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92章 人心难测

第692章 人心难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吴起说:在德不在险.

    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又有人说:天下最险,莫过人心。

    这些话听起来有些儒家的迂腐,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人一直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如果人无必守之心,哪怕是坚城百丈也无益于事。

    所以贼中高手黎叔说,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武关的情况正是如此。

    突然被从南阳来的敌人堵住了退路,领军的又是横空出世,战绩近乎神话的魏霸,对武关的魏军将士来说,这无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魏霸在武关道与骠骑将军父子大战,打得他们灰头土脸的事情历历在目,他在武关放了一把火,城墙上的焦灼到现在还没有消散干净,他居然又来了。

    而且是从身后来。

    魏霸一直没有攻城,武关城里的魏军将士却不敢因此放松,相反,他们的心情因此长时间的等待而变得更加紧张。当他们发现又有两万多人从商县方向而来,和魏霸一起堵住了武关的去路时,他们更加崩溃了。

    空有坚城,却只有千余残兵,敌人从身后来,援军久久不至,这些都在挤压着魏军将士的信心。不是每个人都具有强大而坚韧的内心,在看不到任何成功的希望时,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苟且偷生。

    当马谡写了一封洋洋洒洒的劝降信,让人送进城去之后,魏军守将明智的选择了投降。既然曹宇、毋丘俭都能投降,他没道理非要血战到底。

    武关不攻自破,马谡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复了武关,重新控制了武关道,又得到了不少存储在这里的粮草辎重,心情大好。他随即和魏霸、邓芝联名写信给李严,武关道已经入手,接下来,他们三万大军将直指南阳,欲与骠骑将军并力,击杀曹睿,涤荡中原。

    马谡的信写得慷慨激昂,李严虽然不太喜欢他的语气,但是对来了这么多援军,他还是非常高兴的。他随即回了一封信给马谡,话说得很客气,希望能与马幼常一起收复荆襄,实现关侯当年未尽的遗愿,为兴复汉室尽绵薄之力。

    这句话,却是有意无意的向魏霸示好。关侯是谁?魏霸老爹的偶像,魏霸夫人的老爹。拿关侯做大旗,无疑是最给魏霸面子。

    他们在客客气气的试探的同时,曹睿却有些焦虑。武关道失守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这并不能减轻曹睿的焦虑。马谡率两万多人由关中赶来助阵,对本来形势就不好的魏国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曹睿对马谡的恨不亚于魏霸,他的爱女曹淑就是因为在樊城被马谡袭营,受了惊吓而死的。时隔两年,马谡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一个军谋,而是一个手握两万大军的重将,要在他右肋狠狠的刺上一刀,怎么能让他不心惊肉跳?

    曹睿立刻召集众臣议事,很快在湍水沿岸的郦县、冠军、穰县等地设下了阻击阵地,作为宛城的西部防线。

    魏霸和马谡很快就兵临郦县城下。

    郦县在湍水西岸,魏军在湍水东岸设下大营,在郦水架上了浮桥以便策应。东岸的大营和西岸的郦县县城互相支援,蜀军虽然水师凶猛,却不能长距离陆上行舟,在襄阳、新野都掌握在魏军手中的时候,要从丹水转入湍水是不可能的。蜀汉军的水师优势无从发挥,就只能凭借步卒的攻击来打破这道防线。

    这样一来,魏军就占了兵力和地利两方面的优势,如果蜀汉军不出奇招,他们就很难真正接近宛城,只能双方僵持,这正符合刘晔为曹睿的谋划。既然攻则不足,守则有余,那就以守代攻,双方对峙,看谁能耗得过谁。一旦蜀汉军最后支撑不住,魏军就可以进入反击,至少可以保住南阳全境。

    马谡旗开得胜,但是离逆转战局却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大帐里,魏霸和马谡、邓芝围着沙盘,一边谋划如何攻击郦县,一边分析着整个局势。

    “子玉,丞相已经包围了冀县两个月,一旦羌人集结到位,丞相的总兵力将有七八万人,而冀县只有五六千人,十倍的兵力,破城大概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

    马谡捻着手指,语气舒缓,可是眼神中却多少有些紧张。他被魏霸逼到这一步,和李严联手攻击南阳,实际上已经和诸葛亮决裂了,他虽然不喜欢李严,却也不希望被李严拖着一起惨败。

    “我看没那么快。”魏霸眼睛盯着宛城周边的地形,淡淡的说道:“冀县是大城,郝昭镇守河西十多年,颇得士卒之心,而且这一仗准备的时候太长,一点突然姓也没有,郝昭只怕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丞相要迅速破城,怕是不易。”

    “丞相准备了很多攻城器械,你以为他这两个月是闲着?”马谡瞟了魏霸一眼:“他的准备不会比李严在襄阳城外的准备差,而冀县也远不如襄阳坚固。”

    “冀城里有一个人,可能会给丞相造成不小的麻烦。”魏霸收回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马谡:“你在关中这么久,不知道扶风马家也有一个机械方面的天才吗?”

