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39章 软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从严关向北,越过雪峰山,进入武陵,沿着去年战斗过的行程,再一次回到了辰阳。

    阵线后撤之后,虎威中郎将赵统从临沅撤到了辰阳,现在以辰阳为郡治。在魏霸所辖的地区中,赵统是唯一一个以太守身份领兵的,这除了因为他是魏霸的师兄之外,和他本人稳重的个性也有关。

    魏霸沿途接见了各部落的头领,去年那场战事之后,武陵诸部落立功的人最多,受到的赏赐也最多,像五大部落里都有人在魏霸的亲卫营中任职,读过书,能顺利读写公文的人甚至有升到了校尉的,都尉、军侯什么的更是一大把。这些将士的家人不仅在武陵郡扬眉吐气,倍受尊崇,就是在零陵、桂阳甚至交州也是很吃得开的,走到哪儿都能受到热情的接待。

    除了从军立功的人之外,还有一部分家境一般的,他们或是做工,或是从商,哪怕等而下之,农闲时在各驿站码头帮帮忙,也多少能赚一些苦力钱,改善一下家用。总体来说,按照赵统去年报给魏霸的上计数据,武陵的生产总值和人均收入都有了明显的提高。

    鉴于前世的经验,魏霸对这些报上来的数据一般是不太肯信的,所以他这次巡视,更多的是与普通的民众接触。为此,他把本来准备陪他一起的赵统赶走了,也不告诉他自己的行程,走走停停,走了一个多月,才来到辰阳。

    赵统到辰阳城外迎接。一见面,赵统就笑道:“查到什么毛病没有?”

    潘子瑜站在赵统身后,看到夏侯徽下车,亲亲热热的迎了上去,一听到赵统这句话,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看你这个人,将军待你亲近,你就不守礼节了?哪有这么说话的。”

    “不妨事,不妨事。”魏霸笑道:“他这么说,说明他有底气。如果心里有鬼。大概是不敢这么说的。师嫂,你这个贤内助管教有方啊。”

    潘子瑜红了脸,拉着夏侯徽到一旁说话去了。魏霸和赵统并肩而行,抬着看着远处正在忙碌的百姓。感慨的说道:“你看。只要能过上好日子。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

    赵统笑笑,沉默了片刻后:“好日子总是短暂,秋粮一收。怕是刀兵又起了吧?”

    魏霸眉毛一掀,打量了赵统一眼。赵统虽然忠厚,却不是愚钝之辈,天下的形势变化,他心里也是有数的。他点了点头:“看样子,襄阳一战是避免不了的。师兄,我想让你去襄阳督战。”

    “我去襄阳督战?”赵统沉吟片刻:“孟达能答应吗,李严能答应吗?”

    “不答应也不行,否则我不给粮,我会把这个作为一个条件来对李严说在明处。”魏霸很严肃的说道:“襄阳这一战,大有门道,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赵统苦笑一声:“我知道有门道,可是正因为有门道,你把我安排到那里去,岂不是更不合适?”

    “这个事我来处理,尽量不让李严觉得抢功就是,再说了,我们也看不上那点功。”魏霸说得轻松,眉头却皱得更紧:“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和你那便宜阿舅打交道,让你借道进入南郡。”

    赵统臊得满脸测通红,不自然的瞟了远处的潘子瑜一眼,恰好潘子瑜也转过脸来,两人相视一笑,潘子瑜不动声色的将脸转了过去,赵统却更加局促。

    “你早就想好了?”

    “从知道李严要发动襄阳之战的时候,我就有这个打算。”魏霸坦诚的说道:“孟达是有用兵之能,宗预也够谨慎,阿风也够勇猛,如果由吴懿来掌握全局,哪怕是遇到司马懿,也能是个不败之局。可是现在吴懿这个老狐狸明哲保身,由孟达统兵,再加上李严在成都遥控,我反而觉得不太安心了。”

    魏霸叹了一口气:“将军百战死,这没什么好遗憾的,可是为了某些人的野心而死,那太不值得了。如果阿风不在,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阿风在,我不能坐视不管,哪怕李严不舒服,我也要伸一只手进去。”

    他看看赵统:“你就是我的这只手。”

    赵统默默的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激动,他想了想,又笑了起来:“李严之所以敢发动襄阳之战,大概就是因为阿风在,你不帮也得帮吧。”

    “也许吧。”魏霸耸了耸肩。

    潘子瑜拉着夏侯徽的手,窃窃私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会儿皱眉沉思,一会儿又掩嘴窃笑。两人虽然第一次见面,却仿佛是相识多年的闺中密友。

