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08章 特种战士

第708章 特种战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随即下令全军渡过湍水,列阵而行.战车在最外侧,武卒们走在内侧,连弩车、霹雳车又在内侧,其他人全部沿河而行。有湍水为掩护,魏霸只要防着一侧就可以了。

    有霹雳车、连弩车这样的重型军械随行,他的速度并不快,不过他离郦县也不过三十里,再慢,两三天也肯定能到了,所以他根本不抢时间,要抢时间的反而是曹宇。

    因为魏霸的袭击,在湍水东岸列阵的三千魏军全军覆没,现在驻守郦城的魏军总数不超过三千,以马谡两万多人的兵力,如果不是为了尽可能的发挥军械的优势,减少伤亡,如果不是顾忌虎豹骑在侧,马谡早就把郦城拿下了。现在,在魏霸在一旁牵制虎豹骑,马谡当然更轻松了。

    可是曹宇的处境却有些艰难了。

    本来七千魏军守郦城,再加上他带来的虎豹骑、武卫营接应,不管怎么看,这都是稳稳当当的事。可是因为他的疏忽,魏霸全歼了三千魏军,又利用他的愤怒击败了虎豹骑、武卫营,重创了魏军的士气。现在魏霸成功在湍水东岸立稳了脚跟,正一步步的逼向郦城,一旦让他和马谡合兵一处,那郦城就很难守住了。

    除非他能先将魏霸击杀在湍水东岸。

    曹宇不是没动过这个念头,可是魏霸却不肯给他一点点机会。魏霸的行动速度很慢,警戒却非常严密,连弩车装满了箭矢,随时都可以发射,霹雳车虽然不可能装弹,却也是安装了配重,随时随地可以停下,装上石弹就可以战斗。

    曹宇找不到突袭的机会,眼睁睁的看着魏霸慢慢的逼向郦县。第一天,魏霸只走了十里,第二天,他又走了十里,傍晚扎营时,留郦县只剩下十里路,明天如果速度快一点,中午就可以和驻守在湍水东岸的魏军发生接触。

    曹宇心急如焚。他把陈泰、许定请来商议,三人围着火塘而坐,一边喝着热茶,一边轻声商议着。短短的两天时间,曹宇就瘦了一圈,眼圈发黑,眼睛里充满了血丝,脸色也有些不健康的苍白。

    “许将军,武卫营的士气如何?”

    许定看了陈泰一眼,简洁明瞭的说道:“可以一战。”

    陈泰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许定说的可以一战是因为将士们经过两天的调整,士气有所恢复,可以一战,还是说将士们还想着和魏霸拼命,这才可以一战。虽然都是可以一战,但意义却完全不同。如果是后者,那说明他们还没有恢复理智,特别是许定本人还没有恢复理智,贸然与魏霸再战,是非常危险的。经过上一次的战斗,陈泰重新回顾了他所知道的魏霸战绩,他发现魏霸非常善于利用人的心理弱点安排战术。对这样一个敌手,必须时刻保持冷静才行。

    “虎豹骑还没有缓过劲来。”陈泰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大王,我建议以守代攻,不给魏霸机会。陛下已经调了一万人过来,离我军还有三十里,明天肯定能赶到,有了这些人马,守住湍水防线肯定没有问题。”

    许定摸了摸浓密的花白短须,没有吭声,不过从他的神色看得出来,他不赞成陈泰的这个决定。曹宇想了想,反问道:“玄伯觉得仅凭我们无法击败魏霸?”

    陈泰默默的点了点头。

    曹宇吐了一口气:“我知道,士气未复,很难以寡敌众。玄伯,就按你的办,我们不能再有闪失了。”

    陈泰如释重负,把目光转向了许定。见曹宇做出了决定,许定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

    魏霸站在湍水边,看着马谡从浮桥上大步走过来,立刻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去,老远就拱起手笑道:“幼常兄,辛苦辛苦!”

    马谡伸手扶住了魏霸的手臂,随即问道:“子玉,你真有办法击败虎豹骑?”

    魏霸眨了眨眼睛:“如果幼常兄觉得我没有把握,你还会来吗?”

    马谡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子玉,你还真说对了。我虽然对你的战术还不甚清楚,但是我对你非常有信心。你说没问题,我就相信一定没问题。”

    “幼常兄,请!”魏霸侧身相邀,把马谡请到了大帐中。傍晚扎营之后,他就立刻派人去请马谡到营中一叙。按说他虽然是镇南将军,军职比马谡高,可是他既然连大将的指挥权都让出去了,一心要捧马谡出头,当然不会再摆这个谱,一定要马谡来见他。

    他请马谡来,是因为他决定把突破口放在这里,而不是郦县。

    有他在东岸掩护,湍水已经不成问题,没有必要一定在对魏军有利的阵地上死磕,完全可以在自己选择的地方渡水。此前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因为当时他离郦县太远,渡水之后,还是要迂回到郦城附近,不如靠近一点方便。

