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76章 不买不行

第776章 不买不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桂阳郡,攸县。

    魏霸穿着一身常服,和邓艾并肩站在刚刚泛青的麦田边。邓艾裹着一件臃肿的棉袄,腰间扎了一根绳子,一手拿着一杆当尺用的竹子,一手捏着一块土,看起来就像一个老农。

    “这里的土……土质很好,麦子长势也不错。”邓艾叹了一口气:“就是人……人少了点,如果能再招十万人来,那就更……更好了。”

    魏霸扭头瞟了他一眼:“十万人,太多了?”

    “不……不多。”邓艾一指四周的丘陵:“那里还……还有好……好多土地没……没垦呢。”

    魏霸笑了起来:“我说士则老兄,你真打算做一辈子农夫?”

    “无……无农不稳。”邓艾笑笑:“你说过的。”

    魏霸点了点头:“是的,我是说过这句话。不过,你种地实在是太可惜了,也该练练兵了。我希望你今年能在练兵上看到一点成效。兵源嘛,你自己去找,附近的山里,包括豫章的山里都有不少山民,如果能给他们土地,他们会非常愿意出山定居。”

    “限额多少?”邓艾的眼睛一亮,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多多益善。”魏霸背着手,看着远处的天空。“洛阳之战很快就要结束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再从孙权头上捞一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邓艾应了一声。

    “公伟。”魏霸转身向远处招了招手,站在二十余步外的陈祎快步走了过来。向魏霸和邓艾行了礼。

    “公伟是天师道徒,在武陵的时候,安抚民众很有章法。”魏霸说道:“他把他安排到你这儿做主簿,由他负责招募山民,肯定能帮得上你。”

    邓艾向陈祎行了礼,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陈祎,是比较早就跟着魏霸的,又和魏霸同是天师道的人,由他来帮忙,利用魏霸神将的名声招募山越出山定居。的确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邓艾更清楚他的兄长陈祗。陈祗虽然位居合浦船监。名声却不太好。夏侯玄、邓飏和刚刚到交州的诸葛诞在不同场合都说过陈祗是小人之类的话。

    邓艾崇拜的是陈寔那样的君子,否则也不给自己改名字。对阿谀奉承的小人,他没什么好脸sè。虽然知道陈祎和陈祇不一样,他却还是多少有些敬而远之的想法。

    魏霸将邓艾的眼神看在眼中。却没有多说。正如他顶着舆论的压力用陈祇一样。他同样也能顶着压力用陈祎。陈祎的学问不算拔尖的。但是他在利用天师道教义安抚人心上很有经验,用他来帮忙邓艾招募山民是最合适的人选,实际上也是在关照邓艾。

    不过邓艾好像不太领情。这人智商不错。情商很一般。

    人无完人,这句话一点也不错。

    辞别了邓艾,魏霸一路北行,进入醴陵地界。靳东流带着几十个亲卫赶来迎接,一看到魏霸身后的那三千亲卫骑,靳东流就笑了。

    “将军,你不怕吴王紧张得睡不着觉?”

    魏霸哈哈大笑:“他睡不着觉,与我何干。你睡得着不?”

    “睡得不太好。”靳东流摇摇头,“洛阳正在大战,我们却在这里种田,心痒痒啊。”

    “静极思动了?”

    “嗯。”

    “别急,洛阳这一仗不会有什么结果的。”魏霸和靳东流并肩而行。“洛阳四周虽然没什么险要地形可守,洛阳城却没那么好攻。曹睿敢留在洛阳,坚决不迁都,自然有他的倚仗。他要是真是个亡命徒,当初就不会放弃南阳。”

    靳东流笑了笑。“这里面也有烈火弹的功劳。”

    “我是两边都帮,就等于两边没帮。”魏霸耸耸肩:“其实,问题还不在烈火弹。三方各一百万枚,谁占便宜?还是联军占便宜。问题是丞相和陆逊能互相无保留的信任吗?恐怕没那么简单。我想曹睿敢死守洛阳,大概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是啊,谁也不放心谁,这合作多少要打些折扣的。”靳东流沉默片刻,又道:“将军此刻大张旗鼓的到这儿来,是想约见吴王么?”

