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19章 兵临汧县

第619章 兵临汧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马岱的四千骑兵被夏侯霸、牛金重创,魏国骑兵在关中腹地纵横无忌,给蜀汉军各部之间的相互联络造成了极大的困难。霍弋要从陈仓给汧县的诸葛亮或者郿坞的魏延送一个消息,往往要付出十多人的牺牲,才可能有一两个人死里逃生,把消息送达。如果运气不好,甚至可能全军尽墨,一个都逃不掉魏军的堵截追杀。

    诸葛亮收到霍弋的报警时,曹植已经离汧县不足五十里,诸葛亮自己的斥候也发现了曹植的踪迹。

    诸葛亮的斥候最远的直至陈仓城下,正常的警戒范围也有一百里,只是这些斥候都无法与魏军的侦骑正面对抗,很难及时的把消息传递回来。只有到了五十里范围以内,斥候数量激增,魏骑无法控制局面,诸葛亮才能及时的收到消息。

    尽管如此,双方在消息的及时和准确上,诸葛亮还是落了下风。面对四处出击的魏军铁骑,任何人都能感受到战前的紧张气氛。

    汧县东侧是千山,右侧是陇山,中间便是泾水河谷,山高谷深。由这里向北可以进入塞北的高原,丝绸之路的草原线就是由这里出关中,汧县与草原上的萧关形成这道河谷地的两端。由汧县向西,进入陇山,可以经由陇关通往陇右,进入天水郡北部。

    因为这样的地形,汧县又称关陕锁钥,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曹植要想北上,张郃要想南下,都必须经过汧县,而诸葛亮的大军就驻扎在汧县。曹植长驱直入关中,不惜花了六七天的时间佯攻陈仓,想要诱诸葛亮离开汧县。都没有能得逞,被迫无奈之下,只好主动北上,攻击诸葛亮。

    长达大半个月的急行军,眼花缭乱,让人捉摸不定的战术,在诸葛亮的面前都失去了作用,最后还得以一万余疲惫之师来攻击诸葛亮的三万以逸待劳的大军。

    到了这一步,再也没有人怀疑诸葛亮按兵不动有什么不对了。

    曹植的大军一直逼进到诸葛亮的面前十里。才安营扎寨。两军相距这么近,这无异于挑衅,蜀汉军将领都义愤填膺,纷纷请战,要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魏军。

    诸葛亮不准出战。他对众将说。曹植千里迢迢的从关东杀来,就是为了和你们决战。他的粮草有限,等下去,他只有全军崩溃一条路,你还怕他会跑了?安心的守好大营,等着曹植来攻吧。守阵总比攻阵更容易一些。曹植这么做,就是想激怒你们。你们如果去攻他的大营,他就得计了。

    听诸葛亮说得有理,众将虽然还有些愤愤不平,却也不再坚持。他们各自回营。厉兵秣马,准备战斗。谁都知道,曹植已成强弩之末,杀死魏国的王。那可是一桩大功,谁也不想在这样的战事中失败。

    要说唯一让人头疼的。大概就是夏侯霸的骑兵了。对于这支刚刚重创马岱的骑兵,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

    ……

    诸葛亮气定神闲,等着曹植来攻。曹植却没有急着来攻,而是怪异的沉默着。他每天都要巡视大营几遍,照料受伤的士卒,和将士们聊聊天,谈谈天,有时候还开几句玩笑。

    在他的感染下,那些因为死期将近而显得有些不安的将士们保持了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平静。他们平静的面对死亡,耐心的等待着战斗的开始,即使对即将见底的粮袋也保持了难得的平静。

    这一点,即使是那些跟着大将军曹真征战多年的百战悍卒也佩服不已。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大军的情绪稳定,仅此一点,就足以可见曹植不是一个书生那么简单。

    夏侯霸也是这些崇拜者中的一员。他默默的学习着曹植的一举一动,记在心里,化为自己的经验。忙碌完了一天之后,夏侯霸整理好了斥候们一天打探的报告,来到了曹植的大帐。

    曹植接过了报告,一页页的翻着。过了一会儿,他将报告放在案上,轻轻的挠着眉心。

    “陇关方向有战事?”

    “现在还不太清楚,只是通往陇关的官道上来往的斥候频繁,又有大军通过的新鲜痕迹,应该是不久前有大军赶往陇关。”夏侯霸试探的问道:“殿下,如果派一支人马去袭击陇关,可行否?”

    “我们兵力本来就不足,再分军,更不可取。”曹植否决了夏侯霸的建议。

    夏侯霸眨了眨眼睛,刚要再劝,曹植瞥了他一眼。“仲权,我不惜代价的杀入关中,就是为了接应张郃入关。陇关就算有人马,也不会是张郃的主力,很可能是羌人。你说,我们是接应张郃入关,还是接应羌人入关?”

