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59章 强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他就这么同意了?”孙权皱着眉头,眼神中充满了怀疑。即使是听到陆逊的证实,他依然不敢相信魏霸会这么大方。

    三十万枚陶弹,每枚四百五十钱,连当初价格的一半都不到。

    “是的,他同意了。”陆逊再一次点头确认。“不过,他要求我们提前一个月交付七成的定金,剩下的三成在提货前支付。”

    “他还真把自己当生意人了?”孙权笑了一声,有些不屑。

    “他就是个生意人。”陆逊说道,接下来的一句话被他藏在了自己的心里。魏霸做的生意可不仅仅是三十万枚陶弹这么简单,他要买卖的是整个天下。

    孙权摇了摇头,抚着紫须沉吟了片刻。虽然陆逊出面,魏霸不仅降低了价格,而且将起售的数量由五十万枚降低到三十万枚,他需要一次性付出的数量由五万金变成了一万三千五百金,而且第一次只要付出七成,不到万金,可是这笔数量依然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

    孙权不是拿不出来,但是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还是非常困难。

    吴国的经济情况并不乐观。接连打了几年仗,不仅丢失了荆州大半和几乎整个交州,付出的军费也是非常惊人的,可以说,这几年仗打下来,孙权的国库几乎已经空了。要想完成这次交易,他要动用王室的资金。

    要知道,并不是购买了陶弹就行,几万将士的开支。攻城器械的准备,随军民伕的消耗,哪一样不要用钱?可以这么说,购买了这三十万枚陶弹,孙权就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甚至连王室的正常开支都会出问题。

    可是,孙权不得不这么做。一方面是他真的需要尽快取得河南之地,把战线推到黄河一带。只有这样,他才有资格和蜀汉分割天下。如果诸葛亮攻占了并州,完成了所有的任务。而吴国还在江淮之间纠缠的话。诸葛亮如果想要攻取冀州,他是没有能力阻拦的。一旦让诸葛亮占领了实力最强的冀州,他也就没有了和蜀汉分割天下的实力和资格。

    另一方面,他不知道魏霸是不是真的和魏国在谈生意。如果魏霸真的将陶弹卖给了魏国——曹睿没有道理不买陶弹。而且他也有这个实力——而吴国没有陶弹进行反制的话。在战场上。吴国将面临巨大的压力,甚至可能遭受惨败,根本无法完成战略目标。

    事实逼得他购买陶弹。哪怕明知魏霸是在讹诈他——陶弹的成本绝不会超过百钱,魏霸要价四百五十钱,这是前所未有的暴利,根本就是在讹诈。

    孙权知道,魏霸做得出来。他从来不讲究什么礼仪道德。在他的眼里,利益才是最实在的。

    孙权叹了一口气。“伯言,我一下子拿不出这么钱。”

    陆逊躬身一拜:“大王,我愿意献出历年来大王的赏赐,应该有三千金左右。”

    孙权眉头轻蹙。这是吴国的战争,不是陆逊的战争,没有道理让陆逊出钱,而且这也不是小数目,几乎是陆逊家产的全部。如果有可能,他绝对不会让陆逊出钱,因为陆逊不可能白白的拿出这些钱。就算陆逊愿意,他也不能同意,否则其他的大臣会怎么看他,一个只知道盘剥臣子的君主?

    然而,他的确没有办法。短时间内,他拿不出这笔巨款。

    “伯言,我感激你的忠义,可是……”孙权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三千金还是不够啊。”

    “大王,此乃国家兴亡之战,与所有的吴人攸关。”陆逊淡淡的说道:“所有的吴人都应该奉献出自己的力量。”

    孙权叹了一口气。陆逊所说的吴人究竟是指吴国人,还是指吴郡人,他不太清楚,可是他明白,如果要吴郡世家出力,他就必须给他们相应的回报,在战利品的分配中,他们要拿走一大块,与此同时,在朝堂上,吴郡世家也要占据更重要的位置。

    他不想答应陆逊,可是他已经被逼到了绝境,要么放手一搏,要么束手就缚,没有第三个选择。

    “看来这次真要的倾一国之力了。”孙权喃喃的说道。

    ……

    曹睿眼窝深陷,两眼通红,脸上浮现出一层不祥的青灰色。他恶狠狠的盯着曹馥,眉头蹙成了一个川字。

    曹馥去年帮了他一个大忙。就在洛阳米价腾涌的时候,曹馥带着几十船的交州米赶到洛阳,有效的遏制了米价上涨的势头,让他有时间调集各郡的粮食救市,同时也稳住了人心。

    当然,曹馥也发了一个大财。这些米从交州运来,万里迢迢,不仅海浪汹涌,而且海盗出没,运到洛阳,成本已经翻了五倍以上。可是洛阳的米价已经涨到了正常价格的五十倍,所以曹馥还是狠狠的赚了一笔。