    魏霸把马谡请进了大帐,围着火塘坐下。火上吊着铜壶,壶里煮得鱼,鱼香四溢。魏霸亲自拿了碗,先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给马谡,自己又盛了一碗,捧在手心里,看着马谡笑道:“如何,这汤熬得正是时候。”

    “好汤。”马谡呷了一口汤,连连点头:“不过,如果加上一点虎骨豹髓,那就更好了。”

    魏霸忍俊不禁,勾了勾手指。楠狐立刻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又回来了,身后跟着两头小牛犊一般的猛犬,耷拉着血红的舌头,静静的立在帐门口,眼神扫过马谡的面庞,像是两柄锋利的短刀,透着血腥和凶悍。

    马谡吃了一惊,虽然没有失态,却多少有些紧张。他看看魏霸,魏霸微微一笑,给楠狐使了个眼色。楠狐手一指:“坐!”

    那两头猛犬立刻顺从的坐了下来。

    “卧!”

    猛犬又乖巧的趴在地上,把大脑袋搁在两条前腿上,讨好的看着楠狐。

    “匍匐前进!”

    两头猛犬扭动腰身,伏地而行,绕着马谡和魏霸转了一圈,又伏倒在楠狐的腿边。

    楠狐从火塘里抽出一根燃着的木柴,扔到它们面前,喝道:“咬!”

    那两头猛犬立刻低下头,叨起柴火。

    马谡的眼睛顿时直了。狗能听人话,坐卧都没问题,可是还会匍匐前进,这就很神奇了。最让他意外的是这两头猛犬居然不怕火。在他印象中,所有的动物都怕火,狗也不例外。

    “这是……神犬?”

    “神犬营的神犬,大概有五十头,每一头都能如此。”魏霸嘿嘿一笑:“这就是我的特种战士,我给虎豹骑准备的大礼。怎么样,幼常兄觉得有把握吗?”

    马谡看了魏霸一眼,不禁仰面大笑。他指了指魏霸:“子玉,你啊你,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这奇思妙想,简直是层出不穷啊。谁和你做敌人,真是一件不幸的事。”

    魏霸微笑道:“我觉得和幼常兄做朋友,是最荣幸的事。”

    ……

    曹宇刚刚睡着就被人叫了起来,亲卫告诉他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魏霸在湍水上架起了十几座浮桥,马谡率领大军从郦县赶来,正在渡河,看样子,魏霸是准备在这里渡河,然后再从背后攻击郦县。

    曹宇大吃一惊,他还想着怎么拖住魏霸,再坚持两天呢,没想到魏霸却要连夜渡水,主动进攻了。魏霸的兵力不足,不可能主动脱离阵地,主动进攻他,可是有了马谡,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就算步卒追不上骑兵,可是以马谡的优势兵力,将虎豹骑赶离郦县却不成问题。

    这样一来,郦县背后的阵地就守不住了,郦县失守事在必然。

    曹宇不敢怠慢,立刻整军出营,虽然虎豹骑和武卫营加起来只有四千人上下,可是事情紧急,不得不勉力而为,先挡一挡马谡,坚持到援军到来。

    曹宇一声令下,许定立刻率领武卫营出营列阵,陈泰则指挥虎豹骑在两侧立阵,做好冲锋的准备。大军出营之后,看到宽达百步的湍水水面上火光冲天,亮如白昼,一队队蜀汉军正在列阵。两千多魏家武卒站在最前方,严阵以待,在他们的身后,可以看到霹雳车高大的支架。

    曹宇咬咬牙,正要下令出击,虎豹骑的后阵突然传来一阵马嘶。一匹战马人立而起,将马背上的骑士摔倒在地,紧接着冲出队列,又蹦又跳,像是发了疯似的。一只脚还套在马镫里的骑士被它拖着上下翻滚,像个麻袋。

    曹宇大怒,正要下令斥责,又有两匹战马冲出了队列,狂奔而去。紧接着又有几匹战马发了狂,原来严整的骑兵战阵顿时乱作一团。

    “怎么回事?”曹宇又惊又怒,厉声吼道。

    陈泰也非常狼狈,他没想到大战在即,一向训练有素的虎豹骑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匹接一匹的战马发了狂,而形势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照这个速度下去,不用蜀汉军攻击,这支闻名天下的精骑就会自乱阵脚。

    “肃静,肃静!”陈泰拨转马头,向混乱的地方迎了过去。突然之间,一个黑影从一匹战马的腹下冲了出来,一跃而起,扑向陈泰。

    陈泰定睛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他大叫一声,趴在了马脖子上。

    楠溪部落的神犬奔雷从他的背上一掠而过,扑到了一名亲卫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那名亲卫的脖子,顺势把他扯下了马背,然后甩了甩头,再次消失在马腹下,只留下亲卫捂着鲜血泉涌的脖子,发出凄厉的惨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