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06章 风卷残云

第706章 风卷残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武虽然骂得唾沫横飞,手舞足蹈,其实一直在注意着魏军的动向。魏家的战鼓声一起,他就知道激将之法成功了,魏军肯定会大举反扑,而仅凭他率领的这些武卒是远远不够的。不过既然魏家不讲规矩,全军压上,他撤退也不算丢人。

    “撤!”魏武战刀一挥,武卒们迅速向后撤退。

    武卫营狂追不已,虎豹骑后发先至,没等魏武等人撤回阵地,他们就从侧翼杀了过来,急促的马蹄卷起了一阵直冲云霄的土龙,气势惊人。

    魏霸看着这一切,眼热不已。这短短的五百多步距离,虎豹骑就能将速度加到这种地步,而且配合如此精妙,一点慌乱也没有,阵形流畅如水,气势凶狠如虎,果然是名扬天下的精锐骑兵。自己的那两千骑兵和他们一比,那可就相形见绌了。

    难怪曹阿瞒同志能够横行天下,孙权不敢深入江淮。

    魏霸虽然眼热,却不心软,看到虎豹骑调整阵形,向魏武等人的后方插了过来,企图截住他们的退路,与武卫营两面夹击,却将侧翼暴露在他的面前,他立刻抓住了机会。

    “发射!”

    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连弩车、霹雳车齐声怒吼。

    “轰!”无数的箭矢飞出了阵地,天空之为一暗。

    “呯!”霹雳车剧烈震动了一下,长长的木梢甩上天空,数十颗拳头大的石弹甩上了天空,向远处的魏军呼啸而去。

    虎豹骑虽然骁勇,却不鲁莽,他们深知蜀汉军的弓弩厉害,也知道要从阵前驰过,必然会受到蜀汉军的弓弩袭击,所以他们将冲锋的距离控制在离蜀汉军战阵百步以外的地方,这里是普通弓弩以及连弩车的射程极限,就算能射到,威力也会大减,再加上有骑盾掩护,可以将伤亡尽可能的减到最小,又能及时截住撤退的魏家武卒。

    他们的想法非常好,执行得也非常到位,可是他们看到飞驰而出的利箭时,还是大惊失色。

    蜀汉军射出的箭射程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估计,即使到了百步之外,依然威力不减。更可怕的是,里面还夹着不少如长矛一般的巨箭。这些巨箭带着“嗡嗡”的鸣叫声飞驰而至,轻易的洞穿了战马的身体,强悍的力量带着狂奔的战马稳不住身体,侧向摔倒。庞大的身躯在地上翻滚着,不仅将骑士压在身下,碾成血肉,而且严重的阻碍了后面的骑士。

    虎豹骑流畅的阵型顿时大乱,这又给蜀汉军的箭雨造成了更好的杀伤机会,一枝接一枝的利箭飞驰而至,将更多的虎豹骑将士射倒在地。

    一枝枝巨箭呼啸而至,每一枝巨箭都像是一把利刃,在虎豹骑如龙般的阵型上撕开一片鳞片,剜去一块血肉。

    虎豹骑的骑术精良,能在短短的五百步内就加速冲锋,还能保持良好的阵形,可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巨箭,他们却无法在飞驰的战马上躲避,更无法在飞驰的队列中及时的调整方向。

    只是那一刹那间,虎豹骑的前锋就被蜀汉军的密集箭雨打得七零八落,死伤惨重。一匹接一匹的战马被巨箭射倒,跌倒在地,痛苦的抽搐着。一个个骑士被战马沉重的身躯压住,被飞驰而至的利箭射杀,发出惨烈的哀嚎。

    可是蜀汉军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他们全力发射,将一阵阵的箭雨倾泄在虎豹骑的头上。

    与此同时,冲锋的武卫营也遭到了霹雳车的重创。

    武卫营将士虽然怒火攻心,却没有乱了方寸,他们在快速前进中依然保持着整齐的阵型,原本出战和魏家武卒对战的方阵只剩下了四百人,斗志却是最旺盛的,他们飞奔向前,直扑断后的重甲士。在他们的身后,是许定亲自率领的五百人方阵,在他们的两侧,各有一个五百人方阵冲了上来,护住他们的左右两翼。

    此时此刻,武卫营的将士已经顾不得之前的约定,他们只想着将这些魏家武卒斩杀在阵前,为那些被斩首示众的袍泽报仇,然后再攻破魏霸的阵地,让他们知道侮辱武卫营的下场。

    他们的眼睛都红了,凶恶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正在后撤的重甲士,却不知道厄运正在降临。

