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18章 以不变应万变

第618章 以不变应万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文學館r />

    征战一生的张合不仅做到了这一点,而且更进一步,他静的时候如同卧虎睡狮,虽然懒散,却让人不敢掉以轻心,不敢轻易冒犯,一动起来,犹如下山猛虎,狮子搏兔,全力以赴。他不仅在战斗中与对手较量,在各个方面都在与对手较量,像这种在阵地上宿营的行为,就是双方将领在心理上的较量。

    离得这么近,当然不可能安睡。两百步的距离,全力奔跑的话,只要数十息就能赶到,用强弩甚至在本阵中都能射到对方。

    在这么近的距离对峙,对任何一个人的心理都是一种煎熬,别说休息了,恐怕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一眨眼的功夫,敌人就冲了上来。

    姜维将主力向后退,完全是一种本能,一种远离危险的本能。

    张合克服了这种本能,并且抓住了这个机会。姜维的战旗一动,他立刻命令那些在后阵休息了一天的将士们开始攻击。

    蜀汉军有两万,魏军有三万,在狭窄的山谷里,不可能一下子摆开这么多人,真正面对面的将士,双方加起来不过两三千人,大部分人都在休息、观战。

    田豫就一直领着一万人在远离战阵的地方休息。现在,该他上阵了。

    苦战了一天,刚刚喘了一口气,本以为可以多活一天了,没想到魏军居然逼在眼皮子底下不走,蜀汉军心里本来就有些打鼓。姜维将主力后撤,也是没办法的事,留在阵前监视的那三千人也只能自认倒霉。可是他们没想到,倒霉的还不仅仅是不能睡个安生觉,而是要继续战斗。

    面对冲杀过来的魏军。蜀汉军大惊失色,立刻下令准备战斗,同时敲响了求援的战鼓声。

    战斗随即开始,田豫亲临阵前指挥,田复、田毅兄弟俩轮番上阵,猛冲猛打,喊杀声震天,一口气攻到了蜀汉军的阵前。

    姜维还没来得及脱下战甲,就听到了前阵的报警声。大吃一惊。他连忙重新穿好战甲,戴好头盔,带着亲卫营赶到了阵前。

    看着阵前杀成一团的阵地,姜维目瞪口呆。他的目光看向远处的魏军中军,心道曹植疯了。难道张合也疯了,还是魏国君臣都疯了?

    和疯子作战果然不容易。姜维一边叹气,一边组织防守,同时给诸葛亮发出了紧急军报:张合攻击迅猛,请丞相做好接应的准备。

    ……

    几乎在同一时间,陈仓的霍弋、陇关的赵广和六盘山的姜维都向诸葛亮发出了紧急报警。一时间,汧县的大营成了不同方向消息的汇集地。那些将领们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却也能从这些信使的来回飞驰上感受到战事的紧张。

    可是诸葛亮一直没有下令行动,除了关兴、张睎领着五千人出了大营之外,剩下的大军一直按兵不动,保持着让人费解的静谧。就像是暴风中心。有一种让人不安的平静。

    不少人求见诸葛亮,希望通过诸葛亮的只言片语,或者是他的神情变化来了解战事的进展情况,可是他们无一例外的被挡了驾。谁也见不着诸葛亮。诸葛亮传出话来,让他们做好作战的准备。却不说什么时候出发。他们没办法,不约而同的来见向朗。

    此时此刻,大概能让诸葛亮给点面子的也只有向朗这位荆襄系的老臣了。

    面对接踵而来的访客,向朗再也没法安心看书了,只好来到诸葛亮的大帐求见。

    向朗求见,诸葛亮很给面子,亲自迎出大帐。他没有披甲胄,也没有穿丞相的冠冕,而是戴了一顶进贤冠,穿了一身雪白的春衫,手持一把洁白的羽扇,在这暮春的季节里,微风拂动,神采奕奕。

    “向公,怎么没做学问,来找我聊天?”诸葛亮笑盈盈的问道,挽着向朗的手,“既然来了,我们就去汧水边走一走吧。”

    向朗打量了诸葛亮一眼:“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并肩步行出了大营,那些一直想见诸葛亮却见不着的人远远的看到诸葛亮步履从容,偶尔还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那些消息应该不是坏消息,否则丞相不可能这么轻松。

    大营里的气氛不知不觉的平静了下来。

    向朗的心情却一点也不轻松,因为现在除了诸葛亮和几个亲信之外,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战事真相的。诸葛亮面不改色的转述着情况,向朗却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对向朗的惊愕,诸葛亮微微一笑:“向公,你对我不放心吗?”

