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30章 桥山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姜维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难熬的一个夜晚。

    奉命在六盘山下阻击张郃的这段时间,他每天都会给诸葛亮发军报,也会每天都收到诸葛亮的军报。他们之间相隔两百七十里,快马要一天一夜,消息不可能及时,但是连续起来,他们还是能互通有无,在心理上并没有太多的间隔。

    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每天睡前看一遍丞相的军报,写一份军报汇报今天的战况,并且回答丞相军报中的问题,已经是姜维的必修课。没有接到丞相的军报之前,他很难入睡,经常要等到半夜也要看完才能放心的入睡。

    好在诸葛亮也是个严谨到古板的人,这个习惯从来没有打破过。

    然而,这个习惯在曹植到达汧县之后的某一天突然中断了。

    姜维坐在行军榻边,托着头,手指摁在太阳穴上。太阳穴呯呯的跳着,像他的心跳。

    他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到目前为止,他收到了最新情报是曹植到达汧县,即将与丞相开战。对这一战,他有足够的信心,丞相也有足够的信心。三万以逸待劳的主力面对一万多长途行军的疲惫之师,纵使曹植有两三千骑兵在手也不足为虑。汧县的地形没有给骑兵冲锋留下多少空间,而诸葛亮也为骑兵准备了不少利器,比如拒马阵,比如壕沟。

    诸葛亮之所以不主动与曹植接战,而是留在汧县静候,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些措施。如果在野战行军中,这些措施仓促之间难以准备,可是在准备好的阵地上,这些就是骑兵的噩梦。

    姜维想不出诸葛亮有战败的理由。

    可是。开战之后的第二天,他却迟迟没有收到诸葛亮的军报,这让他对之前的论断不那么自信了。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谨慎如诸葛亮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要不然这军报怎么突然中断了?

    “什么时辰了?”

    “子时三刻了。”一个年轻的婢女走过来,拨弄了一下油灯,见盏里的灯油已经快要见底了,犹豫了一下,看看姜维:“将军。还要再等吗?”

    姜维皱皱眉,犹豫了一下:“加点灯油,我再看一会儿地图。”

    婢女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提来了油壶,添了些灯油,将灯拨亮了一些。她看看姜维,欲言又止。姜维听到他的脚步声,不由得诧异的转过头:“你怎么还不出去?”

    “将军……”婢女涨红了脸:“这两天水势渐涨,也许有山洪挡住了路,军报延误了……”

    姜维笑了起来。不过笑容一笑即收。“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去拿点吃食来。”

    婢女胆怯的应了一声,不敢再劝,转身出去了。姜维叹了一口气。目光重新落回地图上,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他知道这个婢女是好心,张郃就在咫尺之遥,明天还要战斗。他到这个时候还不睡并不合适。正如这个婢女所说,这两天气温高了。雨水又多,送军报的人也许是在路上被突然出现的河水阻住了,他大可不必这么紧张。

    可是,他就是放不下心。

    过了一会儿,婢女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粥,肉香顿时弥漫在大帐里。姜维食欲大开,几口就把肉粥喝完,浑身涌起一股热气,一天的疲惫都消散了不少。他看了一眼那婢女微红的小脸,突然来了说话的兴致:“你叫什么名字?”

    “乌里娅。”婢女吐了吐舌头,又按照正式的礼仪回答道:“回禀将军,妾身叫乌里娅。”

    “乌里娅,你不是汉人?”姜维诧异的说道:“怪不得你的汉话有些怪怪的。”

    “我是汉人,不过在扶余长大,乌里娅是扶余人的名字。”婢女笑嘻嘻的说道,她一高兴起来就忘了礼节。“乌里娅的意思是桥山的月亮。”

    “桥山的月亮?”姜维有些出神,目光看向帐外,一轮圆月悬挂在山巅,静静的照看着人间。“好美的名字。不过,你的相貌可一点也不像扶余人。”

    “我大母是扶余人,我阿爷原来是关中桥山的汉人,是逃难到扶余去的。阿爷年老,受不了北海的苦寒,想回家,要死在关中的土地上。我们一家人从北海回来,半路上被鲜卑人抓住了,做了几年的奴隶。前些年,鲜卑人自相残杀,我们才趁乱逃出来。”乌里娅眼圈一红:“不过阿爷和阿母都死在路上,只有我和阿爹逃到了塞内,回到了关中。”

    “那你怎么到军中来了,关中这些年百姓过得还可以啊。”

