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51章 疑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孙权背着手,绕着鱼池慢慢的走着。【班出嫁了,还带走了孩子,孙鲁育也出嫁了,两个心爱的女儿一起出嫁,太子孙登又在前线,身边只有才八岁的儿子孙和和一个刚出生不久,连名字还没来得及取的婴儿,武昌宫里仿佛突然冷清了许多。孙权有些不太适应,不太喜欢闷在宫里,经常出来转一转。

    诸葛恪跟在后面,亦步亦趋。魏霸两次将阵线后撤之后,镇守长沙的他也不那么紧张了,这次奉诏回武昌述职。经过了几次战斗,在地方历练了一两年,除了临贺城下那一战败得有点惨之外,其他的政绩可圈可点。也许是与强敌为邻的缘故,如今的诸葛恪没有以前那么骄傲了,添了几分稳重。

    孙权对他很满意。

    “太子在益阳如何?”

    “日间练兵抚民,晚间读书静坐。”诸葛恪谨慎的回答道:“太子按照大王的要求,在读汉书第三通,有张仲嗣辅佐,太子甚有进益。”

    孙权露出了一丝笑容,沉默了片刻,突然很突兀的问道:“听说你这姊夫对你很不看好,现在离得近了,有没有训斥你?”

    诸葛恪顿时窘迫不堪。张承和他的父亲诸葛瑾是同龄人,只比诸葛瑾小四岁,但是张承现在的妻子却是诸葛瑾的女儿,他由诸葛瑾的平辈变成了女婿。当初张承对此非常反对,是他的父亲张昭坚持,这门婚事才能成为现实。不过他们夫妻感情不错,生有一子一女。

    虽然是诸葛恪的妹夫,但是张承对诸葛恪却一直看不上眼,这位号称知人的名士说诸葛恪是个败家子,对于同样身为名士的诸葛恪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更让诸葛恪受打击的是,他父亲诸葛瑾对此深以为然。

    实在没法说了,诸葛恪为此非常郁闷。

    整个东吴,似乎真正欣赏诸葛恪的人只有孙权,也正因为此,诸葛恪对孙权非常亲近。可是再亲近,孙权开这样的玩笑,他还是有些吃不消。若是别人开他的玩笑,他还能反唇相讥。孙权这么说,他可不能那么放肆。不过他毕竟机智过人,不假思索的应声答道:“他是大王指定给太子的老师,臣是陛下指定给太子的伴读,他连太子都教训得。教训臣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他顿了顿,又暗含机锋的说道:“张家有直臣家风,是陛下之福,臣也跟着有荣。”

    孙权语噎,随即又哈哈大笑。没错,张家是有做直臣的传统,张昭就是个老而弥坚的老直臣。前两天还跟他大吵一场呢,这件事传到诸葛恪的耳朵里也不意外。他笑了一阵,又感慨的说道:“张公的意见,你觉得如何?”

    诸葛恪没有直接回答。江东立国。一直有着无法解决的短项,那就是战马奇缺。没有战马,就无法组建骑兵,没有成建制的骑兵。吴国就只能凭借长江称雄,一旦进入中原。面对魏国铁骑,吴军就会陷入被动局面。孙权虽然偏居一隅,却有着问鼎天下的雄心,要想实现这个抱负,他就必须解决战马的来源问题。

    随着蜀汉在关中站稳脚跟,这次诸葛亮出兵北伐的目的很明显就是陇右,虽然暂时受到了挫折,但可以想象,李严出兵襄阳牵制魏军主力之后,诸葛亮随时都有可能再取陇右,其目的自然也是要取得战马的来源。吴国没有这样的机会,只能把目光放在了辽东。

    三年前,公孙渊杀死了叔叔公孙恭,取得了对辽东的控制权。被关中战事搞得焦头烂额的曹睿没精力去搭理他,顺手推舟的承认了他的地位,封他为扬烈将军,辽东太守。但是公孙渊并不满意,公孙恭在位的时候,做的可是车骑将军,曹睿只封他为杂号将军,明显是看不起他。虽然这个什么将军称号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曹睿这么做,却让他非常生气。

    所以公孙渊派使者到吴国来,要和孙权联合。孙权一听就上了心,想派人和公孙渊联络,到辽东买马,而且不仅仅是派个使者这么简单,他准备派甲士万人,大小战船上百艘前往辽东。

    他这么做,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到辽东买马,而是为了寻找海中的夷洲、亶洲,补充人口。

    江东近海,出海做生意的人很多,听说海中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岛屿,上面有被发文身的野人。孙权早就有心要掳掠这些野人当兵补民,魏霸入荆州,又夺走了大半个交州之后,孙权用荆州蛮补充兵力的愿望落空,到海里寻找人口的愿望就更强烈了。现在公孙渊找上门来,他当然要趁热打铁。