    夏侯霸砸砸嘴,没有再说。他本来的意思是希望曹植率军突袭陇关,也许能得到陇右的粮食支援,但是曹植拿出这个理由来,说明他根本不打算退让,他就是要和诸葛亮血战一场,让张郃顺利入关。事实上,也只有张郃率领的魏军主力进入关中,魏国才有收复关中的可能。

    只是那样一来,他们这支大军的生还机会就非常渺茫了。

    曹植轻敲着案几,单调的笃笃声让人沉默。夏侯霸默默的看着曹植那张憔悴的面庞和通红的眼睛,心里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

    “仲权,张郃被姜维截住,要想入关,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曹植慢吞吞的说道:“如果没有人接应,他也许根本入不了关。”

    夏侯霸的眉头皱了起来,除去俘虏和体力消耗过大,不能再战的士卒,包括骑兵在内,他们现在只有一万两千多人,曹植连分一部人去袭击陇关都不肯,怎么还想着派人接应张郃?张郃率领的可是魏军最精锐的主力。

    “我们还剩三天粮,从明天开始,我要发动攻击,拖住诸葛亮。你准备好,带上十天的粮食,一有机会,就穿过诸葛亮的战阵,沿着汧水河道一直向北,去袭击姜维的后阵。”

    夏侯霸大吃一惊:“殿下,你只剩下不到万人,如何能挡得住诸葛亮?”

    “我本来就没打算活着。”曹植摆摆手,示意夏侯霸不要争论:“我会尽一切可能把你送过去,你千万不要犹豫。诸葛亮是个谨慎之人,他不会给我们太多的机会。”他看了夏侯霸一眼:“如果你真的想助我,那就以最快的速度击败姜维,引张郃入关。”

    夏侯霸泪如泉涌,连连点头。

    ……

    朝阳初升,相隔十里的大营里炊烟袅袅,鼓角之声相闻。

    当阳光照进河谷地的时候,曹植率军出营北向列阵。他们背对金灿灿的阳光,列着整齐的战阵,沿着河谷地,慢慢的向诸葛亮的大营进发。在低沉的战鼓声指引下,他们步履从容,面色沉静,肃穆中透出浓烈的杀气。

    诸葛亮随即下令出营列阵迎战。蜀汉军早就在河间谷地上准备好了阵地,也经过了演练,战鼓声一响,各部就井然有序的进入各自的阵地。他们迎着阳光,打量着那些背被阳光照得发亮,脸却显得非常阴暗的魏军,既充满了渴望,又有一些不安。

    这是一支即将断粮的人马,面对死亡,有人会崩溃,有人却会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这些魏军显然是后者,他们的沉默比激昂更可怕。可以想见,接下来必然会是一场血腥之极的恶战。

    没有人愿意和亡命徒作战,可是他们又没有其他的选择。

    双方相距三百步。

    诸葛亮坐在中军的指挥台上,穿着丞相的官服,正襟危坐,凛然不可侵犯。三万大军排成在他的前后左右排开,像一个个规模得让人无可挑剔的长方形,占据了汧水西侧的河谷地。每一个将士都站得笔直,不敢有丝毫懈怠。与魏军笼罩着死亡气息的战阵不同,蜀汉军的战阵严整如山。

    魏军阵中战鼓声响起,曹植骑着一匹驽马,从大阵中缓缓走出,他的身后只有一个甲士,举着他的战旗。他缓缓来到阵前,勒住了战马,缓缓的看了一眼对面沐浴中阳光下,被初夏的朝阳照亮一片明亮的诸葛亮和蜀汉军战阵,微微一笑,轻轻的扯了扯马缰。

    驽马打着喷鼻,慢慢的转过身子,面对万余魏军将士。

    曹植举起了手,所有的魏军将士都将目光看向了他。

    “勇士们……”曹植的声音有些嘶哑,却不妨碍每一个人都能听清楚他的话,反而增加了几分阳刚之气。“我们奔袭千里,一路所向无敌,今天,我们将迎来最后一战。”曹植顿了顿,再次提高声音,大声吼道:“最后一战的意思是,击败眼前的这些敌人,我们就可以收复关中,或者,我们将全部战死在这里。”

    他一伸手,从甲士的手中接过战旗,重重的顿在地上。“从现在起,我绝不会从此后退一步,你们要么踏着敌人的尸体前进,要么踏着我的尸体偷生。”

    一阵温暖的南风吹来,战旗迎风飞舞,猎猎作响,长长的旌旒拂过曹植刚毅的面庞,矫若游龙。

    在短暂的沉默后,魏军忽然爆发出一声怒吼:“战!”

    “战!”

    “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