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48章 刁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李严的话一出口,众人就觉得脑后阴风阵阵,都沉默起来,谁也不敢再多一句嘴。李严大概是觉得说得有些过火,放缓了语气,鼓励了一番,却怎么也无法将气氛缓和过来,即使孟达在一旁帮衬也无济于事。

    原本应该是一场鼓舞士气,拉近关系的展示,现在却有些不祥的味道。

    回到大营之后,隐蕃来到了李严的大营,还没开口说话,李严便叹了一口气:“元丰,看来魏霸的影响力远比我们大,我看孟达都有些偏向那小子,这仗……难打了。”

    见李严这么说,隐蕃倒不好再说,只是耐心的说道:“魏霸少年骤贵,难免有些骄气,现在将军又要倚重于他,他摆些架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将军位高权重,要与丞相争锋,更当礼贤下士,屈已从人。只要能打赢这一仗,击败了丞相,辅佐圣君,建不世功业,百年之后,无愧于先帝,无愧于青史,魏霸之流,充其量不过是廉颇而已。”

    李严嘿嘿一笑:“他是廉颇,我却是赵括么?”

    隐蕃连忙躬身:“将军,蕃不是这个意思。”

    李严摆摆手:“我知道了。元丰,你我虽然相知日短,却一见如故。你也知道,魏霸不来,我可以攻下襄阳,却难免会有大损伤。为国家计,还是要他尽快到襄阳来才好。你能不能去一趟临沅?”

    隐蕃一愣,随即应道:“敢不从命。”

    李严苦笑一声。起身走到隐蕃的身边,拍拍隐蕃的肩膀:“元丰,辛苦。”

    “将军于我有知遇之恩,蕃理当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甚好。我子李丰不在此,我待元丰若子,元丰当待我若父。”李严盯着隐蕃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看着李严的眼睛,隐蕃忽然觉得一阵心悸,仿佛被一头猛虎盯上了一般。他连忙躬身道:“将军,蕃必竭诚以报将军。”

    李严松开了隐蕃。脸上露出疲态:“我有些累了。明日起。我会安排冯进等人攻战汉水,切断浮桥,可能的话,先攻克樊城。再围襄阳孤城。估计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完成。这段时间。你正好去临沅。帮我好好看看魏霸的实力,看他究竟是全力以赴,还是虚浮应付。”

    隐蕃应了一声。转身出帐。李严目送他离开,当他的背影消失在帐门之外,李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伸手入怀,慢慢的掏出一封信,在眼前凝视了很久,却没有拆开,他将信凑到前上点燃。竹纸被火烤得卷了起来,照亮了李严阴沉的眼睛,照亮了他鼻翼两道刀刻般的皱纹。

    隐蕃回到自己的帐篷,才觉得一阵冷汗透体而出。他坐在案前,静静的坐了很长时间。李严刚才那句话让他心惊肉跳,他不知道李严刚才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试探他的话。作为一名间谍,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应付一切意外情况。

    李严让他去临沅催魏霸早点来襄阳,这件事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他左思右想,揣摩着李严的心思,觉得这似乎没有什么疑点。魏霸以机械之术闻名天下,要攻城,有他这样的人才的确可以增加不少胜算。不过,也正因为魏霸的机械之术高明,司马懿才不希望魏霸太早到襄阳来,李严让他去临沅催促魏霸,倒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隐蕃又想了很久,执笔写了一个小纸条,又细心的卷起来,塞到袖口的衣缘里,又小心的抚平褶皱,直到看不出一点破绽。

    第二天,隐蕃带着十几个卫士,向临沅赶去。这些卫士都是李严安排来保护他的,其实也可以说是监视他。隐蕃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视线之内。不过,隐藏还是借着出恭的机会,把袖缘里的纸条压在一块石头下面。在他离开小半个时刻之后,草从里穿出一个魏军细作,取走了这份情报。

    当隐蕃到达江陵的时候,司马师收到了这份情报。他沉思半晌之后,带着情报来见司马懿。

    “父亲。”

    正斜靠在案几上,注视着一副地图的司马懿侧着脸,斜睨了他一眼,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再说。司马师一边坐下,一边将隐蕃的情况送了过去。司马懿也没有接,就着司马师的手看了一眼。纸条上的话说得很隐晦,看起来像是几句无病呻吟的诗,其实全是隐语,只有相关的几个人能看明白。

    “李严心很大,胆子却很小,战法很保守嘛。”司马懿端起水杯呷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道:“这可不太像他的脾气。”

    司马师笑了:“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实力不济,面对的是我大魏的真正主力,可不是那些乌合之众,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

    “嗯。”司马懿笑笑:“子元,你不知道,这种人才可怕呢。因为他会变,看到弱者,他会是一头猛虎,看到强者,他却暂时收起爪牙,扮作一头无害的小鹿,可是当你露出破绽,他就会用他那漂亮的鹿角,一下子就要了你的命。”

    司马师似笑非笑的看了司马懿一眼:“莫非他比孔明还要难以对付?”

