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28章 伏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最近孙权的火气真的很旺。

    汉魏两国在关中僵持,对吴国来说本来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孙权既可以选择联合魏国攻击蜀汉,也可以选择和蜀汉结盟攻击江淮,让魏国首尾难顾。他甚至不需要动一兵一马,就可以从中取利,如果他愿意出兵,也有足够的把握斩获更多。以前他就是这么干的,每次都能得手。

    可惜这次他只能旁观,什么也不能做。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在他身边卧着一头幼虎,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不仅如此,他还要防着这头幼虎袭击他,每天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欢愉可言。原本是坐山观虎斗,现在是坐山被虎观,这感觉完全变了样。

    除了国事之外,家事也让他非常不省心。孙鲁班经过十月怀胎,顺利的生下了一个男孩,健壮可爱。孙权不缺儿子,但他最宠爱的步夫人却没有能生个儿子一直是他最大的遗憾。如今他宠爱的女儿大虎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孩子,他当然非常高兴,也非常喜爱。可是一想到这个孩子的父亲,他就高兴不起来了。再加上孙大虎不停的在他面前嘀嘀咕咕,要他把赵统弄回来成亲,他就更加的心烦意乱。

    这样的心思都是不能宣诸于口的无名火,闷在心里的无名火让他更加难受,更加郁闷。

    这两件事都和魏霸有说不清的关系。那一头让孙权寝食难安的幼虎就是魏霸,而孙大虎的遭遇也是因为魏霸引起的。如果不是魏霸在夷渊劫走了孙大虎,孙大虎又怎么会成为孙权不能碰的伤口。要依着孙权的性子,早就派人把魏霸灭了,夺回交州。以解心头恶气。可惜,他现在不仅不能出兵攻击魏霸,还要防着魏霸来攻击他,这种被动的感觉让她他越发恼火。

    费祎对孙权的心思摸得比较透,所以这才来提醒魏霸别做的太过分。以免激怒孙权,打破目前的平衡,影响关中的战局——交州的粮食还需要由荆州运往关中呢。

    魏霸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这关我屁事,我又没有义务让他开心。”

    费祎笑笑:“你也不希望你兄长随孟达攻击襄阳的时候缺粮吧?”

    魏霸的笑容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

    陇关。

    赵广挥舞着战刀,在城墙上往来奔跑,声嘶力竭的喊叫着。杀死一个又一个的羌人。可是羌人却越来越多,怎么也杀不完。他们就像一群强壮的蚂蚁,不断的向前向上攀爬,杀死一个,来了两个,杀死五个。爬上来十个,永无止境。

    赵广已经苦战了三日,勉强守住了陇关,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两千士卒剩下了不到八百,敌人却越来越多。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他向东边的山谷看了无数次。却没有看到援军的影子。

    “杀!”赵广怒吼一声,双手握刀,砍下一个羌人的首级,飞起一脚,将那个无头尸体踢下城去。因为用力过猛,他自己也险些摔下去,亏得亲卫一把抓住。他扶着被鲜血浸得湿滑粘腻的城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两条腿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到处都是的尸体和鲜血也没什么反应。

    “将军,援军再不来,我们就守不住了。”一个亲卫看着城外又在聚集的羌人,气喘吁吁的说道。

    赵广有气无力的说道:“守不住也得守。陇关丢了,关中就完了。这个责任太大,我承担不起。与其回去被丞相杀了,不如死在这里,免得给老爹蒙羞。”

    亲卫们沉默了,他们知道赵广说的是实话。丢了陇关逃走,关中就失守了,他们肯定承担不起这个责任,诸葛丞相也不会饶了他们。那一年的陇右之战,马谡在木门战败,丢失了粮草,以至于陇右溃败,诸葛丞相险些斩杀马谡。赵广和诸葛丞相的关系远远没有马谡和诸葛丞相的关系亲近,而丢失陇关的责任也远比丢失粮草的责任更大,两相一比较,赵广怎么看都是死定了。就算丞相能够放过他,恐怕赵云也不能放过他。

    与其回去死,还不如死在陇关,这就是赵广目前的心情写照,悲壮而无奈。

    战鼓声再起,羌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赵广拖着疲惫的身子站了起来,下令再战。看得城下抬着云梯汹涌而来的羌人,赵广眼前一阵阵发黑。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这一次。战死已经是无可回避的结局,区别只在于什么时候死。按照时日计算,诸葛丞相刚刚收到他的消息,就算丞相现在派出援兵,恐怕也来不及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责任,没能尽早发现羌人的企图,以致陇关失守。犯了这么大的失误,别无他途,只能以死谢罪。

    赵广苦笑着,举起战刀。

    一个亲卫匆匆走了过来,附在赵广耳边大声喊了几句,赵广眼睛一亮,嘶声道:“真的?”

