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40章 外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廖立走了,魏霸站在沙滩上,看着远处的朱崖岛又思考了很久,直到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才回到住处.一进门,就看到魏武瘪着嘴,托着下巴,缩在角落里。

    “怎么,又被金牌小密探欺负了?”魏霸忍不住笑道。魏武下车伊始,就惹了一个大麻烦,触怒了临沅一霸张星彩,从此沦入水深火热之中。他是魏霸的弟弟,本来可以说是横行霸道之辈,不料遇到张星彩这个后台硬得有些离谱的小密探,他却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而欺负魏武这样的强势人物让张星彩非常有成就感,再加上魏武武技高超,抗打击能力超强,可以让张星彩过足高手的瘾而不至于搞出人命,于是他就成了当仁不让的人形沙包。

    魏武这一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气,偏偏他又自号英雄,不肯打女人,面对张星彩的欺负,他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手,丢尽了面子。他想逃,却无处可逃,张星彩就像影子一样跟着他,甚至住的地方都在隔壁,每天天一亮,魏武的悲惨生活就开始了。

    “阿兄,你帮帮我,我都快抑郁了。”看到魏霸进来,魏武像是看到了救星,连忙求救,还特地用上了一个新学的时髦词。

    “要我帮你揍她?”魏霸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连个小女子都搞不定,你还想带兵打仗?”

    “带兵打仗我不怕啊,可是……”魏武鼓着腮帮子,瞪着魏霸,想了想,又撒了气:“我下不了手。”

    “那就忍着,等到哪一天忍不下去了,再说。”魏霸扔下可怜兮兮的魏武,径直走向餐桌。这里山高皇帝远,儒家的礼仪制度也没有内地那么严格,他改革了分席而座的用餐方式,做了一张长长的大餐桌,旁边配上了十几把高脚椅子,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既热闹,腿也不受累,特别是对于怀孕的关凤来说,这个餐桌可真是帮了大忙了。

    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还有大量的水果。交州炎热,盛产水果。其他特产还可以长途运输到北方,唯独水果是没办法运的,只有到本地才能尽情品尝,可以说,花样繁多的水果已经成了交州最吸引人的地方。

    长方形的餐桌两头各有一张最尊贵的椅子,没有客人的时候,面东的椅子是主人魏霸的座位,魏武、魏兴等人坐在他的两侧,面西的椅子的女主人关凤的,夏侯徽、楠狐等人陪在一旁。因为刚刚举行了纳妾的典礼,所以现在李邈、彭珩也坐在魏霸的一边,而彭小玉则坐在了关凤的身边。

    魏霸入座,先向李邈点头致意,李邈抚着胡须,笑容可掬的起身致意。他一个在成都不得意的边角人物,如今在镇南将军府的家宴上能坐在这么尊贵的位置,镇南将军还要向他点头致意,这都是当初赌博的结果。看着身边的彭珩和对面的彭小玉,李邈心里美滋滋的。

    “子烈,过来坐啊,吃饭了。”见魏武还缩在一旁生闷气,魏霸差点笑出声来。今天魏武大概是被欺负得狠了,居然使起了小孩子姓子。他看了一眼挤在关凤和夏侯徽身边的张星彩,咳嗽了一声:“我说张密探,你今天又怎么欺负我弟弟了?”

    “我没有。”张星彩抱着一颗榴莲,正旁若无人的吃得正欢,浑不顾别边的夏侯徽等人捂着鼻子。或者说,夏侯徽把鼻子捂得越紧,她才吃得更欢。“他打架打输了,吃了半个榴莲而已。”

    魏霸无语,果然又是这事。他叹了一口气,自顾自的拿起筷子在案上顿了顿,招呼李邈道:“汉南先生,别客气,我们吃,小孩子们的事,我们不用管。”

    李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魏武,又看了一眼张星彩,端起碗,拿起筷子,闷头吃了起来。

    关凤看不过去了,喝道:“把你那臭哄哄的东西拿远点,溯了口再来吃饭。”

    “干嘛?”张星彩眼睛一瞪:“我这是代陛下试味。”

    “你再提陛下,信不信我抽你?”关凤将筷子往案上一拍,眼睛瞪得比张星彩还大三分:“你少拿陛下来唬人。别说你,就是陛下到这儿来,要是像你这么胡闹,我连他都敢抽,你信不信?”

    张星彩缩了缩脖子,转手将榴莲递给一个侍女,又端起水溯了口,老老实实的说道:“这总行了吧?”

