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33章 虚则实之

第633章 虚则实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按照惯例,将领可以有所领兵力的十分之一做亲卫营。

    姜维以奉义将军领虎步中营五千,所以他有五百人的亲卫营并不出格,但是五百人全是精甲锐士,这一点就有些让人非议了。他一个降将,就凭那点俸禄再加上皇帝陛下的一点赏赐,是养不起五百人的装备的。

    魏延镇守一方,经营了这么多年,也不过三千多武卒,已经把魏家的财力消耗到大半,姜维孤身入蜀,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组建起五百人的锐士营,谁都知道这不可能是他一个人的力量。而能够支持他的除了诸葛丞相还能有谁?诸葛丞相厉行节俭,却利用手中的权利给姜维配备亲卫营,这已经成为政敌攻击他的一个理由,只是没人敢当着丞相的面说罢了。

    姜维自己也清楚这些,所以他更希望能击败张郃的大戟士,证明锐士营不是摆设,这些钱花得都是值得的。此时此刻,保存实力的想法已经不现实,他就是想率军撤退也来不及,只有和张郃决一死战。

    五百锐士营迎战两百大戟士,身边还有数十架守城弩,姜维觉得自己至少有七成的胜算。虽然七成还不够,却也有一搏的底气了。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

    锐士营的确是精锐,不管是个人武技还是装备,又或者是相互之间的配合,都称得上是上上之远,可惜他们遇到的却是成名己久的精锐大戟士。大戟士在每个方面都足以压锐士营一筹,更重要的是,指挥他们是的征战一生的五子良将张郃,经验之丰富,远非姜维所能及。

    一看到锐士营,张郃就判明了双方的优劣。毫不犹豫的指挥着大戟士向锐士营迎了过来。如林般的大戟刺向锐士们,锐士以盾相迎,盾牌被大戟勾住,以矛来刺,却刺不破大戟士身上的重铠,而大戟士手中的大戟却毫不留情的割开了他们的脖子。

    锐士营的头盔有护项,足以对付一般的刀砍戟勾,可是面对大戟士手中招术多变的大戟,面对大戟士精湛的戟法。他们的装备远远不足以保护他们。三个大戟士互相配合,一个勾开盾牌,一个勾住他们的手臂或者脖子,另一个则直刺他们的面门或者脖子,锋利的戟刺捅破了他们的脸。刺穿了他们的脖子,将他们杀死在阵前。

    声名鹊起的锐士营在大戟士的面前像是刚刚学会战斗的孩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顷刻间被杀死一大片。大戟士推锋直进,尽情杀戮。

    姜维目瞪口呆,如遭雷击。

    ……

    夏侯霸端坐在战马上,静静的倾听着远处的战鼓声。双目微阖,面沉如水。

    两千将士,三千匹战马,在他身后静静伫立。他们站得很开。队伍拉得很长,看起来足有五千之数。

    牛金看着夏侯霸,感慨不已。短短的几天时间,夏侯霸就像一块烧得通红的铁慢慢冷却。虽然不见了耀眼的光芒,却变得更加坚韧。此时此刻。他没有冲动的下令冲锋,而是让将士们在山谷中列阵,所起的作用却远远的超过了冲锋。

    姜维很谨慎,虽然未必清楚身后究竟有多少敌人,但是他却安排了三四千人,列下了一个宽可覆盖整个山谷,前后深达五百步的阵地。凭夏侯霸手中的这两千多骑,要想冲过这个阵地,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

    然而夏侯霸没有下令发起冲锋,他一直全力掩藏着自己的行踪。这几天来,杀死的蜀汉军斥候超过两百,为了杀死这两百多个斥候,夏侯霸派出了一千人在附近设伏。

    这无疑给姜维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要不然他不会派出这么多兵力来阻击。他已经和张郃苦战了一个月,就算伤亡再少,四五千人的伤亡总是有的,现在他最多不会超过一万五千人,一个后阵就用了四千人,以他的兵力部署肯定会产生致使的影响。更重要的是,这表明姜维心里很紧张,被两面夹击的可能时刻萦绕在他的心头,会严重影响他的意志。

    夏侯霸一动不动,仅仅是靠掩藏自己的踪迹,就严重牵制了姜维,甚至起到了比攻击更好的效果。

    他已经踏上了从一个冲锋陷阵的斗将向一个运筹帷幄的智将转变的道路。

    而这一切的动力都来自于曹植。

    夏侯霸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即将落山的夕阳,马鞭轻轻一指:“前进!”