    “关中是过得还可以,不过我们没有户藉,没有土地,要么给那些大户人家为奴,要么加入天师道。阿爹在北海的时候信赤山神,不愿意改信天师,又不给做佃户,他会点木匠活,还会磨刀、修铠甲,就到军中辎重营来谋个生路,我帮军士们洗洗衣服,煮煮饭,混口饭吃。”

    乌里娅说着,开心的笑了起来:“将军,我煮的肉粥好吃吧?伤员们最爱吃了。”

    看着乌里娅像鲜花般绽放的笑脸,姜维眉头皱了皱。他知道军中辎重营有些招募来的杂役,女子在营里也不罕见,特别是护理伤员,女子比男子更有耐心,对抚慰伤者更在行。不过,在军中的女子都有可能成为营妓,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乌里娅笑得这么开心,不知道是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还是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估计在她的心目中,能活下去便是一种奢侈。

    姜维莫名的心痛起来。他想了想:“你煮的肉粥的确不错,以后就留在我的大营里,专门给我煮粥。”

    “好啊好啊。”乌里娅兴奋的拍着手:“我最喜欢……”她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头也低了下去,姜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不由得笑了笑。真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孩子,自己给了她这么大的好处,连谢个恩都不会。

    “你以后别叫乌里娅了。”姜维看着外面的月亮,原本有些焦躁的心情忽然奇迹般的平复下来。“就叫桥月吧。我要休息了,以后你每天早上给我准备一大碗这样的肉粥。”

    “好的好的。”桥月两只乌黑的眼睛发着光,脸上飞起两抹绯红,如三月的桃花。

    ……

    朝阳升起,夏侯霸率领两千骑兵沿着汧水河谷向北奔驰。他也不敢回头看,生怕眼中的悲伤让部下看见。可是他更清楚,他身后骑士们的心情并不比他轻松。

    他握紧了百辟刀上的雀环。那是一只展翅欲飞的朱雀,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被固定在这枚刀环上,现在,他终于可以展翅高飞。

    他的**也许会倒下,可是他的灵魂却会翱翔九天。

    “吁——”夏侯霸轻挽缰绳,勒住了战马。战马慢慢的停住了脚步,不停的甩着头,甩着尾巴,抖动着毛皮,汗水顺着有些发暗的毛往下淌。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这些战马的体质严重下降,一夜的奔驰让它们疲惫不堪。

    夏侯霸下令下马休息。他虽然知道时间紧迫,但是保持战马的体力也非常重要。曹植让他来奔姜维,接应张郃进入关中,这个任务并不轻松。如果战马体力不足,冲击力会严重下降,很难撼动姜维的阵势。从汧县一战,他已经领教了诸葛亮战阵的严整,姜维据说是诸葛亮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在练兵方面颇有手段,他的战阵大概也不是那么好冲的。要不然,以张郃和田豫的老练,姜维早就被打败了。

    机会可能只有一次,这是曹植和近万的将士用性命换来的,他不能轻易的浪费掉。

    夏侯霸看了看四周的地形,找来向导询问了一番,找了一个曹植给他的地图上标注的位置,在里面休整。与此同时,他派出体力尚好的骑士在河谷里设伏,务必不让一个蜀汉军斥候或者传令兵通过。诸葛亮和姜维之间的联络主要就是沿着这条河谷进行,别的地方当然还有通道,却不及这条河谷快捷,控制了这条河谷,在很大程度上就掐断了诸葛亮和姜维的联系,哪怕是延迟一天时间,也是非常必要的。

    在捕杀蜀汉军斥候的同时,夏侯霸派出了自己的斥候,绕过姜维的阵地,尽可能的和张郃取得联系。他离姜维的背后只背景下一百五十里,放马奔驰,一天就可以到,但是曹植给他准备了十天的粮食,就是给他更多的时间,不要因为粮食而手忙脚乱。

    现在,夏侯霸可以从容的部署。他仔细的回忆着曹植这段时间来的表现,揣摩着曹植可能采取的办法,猜测着姜维、诸葛亮可能的反应,他要用从曹植那里学来的兵法来击败姜维和诸葛亮,为曹植报仇,收复关中。只有如此,才能告慰曹植的在天之灵。

    思索片刻后,夏侯霸找来了体力和武技都最好的亲卫营:“你们埋伏到山谷中去,前后二十里,不管是什么人,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统统不准过。谁要是放跑一个,提头来见。”

    “喏。”亲卫们虽然也很疲惫,却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倚着石壁,疼得直咧嘴的牛金看着夏侯霸,眼中露出赞赏的光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