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95章 留一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和李严能拿下宛城吗?”孙权又一次问费祎道。

    这是开战以来的第十一次会面,是这一次会面的第二次发问,至于以前问过几次,费祎已经统计不起来了。

    总的来说,自从曹睿退守宛城以后,孙权的信心明显有些不足。他一方面希望李严、魏霸能够再接再厉,攻克樊城,进而攻克宛城,逼得曹睿迁都,他好趁机将江淮地区收入囊中。另一方面又担心蜀汉占了南阳之后,会转而逼迫他交出整个荆州。

    如果吴国失去荆州,失去江陵,就和魏国失去关中、南阳一样,敌人就逼到了大门口。曹睿还可以退居河北,他却没地方可退,难道退入大海做海贼去?

    相比较而言,还是第一个担心比较实在,孙权几乎已经认定,蜀汉无力占领南阳,这次联合北伐必然是一场空欢喜。

    对孙权患得患失的心理,费祎了如指掌,可是他也没办法开解孙权,毕竟孙权也不是傻瓜,不是你说两句空话,他就能相信的。你要拿出实际的行动来,来证明他的担忧是杞人忧天。

    可是费祎没有。他既无法证明魏霸、李严肯定能全取南阳,也无法证明蜀汉取了南阳之后不会对吴国不利。

    他现在非常清楚魏霸手里的那份合约是个什么货色。

    他惊讶于魏霸的胆大包天,偏偏又没法把真相告诉孙权。如果孙权知道那份合约根本就是魏霸一手伪造的,恐怕孙权现在就会发疯。

    汉吴联盟能走到这一步,那份合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这份合约,今天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实现。

    费祎虽然一向自诩能处变不惊,可是和魏霸比起来,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胆怯的孩子。

    费祎知道,到目前为止,诸葛亮还没有给魏霸答复,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基本上可以认为诸葛亮已经否定了魏霸的方案,而且准备将这件事当成悬在魏霸脖子上的一把刀,随时可以落下来。

    冒用诸葛亮的名义,伪造丞相字迹,伪造丞相印玺,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都足以把魏霸打入深渊,让他永世不得超生。作为诸葛亮身边的亲信之一,费祎非常清楚诸葛亮的沉默代表着什么意思。

    可是他此刻想脱身却做不到。如果他现在置身事外,那南阳的战事就完了,李严可以推得干干净净,承担责任的只有魏霸一个人,而损失的却是夺取南阳的大好机会。

    这大概是诸葛亮犹豫的唯一原因。

    费祎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把魏霸拖过来踹两脚,可是面对孙权的担心,他还要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大王,当初你相信李严能拿下襄阳吗?”

    孙权挑挑眉,没有吭声。

    费祎又问道:“大王,当初你相信丞相能夺取关中吗?”

    孙权还是没说话,他明白了费祎的意思。有魏霸,就有希望,这两个例子之外,还有几个更合适的例子可举,不过那都是吴国的伤疤,费祎不想当着他的面揭开。

    细说起来,魏霸身上的奇迹还真是不少。和那些奇迹比起来,宛城似乎也不算什么。

    “大王,曹睿退守宛城,司马懿被困在樊城,你还是抓紧时间夺取江夏吧。”费祎反客为主,指责起孙权来:“江夏都攻了快一个半月了,再加把劲,就可以破城了。”

    一提到江夏城,孙权就是一肚子火。“我说费文伟,魏霸这事做得**道啊。”

    “魏霸怎么**道了?”费祎莫名其妙。

    “他把霹雳车和连弩车的图纸给了我,可是他没给我制作石弹的办法。这霹雳车的威力是大,可是石弹的供应也实在惊人啊。我现在几千人在制作石弹都来不及,还怎么攻城?”

    费祎恍然大悟,差点笑出声来。难怪孙权上火,魏霸这招玩得的确有些损。给了霹雳车的图纸,却没给制作石弹的机械图纸,孙权用人工磨制石弹,占用了大量的人手还是无法供应,那些威力巨大的霹雳车只能摆摆样子,孙权能不上火?

    费祎当然清楚魏霸有制作石弹机械的图纸,可是他不能告诉孙权。当初魏霸决定要把霹雳车的图纸交给孙权的时候,他还觉得魏霸糊涂了,倒持太阿,利器予人,现在才明白魏霸留了这么一手。

    没有充足的石弹供应,再多的霹雳车又有什么用?