    马谡眉梢一挑:“马钧?”

    “嗯,他应该就在冀县。”魏霸轻笑一声:“丞相用来从汉中运粮的那些船,就是马钧打造出来,准备由上邽循渭水进入关中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郝昭最后没敢进来,要不然曹植也许不会那么被动。”

    马谡转了转眼珠:“这人的机械之术能和丞相较量?”

    “应该不相上下。”魏霸笑道:“丞相曰理万机,能有几分精力放在机械上?马钧却是个技术专才,他心无旁骛,一心钻研机械术,成就不低。我看过他改造的连弩车和霹雳车,比张奋强很多。”

    “和你比呢?”

    魏霸沉默了片刻:“我比他站得高一些,眼界宽一些,仅此而已。”

    邓芝一直没有插嘴,听到这里,他轻叹一声:“如果真是如此,内有马钧,外有田豫,丞相的优势非常有限啊。如果春耕之前不能解决战事,那岂不是进退两难?”

    “那就要看丞相怎么应付了。”魏霸摆摆手,转换了话题:“曹睿这是铁了心要守南阳,我们如果一味强攻,不仅进度慢,而且伤亡也必然不小。依我看,还要孙权加把力,从左侧捅曹睿一刀。如果陆逊能够占据昆阳,曹睿大概不会这么有信心。”

    马谡和邓芝点头同意。马谡沉吟片刻,又看了魏霸一眼,戏谑的笑道:“不过,曹睿退守宛城,孙权恐怕心里也会有想法。你不给他一点有份量的保证,恐怕是**不了他的。”

    魏霸挠了挠头,长叹一声:“不瞒幼常兄,我也正为这事犯愁呢。”

    邓芝看看他们,又看看法邈。法邈面不改色,仿佛什么也没听到。邓芝暗自叹了一口气,虽然大家是弃子同盟,可是他明显感觉得到,马谡和魏霸之间显然有什么默契,是他根本没机会接触的。

    ……

    诸葛亮站在和城墙一样高的土堆上,看着远处的冀城,暗自叹息,心头掠过一丝焦灼。羌人陆陆续续的来了,总兵力已达七万之数,在他的着意经营下,将冀城围得水泄不通,看起来足有十万上下。

    他本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派靳祥进城劝降郝昭是水到渠成之事,可没曾想,他这些良苦用心全都白费了。郝昭不仅义正辞严的拒绝了劝降,反而指出了蜀汉军的几个不利之处。

    郝昭说,羌人虽然多,可是羌人不通战阵之法,是一群乌合之众,易动难安。用他们来攻城,更不可取,极易造成大量的伤亡以至挫伤士气。

    羌人攻城不利,可是吃饭却不比人差,大量的羌人到来,会加重蜀汉军的粮食供应困难。就算从汉中运粮,也很难长期满足近十万大军的粮食需求。更重要的是,蜀汉军没有成建制的骑兵,田豫虽然在显亲战败,骑兵却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他们必然会给诸葛亮的辎重运输造成极大的困扰。

    最后一点,冀城坚固,人心稳定,外有田豫策应,最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因此,劝降的事就免了吧,你还是留点精神来攻城。

    诸葛亮不得不承认,郝昭的这些倚仗正是他担心的。他之所以不愿意无限制的征召羌人来助阵,就是因为粮食供应是个大问题,即使有新造的木牛流马来运粮,要长期供应十万左右的大军征战,这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时间拖得越长,对他越不利。

    特别是有李严在和他竞争的情况下。

    “丞相,让我进城吧。”姜维看着诸葛亮寂寥的背影,鼓起勇气说道。

    “你不能去,郝昭意志坚决,你如果去了,他不会因此投降,反而可能因此坏了你的姓命,白白员我一员大将。”

    姜维眼圈一红,有些哽咽。另一侧的魏延听了,却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诸葛亮虽然没有回头,却也知道是魏延无疑,怔了怔,不免有些后悔。他知道这句话让魏延有想法了,可是却不好去解释,否则只能越描越黑。

    他暗自神伤,不知道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仿佛他越是用力,荆襄系就离他越过,现在不仅马谡去和李严合作,就连魏延都有些貌合神离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人心啊,果然是最难捉摸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