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99章 兄弟同心

第699章 兄弟同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马谡的眼皮一阵阵的跳得厉害,连心脏都开始有些抽搐起来。

    木门之战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年,可是并没有从马谡的记忆中消失,相反,他几乎每一次噩梦都和那场战事有关。战马的嘶鸣,大地的震颤,魏军铁骑冲锋时的犀利,一幕一幕,全刻在他的脑海里,让他无法忘却。

    这一次,他又遇到了更强劲的对手,居然是魏军最强悍的精锐:虎豹骑。

    一想到被虎豹骑这样的骑兵突击,屠戮,马谡的后脑勺就一阵阵的发凉,身上冒出一层层的虚汗。如果不是魏霸警觉,不仅他自己难逃一死,这几万大军也可能受到重创,至少他想立功的梦想要再一次被击得粉碎。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马谡不知道除了横剑自刎之外,自己还有什么选择。

    魏霸真是一员福将,这样的劫难都能被他逃过去,还有什么样的敌人是他无法战胜的呢?后怕之余,马谡又觉得非常庆幸。

    看来当初决定暗中帮助魏霸是非常英明的,现在,魏霸开始给他丰厚的回报了。

    马谡披着大氅,跪坐在案前,目光落在地图上,心思却有些飘忽。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嘴角却是淡淡的笑容,既有得意,又有讥讽。至于得意什么,又讥讽谁,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马谡随即请来了魏风和邓芝,将刚刚收到的军报摆在他们面前。邓芝看了之后,抚着胡须,沉默不语,眼神中却有些担忧。魏风的脸色一沉,“啪”的一声,将军报拍在案上。

    “我不同意!”

    马谡嘴角微微一挑,笑而不语。

    魏风迟疑了片刻,又解释道:“虎豹骑和武卫营都是魏军精锐,战力之强,天下罕见其匹。仅凭子玉那五千步骑,根本不是对手。更何况我们还面临着郦县和湍水两道障碍,无法给予有力支援。如果勉强一战,损失必然惊人,到时候还哪有余力攻击宛城?不如按兵不动,待骠骑将军有所进展,再思良策破敌。”

    马谡目光一闪。自从和魏霸一道出征南乡之后,魏风不再像以前那么鲁莽了,这番话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听起来蛮像那么回事。不过,这一次他却不能听魏风的。

    “邓将军,你觉得呢?”

    邓芝见马谡点将,不好再保持沉默,他咳嗽了一声:“我觉得困难不小,不过,我相信镇南将军,既然他主张一战,必然有他的把握。”他看了魏风一眼,不太自然的笑了笑:“镇南将军出征以来,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用兵神出鬼没,从无败绩。我想,他不会没有一点把握就乱来。”

    魏风皱了皱眉,对邓芝的话不太满意,却无法反驳。毕竟这个建议是魏霸主动提出来,邓芝又把魏霸抬得这么高,如果他一味反对,倒显得对魏霸信心不足似的。

    见魏风无话可说,马谡笑了笑:“子柔,你想想看,子玉为什么要与虎豹骑一战?他难道不知道面对是的什么样的敌人吗?”

    魏风不情不愿的拱了拱手:“请长史指教。”

    “虎豹骑、武卫营,都是魏国天子的亲卫,是真正的精锐。他们隐伏在湍水以东,就是为了阻止我们渡过湍水。说实话,我没有这样的面子让曹睿用这样的精锐来对付我。这些人,只会是来对付子玉的,也只有他,才能当得起这样的尊重。”

    魏风有些得意。

    马谡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子玉为什么要全力一战?因为这关系到双方士气。如果我们就此止步,士气受挫是自然之理,而影响最大的却是子玉的名声。子玉为什么能让曹睿这么重视?是因为他战无不胜,他一个人,能抵数万精锐,旌麾所指,敌军闻风丧胆。面对虎豹骑,如果他不战而退,以后还有什么威名可言?”

    魏风皱起了眉头,有些动摇起来。关系到魏霸的名声,他不能不有所顾忌。

    “相反,如果击败了虎豹骑、武卫营这样的魏军精锐,那以后还有谁能抵挡子玉的步伐?他将再一次扬名天下,对魏军士气造成重大挫伤,为接下来的宛城之下奠定良好的基础。子柔,这不是简单的一战,而是关系到子玉名声的一战,是收复南阳的序曲。”

    魏风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吐了出来,不安的说道:“可是,我们实力不足,这一战……没什么机会。”

    “正因为敌强我弱,我们才要全力支持子玉,打好这一仗。”马谡用力的挥了挥拳头,慷慨激昂。“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听子玉的安排,他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魏风无语可说,马谡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他再反对,那就显得太懦弱了。不过,他可没有马谡那么激动,他还觉得这么做,魏霸太冒险了。

    从马谡的大帐里出来,魏风带着五百武卒匆匆离开了大营,径直来找关凤。听说魏风来了,关凤却没什么惊讶的,亲自出迎,一见面,魏风就说道:“收到子玉的消息没有?”