    可以说,在整个洛阳现在最舒服的就是曹馥,还有隐在曹馥背后的夏侯懋和清河长公主。曹馥之所以能远赴交州贩米,一方面是和夏侯玄任日南太守有关,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夏侯懋和魏霸那说不清的情意。如果没有魏霸的默许,夏侯玄根本做不了主。

    对这样的人,曹睿不可能有好感,但是也谈不上恶感。虽说夏侯懋无能被俘,导致关中失守,但他并非主动为恶,回到洛阳之后又闭门不出,认罪态度好到让人不忍心再说他。至于曹馥,更是无罪有功。

    可是,今天曹睿的手还是忍不住的伸向腰间的剑柄,多年养就的心性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他不是针对曹馥,而是针对那个远在万里之外的恶魔。

    魏霸居然要卖烈火弹给他,或者准确一点说,是逼着他买。

    因为现在不仅蜀汉有这种烈火弹,吴国也有了。如果魏国没有,那么在未来的战场上,魏军将处于弱势,至少在城池攻守这方面,魏军将面临巨大的压力。

    司马懿说,要对付魏霸的攻城战术,最好的办法就是采用同样的战术。魏霸用千余架的霹雳车同时发射,这一点魏国也可以做到,只要有足够的准备时间就行。可是烈火弹的问题却不是有时间就能解决的,这种新式武器只有魏霸拥有制造技术。

    一向被曹睿倚为与魏霸对抗的最大底气——马钧对这种武器一窍不通。他精通机械,却说不清这种陶弹为什么会自燃,更别说仿制了。

    所以,曹睿似乎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向魏霸购买。不仅如此,他还应该感谢魏霸愿意卖给他,否则他有钱也没地方买去。

    可是这价格实在太离谱了:每一枚烈火弹千钱,三十万枚起售。一次性付出三万金,即使是对于皇帝来说,这依然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不是生意,这是抢劫,这是魏霸用经济手段来抢劫魏国的国库。

    所以曹睿非常愤怒,脸色也变得青白。

    曹馥有些紧张。他不知道天子为什么这么愤怒,但是他知道一旦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倒霉的可是他。曹馥做生意有一套,但是在朝堂上却没有太多的见识,这一点甚至不如他的父亲曹洪。曹洪当年还知道投资曹操,为后来的富贵打下基础,他在朝堂上却没什么根基,和天子的关系也一向若即若离,谈不上亲近。

    “这价格……太高了。”曹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三万金啊。”

    曹馥却松了一口气。天子说价格高,却没有说不买,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头。

    “陛下,价钱可以谈嘛。”曹馥笑眯眯的说道:“魏霸打的什么主意,臣虽然愚笨,却也非常清楚,无非是想借着两国交战的机会发一笔横财。可是我大魏人才济济,只要能买到一些陶弹,自然就能仿制出来,反施于彼。这次的开销看起来很大,与魏国的千秋江山相比,却还是微不足道的。”

    曹睿的眉心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曹馥的话听起来有道理,可是他清楚,曹馥想促成这个交易却不是为了魏国的千秋江山,而是出于利益。

    可是,他有办法拒绝吗?没有。

    曹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将军可好?”

    曹馥一时没反应过来,本能的说道:“多谢陛下关心,家父身体可好。”

    “后将军也是跟随武皇帝征战天下的老臣。如今山河动荡,天下不安,还要多多倚仗这些肱股老臣才能渡过难关啊。”

    曹馥这时才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下,惶恐的点下了头。老子曹洪有什么本事,他最清楚不过了,曹睿这时候想起他,恐怕不会是用他来带兵作战,而是惦记上他的钱了。一想到此,曹馥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曹睿很快召见了曹洪,一番长谈后,曹洪面无表情的出了宫。回到家,他将一副骠骑将军的印绶摆在曹馥的面前,咧了咧嘴,面无表情的笑了一声:“老子花了万金,买了一个骠骑将军,这生意做得值不?”

    曹馥松了一口气,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放松的表情。他犹豫了好一阵:“阿爹,没事,只要能保住这条路子,我们总能把这万金赚回来的。我听太初说,魏霸在造海船,以后用海船运货,我们能走得更远,赚得更多。”

    曹洪皱了皱眉,突然说了一句:“你不要只想着做生意,也该为你妹妹物色一个好夫婿了。交州那边有没有什么合适的青年才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