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05章 阵前激将

第705章 阵前激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五百武卒,就像一个巨大的磨盘,而一百长刀重甲士就是锋利的刃齿,打开时是一道有进无出的鬼门关,关闭时却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大坝。一开一合之间,三四十名武卫营将士就被卷了起来,就被一个漩涡,在磨盘的挤压下,慢慢的变成一个个小漩涡,再慢慢的消散。

    几个来回之间,跟着文钦冲出来的第一个百人队已经消失,武卫营的第一次冲锋遭到了迎头痛击,不仅损失了百余勇士,连都尉文钦都被困在了阵中。

    他的战旗还在,隐约还能听到他的嘶吼声,但是却没有人敢再轻易的冲上去救他了。

    每一个武卫营的将士都明白过来了,眼前的这些魏家武卒绝不是弱者,他们完全有实力和他们争夺天下最强步卒的称号,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甚至比武卫营还要有优势。

    比如说那一百名如门神一般的高大甲士。

    这根本不是一场以强凌弱的战斗,而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厮杀。

    许定及时的敲响了金锣,清脆的铜锣声在战场上空响起,刺破了充斥耳膜的喊杀声,将每一个正在厮杀的武卫营将士从血战的狂热中惊醒过来的时候,武卫营的将士已经损失超过百人。

    而文钦依然被裹挟在阵中,无法脱身。

    许定脸色铁青,在他的记忆中,这是武卫营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未胜而退,而且是在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情况下被迫撤退。这无疑是武卫营战史上的一个耻辱,一个从未有过的耻辱。他不想做这个第一人,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否则这五百武卫营将士很可能被对方全部斩杀。

    这里面当然有文钦鲁莽冲动的原因,但许定征战多年,眼光老辣,他看出了更多的东西,也意识到了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很显然,魏霸对武卫营的战法很熟悉,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他们对魏家武卒的战法却非常陌生,陌生到了无知的地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他们的傲慢和疏忽,造成了今天的被动局面。

    许定后悔莫及。在这方面,他有很大的责任。在他们三人中,他是直接和武卒对过阵的,在樊城,他曾经击退了魏风的袭击,当时魏风率领的就是魏家武卒。在他的印象中,魏家武卒虽然也算得上是精锐,可是要和武卫营相比,那还是有不少差距的。正是基于这个观点,他才会支持甚至是怂恿曹宇和魏霸决战。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魏家武卒中还有这么强悍的重甲士。这些重甲士配合默契,战法硬朗,当然不是临时组建起来的,如果自己多花点心思,应该能知道这些信息,不至于遭受这么严重的打击。

    许定在后悔的时候,陈泰也在后悔。他虽然不像许定一样有着和魏家武卒正面厮杀的经历,但是他在潼关那么久,对魏家武卒的战斗力也是有所耳闻的,可是他却没见过站在阵前的这百名甲士。而这场战斗最大的胜负手就是这百名甲士,是这些甲士挡住了武卫营的攻击,控制了战斗的节奏。如果他早一点知道魏家武卒中有这样强悍的战士,他也不会同意这场较量。

    可是,现在一切都迟了。双方已经血战一场,以武卫营的惨败告终。是接着战斗,用武卫营将士的血肉去消耗那些甲士的体力,还是就此撤退,等找到合适的办法再战?

    一刹那间,曹宇、陈泰和许定的心头盘旋着同样一个问题。

    可是他们发现哪一个选择都不够好。

    退,无益于承认失败,对武卫营的士气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如果不能迅速找到克敌制胜的办法,这个心理阴影将会不断放大,最后甚至会影响到整个魏军的士气。

    攻,可以想见,肯定要付出巨大的伤亡,甚至有可能将两千武卫营都填进去。如此惨重的代价,是不是承受得起?要知道魏家武卒只是魏家兄弟的部曲,而武卫营却是魏国皇帝的亲军,如果不能像预想的那样大获全胜,就算打平了,对魏军的士气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战场上,魏军阵地上一片死寂,曹宇三人都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之中。

    魏霸一听到许定鸣金收兵,就猜到他们的心理,他哪里会给他们冷静思考的时间。

    “击鼓,助威!”

