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96章 直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陆岚走进中军大帐,还没开口,陆逊就从他的脸色看出了结果。

    “赵统还是不肯?”

    “嗯,又白跑一趟。”陆岚苦笑道:“我现在总算知道他父子不败的名声从何而来了,简直是滴水不漏,一点险也不敢冒啊。”

    陆逊摇摇头:“你错了。赵云如果不敢冒险,哪里还有今天的刘禅。我听费祎说过,汉中之战时,赵云还曾以空营逼退曹军。赵统不是不敢冒险,而是对我们有戒心,你说得越多,他越是怀疑我们别有用心。在这样的心理下,他怎么可能再冒险。”

    陆岚轻叹一声:“正是如此,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不急。”陆逊敲了敲案上的军报:“赵统很快就无法再这么从容了。”

    陆岚诧异的看看陆逊,拿起军报看了起来。这是孙权发来的军报,马谡和魏霸联手,已经攻占武关,目前他们正陈兵郦县,有意东进宛城。不过,孙权对他们能否攻克宛城报以怀疑,让陆逊按兵不动,先看看蜀汉军的进展再说。

    陆岚放下军报,思索了片刻:“将军,大王这个命令……有些不对啊。”

    陆逊不动声色的看着陆岚。

    “若是继续与蜀汉合作,那此时此刻,要么向北进攻,进一步吸引魏军的注意力,为蜀汉军分担压力。要么向西,先与大王并力取江夏,再与蜀汉军夹击司马懿。可是按兵不动,这算什么?”

    “算什么,讨价还价而已。”陆逊沉吟片刻:“依我看,不是战船的改造技术,就是霹雳车的石弹制作技术。”

    陆岚恍然大悟。对于霹雳车的石弹供应跟不上消耗的事,他也有所闻。

    “按兵不动,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满宠虽不足视,可是张郃那些精骑却是劲敌。在他离开六安之前,我们不宜轻举妄动。把他牵制在豫州,就是对蜀汉的最大帮助。”

    陆岚诧异的看着陆逊,陆逊明显有曲解孙权的意思,孙权是让他按兵不动,等着和魏霸讨价还价,这一点陆逊自己非常清楚,可是他依然把孙权的意思引申为待机而动,这里面的差别看似细微,其实却非常严重。

    陆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陆岚一时心惊肉跳,却不敢往深处想。

    陆逊将陆岚疑惑的眼神看在眼中,却没有点破,只是淡淡的说道:“加紧防备,不要让张郃有可趁之机。另外,你去和赵统、陈到说一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一次蹴鞠比赛,让将士们活动活动身体。我想,公主一定会喜欢。”

    陆岚对这个倒是不反对,很快又去对赵统说了。正如陆逊所料,孙鲁班已经快闲得长毛了,一听说汉吴两军联合蹴鞠比赛,顿时心花怒放,对陆逊的观感大为改善。

    两军开始忙碌起来,惊动了张郃和满宠。他们不敢大意,一方面加强警戒,一方面派人打探情况。等他们知道汉吴两军是准备蹴鞠比赛时,他们还是不太敢相信。两军对垒,他们还有心情比赛,莫不是陆逊的一计吧?

    张郃非常着急。陆逊和赵统把大营守得紧紧的,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他攻又攻不破,守又守不得,进退两难。南阳战事紧张,南乡失守,武关道很快也会落入魏霸的手中,天子曹睿被迫退回宛城,他却被陆逊牵制在这里动弹不得,实在让人憋屈。

    不过,张郃很快就不憋屈了。

    借着蹴鞠比赛的机会,一向深居简出的陆逊难得的与赵统、陈到见了面,也见到了孙鲁班。因为蹴鞠赛事激烈精彩,孙鲁班心情大好,对陆逊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当陆逊说,此时魏军主力都被牵制在南阳、豫州无法动弹,正是吴军从扬州进击的大好时机时,孙鲁班连连点头赞同,立刻给孙权提了一个“建议”,希望他派孙韶进击驻兵淮阴的扬州刺史王凌,并且提出以水陆两路方案。

    孙权接到这个建议,也不由得怦然心动。他一方面惊讶于孙鲁班有这样的眼光,另一方面也觉得这的确是个好机会。孙韶是孙策的义子,镇守扬州多年,是个可以信任的大将。而水师却早就准备好了,原本是准备出海寻找夷洲、亶洲的,只是因为大臣们的强烈反对,这才一直未能成行。如果安排他们配合孙韶攻击扬州,这倒是个好主意。

    孙权立刻派人咨询陆逊。他却不知道,这个主意原本就是陆逊的,只是陆逊借着孙鲁班的嘴提了出来,他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于是,孙权很快下令给孙韶,让他准备发动攻势。

    孙韶准备多时,就等着出发呢,一接到孙权的命令,他立刻挥师北上,直逼淮阴。与此同时,停驻在京口的一万水师也扬帆北上。

    突然之间,扬州告急。面对来势汹汹的孙韶等人,王凌立刻派出六百里加急向曹睿求援。

    曹睿也是焦头烂额。魏霸、马谡正在准备攻击郦县,司马懿还在樊城苦撑,现在扬州又出事了,他真是心急如焚。有时候想,干脆放弃南阳,迁都邺城算了。战线拉得这么长,坚持得这么辛苦,谁知道最后的胜利是不是自己的?

