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09章 狼来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五十余头猛犬,借着夜色的掩护,瞒过了周边警戒的魏军斥候,潜进了虎豹骑的阵进,在战马腹下灵活的穿行,张开血盆大口,撕开战马的腹部,从战马的腿上撕下一块块皮肉.

    虎豹骑的战马都来自于北疆,高大健壮,训练有素,列阵时秩序严谨,绝不可能出现莫名其妙的搔动。可是战马毕竟还是畜生,哪怕是再训练有素,遇到这种突如其来的剧痛,还是不可避免的乱蹦乱跳起来。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以至于马背上的骑士根本没有任何时间来控制,就被战马掀翻在地。

    而那些灵巧的猛犬则自如的穿梭在马腹之下,在战马吃痛反应过来之前,一路向前突袭而去。在它们的身后,留下一声声惨烈的长嘶,一声声惊慌失措的尖叫。

    阵型严整的虎豹骑,天下最强的虎豹骑,突然间变成了一群刚刚跨上马背的骑士,根本控制不住胯下的战马,被狂暴的战马拖得头晕眼花,有的直接被马蹄踢中,一命呜呼。

    更让他们惊恐的事,他们根本不知道战马为什么发狂。战马再聪明也不会说话,无法告诉主人它究竟受到了什么攻击。而措手不及的骑士忙于控制战马,脱离险境,更不可能注意到马腹中穿行的幽灵,就算有人偶尔看到,黑暗之中,也不会认出是什么,只会引起更大的恐惧。

    搔动如吹皱的春水,由后阵迅速向前阵漫延,陈泰还没有回过神来,虎豹骑的一半阵地已经大乱,前面的阵地虽然还没有乱,却也被后面的突发情况惊住了,一个个骑士在马背上转过身,看着突然间像发了疯似的同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能看到的,只是越来越多的战马发了狂,失去了控制。

    陈泰心有余悸。他刚才那一瞥,看到了一个狰狞的面孔,看到了两只獠牙,再回头的时候,随身亲卫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其他的亲卫目瞪口呆,看着那头野兽消失的方面,连声惊呼:“狼!狼!”

    陈泰心头一紧,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依稀听人说过,诸葛亮征南蛮的时候,蛮人头领有驱役猛兽为兵的,魏霸同样征讨了南蛮,比诸葛亮还要更进一步,诈称什么神将,收取蛮人为兵。他的手下会不会也有驱役猛兽的蛮人?斥候营的确传来过一些类似的消息,说蜀汉军的斥候神出鬼没,来去无踪,而阵亡的斥候尸体上也偶尔见过被野兽咬过的伤痕。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陈泰的心头,他转过头,看向那道不断向前延伸,不甚清晰,却能够感觉得得到的恐惧之波,仿佛看到一群猛兽正在其中推波助澜,张开血盆大口,将虎豹骑的骑士一一吞入腹中。

    “小心马下——”陈泰大声怒吼起来,拨转马头,策马飞奔。

    他的反应太慢了,根本赶不上那道恐惧之波的延伸速度,而虎豹骑的骑士甚至没明白过来他在喊什么,战马就突然狂躁起来,失去了控制。

    虎豹骑不战自溃。

    几乎在同时,蜀汉军的营门大开,两千精骑冲出了营门,卷起两道狂飚,冲向魏军的两翼,扑向阵脚大乱的虎豹骑。他们没有和虎豹骑正面相撞,而是在离虎豹骑阵地百余步的地方飞驰而过,在经过虎豹骑的时候,他们举起了手中的连弩,扣动弩机,射出一蓬密集的箭雨。

    如果是在平时,哪怕现在是夜里,虎豹骑也不会有任何示弱,肯定会驱动战马,冲上前去,将任何敢挑战他们的敌人冲得七零八落,杀得落花流水。可是现在,他们未战先乱,连战马都控制不住,哪里还谈得上加速冲锋。面对疾驰而来的敌骑,面对刺破黑暗,扑面而来的箭雨,他们连举起盾牌都非常勉强,纷纷中箭,惨呼着摔落下马。

    密集的箭雨加剧了虎豹骑的混乱,人喊马嘶,惨叫声、嘶鸣声不绝于耳。

    几匹战马冲出队列,却不是勇敢的骑士去迎战敌人,而是战马甩掉主人,本能的逃离了混乱漩涡。可是这些可怜的战马依然没有逃脱危险,它们被乱箭射中,惨嘶着倒在地上。

    蜀汉军精骑飞驰而过,不停的扣动手中的弩机,将一枝枝利箭射向虎豹骑。

    这是一场**,一场一边倒的**,威镇天下的虎豹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被一伙根本不是自己对手的敌人无情的羞辱、屠戮。

    虎豹骑的勇士们气得暴跳如雷,有人奋力控制战马,向那些敌人冲去,可是他们人单势孤,面对蜀汉军流畅的冲锋阵形和密集的弩箭,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碰到对方就被射杀,即使有少数人冲了过去,面接接踵而来的敌人,他们也先后被杀死在阵前。

