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63章 给你一个机会

第663章 给你一个机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费祎听完孙权的话,露出一脸的尴尬。他扭捏了半天,才告诉孙权说,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本来不想对大王说的,不过既然大王问起来了,我也只好坦诚以待。魏霸之所以不东进,是因为和骠骑将军不合,他说骠骑将军身边有降人,计划可能已经泄露了,东进太危险,所以不肯去。

    孙权心里咯噔一下:“骠骑将军身边真有降人?”

    “有一个,不过那人根本接触不到机密。”费祎肯定的说道:“骠骑将军谨慎得很,在攻击襄阳的时候还特地把他支开了,这么机密的计划,他怎么可能告诉他。”

    孙权将信将疑。他不太相信费祎的话。最近这段时间,魏军的动向他是清楚的,从东面的王凌到西面的张郃,魏军的主力大部分都在江淮一带,这让他非常紧张。他原本以为是魏军想对他不利,可是现在看来,完全有可能是蜀汉的作战计划泄漏,曹睿和他一样,也想借此机会捕杀魏霸。

    但是他又不能完全不信。万一曹睿这么做不是因为李严的作战计划,而是另有企图呢?不做准备,如果被曹睿打个措手不及,那损失可就大了。

    孙权进退两难。加强戒备,可能会增加曹睿的疑虑,削弱本来就不多的信任,如果不做准备,又有被魏军偷袭的危险。这可真是骑虎难下了。

    “那魏霸还去不去豫州了?”孙权不死心的问道:“陈到已经到了冥阨关,已经引起了魏军的注意。如果他不去,陈到就危险了。”

    “没事,陈到是汝南人,对大别山的地形熟悉得很。”费祎大大咧咧的一挥手,满不在乎的说道:“大王不要紧张,他不会给你惹麻烦的。你就放心好了。”

    孙权哭笑不得,心道我能放心吗?陈到打着我东吴的旗号,这分明是要栽赃的节奏啊。曹睿的死者已经到了武昌,这就是警告,如果我不给他一个交待。我和魏国私下里那点交易还不曝光?

    可惜。这些话他没法对费祎说,他甚至不能让费祎知道这些使者的存在,否则费祎肯定会和他翻脸。

    费祎离开了王宫,在外面又转悠了半天。直到天黑。才回到驿所。一进门。他的脸就沉了下来,让人找来了魏兴。

    “魏国有使者来了。”

    “在什么地方?”魏兴很平静的问道。

    “牧亭驿。”

    魏兴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两天后。牧亭驿发生了一次打架斗殴事件,路过的魏国使者被误杀,凶手逃之夭夭。孙权得到消息,勃然大怒,他二话不说,立刻找来了费祎,大发雷霆:“你们在我京畿杀人,眼里还有我这个吴王吗?”

    费祎也没说话,从怀里掏出魏国使者的印绶,轻轻的搁在孙权面前,然后平静的看着孙权。

    “人是副使魏兴杀的,他已经跑了,不过我是正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大王有什么怒火,就冲着我来吧。”

    孙权哑口无言。魏兴跑了,杀了费祎又有什么用,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复杂。

    “魏霸在南郡滞留不进,不是因为和李严不和,对吧?”孙权也不是傻子,他闻出点味道来了。费祎应该早就知道魏霸的真实用意,魏霸也许和李严的确有矛盾,但他留在南郡,没有前往豫州,却不是这个原因。

    费祎笑笑:“不瞒大王,其实他们的军事行动,我一无所知。如果不是知道丞相赞成这次行动,我根本不会呆在这里。大王虽然和我们大汉联盟,又和曹魏牵扯不清,我虽然愚笨,也大致知道大王的心意。至于魏霸,我根本左右不了他,只能替他解决一些小事。亏得大王体谅,我的任务还完成得可以。现在,如果大王不能理解我的苦衷,我只有告退,回关中去向丞相请罪了。”

    孙权很无语。费祎如果走了,那和蜀汉就彻底撕破脸了,要么立刻调陆逊西进,与步骘夹击魏霸、李严,要么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霸呆在南郡不肯走。陈到虽然离开了永安,可是他只带走了三千人,永安还有足够的守军,步骘同样的腹背受敌,一旦打起来,胜负难料。如果李严挥师南下,与魏霸合力,南郡可能因此不保。

    孙权无可奈何,只好不了了之。不过他却没有死心,立刻让吕壹去查费祎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吕壹花了一番功夫之后,把那天费祎出宫之后,到使者被杀之前去过的地方一一探明,却发现费祎那两天去过的地方实在不少,几乎吴国在武昌的重臣都被他拜访了一遍,一时半会的,根本找不到是谁泄的密。

    孙权气得暴跳如雷。这时候,他有些后悔了,当初没听陆逊的话,一心想诱杀魏霸这个心腹之患,结果又被魏霸摆了一道。现在魏国使者死了,还不知道怎么向曹睿解释,恐怕曹睿也不会听他的解释了。部署在江淮之间的兵,暂时还不能撤啊。以魏霸那种一点就着的脾气,如果他撤兵,魏霸能不认为是要对他不利的苗头?

