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96章 蛰伏与张扬

第596章 蛰伏与张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武关。 />

    彭小玉坐在大帐里,细心的补缀着一件破损的战袍。

    战袍是她的兄长彭珩的。

    她逃到宛城之后不久,彭珩就由细作营头领转为了司马师的亲卫营校尉,级别有所提高,但是再也接触不到那些机密事件了,而且必须亲临一线厮杀。他随司马懿父子攻打上洛,几次担任敢死队,身边那些忠于他的高手已经死得七七八八,就连他本人也受了伤。彭小玉正在缝的这件战袍,就足以说明他离死亡有多近。

    尽管如此,彭珩却不敢有任何怨言。他非常清楚,要想带着妹妹一起逃走是不切实际的,而如果他一个人逃走,彭小玉的下场必然很凄惨。可是让彭小玉逃走,彭小玉又坚决不肯,没办法,两兄妹只好在这里苦熬,直到哪一天他战死沙场。

    “小玉,别犟了,自己先走。”彭珩看着已经成了黑色的屋顶,轻声说道:“你走了,我才能放心的走。”

    “有意思吗?”彭小玉用牙齿咬断了线头,麻利的将衣服盖在彭珩身上:“别说我一个人出不去,就算我出得去,只要那些人半天看不到我,你的首级就会挂在城墙上。”

    “可是……这样下去,我的首级还不知道会落在哪条沟里。”

    “不许瞎说。”彭小玉不由分说的打断了彭珩的话:“想吃点什么,我帮你做。”

    “小玉!”彭珩伸手拉住了彭小玉的手,焦急的说道:“小玉,你听兄长一句劝好不好?赶紧走,去零陵,不要和我一起死在这里。陈王入朝,陛下明显是对司马父子有疑心。他们为了自证清白,所有可能暴露的死士都要清洗掉。我这样的人更不可能留着,你留在这里,只会让我担心。”

    对曹植入朝可能带来的影响,彭氏兄妹早就讨论过很多次了,此刻彭小玉瞥了彭珩一眼:“你如果死了,我就能安心?”

    “你走了,我就机会逃。”

    “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彭小玉坐了回来,托着腮。想了想:“要不我和少主的人联系一下,我们一起逃到房陵去?风少主在房陵,只要进入房陵,我们就安全了。”

    “不立一个大功,我不能离开。”彭珩抬起手。抚摸着彭小玉脸上的那块青斑。“小玉,你长得不好看,我们彭家又不能和关家、夏侯家相提并论,如果不给你准备点有份量的嫁妆,进了魏家门,你哪有好日子过。”

    “兄长……”彭小玉脸一红,刚要嗔兄长两句。鼻子却不由自主的一酸,泪珠儿就滚了下来。

    “咳咳!”外面响起一声响亮的咳嗽,彭小玉一惊,连忙擦了擦眼泪。起身站到帐门口。帐门一掀,司马师缓步走了进来,看看彭氏兄妹,笑了一声:“玄玉。这是怎么了,令妹怎么哭了?”

    “没什么。一时想起父母,有些伤心罢了。”彭珩坚持着坐了起来,要下地行礼。司马师轻轻的按住了他,“玄玉,你有伤在身,就不要起来了。躺好,我有事要和你说。”

    彭珩恭敬的说道:“将军尽管吩咐。”

    “诸葛亮在关中,又把心腹蒋琬调到了零陵,成都现在成了李严的天下。我们觉得这有些不正常,却又不清楚个中端倪,想让你回一趟成都,打探一下情况。究竟是李严和诸葛亮达成了什么妥协,还是李严抓住了机会,要想争权。如果是后者,那当然是好事。如果是前者,我们也要从中做点手脚。蜀汉现在国势日强,如果不在他们内部搞点纷争出来,我怕我们是坚持不了太久。”

    司马师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彭珩一时倒有些搞不清他是真是假,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只能沉默着。司马师也不着急,打量了一下四周,叹了一口气:“最近军务繁忙,我有些力不从心,各种物资集中供应潼关战场,我也是捉襟见肘,你这里这么差,我实在过意不去。玄玉,你放心,你走之后,我会给你妹妹安排一个好些的住处,也不会让她受委屈。”

    司马师交待完了任务,转身走了。彭氏兄妹面面相觑。这下子,彭小玉是肯定跑不掉了。

    “你呀……”彭珩沮丧的长叹一声。

    “没事。”彭小玉反而平静下来:“至少你不用死在阵前了。兄长,你放心的去成都吧,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少主和李严走得近,我总觉得不是好事。如果有机会,你问问少主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那你怎么办?”

    “司马师不会杀我的。”彭小玉嫣然一笑:“他要想杀我,就不会等到今天。”她出了一会儿神,笑道:“少主抢了夏侯姑娘,他的心里有根刺,拔不掉呢。这是好事,以后再和少主对阵,这就是他的破绽。”

    ……

    司马师回到中军帐,司马懿背着手来回踱着步,司马昭拱着手站在一旁。见司马师走进来,司马懿目光一扫:“安排好了?”

