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92章 国难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洛阳,清河公主府。

    马车缓缓的停住,曹馥一跃下了车,赶到车后,伸手相扶:“阿爹,小心些。”

    曹洪咳嗽了一声,扶着车轼,有些艰难的起身。他虽然穿着灿烂的锦衣,脸色却不好,看起来有些灰败。他在曹馥的帮助下下了车,看了一眼黯淡无光的门额,叹了一口气,背着手,慢慢的走了进去。

    夏侯安从门里迎出来,一脸笑容的把曹洪迎进了府,径直来到中庭。夏侯楙一身白衣,正在院子里盘着云手,看到曹洪进来,他收了势,从侍女手中接过布巾擦了擦脸,笑道:“阿叔,新年好啊。”

    “好,好,又多活了一年。”曹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有什么大事,不让我这把老骨头安生,还要跑过来给你拜年?”

    夏侯楙微微一笑:“阿叔,照理说,应该我去给你拜年才是,可是你也知道的,我现在……”他耸了耸肩,苦笑道:“行动不方便啊。”

    曹洪没有再说什么,丢了关中,夏侯楙是毫无疑问的第一责任人,曹睿虽然把他赎了回来,也没有处罚他,却再也没有重用他。因为这个缘故,清河公主可没少跟他发火,夏侯楙的日子也不好过。两人同病相怜,就不再计较什么了。

    夏侯楙把曹洪让到堂上,斥退众人,这才低声说道:“我听说阿叔为了支持关中战事,捐出了一半家资?”

    曹洪脸颊一阵抽搐。一想到那些钱,他就心疼。他的身体不好,一方面是因为有病,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这些捐出去的钱。关中战事紧张,他身为宗室。不能不有所表示,更何况他当年因为吝啬险些被曹丕杀了,一年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年纪大了,没几年过了,可不想再被曹睿杀一趟。

    可是那些钱,真的让他心疼啊。

    “阿叔的慷慨,我敬佩不已。不过国家现在不仅仅缺钱。更缺粮。”夏侯楙淡淡的说道:“阿叔不想为陛下分忧吗?”

    曹洪险些跳了起来,瞪着夏侯楙:“子林,你……”

    夏侯楙知道他误会了,连忙摆摆手:“阿叔,你别急。你听我说。”

    “说什么说,我真的没钱了。”曹洪急赤白脸的说道。

    “我知道阿叔没钱了,所以我想送阿叔一条财路。”见曹洪如此心慌,夏侯楙不敢再卖关子,大过年的,别把老曹洪吓死。

    “财路?”曹洪这才平静了些:“有什么好财路,你能给我?”

    “你看你这话说得。”夏侯楙不满的看了曹洪一眼:“这件事。我只能对你说。”他凑到曹洪耳边低语了几句。曹洪的眼睛原本眯着,一点神采也没有,听了一半,突然眼皮一抬。眼中精光四射:“当真?”

    “我敢骗你吗?”夏侯楙嗤了一声:“我跟你明说吧,我这不仅是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我要再不做点事,我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曹洪眼皮一落。抚着胡须沉吟了良久,点了点头:“如果真是如此。这生意做得。可是,要想做得安稳,还得先和陛下通个气,万一有人告发到陛下面前,陛下可不能装聋作哑。另外,船队从哪里登岸,也要找好地方,现在徐州不太平,如果没有当地人帮忙,恐怕船到不了洛阳,就被人劫了。”

    “我想好了一个人。”

    “谁?”

    “泰山羊家。”

    曹洪眉毛一挑,瞥了一眼夏侯楙,笑了起来:“你都筹划好了,就等老夫入彀,是吧?”

    夏侯楙含笑不语。

    曹洪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你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也不算虚度。泰山羊家的确是个好人选,有辛佐治在陛下面前进言,比我们说要好多了。不过,你可要小心些,这笔生意虽然大,可是先期投入可不少,要是出了岔子,那可就是血本无归。”

    “阿叔,你放心,你们几家,哪一个我都惹不起,我能不小心吗?”

    “行,我就信你一次。”曹洪嘿嘿的笑了起来。夏侯楙也笑了,向后仰了仰,与身后的一个年轻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

    曹睿一愣,看着辛毗:“有这等事?”

    辛毗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曹睿站了起来,来回踱了两步,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悦,笑出声来:“这竖子好大胆,售粮于敌,不怕暴露了之后,死无葬身之地?”

    “这件事关系甚大,他当然做得缜密,不可能留下把柄,就算被诸葛亮发现了,也不过是治下不严罢了,抓不到他直接参与的证据。不过,陛下,我看这件事还有些蹊跷。”

    “有什么蹊跷?”

