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72章 最后一战

第572章 最后一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清晨,当阳光驱散了山谷的薄雾,陆逊带领大军出营列阵。文學吧wxba一直护卫大军后营的潘濬走在了最前面,他们推着巨大的厢车,与相夫率领的主力相隔不到五十步,弓弩手、长矛手在厢车后面列阵。民伕们推个霹雳车赶到阵前,却没有把方向对准相夫等人,而是对准了山岭上长不过两百步的阵地。

    看到这个情景,魏霸轻轻地松了一口气。陆逊摆出决战的架势,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与他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的从容不同,他心里其实也非常着急。前前后后伤亡超过六七千人,几乎是他所率领部下的三分之一。大军到这个程度还没有崩溃,已经超出他的预料,但是他不敢奢望太多,如果再坚持下去,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灾难性的后果。在大军崩溃之前决一死战,对他来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更重要的是陆逊首先沉不住气了,在双方将领的心理较量中,他已经占了上风。

    决战前的气氛弥漫在山谷之中,双方的将士都明白自己所面临的处境,今天这一战,可能有很多人再也回不去了。他们沉默的列队,进入阵地。吴军那些视死如归的士卒此刻也露出了悲戚的神情。气氛也有些压抑,像一层厚厚的乌云笼罩的山谷上空,压在每一个人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准备战斗!”魏霸下达了命令。传令兵舞动彩旗,鼓手敲响了战鼓。隆隆的战鼓声在山谷中回荡,在每一个战士的心头激起回响。相夫接到了命令,也大声嘶吼的准备战斗。弓弩手们操起了弓弩,长矛手们握紧了长矛,每一个人都沉默的检查着自己的武器。等待着即将开始的血战。

    几乎在同时,陆逊也下达了作战命令。聚集在山谷中吴军向两边散开。向西的只是阻击,主攻的方向是东侧的山岭,也就是魏霸所在的位置。

    两排刀盾手手持巨大的木盾走在最前面,后面是三排长矛手,再后面是三排弓弩手。当他们抵达山坡下的时候,山岭上的蜀汉军开始射击,抛掷石块,进行阻击。一支支利箭从空中飞下。一块块巨石从山上滚下来,带着轰隆隆的巨响,砸向吴军阵地。巨石砸在盾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将盾牌砸得四分五裂。将盾牌后面的士卒打得东倒西歪,头破血流,惨叫不绝。一个个利箭从天而降,射在吴军的身上,溅起一朵朵血花。一个又一个吴军士卒倒了下去,却不肯退去,他们举着盾牌。全力反击。

    民伕们推着霹雳车,冒着密集的箭雨,向山岭上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一块块巨石飞上天空,砸向山岭上的阵地。为了能够打的更远一点。更高一点,他们必须尽可能地靠近,而这也给他们带来巨大的伤亡,不断地有人中箭倒下。躺在血泊之中,无助的呻吟着。可是他们的同伴却没时间来救他们。每个人都继续发射,只有攻破山岭上的阵地,结束战斗,他们才能够安全。陆逊下达了死命令,今天不攻破阵地,任何人都不准撤退。虽然怕的要死,可是他们更怕被陆逊杀死,只有硬着头皮继续战斗。

    相夫向潘濬的阵地发起猛烈的攻击,潘濬依靠的巨大的厢车,死守阵地,寸步不让。他的任务就是防止相夫他们去支援魏霸,给陆逊留出珍贵的时间和空间。这里离魏霸的阵地有两百多步,普通的弓弩根本射不到,就算霹雳车可以勉强可以到达,伤害也有限。在过去的十几天里,双方的霹雳车消耗都非常大。相夫等人虽然尽可能的将石块抛向远处,却无法阻止吴军的攻击。他们猛冲猛打,试图冲破潘濬的阻击,可是潘濬将阵地守得铁桶一般,不让他们前进半步。

    双方的战鼓声互相激荡,喊杀声混成一片。在弓弩手、霹雳车的掩护下,吴军向山顶发起了冲击,一队队吴军士卒举着盾牌,手握战刀,在狭窄的山路上蹒跚前进。不少人被射下来的箭射死,被石头砸死,却还是有一些人冲到了阵前。战阵已经残破不堪,无法阻挡吴军的攻击脚步,见吴军杀到面前,蜀汉军将士只能从战壕里跳了出来,与敌人展开白刃战。

    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状态,双方都全力以赴,希望能一鼓作气击败敌人,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临贺城下,诸葛恪率领三千人马,面向临贺城列阵。他的任务就是看护临贺城,不让城里蜀汉军冲杀出来,干扰陆逊的攻击。对这个任务,诸葛恪平静的接受了。他知道陆逊对他不满意,立功的机会不会留给他,到时候战利品也不会有他的份。他很清楚陆逊在想什么,为了这次大战,陆逊已经付出了一万多人的性命,其中有一半是他自己的部曲,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实力损耗。可是只要击败魏霸,仅是魏霸的那些部下就足以弥补他的损失。