    想虽然这么想,曹睿还是派人给张郃送出了消息,让他向东,准备策应王凌,以免吴军深入青徐。

    张郃接到命令,随即拔营东去。

    这时,陆岚再一次找到了赵统。赵将军,我们讨论一下接下来的战事吧?

    赵统欣然同意。

    ……

    湍水,郦县上游三十里。

    关凤顶盔贯甲,端坐在一匹火红的战马上,楠狐和韩珍英一左一右的护卫着,四头如小牛犊一般的猛犬吐着舌头跟在身后,一看就让人心生寒意。

    不过,辎重营的将士对这幅场景却不陌生,对那四头猛犬虽然有些害怕,却不至于乱了手脚。他们很清楚,这四头猛犬是关夫人不会说话的侍卫,可听话呢,只要你对关夫人没有恶意,它们就不会伤你。

    可是谁会对关夫人有恶意呢?别说他们大多数人都是来自关中的天师道徒,而关夫人的丈夫魏霸就是天师道关中区治头大祭酒,关夫人也是一个非常温和的贵妇人,对他们这些普通庶民非常关心爱护,嘘寒问暖,简直是慈悲的圣母,谁会对她这样的人心情恶意。

    关凤所到之外,迎接她的都是发自肺腑的笑脸和问候。她打量着忙碌的工地,走到一个须发花白的老木匠面前:“老丈,进展如何?”

    老木匠连忙放下手里的工具,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躬身道:“回夫人,进展顺利,吃得饱,睡得好,大伙儿干劲很足,再有半天功夫,浮桥所需的部件就可以完成,绝不会误了夫人的大事。”

    关凤抚摸着那些刚刚成型的部件,满意的点点头:“那可太好了,尺寸都是按照图纸来的吧?”

    “那是那是。”老木匠带着三分得意的笑道:“别的不敢说,要说识图,我们这些关中匠师大概是最早的一批。当初镇南将军在长安设立作坊,改进霹雳车、连弩车的时候,老汉就给他打过下手,这些年,我们已经习惯了按照图纸干活啦,尺寸什么的,每天都有人检查,保证不会误事。”

    关凤微微一笑:“老丈辛苦了,等这些浮桥完成,你们就可以休息了。”

    “不妨事。”老木匠拍着结实的胸脯:“老汉虽然年纪大了些,可结实着呢,不比小伙子差。”

    楠狐等蛮女笑了起来,引得周围的年轻匠人们眼光热烈。

    关凤非常满意,马谡没有应付她,派来的都是手艺熟练的工匠,极大的保证了工作的进度。她看向远处,目光所及之外,几个魏军斥候正在湍水对岸窥视。从她到这里的那一刻起,这样的场景就不陌生,大家都习以为常了。隔着湍水,大家互相窥视,等待着大战的开始。

    马谡正面攻城,关凤到上游寻找机会渡水攻击,这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合乎常规的攻击战术,关凤也正是要用这种看似常规的战术来吸引魏军的注意力,好为魏霸创造一些机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魏军的反应太过平常了些。

    看到关凤眉头微蹙,身有同感的韩珍英凑近了一步,轻声安慰道:“夫人,少主是个谨慎之人,能打他埋伏的人,大概还没有出世呢。”

    关凤强笑了一声,点了点头,眉心却依然有些发紧。

    “夫人,你这样,对孩子可不好。”韩珍英担心的说道:“你应该保持心情舒畅才对。”

    关凤低下头,看着自己还没有变化的小腹,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平静的对韩珍英说道:“派人通知马长史和荡寇将军,我军已经准备妥当,他们可以攻城了。”

    “喏。”韩珍英应了一声,转身去安排了。

    “楠狐,派几个精干的人带着神犬渡水,查看五十里以内的情况,我总是觉得魏军的反应有些不正常。这里虽然没什么高山,丘陵却不少,若是有心藏匿,匆匆而过的斥候们未必就能发现。”

    楠狐点点头:“夫人放心,我会挑选一些人,亲自跑一趟。”

    “那再好不过。”关凤顿了顿,又道:“在武卒里找一些向导,他们是南阳人,对南阳的地形比你熟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