    孙权犹豫不决的时候,费祎出了宫,却立刻派人出城,快马加鞭,赶往当阳,把这里的消息通知魏霸。魏霸收到费祎的急信后,哈哈大笑,然后让人请来了赵统和孙鲁班。

    在当阳的这段时间,赵统可没有闲着。他天天操练人马,随时准备出征。当阳地处荆山南端,是山地向平原过渡的地区,与大别山的地形非常相似。魏霸拨给赵统的人又都是精擅山地战的精锐,所欠的只是对荆州地形的了解,经过这段时间的急训,不管是体力还是战术素养,都达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赵统练兵,孙鲁班也没闲着。她原本就属于那种精力旺盛,坐不住的人,又一直对姑姑孙夫人的女卫、关凤身边的神犬营垂涎三尺,现在有机会身处军营,哪里敢放过这个机会,缠着赵统,向魏霸求情,组建了一个只有二十人的亲卫骑。除了死忠于她的亲卫将贾桐是个男人之外,其他的都是女子,有从武昌宫里陪嫁来的婢女,也有从辎重营找来的健壮女子。

    这些人当然上不得战场,不过却非常威风,不为其他,就因为这些人都有战马。

    二十几匹辽东战马,就是魏霸看了也有些眼红。他有时候都怀疑孙权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这么宝贵的战马,就送给孙鲁班胡闹?要知道吴国缺马非常严重,领兵两千人的将领,能有五十匹战马就算是不错了。二十匹战马,是领兵千人的将领的标准,却让孙鲁班骑着玩。

    能被魏霸眼红,是孙鲁班觉得最开心的事,这二十骑就成了当阳军营里最靓丽的风景,孙鲁班每天没事就一身戎装的出去奔驰,虽然武技不怎么样,这骑术却是大有长进。

    听到魏霸有请,孙鲁班立刻来了。她将头盔扔给亲卫将贾桐,手里晃着马鞭,和赵统一起走进了魏霸的中军。要戴头盔,她就不能结妇人的发髻,只能和男子一样,用一块青布包着,和剑眉朗目的赵统走在一起,她就像一个英武的后生,只是神情亲密,让人怀疑是赵统带了个娈童。

    不过这样的话可没人敢说,否则有被马鞭抽死的可能。

    “哟,公主不愧姓孙,你可真是继承了孙夫人的衣钵啊。”魏霸看到大步走进来的孙鲁班,夸张的笑了起来:“你没把我师兄吓着吧?”

    “嘻嘻嘻……”孙鲁班斜睨了赵统一眼,笑着低下了头。

    赵统尴尬的笑道:“子玉,找我们来,有什么事?”

    “主要是找公主,你的事是早就安排好的。”魏霸咧了咧嘴,似乎有些犹豫,孙鲁班见了,连忙说道:“将军,你就直说吧,有什么我能帮忙的,我一定办到。”

    “师兄,你还记得我当初说过,我许你一件大功,要公主帮忙的吗?”

    赵统点点头:“我记得。”

    “现在机会来了。”魏霸对赵统说话,眼睛却瞟着跃跃欲试的孙鲁班。“骠骑将军已经准备妥当,准备大举进攻樊城,丞相也准备好了反攻,现在只剩下一个楔机,那就是吴王发动江淮攻势。一旦吴王出兵,魏军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东南,骠骑将军和丞相就会同时出击。这一次,汉吴联手,同时攻魏,目的很明确,吴王取江淮,骠骑取南阳,丞相取陇右。”

    魏霸走到地图前,指点江山。“如果一切都按计划实施,那么吴王可以尽取豫州、兖州,兵锋直抵黄河;骠骑将军全取南阳,如果可能的话,大军进击颍川,威胁洛阳;丞相出陇右,尽取河西之地。这样一来,曹睿就是不想迁都也不行了。”

    魏霸转身拿出一封书札,递给孙鲁班:“公主,这是丞相与骠骑将军共同签署的方略:事成之后,吴王称帝,与我大汉共分天下,分割方案就按当初的约定。”

    “真的?”孙鲁班大喜,连忙拿起来看。赵统却有些狐疑的看了魏霸一眼,他原本以为这是魏霸骗孙鲁班的,可是现在有丞相和骠骑将军共同签署的意见,同意孙权称帝,还要按几年前的约定分割天下,这可不是魏霸自己能决定的,就算是说谎,他也不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难道这是真的?

    面对赵统的疑问,魏霸不置可否。赵统从孙鲁班手里拿过命令,看了一眼,仔细的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破绽,他的神情反倒让孙鲁班生了疑……(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