    向朗连连摇头:“我怎么会对丞相不放心。只是三面受敌,若有一处出现意外,后果就非常严重啊。”

    诸葛亮抬起头,看着起伏的终南山,出了一会儿神,这才笑道:“以向公看来,哪一处会比较危险?”

    向朗沉思片刻:“陇山。”

    诸葛亮颌首附和:“向公果然是老成之人,一眼就看出了要害。陇山的确最危险,赵广只有两千人,数万羌人在略阳一带集结,一旦杀向陇关,赵广的确很难抵挡。不过,羌人不会攻城,而陇关坚固,就算羌人数量众多,也只会在开始占一些便宜,我相信赵广能坚持得住。”

    向朗的眉头微微一蹙:“那丞相就在这里静候佳音?”

    “佳音?”诸葛亮眨了眨眼睛:“我能等得到佳音吗?”

    “那丞相又如何克敌制胜呢?”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个等字罢了。”诸葛亮轻声笑了起来,挥了挥手里的羽扇,瞟了一眼向朗:“向公,你觉得曹植能攻得下陈仓吗?”

    向朗摇了摇头:“陈仓虽小,却很坚实,霍弋、廖化都是稳重之人。曹植若是不惜代价的强攻,大概也只会把一万多步卒全部消耗在陈仓,那肯定不是他的目标。”

    “那曹植的目标会是什么呢?”

    向朗沉吟了许久。“要么是郿坞的魏文长,要么是丞相。”

    “你觉得文长会上当吗?”

    向朗眼神一闪,也笑了起来:“丞相果然高明,以不变应万变。魏文长是最擅奇兵之人,他若是出手,即使是曹植也未必躲得过。若是没有把握,他当然会躲在郿坞不出来。丞相又不肯轻动,那曹植攻陈仓就没有了意义。这么说来,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北上,直接接应张合入关了。”

    诸葛亮笑眯眯的看着向朗,一句话也不说。

    “曹植没有后勤补给,又无法抄掠,就算西进临渭,没有战船,他也无法逆水而上。他只有北上,要么主动挑战丞相,要么绕过丞相,长驱五六百里去夹击姜维。照这么说来,他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丞相,你这是以静制治,以逸待劳,坐等曹植送上门啊。”

    诸葛亮摇摇羽扇,指着天上的朵朵浮云,微微一笑:“向公说得对,不过是以不变应万变罢了。世人皆知云卷云舒,变化无端,却不知云之变化,唯在于风。风者,君子也,云也,小人也。君子鼓之,小人应之。”

    向朗赞叹的长叹一声:“丞相真智者也,非我能及。”

    诸葛亮笑着摇摇头,正要说话,杨伟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霍弋去陈仓之后,他就接替了霍弋,为诸葛亮处理文书事宜。不过,他显然没有霍弋那样的稳重,不知道收到了什么消息,他跑得一头大汗,气喘如牛。

    诸葛亮皱了皱眉,收起了笑容:“什么事?”

    “丞相,陈仓急报,曹植北上了。”

    诸葛亮花白的剑眉一挑,立刻打开军报,迅速看了一眼。他目光闪了闪,冷笑一声:“曹子建终于坐不住了,这一次,我看他还能跑到哪儿去。传令,全军备战!”

    杨伟愣了一下,随即跳了起来,大声应道:“喏。”没等说完,转身就跑。诸葛亮皱了皱眉,转过身,却一脸笑容的对向朗说道:“向公,你看,正如你所说,我们不需要走路,曹子建主动送上门来了。”

    向朗躬身一拜:“丞相高明,朗佩服。”

    ……

    曹植牵着战马,正带着大军一路急行。

    他并没有攻陈仓。陈仓城虽小,却非常坚固,从城防的情况来看,城里的守将也颇有章法,没什么明显的破绽。短期内攻城陈仓的可能性非常小。更重要的是他的目标不是陈仓,而是想吸引郿坞的魏延或者是汧县的诸葛亮,偏偏这两人一个也没来,一个躲在郿坞,一个留在汧县,根本没有救援陈仓的意思,让守候在一旁的夏侯霸白等了三天。

    所以,曹植当机立断,放弃陈仓,果断北上。

    接应张合的主力入关,才是他最终的目的。仅凭他这一万多步骑,又没有后勤补给,他是不可能占领关中的。实际上,这支大军的生命一直在倒计时,每耽搁一天,就离死亡更近一步。

    曹植当然不甘心于此,就是要死,他也要在临死前和诸葛亮恶战一场,给张合创造一点机会。

    所以,他率领大军浩浩荡荡,直奔汧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