    “吴王我是见不到,能见见孙登就不错了。”魏霸微微一笑:“我想问问他们,还有没有兴趣再买一些烈火弹。三方正式宣战,我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卖给魏国了,大客户少了一个,丞相又一穷二白,我只好抓好吴王这唯一的客户了。现在生意难做啊。”

    靳东流忍俊不禁。吴国购买的烈火弹要从他的防区过,他多少也听到了一些吴人的怨言。汉吴联合攻魏,魏霸不仅不帮忙,还卖烈火弹给魏国,抬高价格,简直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魏霸已经从吴人头上赚取了几万金,现在还不满足,想赚更多的钱,这和吸吴人的血有什么区别。

    不过,既然魏霸亲自来了,这个生意恐怕就不是孙权想不想做的事了,他不想做也得做。

    ……

    孙登的想法和靳东流差不多。

    魏霸率领三千亲卫骑来到桂阳的消息,孙登早就收到了。作为吴军在江南的最高将领,他可不敢掉以轻心,时刻戒备,生怕魏霸突然出手捅他一刀。

    不仅江南在时刻戒备,江北也一样,孙权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驻扎在鲁阳的孟达会杀入豫州,从背后捅吴军一刀。

    接到魏霸会面的邀请,孙登虽然紧张,却还是派出了使者孙松。孙松是孙翊的儿子,生母徐氏,与孙登的养母徐氏出自一门,孙松也因此与孙登非常亲近。

    孙松颇有其父之风,即使见到魏霸这个吴人宿敌也不卑不亢,给魏霸留下了不错的印象。魏霸也没有为难他。告诉他,他这次到桂阳来,主要是巡视,并无用武之意,请孙登不要紧张。另外,他想和孙登再谈谈生意上的事。

    “将军,生意我们也想谈,不过,恐怕我们谈不起。”孙松不紧不慢的说道:“上次我们拖延货款,也是迫于无奈。前线战事正紧。我们本当立刻把这些烈火弹送到前线。奈何实在是抽不出那么多钱,只好拖了一段时间。”

    “一时手紧,我能理解。”魏霸通情达理的说道:“所以我这次来,赚钱倒是次要的。主要还是想帮你们赚钱。”

    “帮我们赚钱?”孙松jǐng惕起来。魏霸的心肠什么时候会这么好?

    “当然。”魏霸笑眯眯的看着孙松。一脸和气生财。“丞相当初和吴王立下盟约,共分天下,如今家父兵进并州。丞相兵临洛阳,我大汉的版图很快就会完备。可是江东现在至少还有冀州、青州未复,至于幽州,更是在万里以外。且江东缺马,我相信,吴王大概无时不刻的不想先取辽东?”

    孙松屏住了呼吸:“将军的意思是?”

    “我可以提供xìng能优良的海船给你们,你们远航至辽东,买马换物,既能富国,又能强兵,如何?”

    孙松顿时心花怒放。他知道孙权现在最上火的是什么事。孙权一直想派水师出海,做生意还是其次,掳掠人口才是重要。现在江东人口紧缺啊。可是江东的船受不了大风浪,出不了远海,所以孙权的想法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魏霸造的海船能抗更大的风浪,如果真能买到魏霸的船,那孙权的想法就有了实现的可能。

    孙松强压兴奋:“不知道将军这船是什么价格,我们能不能买得起。”

    “肯定能买得起,中型船三百金一艘,楼船五百金一艘。”魏霸语气轻飘飘的说道:“魏国的曹馥一口气就买了五艘,还是私人掏钱,你们堂堂的吴王,总不会连他一个人的实力都不如。”

    孙松心里咯噔一下。说了半天,直到此时,他才听出魏霸的杀机何在。

    ……

    孙权手一抖,杯中的酒泼出一半。他的脸sè随即变得和他的眼珠一样。

    “他这是要吸我的血,啃我的肉么?”过了半晌,孙权才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

    孙松不敢说话。他一路从益阳奔到武昌,早就预料到了孙权的这副表情。魏霸这个时机掌握得太好子,陆逊正在率领吴军主力攻打洛阳,如果顺利的话,一旦洛阳到手,魏军必然后撤到冀州。届时吴国战线前推到黄河,魏国必然在此阻击,要想突破这道防线,水师的强大与否至关重要。魏国已经购买了魏霸的战船,吴国不买,水师就没有优势可言。否则东海上水师追不上货船的窘境会再一次上演。

    攻克洛阳之后,蜀汉的任务已经完成,诸葛亮不可能帮陆逊打冀州,孙权也不可能邀请诸葛亮一起攻冀州,万一诸葛亮占着冀州不走,那岂不是麻烦大了?所以攻冀州必然只能由吴军独力承担。面对垂死反扑的魏军,吴军最大的短项不是水师,而是骑兵。仅靠诸葛亮送的那几匹战马是不可能组建强大的骑兵的,他必须自己找到战马的来源。

    最好的来源当然是辽东。可是要去辽东,先要买魏霸的船,要不然不是被海浪打沉了,就是被魏军抢了。魏国已经丢了凉州,眼看着并州又不保,他能再丢了幽州吗?

    能不能用这些船来赚钱不是最主要的,不买这些船,吴国要想击败魏军,攻取冀州,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不买,行么?买,哪来的钱?没有钱,魏霸是不会卖的,难道去抢?吴军水师连魏国的货船都追不上,抢不了,要想去抢魏霸,大概只有全军覆没一个可能。

    现在只有魏霸抢别人的可能,谁有胆子敢抢魏霸。

    孙权很纠结……(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