    魏霸总共召集了三万蛮夷战士,仅在山谷中就有一万五千人到两万左右,都是从各部落精选出来的勇士。目前大概战死六七千人,至少还有一万多人。这些人里面就算挑一半出来,也足以补充陆逊的损失,加上其他的各部人马,陆逊付出的所有代价都可以得到补偿,而且非常优厚。

    如果再加上斩杀魏霸的大劳,孙权绝不会吝惜赏赐。陆逊的损失可以得到超额补偿,他的实力会更强。

    这种好事当然不会落到他诸葛恪的头上。

    诸葛恪也没指望和陆逊友好相处,他非常清楚自己的作用。如果他和陆逊成了好朋友,那他的作用也就没有了。所以他现在很平静的守在临贺城下,甘心做一个看客,等待着旁观陆逊的胜利。他有些哀叹,没能完成孙权交给他的任务,可是他并不觉得自己一无所获。旁观陆逊和魏霸的战斗让他受益非浅。一个是吴国最著名的将领,一个是横空出世的年轻名将,他们之间的交锋真是难得一见的经典。虽然诸葛恪不能亲自向陆逊请教,也无法亲临战场,可是他凭着自己的聪明,还是领悟到了不少。这些都是宝贵的经验,是无价的财富,他相信孙权听了他的汇报后会非常满意。

    诸葛恪看着临贺城,仿佛看着一座坟墓。一旦魏霸战死,或者主力崩溃,临贺城就无处可逃。城里的所有士卒和财富都是陆逊的战利品。当初,他曾经站在临贺城头,等着魏霸来攻,魏霸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打败了戴良,毁灭了他的希望。现在,他就在城外,等着看陆逊如何战胜魏霸。

    想到这些,诸葛恪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自嘲的微笑。

    山岭上,激战正酣。经过不懈的努力,付出了重大的伤亡,吴军终于将山岭上的阵地击毁,切断了魏霸和主力之间的联系。魏霸的战旗虽然还没有倒,却已经成了孤军,即将面临的失败的命运。

    这几天来一直养精蓄锐的朱绩一跃而起,拔出长刀,厉声长啸:“杀——”

    三千吴军将士咆哮着冲上山坡,迎着如雨的箭矢,奋力向山顶突进。他们举着盾牌,小心的护住自己的面门,借着地形掩护自己,像青蛙一样地跳跃前进。

    魏霸顶盔贯甲,在亲卫的保护下站在阵前,亲自指挥战斗,敦武和韩珍英护在他的身边,片刻不敢大意,生怕他被流矢射中。王双手持长刀,带领数十名重甲士站在最前面,挥舞着长刀,将一个个冲上来的吴军斩杀在阵前。

    吴军包围了山岭,不断地发起攻击,仅剩的几台霹雳车也转了过来,向山顶发射石块。山岭上地势狭窄,无法安放霹雳车,只有弓弩手不断的射击。霹雳车抛出的石块虽然不准,可是声势非常惊人,一旦被砸中,破坏力巨大,就连重甲士被砸中也不能幸免,对山顶的阵地造成了极大的损坏。

    双方苦战半日,吴军突破了两道阵地,冲到了最后一道阵地前,朱绩甚至能看见魏霸的脸。他更加兴奋,亲自杀到了阵前,胜利在望,吴军士气高涨,越发骁勇。经过半日苦战,王双等重甲士体力消耗殆尽,数名甲士被吴军拽倒,掀开面甲杀死。能够杀死几乎无敌的重甲士,吴军更加兴奋。

    魏霸下令召回了王双等人,这些重甲士都是他的珍宝,他不能把他们白白的损耗在这里。他下令举起双兔大旗,发出求援的信号。

    看到山顶上的双兔大旗。陆逊惊讶的站了起来,一阵心悸。他不知道魏霸在向谁求援。是在向相夫求援吗?相夫被潘濬挡住,根本过不来。是在向临贺城求援吗?临贺城里只有两三千人,他们攻不破诸葛的阻击。这些魏霸应该都知道,那他是向谁求援呢,难道还有一支隐藏在暗中的人马?陆逊很清楚,魏霸在山谷中只有一万五六多人,最多不到两万人。临贺城里有两三千人,大概还有近一万精锐不知所向,他曾经激出大量的斥候追查这些人的位置,却一直没有得到消息,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人应该在苍梧,魏霸不可能不留下足够的人手保护苍梧,防备南海郡的吴军。

    他不明白现在魏霸在向谁求援。也正因为他搞不清楚,所以才担心。

    就在这时,临贺城下的诸葛恪睁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临贺城城门大开,无数将士从里面冲了出来,喊杀声震天。一面大旗迎风招展,上面有一个斗大的靳字。

    靳东流?他不是在严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