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69章 来者不善

第769章 来者不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诸葛亮沉吟良久,犹豫不决。这种新式冬衣的价格太有诱惑力了,如果全部采用这种新式冬衣装配将士,不仅保暖xìng能好,还可以省下不少钱。可是近十万套棉衣也要一亿钱,换算成黄金也要一万多金,同样是一笔巨款。

    他根本拿不出这笔钱。

    能不能再打个白条?刹那间,诸葛亮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念头。

    不过这个计划立刻被法邈否决了。法邈对诸葛亮说,棉花是百姓们的副业,不在国家征收之列,这些冬衣也不是官府所有,而是魏霸自己掏钱从作坊里买来的。要想得到大量的冬衣,只有去买,现在南阳也进入蜀汉的统治,商船可以从漓江转灵渠,一路直通关中,只要开放关津,想必会有很多商人愿意贩卖这种棉衣。

    诸葛亮心里咯噔一下,从这个貌似温暖的建议中听出了浓浓的寒意。

    这一万套冬衣显然不是孝心那么简单,这是魏霸吸金的又一个手段。这种冬衣如果在关中销售,关中原有的冬衣制作作坊很快就会开门倒闭,因为他们根本竞争不过这种棉衣。到时候,大量的钱就会外流,他能收到的赋税就会大幅度缩水。

    这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啊。

    诸葛亮立刻想到了法邈的籍贯。他是扶风人,魏霸派他到关中来,恐怕不仅仅是押运那么简单吧?

    诸葛亮没有立刻给法邈答复,说要考虑一下。法邈也无所谓,和魏延一起出了门。魏延对诸葛亮刚才的迟疑有些不解,却也没有多问,领了冬衣就想走。

    法邈道:“将军什么时候出发?”

    “还有事?”魏延狐疑的问道。

    “我奉镇南将军之命,随你出征。不过,我离乡太久,想趁此机会回一趟家,大概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不知道是否方便?”

    魏延想了想:“我明天就出发,你如果要回乡拜会父老,恐怕来不及。不如这样,我留几个武卒给你,你随后赶来就是。未出雍州之时,我的行军速度不会太快,你应该赶得上。”

    “也好。”法邈应了。带着两艘船和几个武卒,与魏延分手之后,逆水而上,直奔郿县。

    正如诸葛亮所料,法邈来关中,可不仅仅是押送冬衣这么简单。他还肩负着打开关中市场的任务。魏霸治下的地区都属于天气不是特别寒冷的地区,所种的棉花除了用来织布之外,棉衣的市场非常有限,随着棉花的种植面积越来越大,销售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向长江以北倾销,进一步打击各国的经济,同时解决棉花的销路问题,就成了势在必行的选择。这次法邈除了押送了一万套军用棉衣给魏延之外,还了几百套当作礼物送给家乡父老,同时也是绝佳的样品,让这些最有实力购买,也有可能贩卖的人一个最直观的感受。

    他虽然长到这么大也没回过几次家,但是法家在扶风却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家族,他的曾祖父法真是关中大名士,号称玄德先生,他的祖父法衍是袁氏故吏,做过袁隗的司徒掾,官至廷尉左监。只是他的父亲法正避难益州,不为人所重,又死得早,威风不及乡梓,在乡里名声不怎么好。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是镇南将军魏霸的长史,关中有不少人曾经和魏霸一起并肩作战,又有很多天师道众,魏霸在这里同样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法邈这次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潜在的影响力重新联系起来,并予以强化、扩大,为将来和姜维、杨仪争夺对关中的控制权做准备。

    法邈也清楚,诸葛亮是个聪明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他到关中来的目的瞒不过诸葛亮,诸葛亮很快就会做出反应,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他和魏延分别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郿县,拜会了家中父老,传达了魏霸的问候,并将包括棉衣在内的各种交州特产分送给了他们。

    法邈相信,面对这样的商机,没有一个人能够漠视,只要他们行动起来,诸葛亮就是想阻拦也做不到,他总不能阻止民间的正常流通。

    法邈的行动非常迅速,第三天的晚上,他已经回到了长安,求见京兆太守赵素。

    看到法邈,赵素笑了。“看来镇南将军还记得我这个朋友。”

    “你一直是镇南将军最关心的朋友。”法邈一面奉上礼物,一面笑道:“未能实现当初的诺言,镇南将军一直愧疚于心。”

    赵素咧了咧嘴:“这倒也不能说是他的责任。再说了,冯翊太守程安也是汉中人,他的诺言也算是兑现了。法伯远,你这次来,又是给我生事的么?你难道不知道,最近这半年,南逃的百姓越来越多, 我已经遮掩不住了。你们再这么搞,我这个京兆太守还怎么做?”