    “这个我真不清楚。”费祎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我可以去问问魏霸,看他有没有这样的图纸。”

    “你最好快点问。”孙权没好气的说道:“没有足够的石弹供应,我是没法攻江夏城的,也没有力量北上支援你们作战。”

    费祎心领神会,这是孙权在开条件,要挟魏霸了。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是孙权最惯用的伎俩。不过他随即又想到了那份假合约的事,在这件事上,魏霸又有什么后手呢?他凭什么认为最后能逃脱丞相的惩处呢?

    ……

    赵统起身,将陆岚送出了大营。看着陆岚消失在远处吴军的大营中,他才转身回了大帐,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

    陆岚来拜访他,没有别的事,无非是以向公主问安为名,拐弯抹角的鼓动赵统接受陆逊的建议,出兵攻击昆阳。赵统不是傻子,他非常清楚攻占昆阳意味着什么,又有多大的风险,所以他一直没有松口,哪怕孙鲁班的眼珠子都快要飞起来。

    好在孙鲁班虽然跋扈,却还不敢在外人面前让赵统下不了台,所以只要赵统不松口,她就不敢胡乱答应,哪怕她是一百个愿意。

    或者可以说,她相信赵统能做出最好的选择。

    “夫君,你怎么还不答应?”赵统一进帐,孙鲁班就火急火燎的迎了上来,刚才可把她憋坏了。

    “公主,你不觉得陆将军这么做,有他自己的用意吗?”

    “有什么用意?攻占昆阳,切断曹睿的退路,是多大的一个功劳啊。”

    赵统思索片刻,从案头的盘子里拿起一块饼,送到孙鲁班面前:“公主,这块饼香不?”

    “香,我都吃了好几个了。”孙鲁班用力的点点头:“不过,这饼和陆将军有什么关系?”

    赵统笑笑:“那公主能一口吃下去吗?”

    孙鲁班看看那只半径足足有一尺的饼,为难的摇了摇头:“那不得噎死?”

    “这就对了。”赵统点了点头:“南阳就是这块饼,的确很好吃,可是如果我们想一口把它吃下去,那只会有一个结果,就是被噎着。可是如果这样……”

    他撕下了一角饼,递到孙鲁班的嘴边,孙鲁班眉毛一挑,就着赵统的手叨住了饼,红润的嘴唇在赵统的手指上亲了一下,满脸春意的看着赵统,看得赵统脸热,低下头,避开了孙鲁班火热的眼神,看着手里的饼。“如果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我们不仅可以吃到饼,还不会有危险。”

    孙鲁班这才明白过来,顿时勃然大怒。“我懂了,陆将军要你去打昆阳,是想把曹睿堵在南阳,这分明是想噎死你。他心存不良啊。”

    赵统微微颌首,却不生气:“陆将军禀承你父王的意志,对我们有所戒心,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自己小心些,不要让他的当,便也是了。”

    “哼!”孙鲁班恨恨的咬了两口饼,仿佛咬的是陆逊的肉。她对陆逊的险恶用心非常生气,又庆幸赵统没有上他的当。

    “那我们怎么才能一口一口的吃呢?”

    “兵法上说,围三阙一,削其斗志,逐步蚕食,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赵统轻声慢语的解释着:“我相信,魏霸和马谡会合之后,不会直插宛城,而是会杀入新野这一带。如果我们能适时杀入,两军会师,就有可能切断司马懿的退路,再和骠骑将军合力,重创司马懿,然后再进攻宛城。不管曹睿是坚守宛城,还是由昆阳退出南阳,我们都有机会夺取宛城,攻占南阳。”

    孙鲁班连连点头,想了好一会,又有些疑惑的说道:“可是这样一来,你怎么才能连升三级呢?”

    赵统哭笑不得,伸手拍拍孙鲁班的手:“公主,官场上自有官场上的规矩,哪有连升三级这种事?”

    “那他是骗我的?”孙鲁班顿时横眉怒目,她想了想,又道:“不对啊,魏霸比你年轻,入仕又比你晚,可是他现在的官职比你还高,都快和他父亲相平了。这算是连升几级?”

    赵统很无语,也很伤自尊。和魏霸比升迁速度?请问天底下除了皇子封王之外,还有谁能比魏霸升迁快,这不是自找没趣么。

    “别急,急则生乱。”赵统不知道是在安慰孙鲁班,还是在安慰自己:“打好这一场,升任将军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虽然官职不高,却已经领了临沅令,魏霸又把武陵的事务交给我负责,我实际上已经是二千石的太守了。将来位列公卿,也是可能的嘛。”

    “可我还是想让你快点超过小叔。”孙鲁班托着腮,略微有些粗的黛眉微蹙。“他既然是连升两级,你就要连升三级才好。而且,这是他答应我的,他不能耍赖。要不然,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子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