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03章 败而不乱

第603章 败而不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赵云落后曹植半天的路程,他接到马谡的命令时就开始加速,可惜他依然没能赶上。

    离战场还有十里,赵云接到了斥候的回报,马谡已经被曹植击败,八千大军全面崩溃,魏军正在追杀溃兵,鸿门血流漂杵,尸横遍野。大胜之后的曹植没有继续撤退,他占领了马谡的阵地,接收了马谡还没来得用的军械辎重,正在列阵,准备再战。

    赵云虽然有心理准备,听到这个消息,还是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曹植攻得太猛,马谡败得太快。

    马谡败了,合兵一处夹击曹植的计划自然落空。赵云现在只有八千人,面对刚刚大胜一场,又获得了辎重补给的魏军来说,他没有任何优势。仓促接战,并不能改变局面,反而可能损失太大,失去周旋的能力。

    没有了马谡率领的机动兵力,赵云这支人马就成了长安附近唯一能够调动的力量。在去年的战斗中,潼关的魏延、上洛的邓芝因为遭受了魏军的猛烈攻击,损失不小,而且他们要守城,无法抽身,只有赵云一直没有战斗,还保持完整。

    现在,他要担负起居中调度的作用,还要守护北方的关隘,以免张郃趁虚而入。如果逞一时之勇,与曹植血战一场,就算是胜了也是惨胜,他就再也没有力量阻挡张郃了。

    赵云勒住了马缰,下令停止前进,就地列阵。他的部下急行而来,需要时间恢复体力,并做好接战前的阵地准备。这样的话,如果曹植逼上来邀战,他才有一战之力。略占上风。

    即使都是阵地战,攻守之间还是有不小的区别的。守的一方据阵而守,在阵型和军械上都要占不少便宜,攻的一方要前进,自然不可能携带大型军械,也无法像守的一方一样保持严整的阵型。

    征战多年的赵云对这些细节了然于胸,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最利于自己的决定。

    得知赵云停止前进,曹植也没有返身邀战,他就在马谡的阵地上休息。让将士们饱餐一顿,载歌载舞,庆贺刚刚取得的胜利。取得了马谡留下的辎重补给,无疑是给魏军打了一针强心剂,而一战击溃蜀汉军八千主力。无疑也是给曹植的征程开了个好头。

    此刻,他们面对的敌人只有赵云率领的八千人,可是他们毫无畏惧。他们兵力占优,士气高涨,根本不怕和赵云再战一场,他们甚至渴望曹植下令攻击赵云。击败赵云之后,关中东部就只剩下潼关和上洛两座孤城了。是西行还是东进,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可是曹植却没有任何命令,只是让将士们好好休息。他一如既往的巡视各营,直到所有的士卒都安然入睡。他才回到自己的帐篷,对着地图,揉着酸胀的腿沉思。

    ……

    马谡带着谢广隆等二十多个亲卫,策马飞奔到了赵云的大营。

    “赵将军。真是惭愧。”马谡抱了抱拳,一屁股坐在赵云对面。也不客气,拿过案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开门见山的说道:“现在关中的形势很危险。”

    赵云默默的看着马谡。马谡虽然很狼狈,神情却还算镇定,并没有乱了方寸。这让他非常欣慰,打败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败就阵脚大乱。马谡上次在陇右为什么会遭人唾弃,就是因为他战败之后心志大乱,可耻的逃跑了,丧失了挽回战局的好机会。现在,他虽然再一次战败,却能保持冷静,这就是进步。

    “幼常,你有什么计划?”赵云平静的问道。

    “曹植来得太快,一下子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必须调整部署,把这个腹心之患消灭在关中。”马谡显然早有计划,缓缓说来,条理清晰。“我虽然败了,部下还有千余士卒,再给我两三天时间,把溃军聚拢起来,应该还有四五千人,加上你的部下,双方的兵力相差不多,还有一战之力。不过,我们不能主动进攻,当务之争是缠住他,护住长安城,还有长安城外的作坊。如果那些作坊落入曹植的手中,比丢了长安城还可怕。”

    长安城外,渭水河畔的作坊是魏霸占据长安的时候建立的,关中数万人马使用的军械都是那里生产、装配出来的,特别是威力强大的连弩车和霹雳车所用的石弹,都要靠作坊来供应。蜀汉军目前在军械上所占的优势就是这两项,形状规整,产量巨大的石弹是魏国不惜千金也想取得的秘密,作坊周围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魏军细作的影子。如果这些秘密落到曹植手中,那蜀汉军在军械方面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我会立刻赶回长安,保护作坊,延滞曹植的重任就要交给将军了。”马谡盯着赵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将军,你不要主动与他接战,缀着他就行。我已经派人去房陵向车骑将军求援,只要我们能坚持一个月,汉中的援军就能通过子午谷进入关中。”

