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84章 以小搏大

第684章 以小搏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曹睿双手扶在案上,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发抖。他的面色苍白,连嘴唇都看不出一点血色。他的气息粗重,曹睿即使是跪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也能清晰的听到他的喘息声,甚至能听到他急促的心跳声。

    顺阳、南乡,扼守武关道水路的两座要塞,就这么丢了。

    一万多人,包括两千骑兵,全成了魏霸的俘虏。

    毋丘俭、郭立,一个是他超擢的东宫旧人,将来能与世家对抗的干才,一个是他的爱妾郭夫人的叔叔,双双被擒,毋丘俭的失误导致惨败,而郭立则送了魏霸两千骑兵。

    这一仗的影响绝不仅仅是两座城,一万多人,更给曹睿的用人原则带来了致命的影响。任人唯亲,任人唯近这个恶名大概是跑不掉了,世家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反击。

    “又是魏霸!”曹睿咬牙切齿,脸色越来越白,眼睛却越来越红。

    魏霸出现在他的后方,兵力虽然不多,却成功的撬动了南阳的局势。现在曹睿面临着一个困境,如果要保宛城,他就只能放弃樊城,而放弃了樊城、襄阳,南阳的门户就已经大开,最终还是守不住。如果不退守樊城,那宛城则有可能落入魏霸之手,虽说魏霸的兵力有限,似乎不足以攻克宛城,可是魏霸哪一次不是出人意料?谁能保证他无法攻克宛城,一旦宛城失守,他们就有可能被魏霸和李严夹击,遭受更大的损失。

    更别说战局之外,朝堂之上,曹睿也将面临困难。

    要说曹睿不恨魏霸,那是不切实际的,实际上,曹睿现在恨不得生吞了魏霸。他现在能理解孙权的心情了,对于这样一个虽然不是很强大,却往往能刺到你痛处的对手,谁不想把他消灭掉?

    上一次是关中,这一次会不会是南阳?

    曹睿愁肠百结。

    “啪哒”一声,一个青瓷杯落地,热茶四溅,惊醒了曹睿和曹宇。曹睿回头看去,入眼的是郭夫人那苍白的脸。郭夫人咬着嘴唇,弯腰去捡地上的碎片,白晳细长的手指不停的颤抖着,瓷片在她手中丁当作响。

    “嗯咳。”曹睿轻咳了一声:“燕王,你辛苦了,先去休息。”

    “唯。”曹宇应了一声,躬着身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他叹了一口气,忽然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回到樊城会给曹睿带来这么大的震动,他就应该先回宛城,写一封奏疏给曹睿,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才对。

    他现在有些明白了,魏霸放他离开,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夫人是天师道七姑姑的原因。魏霸不动声色的利用了他,在数百里之外影响了曹睿和魏军的士气。

    十余骑狂奔而来,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大营。

    曹宇暗自叹惜,他现在不再那么鄙视夏侯懋了。魏霸年纪虽轻,可是心思实在太缜密了,真是无孔不入啊。和这样的人做对手,实在不是一个轻松的事。

    ……

    彭小玉端着一个洗衣盆,看着两个满面灰尘的骑士牵着战马来到水边,一声不吭的解开马鞍,用粗大的毛刷开始洗马。她想了想,转身入帐,捧出两碗热粥和几块面饼,走到那两个骑士的面前,曼声道:“两位壮士,喝点热粥,暖暖身子吧,你们连夜背驰而来,恐怕一定是又冷又饿。”

    两个骑士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不禁有些狐疑。不过,他们跟着曹宇一路从顺阳奔驰而来,两天两夜没有好好休息,也没吃上一口热食,现在曹宇去见驾,估计能吃点热乎的,而他们却还得来洗马,的确是又冷又饿,能有人送他们一口热粥喝,真是抓住了他们的要害,让他们无从拒绝。

    两人没有多客气,接过粥,拿起面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吃得干干净净,连饼渣被他们拈到了嘴里,碗几乎舔得干干净净。肚里有了热食,他们的身体暖和了一些,脸色也缓和了许多,对彭小玉的态度也变得热情起来。

    “多谢姑娘。”

    “不客气,你们为国征战,连死都不怕,我给你们送点饭也是应该的。”彭小玉笑盈盈的说道:“顺阳的战斗一定很艰苦吧?我军没有水师,战马在山地又摆不开,想来一定处处受掣。”

    “唉,别提了。”两个骑士一提到顺阳的战事,顿时一肚子牢骚,呱呱呱的抱怨了一通。彭小玉不动声色的听着,直到远处似乎有人过来,这才满意而归。

    她进了帐,刚坐下,彭珩就走了进来:“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少主在顺阳,已经夺了顺阳城,曹宇、毋丘俭、郭立三人被擒。”

