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81章 一语穿心

第581章 一语穿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轻轻的将信放在案上,手指摩挲着下巴上的短须,沉吟不语。 />

    费祎紧张的看着魏霸,手心全是汗。他不知道诸葛亮这封长信能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至少在他看来有点悬。诸葛亮不让魏霸转战襄阳,坚持让魏霸做一个粮草督运官,和之前的决定相比,不过是不需要回成都,而是驻在荆州。

    魏霸上次拒绝了,这一次,他会答应吗?费祎没把握。诸葛亮另外给他写了一封信,说明了这封信里的大致内容,并要求他尽一切可能的安抚魏霸,让他接受命令。可是费祎一点把握也没有。在他看来,魏霸如今已经有足够的实力不听诸葛亮的命令。

    费祎看着魏霸的嘴,生怕听到一个不字。他非常清楚,他左右不了魏霸,如果魏霸不肯接受,诸葛亮的所有安排就只有落空,最后就是一个笑话。

    李严等人应该很乐于看到这个结果。

    “费君……”魏霸欠了欠身,咳嗽了一声,把费祎从胡思乱想中惊醒过来。费祎打了个激零,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魏霸。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魏霸狐疑的摸了摸脸,不太自信的问道:“我脸上有东西?”

    “没……没什么。”费祎不禁汗颜。有生以来,这么紧张过的时候还真不多。“你说,我听着呢。”

    “这个……这个啊,丞相的意思,我看懂了。”魏霸点点案上那封信,心道这封信如果有机会载入诸葛亮的文集,大概中国散文史上又增一篇奇文,不会比《出师表》逊色。也不知道耗费了丞相多少心血来写出来的。“我觉得丞相说得有道理,从国事来看,我留在江南的确比去襄阳更好一些。”

    “呼——”费祎一颗心落了地,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魏霸诧异的看着费祎,关心的问道:“费君,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是不是谈判太累了?”

    费祎摇摇头,哈哈一笑:“子玉,你就别跟我装模作样了,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

    魏霸也哈哈大笑。用手指点着费祎:“你啊,背地里肯定没少告我的黑状,对不对?”

    “别胡说。”费祎也不介意,“子玉,你能体谅丞相的一片苦心。我非常高兴。我相信丞相知道这个消息,也会非常满意的。”

    “你们多虑了。”魏霸站了起来,挥了挥胳膊,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我知道,上次我没回成都,丞相一定不满意,说不定还有人在背后说我不逊。其实我只是有我自己的想法。希望做得更好一些而已。好了,现在我能够把交州的米通过湘水一直运到临湘,接下来,能不能顺利的进入汉水。一直运到关中,就看你的本事了。”

    费祎点点头,他对此比较有信心。他很清楚孙权现在是什么状况,只要魏霸愿意双方停战。孙权肯定不会主动挑起干戈,说服孙权同意蜀汉的粮船经过汉水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你呢?”

    “我想回成都。”魏霸看着灿烂的阳光。神情忽然有些恍惚。“我离开成都一年多了,想回家看看。”

    费祎吃了一惊:“那怎么行,你离开之后,谁来主持军政?”

    “你啊。”魏霸漫不经心的说道:“或者,请丞相再安排一个人来。我要回家看看。”

    “胡闹。”费祎忍不住斥道:“有廖立在交州,兴许问题不大,可是这里的几万大军,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控制得住?难道让丞相或者你父亲赶来?”

    “那怎么办?”魏霸苦恼的一摊手。“我想回家了。我一年多没回家,我娶夫人,都是我妹妹代我拜的堂。现在战事已了,我想回家看看家人,不算过分吧。”

    费祎苦笑一声,他明白了魏霸的意思。这是魏霸接受诸葛亮命令的代价。

    “按照国家法制,你这样的二千石官员不可能不留人质在成都。不过,考虑到你的特殊情况,我可以上书丞相,让你的家人来陪你。不过,你也要适可而止,不要让丞相没法做。”

    魏霸眨了眨眼睛:“费君,你真是善解人意啊。”

    “你啊,和我之间,有什么话不能直说,非得绕个大圈子。”费祎哭笑不得:“这件事我去说,最后结果如何,要由丞相定夺,我尽量帮你争取便是了。子玉,还是先说眼前的事吧。你打算怎么分割荆州?”

    “这件事,当然你去谈,要问我的意见,我恨不得连吴郡都拿下。”魏霸重新坐了下来,收起了不羁的笑容:“当务之急,是保证关中的战事,我要和陆逊打一仗,也是为了这个目的。不打败陆逊,孙权不会老实。”

    费祎点点头。对此,他深有同感。陆逊战败之后,孙权以至整个吴国都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汉吴在谈判中处于下风的情况一去不复返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把握让孙权同意运粮船通过汉水。

    “谈判的事,你比我在行,我就不多插嘴了。”魏霸接着说道:“不过,考虑到孙权这个人吹硬不吃软,所以我希望谈判的时候也能奇正相依。费君,好人你来做,恶人我来做,如何?”

