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90章 李严的大手笔

第590章 李严的大手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连忙起身相迎,大开中门,赴宴的豪绅、将领们也连忙起身,列队相迎。在这个时候,成都朝廷来人,肯定是对魏霸平定交州及荆州战功的赏赐,赏赐的厚薄直接关系到魏霸有多大的权利,也就影响到在座的每一个人将来的利益,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蒋琬跟着魏霸出迎,一看到使者,他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

    他认识这个使者,是法正的儿子法邈。

    毋庸置疑,法正在世的时候是刘备的第一心腹,刘备对法正可谓是言听计从。这一点,连诸葛亮都不得不承认,所以他才会在刘备兵败夷陵的时候说,若法孝直在,一定能说服陛下不打这一仗,就算去了,也不至惨败如此。

    然而,法正虽然跋扈一时,横行成都,到死却也没能封侯,这大概是他除了早卒之外唯一的遗憾,也是刘备的遗憾。法正死的时候,刘备痛惜,赐法邈关内侯的爵位,让法邈在自己身边为郎,本想着等法邈再大一些,锻炼几年,就加以大用,谁曾想夷陵一战败北,刘备很快就追随法正去了。

    刘备一死,诸葛亮当政,法邈就彻底靠边站了,他的爵位还在,官职却迟迟没有能得升迁,而他的关内侯只是个虚爵,是没有食邑的,仅凭着他的官俸,他的日子过得不是很舒心。

    这样一个人,突然做了皇帝使者,来到荆州传诏,虽然官职未必高,却表明他正式踏入仕途,而不仅仅是个备员了。

    由郎中这样的备员出任正式官职。就像赵统在宫里做了许多年的郎中,终于抓住和魏霸出征武陵的机会,从此一飞冲天一样,这是一个门槛。很多人迈不过这个门槛,一辈子做个郎官。

    蒋琬立刻想到了李严,能够让法邈这样的人出仕,无须考虑丞相会怎么想,也可以不把荆襄系的反对放在眼里的人,只有李严。

    丞相在关中。他又奉命来了荆州,现在成都没有人能制衡李严。董允原本是丞相安排中宫里的人,可是面对李严这样的人物,董允根本不够份量。

    法邈上了堂,宣布了皇帝的诏书。结果让蒋琬更加吃惊不已。皇帝陛下拜魏霸为镇南将军,湘乡侯,食邑八百户。这个官爵看起来不怎么大,可是想想魏霸的父亲魏延不过是镇北大将军、南郑侯,就可以知道这份封赏是何等的厚重。八百户乡侯,别说魏霸这个年纪,就算是整个蜀汉。那也是屈指可数的。

    因为三国分立,封爵还有两种形式。一种叫遥领,就是以籍贯所在地为封邑,像张飞封为西乡侯。诸葛亮封为武乡侯就属于这种情况,西乡在涿郡,武乡在琅琊。这种封爵方式更多的是荣誉,因为你不可能真的回去经营自己的庄园。能拿到只是租赋。还有一种叫实封,就是封的地方是能够派人去建立庄园。实际管理的,像魏霸这种情况就是,湘乡现在就在他的辖区之内,他可以在湘乡建立庄园,实际管理庄园内的各种事务。魏延的南郑侯也是这种情况,南郑就是蜀汉的统治区域以内,所以魏家在南郑的庄园可以保留。

    听完了诏书,通晓其中内情的人都不禁惊叹出声。

    蒋琬的脸色虽然没什么变化,可是心里的担心却更重了。他很清楚,这不太可能是刘禅的主意,只可能是李严的主意。李严和魏霸虽然没有直接来往,可是他们之间似乎有默契,上次魏霸不肯回成都,据说就有李严的影响在其中,现在李严利用诸葛亮不在成都的时候,用皇帝的名义重赏魏霸,自然是投桃报李的意思。

    魏霸接了诏,谢了恩,当着众人的面换上了镇南将军的印绶,又佩上了湘乡侯印,接受众人的恭贺。随即,他又请法邈当众公布了对立功将士的赏赐,这一来可就更热闹了,要知道除了赵统、靳东流等人之外,大部分的立功将士都在场,每报到一个人名,都引起一阵欢呼,湘关城顿时成了欢乐之城,欢呼声连城外都能听得到。

    封赏的名单很长,足足读了小半个时辰才读完,法邈将诏书递给魏霸,拱拱手道:“恭喜将军。如今你们父子兄弟一门三侯,可喜可贺啊。”

    魏霸哈哈大笑,挽着法邈入座。法邈摇摇手,笑道:“将军莫急,让我为你介绍两位贤才。”

    听了这话,蒋琬的眉心不由得一跳。魏霸也有些吃惊,不过他还是笑嘻嘻的说道:“能得法君夸赞,一定是当世人杰,今天这座湘关城可真是群贤毕至,高朋满座啊。”

    法邈含笑,向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三十左右的文士招了招手:“文然,伯达,还不过来拜见将军,要人请么?”

