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70章 势如破竹

第770章 势如破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吴懿一拍大腿,兴奋莫名。

    按理说,魏霸是参军,只能参谋军事,不应该承担冲锋陷阵这么危险的任务。可是吴懿很清楚,除了魏霸,没有人能够把所有人的都聚拢在一起,特别是关兴、冯进那些年轻人,现在唯魏霸马首是瞻,只有魏霸出阵,他们才会舍命相随,才能真正的发挥年轻人的冲劲。同样也只有魏霸出阵,最强悍的魏家武卒才能发挥尖兵的作用。

    换了别人,谁能动用魏家武卒?

    没有魏家武卒这样的jīng锐,又怎么可能完成以少胜多的重任?

    吴懿自问没有这样的号召力,而勉强有点实力和魏霸抗衡的孟达却不可能承担这样的任务。他不会冒着损失惨重的代价去争取一次战功。对他来说,这是得不偿失的冒险。

    所以只有魏霸来承担这个重任。

    虽然理智上知道这个重任非魏霸莫属,可是吴懿还是很担心,毕竟冲阵这种任务过于险恶,一旦魏霸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就是打败了司马懿,也无法抵销自己的责任。不用怀疑,魏延第一个不会放过他,而丞相诸葛亮大概也会一边偷笑,一边毫不留情的处理他。

    魏霸上阵舍命搏杀,吴懿的手心也捏了一把汗。特别是看到王双的战旗时,吴懿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知道王双是谁,很久没有在第一线征战的他对王双这样的普通将领根本不清楚,但是他听魏霸说过靳东流,知道靳东流虽然名声不显,却是一个颇有才干的年轻将领,司马懿把他安排在前阵便已经能够说明他的能力。而支援靳东流的人,想必也不会是泛泛之辈。

    此刻,魏霸面对魏军两个悍将的堵截,依然砍倒了靳东流的战旗,击破了靳东流的战阵,势如破竹的向魏军中军挺进,第一步目标顺利完成,他岂能不兴奋?

    “传令,连弩车向前推进,千步弩准备!”吴懿一口气下达了几个命令,然后冲着传兵令大吼:“命令孟达准备出击!”

    “喏!”传令兵接过令旗,向孟达的阵地飞奔而去。

    孟达安坐在战马背上,身后是邓贤率领的亲卫营。他们一边看着远处的战场,一边轻声交谈着。新的战术是由魏霸正面冲击魏军阵地,吸引魏军主力,迫使司马懿把防守重心摆在正面,然后由孟达从侧而攻击魏军。

    这么做不是孟达要求的,是魏霸主动提出来的。其实他们不这么提,孟达也会这么要求,他深知这其中的危险,以万余残兵攻击近两万的魏军,虽然有军械助阵,伤亡依然不小,孟达才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呢。

    直到刚才,他依然不怎么相信魏霸能做到这一点,以区区三千人出击,就能撼动魏军正面的阵地?他之所以同意这个计划,某种程度上不过是想停止攻击樊城,喘口气而已。现在亲眼看到魏霸迅速砍倒了靳东流的战旗,击溃了魏军正面的阵地,他才真正觉得这也许是个机会。

    “想不到这竖子如此强悍。”孟达喃喃的说道:“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魏延骁勇无敌,生的儿子也个个悍勇如斯。”

    “如果我有那么强悍的亲卫,我也能做到。”邓贤嘀咕了一句。

    孟达瞥了他一眼:“魏家武卒也不是天生的,是他们父子训练出来的。你如果也有这样的雄心,我的部下随便你挑,你也训练一支这样的亲卫出来。”

    邓贤缩了缩脖子:“舅父,我可不敢有这样的奢望,还是留给表弟。”

    “他啊,更不可能。”孟达叹了一口气,不想再提那不成器的儿子,用马鞭一点:“子义,准备动手,司马懿也许很快就要变阵了。”

    “喏。”邓贤应了一声,全神贯注的注意着魏军的战阵。

    击破靳东流的战阵,生擒靳东流和王双,蜀军士气大振,越战越勇。魏军却士气大坠,有的跪地投降,有的扭头就跑。蜀军紧追不舍,像赶鸭子似的,把溃军赶向魏军的下一道阵地。

    面对溃败的袍泽,魏军手足无措,既不敢让开,又不愿意放箭shè杀,只能放开喉咙大喊,示意溃兵跑向大阵的两边,不要正面冲击阵地。有的士卒听到了,撒腿跑向两侧,有的已经乱了心神,根本没有注意到同伴在喊什么,只是闷着头向后跑,一心想跑出蜀军的追杀。当他们发现面前有人挡道时,他们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战刀。

    挡我者死!

