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12章 破罐子破摔

第712章 破罐子破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带着两百亲卫骑赶到了襄阳。李严非常惊讶,如今双方交战,司马懿如果知道魏霸轻装简行,大概会不惜一切代价派兵阻击魏霸。

    “子玉,你这么做太冒险了。”李严忍不住沉下脸,责备道:“万一出了事,如何是好?”

    魏霸知道李严如此紧张,大部分是为他自己的利益考虑,小部分是演戏,不过他也不揭穿,开门见山的说道:“骠骑将军,情况紧急,我不得不冒点险。”

    “什么事这么紧急,能让你不惜自己的姓命?”

    李严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大致明白了魏霸在说什么。他挥了挥手,让亲卫们退下去,只留下他的外甥邓贤一人。

    魏霸坐了下来,把不久前的行动简略的说了一遍。这些之前都已经通过军报传递给李严了,现在再说一遍,不过是为后面的话做个引子。

    “我军总兵力不足七万,魏军总兵力也在六七万左右,双方兵力相当。因为将军轻举襄阳,马长史湍水大捷,我军士气略占上风,却不足以取胜。现在魏军据城不出,显然是要以坚城疲惫我军,待我军无粮自退。”

    李严微微颌首,这个问题正是他最头疼的事。

    “如今之计,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此撤退。这样一来,前面的所有战果都付之东流,得其名而不得其实。”

    李严一声不响,紧紧的盯着魏霸的脸,很显然,他对这个建议根本没有兴趣。

    “要么就联合吴军,夹击魏军。”

    “如何联合吴军?”李严应声问道:“孙权屯兵江夏,坐观成败。扬州听说倒是打得挺积极,不过张郃一到,他们大概也只能撤退了。”

    “是的。”魏霸点点头:“而今之计,汉吴若不能联合作战,必然两不利。若能联合作战,我军得南阳,吴军得江淮。孙权之所以观望,大概还是信不过我等。”

    “那你准备如何破解?”

    “我想,就目前而言,真正能让孙权有信心的,大概只有丞相。”

    魏霸着重点出“目前而言”四个字,就是为了照顾李严的面子,同时提醒他攻取南阳对他的重要姓——攻取了南阳,你就能和丞相平起平坐,说话才有份量,现在嘛,还略逊一筹。尽管如此,李严的脸色还是有些难看。不过,他沉思了片刻之后,还是按捺住心中的烦闷,问道:“那你待如何?”

    “若将军信我,我愿意去和孙权交涉。”魏霸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未算胜,先算败,行此计之前,需要将军做好真正放弃南阳的准备。”

    李严的眉头皱了起来,两道法令纹深如刀刻。他死死的盯着魏霸,魏霸迎着他的目光,毫不退缩。他知道,李严骑虎难下,除了此计,他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

    果然,过了良久,李严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你有几成把握?”

    “若得将军支持,大概有六七成。如果将军不支持,一成也无。”

    “好吧,事已至此,我也只得勉力一试了,希望你能说服孙权和丞相。”

    “借将军吉言。”魏霸微微躬身致意:“多谢将军宽容。”

    李严笑了起来,没有声音,眼神闪烁如鹰,寒冷如冰。

    商议已定,李严随即下令冯进率水师北上,自己则留下一部分人监视樊城的司马懿,主力则赶往邓塞。与此同时,马谡率领大军南移,做出与冯进会合,攻取邓塞的架势。

    司马懿非常紧张,立刻派人向曹睿求援。他虽然有樊城,可是樊城根本容不上三万大军,他的大部分主力还是驻扎在城外。如果李严和马谡合兵一处,先取邓塞,再攻樊城,他必然要受到重创。

    就在司马懿紧张万分的时候,魏霸派人到江夏召费祎立即前来。

    两天后,费祎赶到了襄阳,与他一起来的还有张温。

    魏霸在岘山习家旧宅设宴迎接他们。

    习家大部分人都跟着刘备入川,还有一些人老弱留在襄阳,不过这些年襄阳兵火连连,已经没几个人了。曾经的习家大院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老树枯藤。李严夺取襄阳之后,魏风特意派人收拾了一下,又找到了夫人习氏的姑姑,也就是嫁给庞统弟庞林的那个。庞林随黄权降魏之后,封列侯,现在官居钜鹿太守。习氏本可以随官,但是她故土难离,一直守在襄阳。因为这层关系,习家虽然破败,原本的土地宅院还算是保全了不少。

    习氏知道魏霸虽然是魏家庶子,却是魏家真正的希望所在,习家要想有所发展,对这个少年可不能有任何怠慢。这一点,她的从女习夫人早就从成都写来了家书。是以习氏花了不少心思,整治出了一个院子,供魏霸临时居住。

    魏霸又派武卒们将习家收拾了一下,特别把习家鱼池换了水,重新放了一些鱼进去。费祎和张温赶到的时候,魏霸就在鱼池边钓鱼。

    费祎笑道:“子玉好悠闲,骠骑将军在准备樊城大战,你却在这儿钓鱼?”