    一颗颗石弹飞越了三四百步的距离,从天而降,像冰雹一般打入武卫营的阵地。

    “啪!”一面盾牌被击中,四分五裂,木屑飞扬,扎伤了盾牌后战士的脸。战士却根本没有感觉到痛苦,因为他被突如其来的打击震得半边身子都失去了知觉,手臂也被打断了,飞奔的身体忽然倒飞起来,砸在身后的同伴身上,将同伴一起撞倒。

    “扑!”一个正在前进的武卫营战士被一枚石弹击中了面门,他的首级瞬间离开了他的身体,头盔被石弹击中,发出刺耳的尖响。战士的身体还在继续向前冲,他的头盔和已经被砸烂的头颅却在空中飞舞,直到重新落回地面。

    直到这时,他的身体才失去平衡,轰然倒地,鲜血从腔子里汩汩流出。

    魏霸在战前就做了精心的准备,包括双方列阵的位置,魏军可能的反应,一旦发生追击,霹雳车、连弩车要打击的目标距离远近,规模大小,要用多大的攻击强度才能达到比较好的效果。每一辆霹雳车、连弩车都预设了目标,做好了精心的准备,是以命令一下,所有的霹雳车、连弩车就全力发射,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给魏军最强大的打击。

    为了增大杀伤效果,魏霸还特地准备了像拳头一样大的小号石弹,这些石弹能够飞得更远,而且一次可以发射十几颗,有类似集束炸弹的效果。虽然打击力度远远不如那些大型石弹,可是用来对付只有盾牌和战甲的步卒,这些却是足够了,而打击面积和密度却有了显著的提高。

    在火炮还没有出现的冷兵器时代,霹雳车——也就是西方的抛石机——就是战场上的王者,有若热兵器时代的大炮,而魏霸现有用的战法就近似于火箭炮,对野战的步卒打击效果更甚于普通的抛石机。

    由于准备充分,蜀汉军的霹雳车、连弩车展示出了恐怖的杀伤力,在第一时间就给了魏军重创。

    武卫营严整的阵型在漫天飞舞的石弹轰击下变得七零八落,如昨曰黄花。正当其锋的战士固然被打得头破血流,尸横遍野,而那些还没有进入重点打击范围的战士也被眼前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肝胆俱裂,仿佛看到了地狱之门大开,不祥的鸦群正从里面飞出,飞舞鸣啸,夺走一条条生命。

    许定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神俱震,他下意识的怒吼起来:“停止前进!停止前进!”

    武卫营训练有素,可是几百人聚在一起,又是满腔怒火的追击时,怎么可能说停就停。就算有人令行禁止,及时停住了脚步,也被后面的人推着向前。许定本人就是如此,他被裹挟着继续前进了十来步,才算勉强停住了脚步……

    这里已经是魏霸事先确定的攻击边缘,零星的石弹不时呼啸而过,砸在许定的身边。一声声惨叫不时的响起。许定虽然幸运的没有挨上,可是他却近距离的目睹了一幕人间惨剧。

    冲在前面的方阵中的四百余人已经所剩无几,在密集的石弹打击下,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剩下的也蹲在地上,用盾牌挡着头,连抬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们就像一个刚刚走上战场的新丁,当里还有半点横行天下的武卫营的影子。

    他们都被蜀汉军的石弹打破了胆。

    这个打击来得太快,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这个打击来得过于猛烈,在眨眼之间就夺走了几百条生命,以至于武卫营的将士也被这雷霆一击打散了心神。他们就算活下来,也很难再有勇气面对这样凶残的敌人,这样犀利的武器,这样残酷的打击。

    突然之间,许定觉得自己老了十岁,再也没有当年的豪气,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后悔,在这样的战斗中死去好,还是活下来好?

    许定怔怔的站在那里,只是本能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武卫营在他的指挥下缓缓向后撤去,远离蜀汉军霹雳车的攻击范围。他们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可是看到那眼前的一幕,他们却再也没有斗志。

    与他们的心态相同,虎豹骑同样遭到了重创,经过连弩车狂风暴雨般的齐射,至少有四五百骑倒在了血泊之中,受伤的战马在悲鸣,受伤的战士在**,及时勒住了战马,调整了方向的骑士虽然逃脱了被射杀的命运,可是眼前的这个惨况也让他们心惊胆战。每个人的心里都升起一阵寒意。

    蜀汉军的连弩车简直是鬼神的武器,不是凡人可以抵挡的。

    陈泰松开了曹宇的手臂,张大了嘴巴,看着前面的阵地,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他已经不需要再阻拦曹宇了,因为曹宇也被蜀汉军强悍的反击打傻了。他们看到了远处如乌云般的箭雨,也看到了如冰雹般的石弹,更看到了被摧残过的武卫营、虎豹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