    彭珩目光一闪:“看来他用兵还真有点门道,这么快就解决顺阳的战事了。”

    “那当然。”彭小玉理所当然的说道:“少主那时候可用功了,天天看书到深夜,有时为了一个问题,能半天不说话。”

    彭珩瞥了她一眼,无声的笑了笑。“小玉,我们逃吧,逃到顺阳去,以后就不用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了。”

    “不行啊,现在还是离得太远了,逃不掉的。”彭小玉撩了撩腮边的青丝:“而且这里还没有乱,我们也没有机会逃,勉强行事,只会把性命送掉。”

    彭珩皱了皱眉:“他说好会救我们的,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你着什么急,少主说话算话,他说会救我们,就一定会救我们。”彭小玉却胸有成竹,她笑盈盈的说道:“倒是你,要抓紧时间习武,到了少主帐下,你才机会立功。再说了,你如果不能制服陈茗,就算有机会逃出大营,也逃不过陈茗的追杀啊。”

    “他啊,我有对付他的办法。”彭珩说得轻松,可是眼神中却有些担忧。他的武技虽然不错,可是要和陈茗面对面的较量却远远不够,更何况他还要带着妹妹一起逃,而陈茗也不可能没有帮手。

    这也是他一直不敢冒险出逃的原因之一。

    ……

    长安。

    赵素笑容满面的走进了镇北大将军府,看到他进来,马谡迎了上来,拱手笑道:“明府辛苦。”

    赵素哈哈大笑,一边还礼,一边打量着马谡:“马长史,你这么客气,我这心里可有些七上八下的啊。上次你请我喝了一顿酒,从我这里多要了十五万石粮,这次又想打什么主意?我可跟你说,我那点存粮可都被你掏空了,你别再为难我。为了这事,我已经被人戳脊梁骨了。”

    马谡笑盈盈的摇摇头:“明府君为丞相出师筹集粮草,这功劳可都是在丞相的功劳簿上记着呢,丞相已经包围了冀县,陇右唾手可得,你还担心到时候少得了你的好处?就是屯田的百姓也都会恩泽遍布的,到时候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

    赵素满意的点点头,对马谡的态度非常满意。马谡刚到关中的时候,他们都以为马谡和诸葛亮一条心,到关中来就是为了压制魏家父子,争夺关中控制权的。他们原本都是依附魏霸,对马谡的到来并不欢迎。不过现在他明白了,马谡和诸葛亮已经不是以前的关系,他们之间的争斗也不少,这次诸葛亮出陇右,把马谡留在长安,却把魏延调往军中听命,用意就非常微妙。而马谡为诸葛亮出兵而筹粮,也不是为诸葛亮效忠那么简单。

    他们有了分歧,汉中人才有机会从中渔利,这一点赵素非常清楚。

    “来,先看看这个。”马谡递过一份军报。

    赵素不经意的皱了皱眉,不过还是接了过来,只是神色中多了几分精惕。一打仗,钱粮就是重中之重,这些军中将领向他们套近也好,恐吓威胁也罢,无非是为了敲骨吸髓。

    不过,赵素的神色很快就变了:“魏镇南拿下了顺阳、南乡,要重夺武关道?”

    马谡点了点头:“是的,你继续往下看。”

    赵素眉心微蹙,沉吟了片刻:“将军准备出击?”

    马谡捻着手指,不答反问:“重夺武关道,以后从交州来的货物就可以不用再转子午谷,由武关道直接进入关中,府君应该能明白这其中的利益所在吧?再者,魏镇南这个人从来不让朋友吃亏,你也是很清楚的。现在他需要我们帮忙,府君说,我们能袖手旁观吗?”

    赵素歪了歪嘴,意味深长的看了马谡一眼,对马谡的用心了然于胸。什么帮魏霸的忙,分明是马谡心动了。魏霸年纪轻轻就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他已经招人忌惮,现在不会急着立功。可是马谡则不一样,到目前为止,他除了襄阳一战袭击曹睿之外,还没有提得上嘴的战功。如果能和魏霸一道攻入南阳,不仅自己可以立功,而且可以和李严搭上关系,是个两全其美的机会,他怎么肯放过。

    这一战,对马谡的重要性远远超过魏霸,难怪马谡这么热情,又是搬出魏霸的面子,又是提醒他交州的商业利益。

    不过,赵素也有自己的考虑,打通武关道,对关中的好处,对汉中人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更何况这里面还有魏霸。马谡再有心,他的官职远远不如魏霸,最后还能抢了魏霸的风头不成?

    “这个嘛,我要和诸家商量商量。”赵素坐了下来,摆出了谈判的架势。“长史能帮我想想,看以什么理由最合适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