    “为什么不能?”司马懿盯着司马师,慢吞吞的说道。

    司马师却不笑了,他眉心微蹙,轻声说道:“父亲以为张郃没有攻破关中,是因为张郃无能?”

    “我从来没有说过张郃无能。”司马懿摇摇头:“我当然也没有说诸葛亮无能,但是和李严相比,诸葛亮还有迹可循,你多少能预先知道他要干什么。可是李严这样的人,你很难预测他的下一步动作。”他下巴一挑,指向司马师手中的情报:“我们本来有隐蕃这枚暗棋。可是现在隐蕃去了临沅,我们在李严身边没有眼线了。他的这个战法,谁能保证不会变?”

    “可是这样的战法中规中矩,的确是比较稳妥的战法啊。”司马师狐疑的问道:“父亲,你觉得李严是故意支开隐蕃?”

    “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怀疑。”司马懿捻着胡须,不紧不慢的说道:“不可不信,亦不可全信,是不是这么回事,要看李严到时候是不是真的这么用兵。可是……”他沉吟了片刻:“其实。不管是变还是不变。我们都无法猜到他的心思。最大的变数,还在于那个年轻人,我很担心隐蕃的安全。”

    司马师心神一凛。

    “别忘了,魏霸可是做过间的人。彭珩又去见过他。他大概已经知道隐蕃是间。你说他会不会杀了隐蕃。以绝后患?”

    司马师大吃一惊:“父亲,那我们要不要通知隐蕃?”

    “不用。”司马懿冷冷一笑:“隐蕃既然为间,那就有赴死的准备。我们倒不妨借着隐蕃的生死。来看看魏霸和李严之间究竟是真的不和,还是故弄玄虚。”

    司马师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记住,不要轻易插手。不要因为隐蕃一个人的生死,而乱了我们的大计。”司马懿幽幽的说道:“也许隐蕃死了,对我们更有利。”

    ……

    隐蕃赶到临沅的时候,魏霸正在练兵,秋后征召起来的一万多人正在演练阵型。一声令下,将士们手持木戟、钝刀,箭矢飞驰,喊杀声震天。

    魏霸站在将台上,看着正在操练的将士,脸色很不好看。他看了一眼走到指挥台下的隐蕃,招了招手:“你就是骠骑将军的使者,降人隐蕃?”

    隐蕃愣了一下,躬身答道:“正是在下。”

    魏霸皱皱眉:“你上来。”

    隐蕃不解,不过还是提起衣摆走了上去,站在魏霸身后。魏霸指了指正在厮杀的士卒:“你觉得这些人能用吗?”

    隐蕃瞟了一眼,却没有回答。他不知道魏霸是什么意思,看魏霸的脸色,不像是要询问他的样子。既然不是询问,那自然就是刁难了。一想到魏霸迟迟不肯动身去襄阳,隐蕃大约明白了一些。

    “蕃本书生,不知兵。”隐蕃小心翼翼的说道:“不过将军百战百胜,练出来的兵,想必都是精兵。”

    “照你这么说,我是故意推诿,有兵在手,却不肯前去支援骠骑将军了?”魏霸拖长了声音,阴阳怪气的说道:“骠骑将军让你来,是想问责于我吗?”

    隐蕃暗自苦笑,心道这人果然蛮横,怎么回答,都无法避免被他找到发飚的借口。他不动声色的说道:“将军误会了,骠骑将军派我来,只是想看看将军准备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能起程而已,并无问责于将军的意思。”

    魏霸嘿嘿冷笑了两声,转过身去,继续看操练,把隐蕃晾在那里半天没搭理。隐蕃如坐针毡,却又不好乱动。他极力保持着镇静,默默的站在魏霸身后。不知道过了多少,就在隐蕃觉得脚发麻,腿发软的时候,魏霸突然说道:“隐蕃,你知道我曾经在长安为间吗?”

    正在苦撑的隐蕃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零,思索片刻,恭敬的答道:“在下听说过将军的功绩。”

    “那你到成都来,是不是也想效仿于我?”

    隐蕃沉下脸,一脸严肃:“将军莫以己推人。隐蕃出身寒门,仕进无门,闻说蜀中有圣天子绍继大汉炎德,骠骑将军礼贤下士,这才不远千里,前来投效。将军如此观,岂不是拒天下人于千里之外?”

    “巧言佞色鲜矣仁。”魏霸冷笑一声,声色俱厉。“你当我不知道你的真面目?来人,给我把他推下去,斩首祭旗。”.

    (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