    两个文士含笑走了过来,躬身向魏霸行礼。

    “犍为杨戏,拜见将军。”

    “蜀郡张表,拜见将军。”

    蒋琬终于动容了,他回过头,对赖厷露出苦涩的笑容,而赖厷的脸色早已经铁青。这也怪不得他们,杨戏是犍为武阳人,和杨洪是同宗,在杨洪死后,他就是犍为人的代表。这也就罢了,毕竟犍为人实力一般,没什么实权派。可是张表就不同了,他是蜀郡成都人,他的父亲就是曾经为刘备入蜀立下汗马功劳,最后还送掉了性命的张松。

    这两个人到荆州来依附魏霸,就代表着益州系正式向魏霸表态了。与此相比,法邈代表的当然就是东州系。

    李严果然是大手笔啊,不容蒋琬不紧张万分。他忽然间觉得丞相这次犯了个大错。

    “文然人其如名,文采斐然,便是放在中原,也是锦绣文章,不让他人。伯达智计过人,是蜀中俊秀。他们平时可是有些目中无人的。只是听说了将军的赫赫战功,这才心动,要来见见将军。”

    魏霸连忙谦虚道:“法君见笑了,偶有微功,也是天佑大汉,上有陛下、丞相运筹,下有将士用命,我哪里敢贪天之功。恐怕要让诸位贤明笑话了。来来来,既然屈尊前来。就共饮一杯,除旧迎新,一起为大汉开创一番新局面。”

    法邈等人互相看了看,心领神会的笑了。

    众人一起举杯,再次恭贺魏霸。如果说刚才零陵的大族还有些愤愤不平。现在看到魏霸如此得宠,那点儿不平早就扔到九霄云外了。不怕现官,就怕现管,魏霸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肯定会是这里的最官军政长官,和他作对无疑是和自己过不去。他们这些家族在这里也许有点小实力,可是要跟朝廷对抗,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当下。恭贺声四起,只有蒋琬和赖厷非常寂寞。

    后堂,夏侯徽正陪着一群女人饮酒,得到了前院传来的消息。顿时一片欢呼,各种恭维谄媚之词汹涌而来。大家都清楚,在魏霸的夫人关凤没有到零陵之前——按照大汉的规矩,估计关凤是来不了零陵——夏侯徽自然是魏霸的内当家。要想和魏霸搞好关系,当然先要和夏侯徽搞好关系。

    祝贺声不绝于耳。纵使夏侯徽每次只是沾沾唇,也让她脸颊微红。

    ……

    成都,骠骑将军府。

    李严和李丰面对面的坐着,参军狐忠、督军成藩在一旁陪着。李严笑眯眯的说道:“法邈现在应该赶到零陵了吧?”

    李丰笑道:“父亲关照的,他还能不办到,就是昼夜兼程,他也必须在新年到来之前赶到,给魏霸送一份大礼。”

    李严嘿嘿一笑,把玩着手里的玉杯,看着杯中如琥珀一般的酒液。“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魏霸虽然年轻,却知道厉害,这一点比他父亲强多了。不过他还是年轻,这么全力支援关中,他以为有多少粮食能落入他父亲的手中?再说了,从荆州直接运粮至襄阳,从吴人的境内通过,可不太安全。”

    李丰还没有说话,狐忠便接上了话头:“将军所言甚是。关中战事虽然紧张,可是成都的粮食也紧张。从荆州运虽然便捷一些,安全却无法保证,还是转运到益州来比较安全一些,而且这样一来,将军统筹调拨也方便一些。”

    李严满意的笑了。他抿了一口酒,将酒液在舌上停了片刻,这才慢慢的咽下去,带着智珠在握的从容说道:“我相信魏霸是个聪明人,他会知道其中的轻重利害的。就算他一时糊涂,法邈也会提醒他。多好的人才啊,丞相就是不肯大用,我真是想不通。天下这么大,人才何必限于荆襄?还是魏霸有度量,知道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

    成藩有些茫然的看着李严,他不太明白李严的意思,便是他相信李严的眼光。见李严对魏霸评价这么高,连忙附和了几句:“要说文武全才,在现在的年轻人中,魏霸的确出类拔萃。他入武陵之后的战绩,也只有将军当年平定马秦、高胜的战绩能够一比。”

    李严矜持的笑了:“老了老了,当年的那点事,现在不能提了。后生可畏,我不敢献丑了。”

    狐忠眼珠一转:“将军,如今汉吴盟好,魏霸被阻于江南,那接下来这襄阳的战事就只有将军能够当得起来了。”

    李严眯起了眼睛,沉吟片刻,忽然冷笑一声:“不急,我可不想步关羽的后尘。如今好容易回到了成都,我还是多呆几天,好好的看看成都的风物,再议不迟。至于襄阳嘛,想必吴懿会很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