    “此等大事,岂敢欺骗将军。”亲卫说道:“传令兵就在城下等你,有诸葛丞相的亲笔命令,将军快下去看看吧。”

    赵广下令部下备战,自己匆匆的走下了马道,在东门的门洞里,他看到了诸葛亮派来的传令兵。传令兵一看到他,立刻上前行礼,双手拿出了一封军令。赵广检查了封泥,这才用颤抖的手打开了信封。

    片刻之后,他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丞相果然神机妙算。”

    ……

    夜幕降临的时候,羌人再一次冲上了城墙,蜀汉军抵抗不住,终于兵败如山倒,在赵广的指挥下,蜀汉军退出了陇关,扔下一地的尸体,落荒而逃。

    夺取了陇关,羌人兴奋不已,在城墙上来回狂奔,发出狼嚎一般的怪叫。三天时间,伤亡过万,他们终于夺取了陇关,打开了进入关中的大门,从此可以在富饶的关中定居了。他们没有理由不高兴,没有理由不热泪盈眶。

    看着城头上狂喜的羌人,夏侯儒既欣喜不已,又有些遗憾。不过,此时此刻,最重要的还是入城,占领陇关,追击赵广。虽然陇关得手,可是要进入关中,还有百余里的山路要走,适合阻击的地方不少,如果让赵广有时间从容布置,他们还要付出更大的伤亡。

    夏侯儒留下一部分人守陇关,率领羌人主力立刻追击。羌人们仿佛看到了关中的土地在向他们招手,不用夏侯儒动员,就争先恐后的追出了陇关。赵广举着火把在前面逃,羌人举着火把在后面追,首尾相望,零星的战斗不时的爆发,赵广率领亲卫断后,且战且退。羌人穷追不舍,奋勇争先,在山路上留下了一具具的尸体。

    战斗血腥而短暂,赵广没有了城墙做掩护,只能利用随处可见的地形,不过羌人们也没占什么便宜,赵广逃得很快,根本没有时间让他们去包抄,而且山路狭窄,他们人多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前面的和赵广打得血肉横飞,后面的却只能看着,帮不上忙,等他们费了千辛万苦赶到前面去,赵广又扔下阵地跑了。

    好在他们追得紧,没给赵广留下充裕的准备时间,否则他们还要付出更大的伤亡。

    一个逃,一个追,一夜之间,他们跑出了五十多里。黎明时分,赵广进入了一个叫马鹿峡的峡谷。

    经过一夜的战斗,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赵广身边的都是训练有素的亲卫营,虽然疲惫,还能勉强保持队形,大部分也跟了上来,可是羌人们却已经没有了队形,他们像一群互不统属的野狼,只知道追逐猎物,完全顾不上同伴在什么位置。大量的士卒掉了队,从陇关追出来的时候有近两万人,及时跟着赵广进入马鹿峡的不到一半。

    好在赵广只有几百人,而且同样奔跑了一夜,体力不支,他们还有足够的兵力优势。看着赵广在前面停了下来,匆忙的准备临时阵地,羌人们笑了,互相打着气,慢慢的在峡谷中聚集起来,向赵广的阵地冲了过去,准备再一次战斗。

    赵广也笑了,他竖起战旗,大喝一声:“击鼓,叫关定国、张子望起床。老子跑了一夜,也该让他们活动活动了。”

    他身边的士卒们露出了阴险的笑容,突然敲响了战鼓。战鼓声在峡谷间来回震荡,地动山摇。

    片刻之后,山谷上也响起了雄壮的战鼓声,与赵广的战鼓声交相呼应。

    羌人们大惊失色,他们抬起头,看着山坡上招展的旌旗,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关兴站在左侧的山坡上,缓缓的拔出战刀,伸了个懒腰,笑骂道:“赵仲德这个竖子跑得还真快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着实可恨,待老子杀光了这些羌人,再和他算账。来人,给我把那些石头都推下去。”

    在另一侧,张睎同样懒散的摇摇头:“这竖子,是不是没接到丞相的命令就撤退了,怎么跑得这么快?嗯,等打完这一仗,可得好好问问他,赵老将军的脸面都让他丢光了,这样的人也能和魏子玉做师兄弟,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他瞪了一眼那些看着他的士卒:“看什么看,还不把那些石头推下去,留着当早饭?”

    士卒们不敢怠慢,一起动手,将准备了两三天的石头推下了山坡。

    一时间,大大小小的石块从山坡上滚了下来,越滚越快,带着轰隆隆的巨响,砸向目瞪口呆的羌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