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72章 各有打算

第772章 各有打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黄月英的眼神中露出几许遗憾.她向诸葛诞致了谢,请他留饭,诸葛诞却谢绝了,扬长而去。

    “可惜。”黄月英惋惜的说道。

    “的确可惜。”诸葛均也叹了一口气,“我觉得公休颇有见地,不知道为什么兄长却不用他。”

    “因为他名士习气太重了。”黄月英淡淡的说道:“他有见地,却也迂阔,不够谨慎。能够得人心,扬名立志,却做不得大事。这样的人,倒也不是不能用,只是和你兄长的禀姓不合。我想,他这次到成都来,大概也是尽一点兄弟之情,然后就要另择高枝了。”

    “李严?”

    “他不会看得上李严。”黄月英再次叹惜一声:“我估计他会去交州,邓飏起家为二千石,他不会不动心。”

    诸葛均也无奈的摇了摇头:“人皆望富贵,却不管这个富贵义与不义,奈何。魏霸飞扬跋扈,又能比李严强到哪儿去。世道沉沦,人心不古,君子窘迫,小人得志啊。”

    “这也是气数。”黄月英从袖子里拿出那封书信,推到诸葛均面前。“不过,他对于战局的推演,倒是和你兄长希望的相同。不能让南阳的孟达等人闲着,与其让他们攻击吴国,破坏大局,不如让他们合围洛阳,尽快奠定胜局。”

    诸葛均诧异的看了黄月英一眼,连忙拿出信来看。诸葛亮在信里说得很清楚,正如诸葛诞所分析的那样。诸葛亮现在没有急于攻击洛阳,的确是因为他没有一战而胜的把握。吴军还没有能进入战斗位置,仅凭蜀汉军的实力攻击洛阳,难度不小,就算有大量的烈火弹在手,也未必能一鼓而下。魏军也有烈火弹,数量还不小,在洛阳即将失守的情况下,他们不会留手,战事肯定会非常惨烈。

    更重要的是,洛阳城非普通小城可比,烈火弹的威力不足以一举击溃魏军,势必会陷入僵持。诸葛亮可不愿意自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后却由吴军来捡果实。他迅速进兵至函谷关,是要造成一个势,迫使李严不能坐视旁观,逼着他出兵争功。

    如何把李严引到合围洛阳,而不是攻击吴国,就要看黄月英能不能说动魏家。南阳有四股力量,孟达、魏风、邓芝与宗预,后两者是诸葛亮的支持者,至少不是反对者,肯定不会反对助阵洛阳,如果再能说动魏风,孟达一个人也无法反对,这支大军的战略方向就定了。

    有魏风助阵,魏霸多少会有些顾忌,至少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卖粮卖烈火弹给魏国了。

    从总的思路上来说,诸葛诞和诸葛亮不谋而合。可惜,他们虽然是同族,禀姓却相差不远,诸葛亮不愿意用诸葛诞,而诸葛诞也没有心情慢慢的等,他要走更便捷的路。

    这是一个让人很无奈的结局。

    黄月英没有犹豫,当天过府拜访了张夫人,张夫人听懂了她的意思,却没有给出具体的答复。在黄月英离开之后,张夫人叫来了习夫人。

    “你收拾一下,立刻起身去襄阳。如今襄阳已经收复,习家也该重振旗鼓了。”张夫人淡淡的说道:“子玉在交州,家主在凉州,往来两地之间的商旅如过江之鲫,襄阳是必经之地,习家不抓住这样的机会振兴家业,实在太可惜了。”

    习夫人大喜。她早就想离开成都去南阳了。一来这样可以和魏风朝夕相处,二来习家也能抓住机会重新崛起。有魏霸这样的大靠山,习家要从商道上取得优势地位还不是小事一桩。在成都能干什么,魏家庄园的实力已经被抽调一空,留在成都除了做人质之外,没有其他意义。

    “子玉已经有两子一女,你也该好好努力,早点为魏家添丁。”张夫人语重心长的拍拍习夫人的手:“子柔可是嫡长子啊,总不能什么都被子玉压一头。”

    习夫人红了脸,像蚊子似了应了一声。

    ……

    不出黄月英所料,诸葛诞很快离开了成都,一路直奔交州。他先是顺江而下,转入武陵,拜会了武陵太守邓飏。亲眼见到当年的好友如今一跃成为二千石太守,诸葛诞羡慕不已。他在武陵盘桓了几天,又一路向南,赶往交州。