    张温也凑趣的笑道:“不知镇南将军是钓鱼,还是钓人?”

    “既不钓鱼,也不钓人,不过借习家一宅,以度残生。”魏霸晃了晃鱼杆,也没起身,用下巴指了指身边的两个马扎,示意张温和费祎坐下。

    张温和费祎互相看了一眼,觉得魏霸的举动非常失礼,张温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费祎连忙给魏霸递了个眼神:“子玉,惠恕是吴王使者……”

    “吴王他妈个球。”不等费祎说完,魏霸忽然暴怒,将鱼杆砸进水中,站起身来,一脚一个,将两个马扎全踢进了水里,指着东南方面,怒吼道:“孙权他妈的是什么意思?当初说好的联手攻魏。结果他拿下了江夏就不动了,这算什么?是想背盟,坐山观虎斗,还是想捅我们一刀?”

    魏霸一边破口大骂,一边从怀里拿出那份有诸葛亮和李严联合签署的方案,在张温和费祎面前晃了晃。“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他既然不讲信用,这个方案就没有意义了。”他说着,三两下将合约撕得粉碎,手一扬,全扔进了鱼池。纸片飘飘洒洒,落到水面上,迅速浸湿,洇成一片。

    费祎和张温目瞪口呆,费祎知道这个方案有问题,可是他不明白魏霸为什么突然撕毁这个方案,是想毁灭证据,还是真要和孙权翻脸。张温却是大吃一惊,魏霸这么做,是要报复吴国,向吴国宣战吗?

    “没错,以我们的兵力现在搞不死曹睿,拿下整个南阳也是做梦。不过,我们要取江夏、长沙诸郡还是易如反掌的。”魏霸脸色阴沉,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拜托张使回去告诉孙权,让他做好准备,我们再打一场。来人,请张使出去。”

    两个武卒走上前来,不由分说,就将张温往外架。费祎大惊,连忙上前阻拦,魏霸勾了勾手:“费文伟,你等会儿,我还有两句话对你说。”

    费祎满头大汗,只得给张温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在外面等着。他赶到魏霸身边,又惊又怒。“子玉,你这是干什么?”

    魏霸眼睛一翻:“你说我干什么?反正我现在是两头不落好。丞相背地里磨刀霍霍,准备拿我开刀。骠骑将军攻不下南阳,也准备拿我当替罪羊。我只好鼓动他和孙权打一仗,多少补点损失,哪怕是出口恶气也好。打南阳兵力不足,打武昌还是够的,灭不了魏国,先把吴国灭了也不错。蚊子虽小,也是块肉不是。”

    “你这是什么话?”费祎吓出一身冷汗:“李严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吧?”魏霸不耐烦的说道。

    “你们……不能撤。”费祎的口气软了下来。

    “为什么不能撤?”魏霸语气非常恶劣:“孙权不帮忙,兵力不足,南阳根本攻不下来。吴懿把汉中的粮全运去了陇右支援丞相,我们难道空着肚子在这里干耗?老子不干了,打不了老虎,我就打狐狸,打不了老鹰,我就打蚊子。”

    “可是……”费祎真的急了,犹豫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可是丞相还没拿下陇右,你们一撤,他也会前功尽弃。”

    “我就是要他前功尽弃。”魏霸一呲牙,眯了眯眼睛。“这样骠骑将军也许心里平衡点,你说是不是?”

    费祎哑口无言。他明白魏霸的意思了,这是破罐子破摔,存心给诸葛亮找别扭啊。李严如果停止攻击南阳,转而与孙权开战,那不仅曹睿可以松口气,孙权也会将江淮的人马调回荆州。这样一来,魏吴必然要联合,更加减轻了曹睿的压力,曹睿就可以将主力调往陇右,诸葛亮的压力必然大增。如果诸葛亮被迫撤兵,到时候他还有什么资格说李严的不是?

    这是魏霸的自保之策,可是损害的却是诸葛亮的北伐大计。

    “子玉,你看这样行不行?”费祎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缓和一些:“你别急着撤,我先问问丞相的意思,再和吴王商量商量,看看他能不能一起出兵,如何?”

    魏霸斜着眼睛看着费祎,沉吟了半晌,这才勉强松了口:“那你可得快点,我们只剩下一个月的粮了。如果不成,我还想早点回湘关过年呢。”

    费祎掐指算了算,一脸无奈的苦笑:“行行,我尽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