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24章 攻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蜀汉军控制宛城的南部之后,魏霸开始指挥霹雳车和连弩车入城。在进城的先头部队的帮助下,辎重营的将士迅速将轨道铺进了城,紧接着,一辆辆连弩车推进了城,一架架霹雳车放下了梢杆,顺着轨道进入宛城,在孟达清楚出的地区列阵。

    魏霸没有进城,但是费祎进了城,来到阵前,求见司马懿。

    他带来了李严的话:骠骑将军不是要谈判嘛,我来了。

    如果说之前李严派人在阵前答话只是将计就计,打击魏军的士气,那现在费祎出现在阵前,而身后就是渐渐成形的阵地,那就不是心理战这么简单了。

    这是真正的谈判,不过不是兵临城下,而是大军已经进了城,拿刀逼着司马懿谈判。

    司马懿苦笑不已,却没有动气,他让人放下篮子,把费祎接上了城楼。费祎从篮子里走出来,掸掸身上的灰尘,跟着司马昭走进大堂,缓缓走到司马懿面前,躬身行礼。

    “骠骑将军安好。”

    司马懿摆摆手,带着一丝自嘲的笑:“费文伟,你来干什么?”

    “谈判啊。”费祎泰然自若的笑道:“我手无缚鸡之力,难道还能刺杀骠骑将军?”

    司马懿看看费祎,眼神中有些诧异,又有些苦涩。他派彭小玉出城,哪里是真想谈判,不过是想找理由拖一点时间罢了。可是魏霸识破了他的计策,根本没有理他,反而借着这个机会动摇了魏军的军心。现在魏霸已经攻破了宛城,却派费祎来谈判,意义和他所说的谈判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费祎这么从容,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气度,另一方面却是因为蜀汉军占尽了上风。强者说话,总是要从容一些的。现在主动权转移到了魏霸的手里,费祎当然有恃无恐。

    至于彭氏兄妹,谁会把他们当回事。

    “你知道,我不可能投降。”

    “我的确知道,不过既然骠骑将军发出了邀请,礼尚往来,我们总得有个回应,要不然岂不是很失礼?”费祎笑眯眯的说道:“不过,我建议将军还是考虑一下吧,时间有限,等我军攻下整个宛城,你再想谈,可能情况就又不一样了。”

    司马昭眉毛一挑,呛声道:“是魏霸让你来的?”

    费祎收起了笑容,眉头微皱:“你是什么人?”

    “我是骠骑将军的次子,司马昭。”

    “不对啊。”费祎疑惑的摇摇头:“久闻温县司马家以儒礼传家,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失礼的后生?”

    司马昭顿时臊得满面通红。司马懿却不动声色,接着司马昭的话头问道:“是镇南将军让你来谈判的,还是骠骑将军?”

    “当然是骠骑将军,镇南将军根本没有谈判的兴趣。”费祎摊摊手,有些讥讽的笑道:“你当真觉得一个婢女能够左右他?一个险些致他于死地的彭珩会让他有所牵挂?骠骑将军,你太仁慈了,难怪你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败在镇南将军手下。彭珩的生死不值得我们艹心,我们还是谈谈你们父子的生死吧。”

    费祎说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镇南将军的阵地完成还需要一段时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

    李严在前呼后拥下走了宛城的南大门,在经过悬门的时候,他特地停下来看了看。悬门完好无损的吊在城门洞的顶上,只露出黑黝黝的一条边,透出的少许火光为悬门镶上了一道金边,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

    “看来魏军连这道悬门都没来得及放下,子玉的攻击果然是迅雷不及掩耳啊。”

    魏霸微微一笑:“石弹、箭矢跑得快一点,也是正常,可是如果没有将军的调度,诸军不能如此井然有序的进城,又有什么意义呢?将军将百万兵,如臂使指,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李严大笑,魏霸陪着笑,旁边的骠骑将军府幕僚们也开心的笑成一片。

    李严进了城,随即在南门楼上落座,自有人准备好了案几坐席。城里火光正盛,照得李严的脸亮堂堂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宛城攻克在即,他心里的最后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虽然司马懿还在负隅顽抗,可是大城已破,区区一个牙城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李严看到了司马懿赶筑的第二道城墙,却不屑一顾。真正的城墙都没挡住他的步伐,这种临时工事又能起什么作用。

    “子玉,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攻破这道防线?”李严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指着那道城墙,对魏霸说道,语气轻松而温和。

    魏霸沉吟片刻:“若费祎能成功的扰动司马懿的心境,诸将用心,我想一天时间足矣。”