    不料,这件事激起了很多人的反对,其中反对最激烈的就是老臣张昭,几乎要翻了脸。现在诸葛恪提起这件事,等于不软不硬的反击了一下。你大王奈何不了张昭,我又怎么能和张承对抗呢。

    至于出海的事情,诸葛恪也明白孙权的苦衷,但是他也不赞成出海。大海辽阔无边,谁知道那些岛屿在哪里,又能掳到多少人。豫章、会稽的山在陆地上,山越都没能清剿干净,更何况远涉重洋,到茫茫大海里去找人。

    不过诸葛恪没有直接否定,他可不敢像张昭那样卖老资格。

    “臣以为大王所虑极是,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敌人却是魏霸,强敌在侧,大兵远出,似乎不妥。一旦有肘腋之患,将如之奈何?”诸葛恪斟字酌句的说道:“再者,海阔浪高,比大江危险数倍,我水师的楼船在江中易倾覆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贸然进入大海,似乎时机不到。大王,若是张奋能解决战船的这些问题,别说是远赴辽东,就是派水师袭扰曹魏,也是可行的。”

    “张奋啊……”孙权遗憾的轻叹一声。他明白诸葛恪的意思了,不过指望张奋却不太可能。张奋是很聪明,也很努力,可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了。自从接收了魏霸转让的技术之后,张奋对魏霸佩服得五体投地,指望他来和魏霸竞争,那可不太实际。

    不过,魏霸却有可能,他手里还捏着战船改造的技术没转让呢。如果能趁此机会,把战船的技术要过来,不仅可以保证吴军在水师上的优势,也许还能解决出海的问题。

    “元逊,你去一趟临沅吧。”孙权说道:“看看魏霸一直滞留在临沅不动,究竟是什么意思。”

    ……

    魏霸进了府,刚刚准备解下大氅,丁奉便走了过来,报告说诸葛恪已经到了城外。

    魏霸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他俯在丁奉耳边,嘀咕了几句,丁奉连连点头,匆匆的去了。

    魏霸回到内室,大叫道:“人呢,快给我准备水,我要沐浴更衣。”

    关凤从里面迎了出来,看着眉开眼笑的魏霸,嗔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没什么,诸葛恪来了。”魏霸笑嘻嘻的说道:“我这次要玩个混水摸鱼。快点,我浑身都是汗,这样子见客可不好,要准备准备。”

    关凤眼睛一亮:“这么说,孙权忍不住了?”

    “我想是吧。”魏霸嘿嘿笑道:“有我们这一对老虎夫妻在侧,他岂能睡得安生,不把我送到襄阳前线去,他是不会放心的。”

    “就知道胡说八道。”关凤瞋了他一眼,让人准备去了,自己帮魏霸解了衣甲。正在秋老虎肆虐的时候,穿着战甲战袍,站在阳光下面,和士兵一起操练,一般人可受不了这种罪。可是正因为魏霸能做到这些,而不是像其他将领一样让人给自己撑盖遮阴,才能获得将士们的认可,才能让将士们心甘情愿,挥汗如雨的进行操练。

    将门出身的关凤明白这一点,也经常和魏霸一起去受罪,却并妨碍她怜惜自己的丈夫。不过,她和魏霸朝夕相处,对当前的战局也非常清楚,知道魏霸这么做也是被迫无奈,要在几乎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寻找机会,当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很多人只羡慕魏霸战无不胜的战绩,只眼红魏霸的部下战力强悍,却没多少人愿意和魏霸一样吃苦。魏家父子秉承吴起的练兵带兵传统,他们是吃了常人无法承受的辛苦,才有今天的成绩。

    魏霸躺在浴桶里,关凤一边给他搓背,一边轻声细语的商量着什么。他们的声音太低,就连站在门外的卫士都无法听到,被丁奉领到前堂等候的诸葛恪更无法听到,而接到魏霸通知,匆匆赶来的隐蕃更无法知道,一个针对他们的计划已经悄无声息的展开,貌似平静的四周,有好几个人正在暗中调度,精心的控制着每一个节奏。

    镇南将军司马法邈站在府门口,看到气喘吁吁的赶来的隐蕃,赶上两步,拱了拱手:“元丰是来见将军的吗?”

    隐蕃连忙点头:“正是,将军派人召我前来,说有要事相商。”

    “哦,实在不好意思,将军突然有一个重要的客人要接见,暂时不能见你,让我来陪你说说话,请请跟我来。”

    隐蕃下了车,一边跟着法邈向里走,一边犯起了嘀咕。是什么样的客人让魏霸如此谨慎,居然不让他在前厅等候,非要让法邈来缠住他?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