    关凤点了点头,一边把魏风往大帐里让,一边沉声说道:“我收到他的消息了,不过,我还有些不太放心。”

    “岂止是不放心,他太冒失了。”魏风气哼哼的坐下,没好气的说道:“马谡、邓芝就没安好心,他们一心想攻克宛城,建一个大功,却把子玉推在前面。马谡有两万人马,他怎么不去面对虎豹骑?我看子玉也是胜仗打多了,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虎豹骑、武卫营是那么好打的么,就凭他手中的那五千步骑,根本连人家的牙缝都填不满。曹睿把这些人派来,就是要对付他的,他倒好,自己主动迎上去了……”

    关凤看了一坐下来就抱怨个不停的魏风一眼,不禁笑了起来。不过,笑容并没有保持多久,一闪即没。她的想法和魏风一样,觉得魏霸这么做太冒失了。别说还有湍水和郦城,就算是列阵而战,面对虎豹骑、武卫营这样的精锐,魏霸也未必有多少胜算。

    不过,关凤不想在魏风面前说魏霸冒失,哪怕他们是亲兄弟。

    “也许,他有他的难处吧。”

    “我知道,他也是为名声所累。”魏风叹了一口气,“正如他所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他名声在外,不能不战而退。”他摆了摆手,叫过亲卫将王徽:“我手下还有五百武卒,是子烈从关中带来的,跟在父亲身边征战多年,都是精锐,全部给你,你转交给子玉。如果有什么需要,你现在就跟我说,我回去对马谡讲。”

    关凤应了一声,转身从案上抽出一封军报。“这是子玉拟定的作战计划,上面有他列出的要求,你看看还有什么补充的。”

    魏风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我知道了,我会对马谡讲,他只要差一条做不到,我就不同意这场战事。”

    关凤心中一暖。“兄长,你放心吧,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有你和子烈帮他,这一仗,我们一定能打赢。”

    “但愿如此。”魏风起身告辞而去,五百武卒挺立在营外,等待着关凤的命令。

    ……

    曹宇亮出了战旗,隐匿的虎豹骑、武卫营露出了真面目,魏军士气大振,阻击越发的顽强。蜀汉军接连两曰攻击无果,马谡下令停止攻击,调整战术,鼓舞士气,准备再战。

    蜀汉军开始向湍水上游运动,关凤的部下增加到五千人,更多的工匠在湍水西岸忙碌着,摆出一副要强渡湍水的架势。

    魏军接到消息,也从郦县调来了两千人,在湍水东岸列阵。这里虽然没有郦城,可是在湍水为掩护,两千人完全可以阻击五千人的攻击。同样的战术,他们已经在郦县试过,在这里同样没有问题。

    曹宇率领虎豹骑逼近到郦县东北方向,离郦县和即将开战的新阵地各二十里,这里是一马平川,不管哪里有事,他只要半个时辰就能轻松赶到。

    经过两天调整之后,马谡和关凤再次同时发动攻击。在霹雳车、连弩车的掩护下,辎重营的将士将浮桥组合起来,推进湍水,向对岸延伸。魏军全力反击,箭矢和石弹向浮桥飞去,尽一切力量阻止浮桥的搭建。双方在湍水上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曹宇和陈泰密切注视着关凤的攻击,在他们看来,郦县的马谡虽然攻击得也很猛烈,关凤又是个女子,但是她的攻击显然比马谡的攻击还有威胁。

    因为她是魏霸的夫人。

    因为魏霸还没有现身。

    虽然有斥候潜到湍水西岸打探消息,但是到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魏霸在哪里。曹宇和陈泰分析,魏霸有可能在郦县,也有可能隐在关凤身后,也有可能藏在北部的山区,甚至有可能在其他任何地方。正暗中窥伺着他们,等待着致命一击的机会。

    他们同样在等待着这样的机会,只要魏霸出现在湍水东岸,他们就会发动雷霆一击,用虎豹骑的铁蹄,将这个年轻的名将碾落尘埃。

    双方屏住呼吸,绷紧了每一根神经,尽一切手段捕捉着对手的踪迹,等待着战斗的开始。

    激战两曰,不论是关凤还是马谡,都没能成功抢渡,湍水依然是他们面前无法逾越的阻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