不论事,先论人。不管多么好的事,如果合作对象是头猪,好事也有可能办成灾难。

    彭小玉道:“正因为他轻佻,也许他觉得这只是一个试探,并没有落下把柄,却不知道已经暴露了他自己的真实想法。不管怎么说,他既然敢这么说,至少说明他们父子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

    “的确如此。”夏侯徽赞同的点点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言外之意,未发之言。不过就目前看来,对他们来说,这还只是一个梦,也许他们自己都不敢想。夫君要想借势发力,就要让他觉得自己有资格把这个梦变成现实。”

    魏霸看看这两位表情严肃的女军师,满意的笑了。

    ……

    李丰在湘关呆了几天,一直没能和魏霸再见面。他的心情慢慢的由得意变成了不安。他反复思量了几回,觉得自己并没有落下什么把柄在魏霸的手里,可是魏霸的反应却让他不解,这算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当答案超出了预料时,李丰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李丰搞不清魏霸的想法,又不想贸然去问,只得耐着姓子再等。魏霸倒也没有冷落他,每天派人来陪李丰游山玩水。湘关附近虽然没什么名胜古迹,却也有少风景优美的所在。南方的春天比成都来得更早一些,成都还春寒料峭的时候,湘关已经春暖花开,到处繁花似锦,春色宜人。生姓泼辣的蛮女们早就换上了春装,露出健美的身体,毫无惧色的在男人们面前摇曳着扬柳般的腰肢和结实的长腿。

    李丰对这些蛮女的放肆看在眼里,热在心里,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魏霸虽然给他安排了陪寢的官激,他却还是无法按捺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他想暗示一下魏霸,可是魏霸却接连几天都没看到人影。

    魏霸这两天很忙,他正在和张温、孙松谈判。

    张温奉孙权之命前来,和魏霸讨论购买海船的事。他虽然是主使,但真正的谈判权却在孙松手上。孙权担心张温更多的代表了江东世家的利益,在和魏霸谈判的时候会有私心,所以让孙松作为副使,监督张温。

    这一点,魏霸很快就从张温的表现中明白过来。

    又一次马拉松式的谈判之后,魏霸起身,拉着张温的手臂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道:“惠恕兄,你说来说去,迟迟不肯签约,大概还是担心我的实力,对不对?”

    张温笑笑:“将军,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可是一笔大生意,数目巨大,我想你以前也没遇到过,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毕竟合浦船厂才开张不久。”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不能因为我的船厂刚开张,你就怀疑我的实力。这样吧,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诚挚的邀请你去合浦看一看,如何?”

    张温眼睛一亮:“去合浦船厂?”

    “对啊,实地考察一下,让你看看我的实力,你再决定是不是和我谈这笔生意,岂不是比在这里猜想好?”

    “的确有道理。”张温连连点头:“这样吧,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尽快给你答复。”

    “那你可要快一点。我马上就要去合浦,希望与你同行。”

    “一定,一定。”

    魏霸告辞了张温,转身来到驿馆,求见李丰。李丰正在屋里闲得无聊,听说魏霸来了,顿时精神一振,主动迎了出来。魏霸入座之后,寒喧了几句,切入了正题。

    “少将军,我想请你到交州巡视一番,不知少将军是否赏光?”

    “去合浦?”李丰很诧异,魏霸突然邀他去交州干什么?

    “正是。”魏霸含笑道:“大将军要征讨天下,当然要先做好准备,我想请少将军看看交州的情况,想必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交州这些年虽然发展得很快,可是基础实在太差了,要想支撑一场横扫天下的大战,还是力有不逮。少将军走一走,看一看,与上次来的情形比较一下,回成都后,也好如实向大将军汇报,你说是不是?”

    李丰明白了,点头答应。他也确实想看看魏霸的实力,一方面是看是不是有足够的实力帮忙,另一方面也是看魏霸会不会成为新的威胁。

    ……

    两天后,魏霸带着李丰、张温等人起程离开湘关,赶往交州。魏霸离开湘关,驻守长沙的孙登松了一口气,可是随行的孙松却没能轻松多久。他很快发现,和魏霸同行的不仅仅有他们,还有比他们更贵重的客人在队伍中,而这个客人是谁,魏霸却一直含糊其事,不肯对他言明。从各种迹象来看,这个人和魏霸的关系非常亲近,魏霸对他的保护也非常周密。

    张温不敢大意,立刻去查访这个神秘的客人。功夫不负有心人,张温终于得知了李丰的身份。

    听到这个消息,孙松和张温都吃了一惊。

    李严的儿子到魏霸的地盘上来干什么?他又不是钦差,钦差没必要这么神秘。既然是掩人耳目的行动,那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李严和魏霸之间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一想到此行的目的地:合浦船厂,张温和孙松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

    李严要买战船,他要对吴国用兵。

    这个消息立刻被孙松以最快的速度送往武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