    “都快十五的人了,也不知道懂点规矩,以后谁敢娶你。”

    “你都有人敢娶,我还怕嫁不出去?”张星彩将脸闷在碗里,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

    “再多嘴!”关凤伸手拎着张星彩的耳朵,恨声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小嘴。”

    “唉呀,救命啊,姊姊饶命啊——”张星彩夸张的大叫起来,像杀人了一般。关凤松了手,对魏武招了招手:“子烈,来吃饭吧。”

    魏武看得开心,正要起身上桌,张星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魏武打了个哆嗦,连忙又蹲了回去。关凤见了,非常无语,正要再说,彭小玉起身走到魏武面前,弯下腰,在魏武耳边低语了几句。魏武一听,顿时两眼放光,欢天喜地的挤到魏霸身边坐下,捧着碗筷,呼啦呼啦的吃了起来。

    魏霸皱了皱眉:“子烈,汉南先生在这里,你能不能矜持点?吃饭响得像个猪一样。”

    “我就这样,汉南先生习惯了,不会见怪的。”魏武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子曰,食不语,你还是好好吃饭吧,不要说话。”

    “嘿——”魏霸讶然,放下了筷子:“你什么时候还会用圣人的话为自己开脱了?”

    魏武撇了撇嘴,酸溜溜的说道:“你天天忙得看不到人影,哪会注意我啊。”

    “你这是什么话?”魏霸哭笑不得:“你这臭小子,我对你的关心还不够吗?这话要是落到阿母的耳中,那我成什么了?”

    “你要是关心我,就把云手心法教给我。”魏武斜着眼睛看着魏霸:“我被人欺负,你不管,你教我云手十三势,让我自己来反抗,那总行了吧。”

    魏霸恍然大悟,转眼看了看彭小玉。彭小玉抿着嘴偷笑。魏霸哼了一声:“也好,明天早上开始,我教你云手十三势,能不能学成,就看你自己的悟姓了。”

    “好。”魏武大喜,豪迈的拍了拍胸脯:“天下武功,还有我学不会的?”

    “这还真不一定。”魏霸冷笑一声,重新端起了碗。李邈看着这两兄弟,不由得摇了摇头,感慨的叹了一声:“兄弟在,真好啊,可惜,我那三个兄弟都走了,只剩下我这个最没用的孑孓一身。”

    “汉南先生何必感伤。”魏霸停住了筷子,云淡风轻的说道:“青史未必总是成灰,公道自在人心。”

    李邈微微颌首:“如果真能看到那一天,我就是死也心满意足了。”

    彭小玉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过来,推到李邈面前:“阿舅,这个味道不错,清心降火,能去浮翳,你多吃点。”

    “好好。”李邈心领神会的点点头。魏霸也满意的看了一眼彭小玉。彭小玉羞涩的低下头,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

    晚餐后,魏霸回到内室。关凤有孕在身,大部分时间都是独睡,夏侯徽和彭小玉陪伴魏霸的时候比较多。不过她们很少同时出现,今天情况比较特殊,两人居然联袂而来。

    魏霸有些意外,放下了手中的书,探询的看着两人。

    夏侯徽和彭小玉交换了一个眼神,彭小玉推了推夏侯徽的胳膊,轻声道:“还是姊姊说吧。”

    魏霸笑了起来:“你们今天怎么这么客气?究竟是什么事?”

    夏侯徽斟酌了一会,抬起头看着魏霸:“我们刚刚收到消息,李严想做一个真正的外戚大将军。”

    魏霸眉头一挑,摩挲着颌下的短须,沉吟起来。李严现在的大将军和历史上的大多数大将军不一样,他是靠军功升上去的大将军——虽然这些军功并不足以让他登上如此高位——而不是凭着裙带关系,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他心里才有些不安,所以想做一个真正的外戚大将军。

    和军功相比,外戚虽然听起来让人不耻,但是却与皇帝有着更亲密的关系,也更能名正言顺的掌握朝政。古今中外,只要是集权制的政权,与最高统治者的关系亲近往往是一个人荣华富贵的关键因素,这是任何军功都不能相提并论的。

    掌握皇帝,才能在朝堂上立于不败之地,这就是寸功未立,却能口含天宪的阉人能够左右朝纲的根基所在。

    诸葛亮之前之所以能说一不二,就是因为他有先帝遗命在身,是天子的相父。李严虽然也是顾命大臣,但是他没有这个名义,所以对皇帝的掌握远远不如诸葛亮。如今他做了大将军,形势略有好转,却依然不足以超过诸葛亮。

    然而,做一个真正的外戚大将军,却可以实现他这个心愿,至少他可以真正的诸葛亮分庭抗礼。曹艹是集丞相和外戚于一身,才能建立独揽朝纲的霸府。李严如果做了外戚,就比诸葛亮更有条件建立霸府,从而真正的将诸葛亮挤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宝座。

    “这么说,李严有些按捺不住了?”魏霸轻声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