    “放心吧,这事儿一准能成。”夏侯徽拍拍潘子瑜的手,安慰道:“退一步说,纵使不成,让他有愧在心,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公主虽然跋扈,可是我们家那位更跋扈,再加上关姊姊,一定能制服她。只是……”夏侯徽顿了一下:“关姊姊为了这件事可出力不少,你到时候要多和她亲近亲近才是。”

    潘子瑜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姊姊你就放心吧,他们是师兄弟,我们以后就是好姊妹。”

    ……

    魏霸在辰阳暂留,他的巡视还没有完成,最终目的地是临沅。临沅是武陵的地界,他原本可以直接去,只不过现在孙权如惊弓之鸟,魏霸突然赶到临沅,恐怕他会紧张,所以魏霸暂时停在辰阳,让人送信给正在武昌谈判的费祎,让他向孙权通报自己的行程,以免引起误会。

    费祎的谈判几乎陷入了僵局。

    汉魏在关中大战,原本蜀汉大战上风,很明显,魏国要夺回关中几乎是不可能的,其难度不亚于诸葛亮要夺取陇右。关中四塞,诸葛亮又在关中集结了十多万大军,出击纵使不足,防守还是绰绰有余。基于这样的分析,孙权倾向于和蜀汉联盟,至少保持目前的均势不变,以免刺激魏霸,再起刀兵。

    可是曹植突入关中,对关中的形势造成了根本性的逆转。虽然还不知道诸葛亮的具体损失,但马谡、姜维先后战败,诸葛亮的主力损失了三万之众,这个消息过于震撼,让孙权开始怀疑诸葛亮还能不能守住关中。

    他也非常清楚,同样是三万主力,对魏国和对蜀汉的影响绝对不是均等的。魏国也许会很吃力,但蜀汉却可能是致命的,更何况关中屯田被破坏之后,诸葛亮没有要倚仗汉中和成都运粮才能支持,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增加了对孙权的倚重,否则交州的运粮船就要多走上两千里才能进入关中。

    这一点,从魏霸的态度变软就可以体现得出来。

    孙权当然要尽可能的捞足好处,他死死的扣住孙大虎的事不肯松口。

    现在魏霸进入临沅都要通知一下吴国才能成行,孙权更是觉得胜劵在握。让魏霸这样的愣头青服软,远比让诸葛亮这样的智者低头更难,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魏霸怎么可能这么客气。

    费祎无奈,只得赶往辰阳,面见魏霸。

    “真是有其女必有其父啊。”听完了费祎的抱怨之后,魏霸忍不住笑了一声。“他们当这是过家家?”

    “你要真当他们是过家家,那你就上当了。”费祎哭笑不得:“孙权这是趁机要挟,你看不出来?他不过是借着孙大虎的事来拖时间罢了。陈式被围,丞相如果不能及时救援,陈式就会因为断粮而败,萧关失守,等于被拔掉了一颗牙齿,以后必须派重兵镇守泾阳、陇关,否则魏军随时有可能南下。”

    魏霸不动声色:“你最近和丞相有联系吗?”

    费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人在荆州,但是一直事无巨细的向诸葛亮汇报,这是不言而喻的事。不过费祎和蒋琬又有细微的区别,蒋琬来到零陵,摆明了是诸葛亮摆在魏霸身边的手,而费祎在此之前却是和魏霸有过长期的接触,他和魏霸之间的信任远远超过蒋琬。

    “丞相对李严的襄阳作战计划怎么看?”

    费祎目光闪了闪:“丞相觉得,由孙权出兵江淮,孟达出兵襄阳,都能起到牵制魏军的作用,对关中的局势有好处……”

    “这些空话不用你转述,我猜得到。”魏霸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费祎:“你真觉得孙权靠得住?”

    费祎咂了咂嘴,神情非常无奈。“我知道孙权靠不住,也没真指望他会出兵江淮,可是你要让赵统进入南郡,督运粮草,也要他低头啊。”

    “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我只是想问你,丞相纵容襄阳之战,究竟是什么意思,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死很多人吗?”魏霸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别的人我不管,我兄长魏风在襄阳,如果他有什么闪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费祎静静的看着突然间面目狰狞的魏霸,微微一笑:“你要想保证魏风的安全,有两个办法:一是让李严把魏风调出来,二是停止攻应孟达军粮,让他无法起兵。你觉得哪一个比较好,哪一个李严会答应?”

    魏霸眼睛一翻:“是丞相的意思?”

    “不,只是我的意思。”费祎笑道:“当然了,你也可以认为是丞相的意思,我想丞相也不会反对。”

    “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魏霸怒视着费祎,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这个态度,我非常不喜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