    费祎一惊,连忙摇头道:“子玉,你可不能以身犯险。见了你,孙权说不定会做出什么疯事来。”

    “我当然不会去,我要说的话,由魏兴去说。”

    “魏兴啊,的确是个合适的人选。”费祎松了一口气,接受了魏霸的建议。从几次和吴人的接触来看,魏兴有做使者的能力,有他出面,孙权想必也能感受到更大的压力,对他的工作有帮助。当然了,要让魏兴出席谈判,蜀汉就要给魏兴一个相应的官职。这也是魏霸的真正用意所在。让一个部曲出任至少郎官以上的官职,这个要求不算低,不过,考虑到魏霸现在的功劳和做出的让步,这点要求实在算不上什么,费祎有把握能征得诸葛亮的同意。

    和魏霸商量了一下具体的细节之后,费祎满意的走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写了一封信,让快马给诸葛亮送去。魏霸接受了诸葛亮的安排,同意留在荆州不北上。这是一个惊喜,一个仅亚于临贺大捷的惊喜。这足以说明,他们对魏霸的担心有些多余,魏霸虽然不太温顺,顾全大局的度量还是有的。

    费祎和魏兴赶回临湘。和奉命前来谈判的诸葛瑾、张温进行了紧急磋商,很快达成了协议。双方重新分割江南,以湘水为界,湘水以东归孙吴,湘水以西归蜀汉,基本上恢复了建安二十年双方重分荆州的格局。区别只在于在陆逊的坚持下,东吴保有湘水以西的益阳。作为交换,临湘以南的所有区域也被划入蜀汉的范畴,同时允许蜀汉利用吴国境内的水道进行转运。

    这些地方实际上已经被魏霸控制,吴国根本拿不回去。陆逊用这些地方来换取益阳的控制权,为以后反攻做准备,也算是一个明智之举。双方都清楚,现在分割荆州不过是一时无奈。吴国需要时间调兵遣将,稳定朝局。蜀汉也需要早点结束荆州的战事,支持关中战场,大家都不想再打了。

    协议草案商定之后,魏霸应邀赶到临湘,与诸葛瑾、陆逊见了一面。在宴会上,陆逊一直很沉默,魏霸也没主动去和他喝酒,相反诸葛恪、诸葛融兄弟却非常活跃,频频起身向魏霸敬酒。陆岚看在眼里,非常恼火,他离席而起,走到魏霸面前,双手举着酒杯,一脸的假笑。

    “魏将军,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夏侯玄见了,眉头一皱,正在抢在魏霸前面回答,魏霸给他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紧张。魏霸转过头,向陆岚点头致意,笑道:“请教不敢当,我的学问不好,你可别故意为难我啊。”

    陆岚笑了笑:“闻说将军请大儒刘北海出任交州学堂大祭酒,又推崇孟子,想必对孟子的学说有所研究,那我们就讨论一下孟子的学问,想必将军不会推辞吧。”

    魏霸沉吟片刻,笑道:“其实我对孟子虽然推崇,对他的学问却了解不多,不过是几句名言而已。然而,有时候连篇累牍的大道理,也许不如几句话来得简单,来得鞭辟入理,你说是不是?”

    陆岚微微一笑:“那倒要请教,将军觉得孟子的哪句话最有启发呢。”

    “最有启发嘛,当然是‘君视民如草芥,民视君如寇仇’。”魏霸一本正经的说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直道而行,这才是大丈夫本色。若恩将仇报,或者认贼作父,那就实在太不堪了。陆君,你说是不是?”

    陆岚顿时语塞,脸色涨得通红。一直低着头,却竖起耳朵倾听的陆逊的手一抖,杯中酒全洒在身上,脸色顿时煞白。

    费祎见了,连忙起身,打了个圆场。“子玉,你的酒多了。”

    魏霸微微一笑:“费君所言甚是,今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心里高兴,一时多喝了两杯。失礼之处,还请诸君莫怪。来来来,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们一起举杯,为汉吴盟好干杯!”

    陆逊缓缓起身,来到魏霸面前,看了魏霸半晌,举起酒杯,点头致意,惨然一笑:“魏君,多谢教诲,若有来日,定当相报。”

    说完,他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掷杯在地,狂笑而去。

    ps:嘿嘿,老虎一发威,老庄就吃灰。

    士子昨天发了单章,一骑绝尘而去。老庄明知不敌,却还是要继续努力求票,以示不屈之心。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