    三千匹战马开始向前小跑,慢慢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夏侯霸端坐在战马上,身体随着战马的奔跑上下起伏。

    马蹄声汇成一道惊雷,沿着山谷滚滚向前。山谷的独特地形聚拢了马蹄声,让这道惊雷听起来远比实际的力量更加宏大,跑得比战马更快。

    姜维看着案上跳动的玉如意,骇然变色。

    身后那些神秘的敌人居然有大量的骑兵,这个结论让姜维大感诧异。他知道曹植有骑兵,夏侯霸击败了马岱,这个消息已经不是秘密,可是曹植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骑兵?而且从这些敌人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起攻击来看,这些敌人不仅仅是骑兵这么简单,可能还有大量的步卒。否则的话,他们应该在他没有做好准备之前发起突袭,而不是等他做好准备。

    难道丞相真的败了?莫非是陇右的魏军进入关中,与曹植联手,击败了丞相,丞相这才连个消息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刹那间,姜维思绪万千,想到了无数的可能,每一个可能都指向一个不妙的结果。这些可能甚至比眼前的张郃还要让他紧张,一旦诸葛亮的主力战败,后果远远比他被张郃斩杀还要严重。

    姜维彻底崩溃了,张郃指挥着大戟士将他的锐士营屠戮殆尽,魏军正在发起最后一击,而他的身后却还有数不清的敌人。

    这是一个必死之局。

    一直克制着自己恐惧的姜维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慌乱,下令撤退。他已经不是要为诸葛亮丞相保持实力,而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性命。

    蜀汉将士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马蹄声,他们大多是南中的羌人,对骑兵的恐惧更甚于从陇右来的羌人。听到这种浑厚的马蹄声,他们猜不到究竟有多少骑兵,恐惧反而变得更大。而当他们看到姜维的战旗在移动的时候,他们瞬间绝望了。

    蜀汉原本还算坚实的阵地随着姜维的动摇开始消解,像一块巨冰,突然“喀嚓”一声响,裂成无数的小块,四散奔逃。

    姜维带着所剩无几的锐士营夺路而逃。前后都有敌人,他不敢冒险,只能带着锐士营从两侧的山峦山逃跑。大山深处有很多峡谷,大军无法通行,小队人马却可以勉强行走。

    见姜维撤退,一部分蜀汉军跟着姜维逃跑,一部分人见逃生无望,干脆扔下武器,跪地投降。

    为期一个月的阻击战,随着夏侯霸的到来,以张郃的全面胜利告终。逃到半山坡的姜维听着身后魏军山呼海啸般的欢呼,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肯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桥月抱着一个铁镬,背着半只羊腿,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紧紧追赶。

    ……

    张郃走了姜维的中军指挥台,拿起姜维没来得及带走,遗忘在案上的玉如意,微微一笑。他坐了下来,摘下了头盔,双手扶案,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率领大戟士战斗了大半个时辰,他虽然没有亲自砍杀,却也累得够呛。

    田豫和夏侯霸快步走了上来,拱手施礼:“恭喜将军。”

    张郃哈哈大笑,指了指夏侯霸:“夏侯仲权,今天这一战能取胜,你是首功。虚虚实实,你一路疑兵才是击溃姜维的穿心一刀啊。”

    田豫也连连点头:“将军说得太对了,若不是夏侯将军这一路疑兵击溃了姜维的心理,我们至少还要付出三四千人的伤亡,那样一来,我们就没有足够的兵力进入关中了。”

    张郃和田豫都是久经战场的宿将,他们进入姜维的阵地,站在指挥台上,将姜维的阵地部署尽收眼底,立刻知道了姜维输在了什么地方。以姜维阵地之严谨,所余之兵力,若非夏侯霸这一路疑兵的出现,姜维还能坚持很长时间,就算他放弃中军,后路数里,那几道阵地也足以让他们抓狂。

    姜维不是败在阵上,而是败在了心上。他的心不够坚韧,被自己的猜疑击垮了防线。

    而夏侯霸的战术现在也无法瞒过他们的眼睛,两千多骑若是正面冲锋,是无法击溃姜维的后阵的,反而是这种欲盖张弥彰的疑兵之计更具有杀伤力。

    夏侯氏虽然不是宗至,却形同宗室。张郃还曾经在夏侯霸的父亲夏侯渊麾下征战多年,对夏侯霸也不陌生,此时此刻,他自然不会吝惜夸奖之辞,何况夏侯霸的战术的确可圈可点。

    面对两位前辈宿将的夸赞,夏侯霸沉默着,等张郃和田豫说完了,他才淡淡的说道:“陈王才是首功,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陈王的在天之灵在指引我。”

    “陈王”二字一出口,兴奋的张郃和田豫不约而同的沉默了。张郃站起身来,面南肃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