    不少人冲进了魏军的阵地,把阵地冲得一乱。面对失去了理智的同伴,阵地上的魏军士卒只能举起战刀,将这些溃兵一一砍倒在地。可是这些溃兵依然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蜀军随后赶到,趁势杀入阵中。

    张威快步如飞,带着部下斜刺里杀到,一边跑一边大叫道:“子玉,这次轮到我了。”

    他的话音刚落,双手持矛的张绍快步赶到,应声答道:“张士猛,休想抢老子的头功。”

    张威闻声变sè,唾了一口唾沫,大骂道:“你都有爵位了,还要抢功吗?要抢,凭本事来!”一边怒吼着,一边奋不顾身的杀入敌群,手起刀落,连杀三人。

    张绍不甘示弱,摇动手中的长矛,矛影闪动,倾刻间挑杀两人。他一边冲杀,一边大叫道:“老子的爵位是袭来的,你眼红也没鸟用。”

    两人像是比赛似的,率领部下奋勇杀进,杀得魏军叫苦不迭。

    ……司马懿紧握栏杆,关节捏得发白,目光中全是不敢置信的惊讶。

    魏霸不仅击破了靳东流的战阵,还轻而易举的打败了王双,现在这两个人的战旗都已经不见了,溃兵反过来冲击本阵,这将挫伤将士们的信心,进一步影响士气。

    魏霸居然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司马懿眼珠一转,就想到了魏家武卒。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他已经知道魏家武卒的战斗力,也做了相应的准备,可是他没想到准备还是远远不够。

    唉,没有大型弩车,仅凭强弓和普通臂张弩,杀伤力的确有些不足。司马懿叹了一口气。他听说魏霸改进了炼铁技术,魏家武卒的战刀更锋利,魏家武卒的战甲更结实,普通的弓弩对他们的伤害可能有限,如果有杀伤力更强的蹶张弩甚至弩车,那就好多了。但是他来得太匆忙,这些大型弩还在后面,要到明天中午才能赶到。

    这就是急行军的弊病。速度,是要付出代价的。

    司马懿叹了一口气,忽然有些后悔。上一次在房陵,他率大军急行一千二百里,准备打孟达一个措手不及,最后功亏一篑,就是因为面对房陵城,没有大型攻具,他只能以蚁附的方式猛攻。这一次,似乎和上一次相似,又是因为急行军无法携带大型战具,空有优势兵力,却无法突破蜀军的阵地,现在反而被蜀军压着打。

    兵贵神速,出奇制胜,有时候是需要对方的配合的。出奇不意,更多的是抓住了对方的破绽,如果对方没什么破绽,再奇也没什么用。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他的急行军没有造成蜀军的崩溃,转而把自己推入了不利的局面。

    这是一个思维周密的对手啊。司马懿暗自叹惜。

    “仲达,正面好象有些吃紧啊。”辛毗走到司马懿的身边,轻声提醒道。

    “无妨。”司马懿摇了摇头:“蜀军虽然骁勇,可是他们兵力不足,很难正面突破我军的阵地。我担心的倒是侧翼。左翼的吴军被我们吓住了,不敢上岸,可是右翼却不安全。佐治,你注意到没有,攻城的孟达一直没有出现。他会一直旁观吗?”

    辛毗眉头一挑:“他在等机会?”

    “嗯。”司马懿嘴角一挑,露出轻蔑的笑容:“孟达狡诈反复,诸葛亮不会信任他,他也不会信任诸葛亮。他会把自己的实力拼光?不,他肯定不会。只要我守住中军,不给他机会,他不会强攻的。所以,我们真正的敌人,就是这些人。”

    司马懿一指正杀作一团的战场:“击败他们,孟达就会不战而走,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司马懿话说到一半,忽然有些不安,他打住了话头,捻须沉吟。辛毗见了,连忙问道:“仲达,怎么了?”

    司马懿拧眉沉思,大手轻轻的拍打着栏杆:“我好像有些遗漏,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

    辛毗吃了一惊,战场上漏算某些因素是非常致命的,谁也说不准那个因素会不是影响到整个战场,因为一点小事而决定胜负的事太多了。当年赤壁之战就是因为北方将士不适应南方的水土,疫情发作,这才导致曹艹铩羽而归,从此丧失了一统天下的机会。司马懿以思虑周密出名,他怎么也会犯这种错?

    “你算漏了什么?是我方的,还是蜀汉的?”

    “据我所知,在房陵,原本有三个人,孟达、宗预,还有一个就是魏延的长子魏风。魏风虽然名声不显,可是他既然是魏霸的兄长,想来也不会太差。”司马懿转过头,和辛毗交换了一个眼神:“可是交战至今,为什么一直没听到魏风和宗预的消息?”

    辛毗眉头紧锁:“他们一直没有在樊城出现过?”

    “一直没有。”

    “那……会不会留守房陵了?”

    “有可能,但是,如果并非如此,其中一人已经到了樊城呢?”

    辛毗倒吸一口凉气。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