    “已经安排好了。”

    司马懿没有再问,他非常清楚司马师做事谨慎,既然说是安排好了,就不会有差错。可是事涉魏霸,他还是皱了皱眉:“这事不能出差错。我们父子现在处境困难,不能因为这个女子出问题。”

    司马师用力的点点头。“父亲放心,万无一失。”他想了想,又道:“父亲也不必太担心了。陛下虽然起用陈王,可是他未必就能信任陈王,如果陈王立了战功,也未必就是好事,若是败了,那当然更不用心,陛下只能把父亲当成心腹了。”

    “振威将军身体如何?”

    “很不好。”司马师摇摇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夏侯徽被劫之后,司马懿就为他物色夫人,结果振威将军吴质主动示好,将女儿嫁给了他。吴质与司马懿同为文帝四友之一,不过吴质品性恶劣。人缘极差,和注重名声的司马家并不相投。他们父子之间谈到吴质时都不带私人感情,直接称之为振威将军。司马师对夫人吴氏也没什么感情,对司马懿接受这门婚姻也不太理解。

    “吴质麾下有不少精锐,你想想办法,要一些人过来做部曲。”司马懿平静的说道:“魏霸在荆南、交州积屯粮草,用不了多少,我们就会重新对阵。到了那时候,我们唯一能够占优势的就是骑兵。不能不提前做些准备。”

    “喏。”司马师看看司马昭,试探的问道:“陈王去潼关了?”

    “是的,所以我不想打了,请旨后撤到新野,随时准备接应襄阳。房陵最近有动静。我已经报与陛下,陛下也同意了。”

    司马师眉头微蹙:“陛下仅仅是同意而已?”

    “当然也不是,他让我抽调一部分人交给陈王,支援潼关。”司马懿忽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靳东流害我不浅。”

    司马师听到这个名字,神情一暗。如今靳东流和王双已经是魏霸麾下的两员重将,王双也就罢了,他原本就是夏侯尚的部下。靳东流却是司马懿一手提拔起来的,他成了魏霸的心腹,实在让司马懿面上无光,再加上陈王曹植这件事对司马懿打击甚大。他现在有些心灰意冷,对招揽人才的心思都有些淡了。

    这是让司马师最担心的事。一时受到压制,这可以理解,可是如果失去了战斗的**。那就彻底输了。可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劝司马懿,曹植三十八。曹睿二十五,司马懿却已经五十一了。人过五十,就开始走下坡路,要和正当英年的曹氏叔侄较量,难免会让人心生畏难情绪。

    也许,趁着这个机会退下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就连司马师都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他很不甘心罢了。他当然也清楚,父亲也不甘心,要不然他不会让他通过吴氏向吴质讨要部曲来积攒力量,准备反击。

    以守为攻,以退为进,向来就是司马懿保命的绝技。当此之时,唯有蛰伏而已。

    ……

    司马懿准备蛰伏的时候,李严却意气风发。

    法邈从零陵回来,带来了魏霸的答复。魏霸虽然没有明确表态要投靠他,可是魏霸再次重申了要全力支持他的工作,又同意把从交州运来的粮草交给他全权处理,并且留下了张表和杨戏这样的益州人,其实态度已经很明白。

    官场上,没有人会把话说得那么清楚,毕竟李严也不敢奢望把魏霸收入麾下。他和魏霸的关系更多是的合作的关系,而不可能是上下统属的关系。要是魏霸明确表态,李严反而不敢相信了。

    李严随即下令,以运粮船经过襄阳境内有可能被魏军打劫为理由,进入长江后,转而溯江上行,至西陵转陆路运输,入安桥塞,一路转到房陵。

    这个路线看起来没什么大的区别,实际上却大有文章。由水路经襄阳改成由陆路经房陵后,安全系数是增加了,可是途中的消耗同样大大增加。而且粮食到了房陵后,孟达没有立即起运关中,而是大量截留,留作己用。

    随后,孟达拿着李严的命令找到了吴懿,要求吴懿下令出兵襄阳,威胁在宛城的曹睿,牵制魏军的兵力,减轻关中的压力。孟达手里有李严的命令,身后有急欲立功的将士们,又有充足的粮草和军械,看起来简直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吴懿想不出有什么好的借口拒绝。

    于是吴懿病了,一病不起,人事不知,兵权也就自然的交给了孟达。孟达重兵在手,不顾监军宗预的强烈反对,下令出兵襄阳,同时回复李严。

    李严得到消息,微微一笑,给诸葛亮写了一封信。襄阳有战事,需要大量的粮草,在魏霸运到更多的粮草之前,可能没有粮草支援关中了。丞相,你可要耐心点,坚持住……

    ps: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