    陈泰勒住了战马,绝望的看着奔驰的蜀汉军骑兵,看着惨呼连连的虎豹骑。

    曹宇张大了嘴巴,看着混乱不堪的虎豹骑,心不住的下沉,无助的悲哀笼罩了他的身心。他觉得今天的夜风尤其的冷,冷得彻骨,冷得能冻僵人的血液。

    魏霸站在指挥台上,看着远处一团摇曳的火光,看着那两道飞驰的火龙,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的特种战士立功了,闻名天下的虎豹骑失去了战斗力,就像猛虎被拔去了爪牙,只剩下挨打的份。没有了虎豹骑,只剩下士气不振的武卫营,曹宇败局已定。

    魏霸一撩大氅,冲着马谡拱拱手:“幼常兄,这里就交给你了。”

    马谡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连连点头:“子玉,小心些。”他又转过头,对笑得合不拢嘴的魏风说道:“子柔,立功的机会到了,不要留手。”

    魏风连连点头,转身看了看魏霸,用力的拍拍魏霸的肩膀,另一只手揽过魏武:“子玉,子烈,你们要小心。”

    “兄长,你也要小心。”魏霸、魏武齐声说道。

    “好!”魏风大笑,松开手,转身大步离开。

    片刻之后,魏家三兄弟各领本部精锐,杀出了大营。在他们的身后,更多的蜀汉军士卒越过湍水,冲上河岸,杀向武卫营的阵地。

    “杀——”魏武拔步飞奔,举刀狂啸。

    “杀——”王双、王徽手举长刀,紧紧跟随。

    “杀——”甲士们举起了手中的长刀,排成雁行阵,以魏武、王双、王徽三人为锋,势不可挡的杀向武卫营的阵地。他们在战刀在火光下闪着寒光,他们的战甲在火光上灿烂如星辰,他们就是利剑上闪烁的剑锋。

    在他们的身后,魏霸、魏风各率数百武卒掩护侧翼,杀气腾腾。

    更多的武卒和亲卫营将士排着散而不乱的阵型,斗志昂扬。

    许定的后背涌出一阵阵的冷汗,遍体生寒。他身边的武卫营将士虽然没有退却,可是粗重的喘息声却响成一片,从未有过的紧张攫住了他们的心神。

    他们今天将面临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战。

    狼来了!不是一只,而是一群。

    马谡走上了指挥台,看着魏家三兄弟势不可挡的杀入武卫营的阵地,看着他们席卷武卫营,心里充满了庆幸。魏霸的神犬营果然威力不凡,轻而易举的就击破了虎豹骑的阵地,将恐慌和混乱带给了魏军,从心理上先给魏军一个重创。

    再接下来,就只剩下武卫营了。武卫营被魏霸重创在先,士气未复,现在又面临数倍于已的强敌猛攻,哪有幸存之理。

    这一战胜负已定。

    郦县已经是囊中之物。

    湍水防线已经突破,接下来,他就可以旌指宛城了。

    这一切都是和魏霸合作的结果。马谡非常欣慰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他接受了魏霸的建议,放弃了丞相诸葛亮,加入了弃子联盟,并且成了其中的主导。邓芝年纪太大了,不会有太高的期望,坐镇一方足矣。魏霸还年轻,已经是镇南将军,暂时也不会有太大的野望,只有他,才是最合适的核心人选。

    而魏霸让出指挥权,无疑已经默认了这一点。现在,他更是亲自为他冲锋陷阵,愿意奉他为长的心意表露无遗。

    马谡不由自主的笑了。当初他们怎么会认为魏霸是个不安定因素呢,丞相怎么会一直试图压制他呢?这实在是一个错误。丞相一生聪明,这却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当然,这不是丞相唯一的错误。至少,当初要杀他马谡也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丞相啊,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怎么会放弃了我和魏霸,偏偏选中了姜维?

    丞相,你会后悔的。

    马谡扫视了一眼战场,慢慢的举起手,轻轻的向前一指:“击鼓,全军出击!”

    战鼓声炸响,蜀汉军士气如虹,卷起一道道狂涛巨浪,涌向摇摇欲坠的武卫营阵地。武卫营将士面对劲敌重甲士和魏家武卒,本来就已经杀得很辛苦,再听到蜀汉军全军出击的战鼓声,再也坚持不住了,有人开始撤退。

    曹宇也坚持不住了,他不停的回头看,希望看到援军的影子。在他出阵的时候,他就派人向三十里外的援军求援,请他们迅速赶来接应。不过蜀汉军的攻击太过突然,太过犀利,现在恐怕使者还没有到援军的大营,他却已经坚持不住了。

    “大王,快走!”陈泰带着几个亲卫飞奔而来,飞身下马,拉着曹宇的马缰,气喘吁吁的说道:“大王,事已至此,还是大王的安全为上,立即撤退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曹宇沉默片刻,忽然头一仰,长嗥一声,“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他仰着脸,看着黑漆漆的天空,身子晃了晃,从马背上倒了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