    李严点了点头。魏霸在城外立阵,司马懿当然也要在城内相应的做出调整,魏军大量的霹雳车、连弩车都安放在了城池的西南方向,结果在魏霸的雷霆猛击下,这些部署基本上没来得及发挥作用就被打成了木渣。站在城墙上,他能清楚的看到左侧熊熊的火光,那些都是魏军的霹雳车、连弩车等战具在燃烧。

    可以说,在第一回合的交手中,司马懿损失最大的倒不是那几千士卒,而是这些霹雳车、连弩车。在这方面,魏军原本就不占优势,现在又损失这么大,在远程打击这一点上,蜀汉军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就算城里没有城外开阔,不可能摆开千余架的霹雳车一起攻击,也足以拥有压倒姓的优势。

    魏霸说的一天时间,已经包括了把霹雳车、连弩车运进城列阵的时间。他虽然已经做出了最佳的方案,可是通过几个城门来运输这些大型战具,还是需要大量的时间的。

    在准备好之前,李严需要用大量的兵力组建防线,为魏霸争取时间。他派费祎入城和司马懿“谈判”,也是争取时间的一个策略。

    李严拍了拍微热的城墙,看着正在号呼酣战的将士们,脸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容。只要魏霸在城内部署完毕,他就可以再一次发动攻势,占领整个宛城。

    远处,孟达指挥着一队队将士组成防守阵势,与企图反击的魏军正在展开殊死的拼杀。

    脚下,将士们推着一辆辆战车鱼贯入城,汇入前方的阵地。

    李严看着这一切,心思却飘到了远处。丞相,我已经进了宛城了,你是不是也已经进了冀县?

    魏霸站在李严身边,看着前方浴血奋战的将士,心头却有些惴惴。城里还有两万多魏军,如果费祎不能动摇司马懿的意志,逼近司马懿弃城而走,只能强攻牙城的话,那蜀汉军的伤亡将非常惊人。在支援吴军一批石弹、陶弹之后,剩余的储量不足以发动第三次攻击,石弹还可以回收再用,陶弹却是一次姓的,根本无法及时补充。在没有压倒姓远程打击力量的情况下,强攻牙城将是一个胜负难料的恶战。

    如果蜀汉军伤亡太大,就算攻克了宛城,以后能不能守住也是个问题。曹睿不可能坐视宛城失守,他一定会集中力量反扑,正如关中失守之后一样。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让曹睿不敢轻举妄动,蜀汉才能获得喘息的机会。

    而要想保存实力,就只能希望费祎成功。要想费祎成功,他就先要展示出强大到足以让司马懿胆寒的力量。

    这是一个矛盾,较量的是他和司马懿心志哪个更坚韧。至于李严,他才不会关心这些呢,只要拿下宛城,他的战功就到手了,至于接下来宛城能不能守住,那不是他的问题。

    因为他不可能亲自守在宛城。

    他不考虑,魏霸却不能不考虑。

    ……

    司马师哭笑不得,司马昭气得脸色发紫,司马懿看着费祎,不动声色,心头却是沉甸甸的。费祎越是轻松,他越是不安。因为这只能说明魏霸根本没兴趣谈判,他对攻克宛城有非常大的把握。

    事实上,魏霸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不到半天时间就破城而入,这是摆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事实。

    投降是不可能的,河内司马家族承担不起这样的耻辱,他可以死,却不能让司马家族蒙羞。要知道司马家虽然不是他们父子三人在朝中为官,他却是司马家在曹魏朝堂上的顶梁柱,如果他投降了曹魏,那整个司马家族都会受到牵连。

    谈判呢?显然也不靠谱,费祎与其说是来谈判,不如说是劝降。

    司马懿坐着,一动不动,背心却是一阵阵的冷汗。眼前这个局面是他所料未及的,片刻之间,他居然找不到什么破解之策。

    他现在能做的似乎只剩下一条路:放弃宛城,突围。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司马懿悚然一惊,凌厉的目光看向了费祎。费祎正怡然自得的打量着外面的风景,一排高大的卫士挡住了他的目光,他看不到外面魏军的防卫。不过他的心思似乎也不在于此,他只是在看风景。

    至于是不是真的在看风景,那就只有他知道了。

    司马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他发现自己有些慌,居然冒出了不战而走这样的荒唐想法,实在不可原谅。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越是危险的时候,主帅的心神越是要冷静,怎么能被眼前的战局所迫,生出这样的想法呢?

    莫非费祎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司马懿眼珠一转,笑了起来。“费君,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来手谈一局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