    “千里运粮,纵使是海运,费用也不少。用不了多久,只怕我大魏就无可用之钱了。”

    曹睿眼珠转了转,用力的一挥手:“事急从权,暂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马上下诏,将洛阳、邺城的铜收集起来铸钱,度过眼前这个难关。”他走到廊下,看着远处的天空,笑了笑:“我知道这是一副毒药,可是我只能吃下去。如果不能夺回关中,大魏国运可能会在我的手中结束。”

    辛毗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既然曹睿把一切后果都想到了,他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把证据收集好,没有证据,就伪造一些证据。等我渡过这个难关,我再狠狠的咬他一口。”曹睿阴森森的一笑:“有这样的臣子,蜀汉的国运又怎么可能昌盛,诸葛亮就是天纵之才,又何益于事?看来这是上苍还没有抛弃大魏啊。”

    辛毗欲言又止。

    ……

    阳光普照,被厚厚的积雪掩盖的群山白皑皑的一片,白得有些刺眼。一队民伕驱着驮马,拉着一只只装满了粮食的雪橇,在雪地里艰难的跋涉着。看到前面的大营,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大叫起来:“大伙儿加把劲,进了大营,就算是交了差事啦。”

    虽然有诸葛亮发明的雪橇,可是这样的天气运粮依然是一件苦差事。安全到达大营了,总算不用睡在冰天雪地里,总共可以吃一口热乎饭了。听到大营二字,疲惫不堪的民伕终于有了些精神。

    诸葛亮眯紧了眼睛,裹紧了身上的大氅,看着那些穿着破旧棉衣,冻得鼻涕直流的民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吩咐道:“威公,让辎重营多准备一些热食,再宰两头猪,给这些百姓添点荤腥。”

    杨仪皱了皱眉:“丞相,粮食还有,猪却不多了,还留着飨军用呢。”

    “将士们吃,百姓吃,不都一样吗?”诸葛亮说道:“去吧,不要吝惜,等雪化了,就会有更多的牛羊送来。”

    杨仪无奈的应了一声,转身去了,正好和霍弋迎面相遇。一看到霍弋脸上严肃的神情,杨仪不由得吃了一惊,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给霍弋递了个询问的眼神。霍弋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杨仪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他匆匆的安排了一下,就赶回到诸葛亮身边。诸葛亮刚刚看完那份急报,看到杨仪赶来,什么也没说,把急报递给了杨仪。杨仪接过来一看,不禁倒叹一口凉气。

    是蒋琬发来的消息。

    “李严好大胆!”杨仪眼睛都有些红了,气息也有些急促:“陈孝起说得不错,李严的确是腹有鳞甲。不,他岂止是腹有鳞甲,简直是包藏祸心。如此大量提拔益州人、东州人,朝堂之上岂能不乱?”

    “他就是要乱中取胜呢。”诸葛亮轻叹一声:“国事维艰,他们不知精诚团结,却党同伐异,自乱阵脚,着实让人心寒。长此以往,内斗不止,国将不国,还谈什么北伐中原,兴复汉室?”

    杨仪脸色铁青,想了想:“丞相,我们要早做准备,李严既然不安份,那孟达岂肯蛰伏?若是他将交州来的粮草转运至襄阳,我们这里如何是好?”他顿了顿,又道:“还有,董允太软弱了,他不是李严的对手,还是让蒋琬回成都去吧,反正他在零陵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

    诸葛亮眼神一闪,摇了摇头:“不,蒋琬在零陵有用。”

    “那谁在成都主事?”

    诸葛亮无声的笑了起来:“不急,李严翻不起大浪来。现在我担心的不是外敌,而是内患,内患不除,无以御敌。内患一解,外敌又何足道哉。”

    杨仪有些茫然,诸葛亮的这些话,他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

    ……

    长安。

    马谡长身而起,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站在他面前的刘敏一声不吭,似乎对马谡的反应早有预料。

    刘敏是蒋琬的表弟,现任丞相府参军,跟在诸葛亮身边,这次奉诸葛亮之命来到长安,将蒋琬传递过来的消息转告马谡。来之前,丞相诸葛亮就关照他,你只要如实转实就行,其他的不用多说,马幼常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做。如今马谡的反应正在诸葛亮的预料之中,不由得他不佩服诸葛亮的神机妙算,把马谡的心理把握得如此之准。

    马谡来回踱了几步,咬了咬牙,一跺脚,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我要去临渭,面见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