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21章 百辟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双方恶战一天,魏军前仆后继,有进无退,以巨大的伤亡为代价,连破蜀汉军四道拒马阵。

    曹植的战旗一直飘扬在战阵的最前方。

    阵前重重叠叠的全是尸体,鲜血已经汇成小溪,脚下的土地变得湿滑泥泞,战靴踩下去吱吱作响,再拔起来的时候,仿佛有人拽着靴底,非常吃力。

    蜀汉军的伤亡虽然没有魏军那么大,可是士气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特别是曹植承受了那么多的攻击,却依然没有倒下,这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的战旗每向前移动一次,都会让蜀汉军的心理受到一次难以名状的冲击。

    当这种冲击积累到一定地步的时候,蜀汉军产生了动摇,面对冲杀上来的魏军士卒,他们的抵抗不再那么坚决,反击也不再那么果断。有两道阵地就是这么丢失的,特别是第四道阵地,魏军一发起冲击,拒马阵里的蜀汉军就懵了,掉头就跑,将阵地拱手相让。

    蜀汉军的动摇让魏军士气大涨,满脸是血的魏军士卒骄傲的站在轻易到手的阵地上,举刀狂啸。

    魏军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陈王万岁——”

    “大王万岁——”

    曹植左手扶旗,右手高举,向将士们挥手致意,以手抚胸,微微欠身,身上的战袍虽然沾满了血污,姿态却优雅无比,仿佛刚刚完成了一幕完美的表演,正在向观众谢幕。

    魏军更加兴奋,欢呼起此起彼伏,惊天动地。

    诸葛亮沉下了脸,挥了挥羽扇:“将弃阵的将士全部斩首。”

    “丞相——”杨仪大吃一惊,那可是近五百人啊。全杀了?

    “威公,去吧,人可以死,心不能软。”向朗看着远处欢呼的魏军:“曹植要拼命,我们只要有些许软弱就会前功尽弃,后果不堪设想。”

    杨仪打了个激零,不敢再劝,转身下了指挥台,招来亲卫营。传达了命令。

    在众目睽睽之下,弃阵而归的士卒被捆了起来,押到阵前一一斩首,血淋淋的首级挂在了第五道拒马阵的尖桩上。

    蜀汉阵地一片死寂,看着这数百颗首级。没人有敢说一句话。

    “丞相,只剩下一道拒马阵了,怕是挡不住曹植的冲锋,还是……”

    向朗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诸葛亮拒绝了。“向公,多谢你的提醒,不过。曹植厮杀了一天,伤亡至少五千,接近总兵力的一半,我不相信他还能保持这样的攻击力度。他这么不惜代价的攻击。不就是想击垮我们的士气吗?我一退,岂不是正中他的下怀。”

    “可是丞相千金之躯……”

    “丞相难道还比王还要尊贵吗?”诸葛亮的眉心一阵阵抽搐,他也为曹植的疯狂所震惊,他更为曹植的控制手段所折服。大军奔袭千里。断粮在即,现在又伤亡过半。居然还能把士气控制得这么好,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这当然和曹植以王爵之尊亲临战阵,死战不退有关,可是如果没有足够高明的手段,仅凭无畏的气概是远远不够的。

    与这样的对手作战,不仅需要足够的智慧,还需要有足够的实力,必要的时候,还要有能与他以命搏命的勇气。

    诸葛亮自认有足够的智慧,也有足够的实力,正如他对向朗说的,他相信能顶住曹植的攻击。可是他自问没有和曹植拼命的勇气。如果不是手握远远超过曹植的大军,而是兵力相近,他不可能坚持下去。

    曹植可以死,他不能死。他身上肩负的责任太重,他不能像曹植一样视死如归,无所畏惧。

    勇者有所惧。

    幸好,他现在还有足够的实力,只要控制住士气,他就能顶住曹植的进攻。而让部下经历这样一场战斗,可能比斩杀魏国的王还要能锤炼士气,正如魏霸在临贺城下借陆逊来锤炼队伍一样,他也要借曹植这把难得一见的强硬对手来锤炼自己的人马。

    现在又怎么能退,退了,就再也没有进的机会。

    诸葛亮深吸了一口气,再次下令敲响了战鼓。夜幕即将降临,可是曹植却没有退却的意思,魏军还在向前推进阵地,看样子,今夜是无法安睡了。

    正如诸葛亮所料,曹植根本没有打算休息。一来他没有太多的粮食了,时间并不宽裕,二来魏军战斗勇猛,士气可用,不趁着这个机会战斗,一夜过来,谁知道这些士卒会不会被死亡的恐惧压倒。