    赵云微微颌首:“马长史,你放心好了,我会尽一切可能拖住曹植的。”

    “那就好。”马谡松了一口气:“此外,横山中的各处关隘要加强警戒,千万不能让张郃趁虚而入,否则,关中危矣。”

    横山指的就是横亘在关中北部,分隔关中平原与鄂尔多斯高原的山脉,这里向来是中原和游牧民族的南端分界线。当中原力量不足的时候,这里就是农耕民族的最后一道防线。横山以北,就是原属凉州的北地、安定等郡,现在正是张郃控制的范围。横山之上,有从战国时就开始修建的长城,有多处关隘,是赵云目前负责的防备重点。

    “我已经安排好了。”赵云道:“只是兵力不足,如果张郃真的来了,我们支持不了太长时间。”

    “我知道。”马谡叹了一口气:“如果在援军到达之前,张郃真的来了,将军就去守关,我来与曹植周旋。这一次败得突然,罪在不赦,只有将功赎罪了。”

    赵云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赵云的帐篷里,马谡写了几封信,安排人送出去,然后匆匆离开。

    ……

    魏延突然站了起来,撞翻了眼前的案几,案几上的杯盘有米饭菜肴撒得到处都是。魏延脸上全是不敢置信的惊讶,他看看手中的信,再看看那个一脸灰尘的谢广隆。

    “马长史真的败了?”

    “败了。”谢广隆尴尬的点了点头:“曹植像疯子一样,一上来就猛攻不已,那些魏军也像是疯了,居然用身体来冲击矛阵,硬是把矛阵冲开了一个缺口。他们不是骑兵,却把自己当成了战马。”

    魏延剑眉一挑:“有意思,没想到这竖子居然也是个疯子。马长史谦谦君子,要和疯子对阵,的确有些应付不来。”

    谢广隆没有说话,他搞不明白魏延这是替马谡解释呢,还是笑话马谡不行。

    “好了,我知道了。你回报马长史,让他守好长安,对付曹植的事,就交给我和赵子龙将军吧。”

    “将军要离开潼关?”谢广隆吃了一惊。

    “马长史也没说不让我离开潼关啊。”魏霸晃了晃手中的信,有些不快的瞪了谢广隆一眼:“行了,你去吃点东西,尽快赶回去,把我的话带给马长史。”

    谢广隆没有再吭声。他很清楚,魏延对他干涉军事非常不高兴。魏霸对他客气,那是对马谡客气,对他这样一个剑客,魏延从心底里是不怎么在乎的。

    送走了谢广隆,魏延走到地图前,眼睛眯了起来,眼神锐利如鹰。过了一会儿,魏武大踏步的走了进来。他虽然才十七岁,却长得高大剽悍,和魏延站在一起,除了面相稚嫩一些之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魏延的几个成年的儿子中,最像他的就是魏武。

    “阿爹,什么事?”

    “准备一下,明天出击。”

    “出击?”魏武目光一闪,顿时兴奋起来:“打哪里?”

    “打曹真的大营。”魏延握起拳头,在地图上标着曹真大营的位置敲了敲,“跟我玩这一手,看我不打得你满脸桃花开。”

    魏武一脸的茫然,觉得老爹这话好像有些不着边际。魏延看了他一眼,努了努嘴:“曹植率领两万步骑进入关中,在鸿门击败了马长史,曹真的大营是空的,我们去搞他一家伙,回头再来收拾曹植。”他笑了笑:“嘿嘿,我正愁找不到机会干掉他,他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魏武拿起马谡的信看了一眼,也不禁喜上眉梢:“嘿,阿爹,这可真是好机会呢。”

    “废话,这还用你来提醒老子?”魏延眼睛一瞪,抬腿就踢:“快去准备。”

    “喏。”魏武一个健步跳开,捂着屁股,飞也似的跑了。

    第二天早晨,魏延留下陈祥领一千余人守潼关,自己带着三千人离开了潼关城,杀向二十里以外的曹真大营。魏武率领五百武卒为前锋,仿佛怕有人抢了他的功劳似的,风驰电掣的一路狂奔。

    ps:月票情况不妙,江湖救急,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