    “喏。”看得心潮澎湃的传令兵总算还记得自己的职责,挥动彩旗,发出了命令。

    听到激昂的战鼓声,未出战的魏家武卒群情激奋,齐声大喝:“战!战!战!”整齐的怒喝声声若惊雷,让阵前的魏家武卒热血沸腾,斗志昂扬,却让魏军感受到无穷的耻辱。

    魏武听到战鼓声,立刻从兴奋中清醒过来,魏霸在战前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仅仅要奋力搏杀,更要注意自己指挥者的关键作用。此时此刻,他意识到自己不能沉浸在刚刚的胜利之中,还要进一步的挑起魏军的愤怒,让他们失去理智,不能让他们冷静思考。

    “来人,将所有魏军的首级都砍下来。”魏武沉声喝道,转身一指:“将这个竖子拿下,要活的。”

    “喏!”王徽兴奋不已,带着三十名重甲士上前,不由分说,将文钦团团围住。文钦拼杀了很久,眼看着一个又一个同伴被敌人杀死,而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突破重围,眼看着生机已断,心急如焚,怒气攻心,已经接近疯狂。他只知道挥刀砍杀,却已经没有了章法,只剩下一口怒气在支撑着身体。

    面对三十名重甲士,文钦虽然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没有任何取胜之道。王徽抓住机会,一刀击落了文钦手中的战刀,接着两个重甲士冲了过去,将文钦死死的摁在地上。两个壮汉的体重,再加上两套沉重的战甲,就算文钦再骁勇也支持不住,被摁倒尘埃,捆成了粽子。

    那一边,武卒们手起刀落,将战死在阵前一百多名武卫营战士的首级割下,送回阵地。魏霸立刻让人将这些首级插上矛尖,竖了起来。

    一百多颗首级,一百多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与此同时,魏霸命人点燃了武卫营的战旗,熊熊火焰舔着战旗,战旗迅速燃烧起来,化为灰烬。

    对面的武卫营战士被这一幕气得咬牙切齿,眦睚俱裂,武卫营成立以来,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污辱。他们仿佛看到了一百多双阵亡袍泽的眼睛在看着他们,他们仿佛被战旗的火炙烤着心肺,根本冷静不下来,只欲厮杀。只在砍下这些魏家武卒的首级,砍下魏家兄弟的首级,才能先涮这个莫大的耻辱。

    “将军,战吧!”一个武卫营将士红着眼睛,厉声吼道。

    “将军,死战!”又一个武卫营将士举起了战刀,咬牙切齿的大声请令。

    许定牙关咬得咯咯作响,大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花白的胡须无风自动。他现在和那些武卫营士卒一样,恨不得冲上前去,砍死魏霸,砍死所有的武卒,以解心头之恶。不过,他毕竟是领军多年的老将,深知此时不能动怒,否则损失会更大。

    可是,让他就此撤退,他又不甘心。他只好打出旗号,向曹睿请求命令。

    当许定发出请求的时候,魏武突然大声的唱了起来:“武卫武卫,好不狼狈。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气势如虎,绵软如兔。一战狼狈,再战狼顾。”

    这些都是魏霸事先教过的,每一个武卒都会唱,只是当时所有的武卒都觉得这是用来鼓舞士气的,没曾想今天这些却成了活生生的事实,一个个大声的吟唱起来,充满了对武卫营的讥笑。

    许定气得气喘如牛,低声咆哮。

    过了一会儿,魏武又大声的唱了起来:“燕王燕王,实在荒唐。一战成擒,犹不思量。再战无计,不如归乡。姑姑护佑,不失高堂。”

    魏家武卒听了这几句,顿时哄堂大笑。谁都知道,燕王曹宇曾经被魏霸生擒过,不过因为他的夫人是天师道的七姑姑,所以魏霸才放过他。现在曹宇又一次败在魏霸手上,的确应该回去陪老婆,卧高堂,不应该再出现在战场上了。

    武卒们一边哄笑着,一边跟着唱了起来。曹宇一听,顿时臊得满面通红。他之所以要和魏霸一战,就是想找回尊严,没想到又一次被魏霸羞辱了,而且是当着武卫营、虎豹骑所有将士的面,当着陈泰、许定的面,如果不找回这个面子,他以后还怎么在朝堂上立足?

    “冲锋,杀死他们!”曹宇嘶声厉吼。

    陈泰大惊失色,连忙阻拦:“大王,不可!”

    曹宇怒极攻心,哪里肯听他的,甩开陈泰的手臂,大声喝道:“传我的命令,武卫营正面攻击,虎豹骑侧面包抄,务必全歼这些武卒,给魏霸一个教训。”

    战鼓声一响,早就被气得七窍生烟的许定就举起了战刀,厉声长啸:“杀——”

    武卫营将士狂奔而出,不仅文钦带来的那些人冲了出去,在后面的三个五百人方阵也全军出动。远处,虎豹骑策马飞鞭,急驰出阵,卷起一阵狂飚,直奔魏家武卒的侧翼而去。

    魏霸哈哈大笑。

    陈泰心急如焚,不顾一切的拉住了曹宇的马缰,苦苦相劝。

    曹宇不为所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