    一天的战斗,魏军战死近六千人,几乎没有伤者,凡是上阵的人都倒在了阵地上。曹植也实现了他的诺言,有进无退,他向前移动了四次,现在离诸葛亮的中军不到四百步,攻破最后一道拒马阵,他就可以直接面对诸葛亮的中军。

    在这个距离,他能看到中军指挥台上诸葛亮的身影,想必诸葛亮也能看到他。两人虽然无法看到对方的面容,可是他们的心智却无时不刻不在进行着残酷的较量。

    插在最后一道拒马阵上的首级,在向曹植表示着诸葛亮的坚持,蜀汉军士气的细微变化,也预示着这最后一首拒马阵将是前所未有的艰难。

    曹植停了下来,下令士卒们吃晚饭,同时收集蜀汉军遗弃在阵前的军械。经过一天的恶战,曹植带来的连弩车和霹雳车大多已经损坏,羽箭和石弹也消耗殆尽。好在双方恶战到现在,阵地上到处可见羽箭和石弹,蜀汉军失守的阵地上也有不少连弩车和霹雳车,只要稍作修复,就可以使用。

    不得不说,蜀汉军的军械质量就是比魏军的质量要好,耐用得多。

    曹植就在阵前啃着干粮,亲卫们举着盾牌,小心翼翼的护在一旁。这里离蜀汉军阵地太近,一枝流矢都有可能要了曹植的命。

    曹植对着所有的将士说过,他今天只进不退,因此夏侯霸只能冒险来到阵前,听取曹植的命令。

    “仲权,我今天会连夜攻击,尽一切可能的压迫蜀汉军。”曹植喝了一口带有血腥味的河水,慢慢的嚼着又干又硬的面饼。他嚼得很细,仿佛要细细品味其中的滋味,记住了这最后一顿的味道。“你准备好了,我一发出消息,你就准备冲锋。”

    夏侯霸眼神一紧,沉默了片刻。

    “不要管我,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你冲过去了,我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你冲不过去,我们只能全死在这里。”曹植盯着夏侯霸的眼睛,眼神凌厉如鹰。“今天的战斗你也看到了,正如张郃所说,诸葛亮思虑周密,破绽极少,而且反应很快,一旦出现问题,他就很快能弥补起来。因此,你不能有任何犹豫,一犹豫,可能就会失去机会。”

    夏侯霸缓缓的点了点头。

    曹植抹了抹嘴,从腰间抽出一把战刀,留恋的看了一眼,塞到夏侯霸的手里。“这把雀环百辟刀,是当年武皇帝所赐,我不能让他落到敌人的手里。仲权,你留着做个纪念吧。”

    “殿下……”夏侯霸捧着刀,痛不欲生。

    “好啦,你父亲曾经虎步关右,所向无前,你既是他的儿子,就要像个汉子,休作小儿女态。”曹植拍拍夏侯霸的肩膀:“仲权,努力之。自磨自励,国之百辟。”

    “喏。”夏侯霸捧刀向后退了数步,将刀插入腰带中,再施一礼,转身大步离去。

    曹植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转过身,目光扫过战场。魏军将士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纷纷转过头来,挺起了身躯,屏住了呼吸。

    曹植大吼一声:“勇士们,准备好了吗?”

    魏军将士七嘴八舌的大叫道:“准备好了。”

    “大王,你就下命令吧,皱个眉的都不是好汉子。”

    “大王,我们跟着你!”

    “那好,让我们再战一场,看看谁能看到明天的朝阳。”曹植缓缓拔出战刀,指向天空:“举火,攻击!”

    “喏!”魏军轰然应喏。

    “放!”一名操砲手大吼一声,操起手中的木锤,用力击下。霹雳车一阵震颤,木梢呼啸而起,将数颗石弹甩上了天空。

    石弹破空而出,带着凌厉的杀气,飞向蜀汉军阵地。

    与此同时,数十架霹雳车、连弩车开始怒吼。

    诸葛亮坐在指挥台上,看着再次发射的霹雳车,看着凌空飞至的石弹,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他挥挥羽扇:“反击!”

    传令兵奔到台前,挥动令旗,鼓手们挥起鼓桴,敲响了牛皮大鼓,无数的霹雳车和连弩车开始咆哮,最后一道拒马阵里的蜀汉军将士站在同伴的首级旁,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盯着越来越近的魏军。

    远处,夏侯霸大步离开,他走得非常快,生怕被别人看到他眼中的泪水。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曹植了。他走到右阵,两千骑士坐在地上休息的骑士纷纷站起,围了过来,默默的看着夏侯霸。夏侯霸拔出那口雀环百辟刀,高高举起:“兄弟们,陈王将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们,我们能辜负他吗?”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骑士们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