    “镇南将军治下十郡,赵君有没有兴趣挑一个做太守?”

    赵素看了法邈片刻,禁不住哈哈大笑。两人说笑了片刻,赵素收起了笑容,淡淡的说道:“丞相以法制国,微功必赏,纤恶必究,公平是没什么可说的,不管是关中人还是汉中人,都很敬佩他。不过,他接连用兵,百姓的负担实在太重了,连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啊。这rì子是越过越苦,也怪不得百姓外逃。谁不想过点好rì子呢?别说百姓,就连我样的太守也有弃官的打算。如今关中、汉中的百姓,真的苦啊。”

    法邈静静的听着。赵素身为京兆太守,又是汉中人,他对汉中、关中的情况有亲身体验,感觉当然也是最准确的。从他口中可以听到邸报上看不到的信息,这也是他要赶来拜见他的原因所在。赵素是当初和魏霸联络的汉中世家代表,如果能把他拉回到魏霸麾下,将来对魏霸重新掌握关中有莫大的帮助。

    法邈和赵素谈了一夜,黎明时分,他带着武卒离开了长安,追赶魏延去了。种子已经播下,接下来,就等着种子慢慢发芽了。

    法邈离开后不久,诸葛亮就收到了消息。法邈的行动一直在诸葛亮的掌握之中,但是诸葛亮却无法阻止法邈。不论是回家探望宗族,还是拜访京兆太守赵素,法邈做的都是合法的事,诸葛亮不能阻拦他,就算不顾忌法邈和扶风法家,他也要考虑一下法邈背后魏霸的反应。

    如今的魏霸已经不再是那个温顺恭敬的后生,他现在是手握重兵的镇南将军,他的实力实际上已经足以和任何一个人并驾齐驱,他甚至在不动声sè的左右着天下大势。他做了很多违法的事,可是在没有足够实力的情况下,谁又敢轻易的指责他呢?

    法邈无疑是魏霸派到关中来的最合适的人选,他最能体会魏霸现在的心态,因为他的父亲法正当年就是这么干的。与法正不同的是,法正是依仗刘备才有了薰天的权势,而魏霸却是因为自己手中的实力,比起法正,魏霸的腰杆子显然更硬,法邈依附他,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内忧外患,沉重如山啊。诸葛亮长叹一声,眉宇间全是抹不去的哀伤。

    ……

    法邈用了三天时间追上了魏延,他们已经走到了龙门口,就是当初曹植突入关中的地方。

    看到法邈追来,本来和魏延并肩而行的吴懿客气的笑了笑,到前面去巡视了。魏延坐在马背上,歪着头打量了法邈片刻,冷冰冰的说道:“该做的事都做完了?”

    法邈不动声sè的颌首示意。“是的,都做完了。”

    “什么样的事,要动用你这样的大才?”魏延收回目光,看着远处低垂的铅云,闷声闷气的说道。他虽然对朝堂上的事不敏感,可是不代表他笨。法邈不仅要随军出征,还要抢时间先回家一趟,恐怕不是看望家乡父老这么简单。他已经有几年没见到魏霸了,而这几年间,又是魏霸青云直上的时候,他现在也不知道魏霸已经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战无不胜、光大门楣的年轻名将,还是一个野心勃勃、目无法纪的狂悖少年?

    “很多事。”法邈淡淡的说道:“不过,我这次来,最重要的任务却是辅助将军,拾遗补阙。”

    魏延冷笑一声:“嘿嘿,老子打了一辈子仗,还要你这个后生来指点?”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法邈依然是那么云淡风清。“这也是镇南将军的一片孝心,将军就不用推辞了。”

    “我如果推辞,就不会让你跟来了。”魏延用马鞭指了指远处的龙门山:“那你说说,我们该如何打?”

    法邈沉吟片刻:“我来之前,镇南将军说了十六字,让我转告将军。”

    “哪十六字?”

    “机动多变,避免决战。jīng诚合作,小心提防。”

    魏延浓眉一挑,沉思了片刻:“什么意思?前面两句,我还能明白,这后面的两句是什么意思?和谁合作,又提防谁?”

    “要合作的那个人,也就是要提防的那个人。”法邈抬起头,看着远处吴懿的背影,嘴角微微一挑:“将军,还要我说得再明白一些吗?”……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