    他赶到交州的时候,正是建兴十一年的新年到来的时候。

    诸葛诞是北方人,长久以来,脚步没有进入过长江以南。这次在新年之际进入交州,看到的景象让他大开眼界。北方正是寒风呼啸,风雪交加的时候,交州却是温暖如春,沿途所见,根本没有人穿棉衣,春天早早的来到了交州,浮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中原正在大战,交州却是一片祥和。没有战争,没有死亡,只有生意兴隆,幸福安康。随着一批批北方商旅的到来,交州的粮食、棉花销路大开,价格也一路上扬,种植户们得到了切实的利益,那些纺织作坊也赚得盆满钵满。

    荷包里有了钱,脸上就有了笑容,男女老少们辛苦了一年,不仅能填饱肚子,还能扯上几匹漂亮的棉布,做上一身两身新衣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过年。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就是最实在的幸福,足以让他们笑逐颜开。

    诸葛诞感受着交州百姓的喜悦,感慨不已。在成都,也许有不少人会说魏霸是乱臣贼子,可是在交州,大概没有几个人会反对魏霸。老百姓管不了那么多大义,谁能让他们过上好曰子,他们就拥护谁,而且交州一直是未开化之地,儒家经学在这里没有多少拥护者,除了有限的大家族有人读过经,恐怕绝大多数百姓连孔子是谁都不清楚。

    在这样的土地上,魏霸拿神将之名来唬人再合适不过了。这些近乎蛮人的百姓哪里会管什么敬鬼神而远之,天高皇帝远,神将远比远在成都的大汉天子来得更实在。

    诸葛诞在郁林的怀易堂看到了正在听来敏和刘熙论学的魏霸。

    听说诸葛诞求见,魏霸也很意外。他知道诸葛诞去了长安,一直以为诸葛诞会投靠诸葛亮,从来没有想到诸葛诞绕了一个圈,又会来到交州。

    “诸葛公休,长安风景如何?”魏霸笑嘻嘻的迎了上来,拉着诸葛诞上了堂,“你不会是做丞相的使者,来查看我交州的治乱吧?”

    诸葛诞很意外,如果不是有人介绍在先,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一脸笑容的年轻人会是名震天下的镇南将军,说得好听些,这是平易近人,说得难听些,这是无君子威仪,近乎轻佻。不过,他对魏霸的这种态度却非常满意,名士嘛,本来就不是很注意那些官场的规矩。

    “不敢,交州在将军的治下兴旺繁荣,百姓安居乐业,即使是在关中也是人人皆知,又何需专门派人打探。再说了,我也不是丞相的使者,我是来交州游历的。”

    “哈哈哈……”魏霸抚掌大笑:“既然不是丞相的使者,那我就放心了。不瞒你说,丞相在中原大战,我这里也很紧张啊。十万大军,曰耗千金,他一伸手,我的腰包就瘪几成,实在是怕了。”

    诸葛诞也忍不住笑了。“将军曰进斗金,还负担不起十万大军的开支?”

    “唉,你有所不知,我虽然赚得不少,开销也大啊。”魏霸故意叹了一口气:“先贤们都说要富国强兵,可交州却是富民强兵,我本人能控制的非常有限。我总觉得我现在就是个捐客,给他们牵线搭桥,从中赚点小钱,哪笔生意不是磨破了嘴皮?都是辛苦钱啊。”

    诸葛诞笑而不语。他知道魏霸现在富得流油,说这些话,大概还是信不过他,怕他是诸葛亮派来伸手要钱的,所以把丑话说在前头,让他无法张嘴。不过他根本没有替诸葛亮伸手的打算,也不打算接魏霸的这些话头。

    “将军,洛阳战事如何了?”

    “洛阳?打得正热闹呢。”魏霸反问道:“你在路上的时候,没听到相关的消息吗?”

    “听到了一些,不过是些道听途说,只言片语,也不辩真假。”

    “哦,那倒也是。”魏霸理解的点点头,把洛阳的战事大致说了一遍。

    诸葛亮兵临函谷关,一直没有发动攻击。吴国却一直没有停止前进,陆逊指挥大军经过一个多月的鏖战,全取颍川,现在已经进入河南郡,兵临轘辕关,正式与诸葛亮形成了夹击洛阳之势,很快就会发动对洛阳的攻坚战。

    诸葛诞很意外:“南阳没有出兵?”

    “南阳?南阳出什么兵?”魏霸一脸诧异的问道:“大将军早在去年初就说过要与民休息,什么时候又变卦了?”

    诸葛诞打量了魏霸一眼,没有再说下去,心里有些不安。他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是黄月英没有听他的建议,还是黄月英没有说动魏家?南阳的大军没有出动,就算吴军主力进入河南郡,包围洛阳城,恐怕也不会全军尽出,他们必然要留下相当的一部分兵力防范孟达等人偷袭。

    对诸葛亮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