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63章 血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陆逊端坐在指挥台上,端着箭雨纷飞的阵前,手中的玉如意轻轻向前一指。¤本站网址:sp;¤

    传令兵走到台前,用力挥动彩旗。

    前阵挥动彩旗响应。

    战鼓声响起,朱绩厉声大喝:

    “弓弩手上前三百四十步,盾牌手掩护!”

    “辎重营准备清障!”

    “长矛手,准备出击!”

    “喏!”吴军将士轰然应喏。盾牌手举着一人高的巨盾走在最前面,他们每走三步就停下来调整阵型,将手中的巨盾用力的顿在地上,轰然有声,震得大地为之颤抖。在他们的身后,三百弓弩手排成整齐的三排,左手持弓弩,右手扶箭囊,向阵前进发。他们都穿着重甲,步伐整齐,仿佛是三堵墙向前移动。再配上沉重的脚步声,仿佛有一头巨大的远古巨兽缓缓而来,速度虽然不快,却透着说不出的威压。

    弓弩手前进三百步,离第一道阵地只有一百二十步,蜀汉军中响起一声厉喝,蹶张弩手射出了第一波箭雨进行阻击。看到从对面阵中跃出的箭雨,吴军盾牌手举高了手中的盾牌,弓弩手却无动于衷,继续向前进发。

    “嗖!”一枝利箭射在了巨牌上,深深扎入盾牌,箭羽震颤,嗡嗡作响。

    “吱!”一枝利箭射穿了一个吴军弓弩手的面门,弓弩手闷哼一声,向后便倒,登时气绝。他身侧的同伴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后面一排的弓弩手向前一步,跨过他的尸体,补上了他的空位,后面的人井然有序,勇往前直。只是留意脚下,避免直接踩到同伴的遗体。

    “当!”一枝箭射中了吴军弓弩手身上的重甲,深深的扎入甲叶。弓弩手闷哼一声,咬紧牙关,用力拔出箭,看了一眼箭头,反手插进了自己的箭囊。箭头倒勾上有一块皮肉,鲜血从上面滴了下来。这个吴军从腰里掏出一块布,团成一团。塞在伤口处,堵住了泉涌的鲜血,继续向前。

    吴军再向前二十步,蜀军的强弓手和臂张弩开始发射,箭雨更加密集。更多的吴军倒了下去,却没有人大喊大叫,他们要么倒地身亡,要么继续前进,阵型丝毫不乱。每倒下一个,后面就有人补上来,保持前面的阵型完整。

    吴军再向前二十步。离前阵八十步。蜀汉军的所有弓弩手都开始射击,箭雨更加密集,天空为之一暗,射入吴军阵中。如飞蝗一般遮天蔽日。吴军弓弩手停住了脚步,在盾牌手的掩护下开始反击。

    “射!”一篷箭雨跃起,直扑八十步外的蜀汉军阵地。

    箭雨在空中交汇,不少箭互相撞击。落了下来,更多的箭却擦肩而过。一触即分,分别射向对方,扎入对方的阵中,激起一朵朵血花。一个又一个的士卒中箭倒地,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魏霸在山谷中安排了多道阵地。防守一方相对于进攻的一方自然有些优势,他可以事先做好准备。他在每一道阵地前都挖了一道宽两丈,深一丈的壕沟,壕沟里插上削尖的竹杆,上面架上竹桥以供行走,一旦敌人攻到壕沟前,就撤去竹桥,以阻挡敌人的进攻。离壕沟两步立有一人高的竹栅,用作挡箭的遮掩物,弓弩手和长矛手、刀盾手就藏在这些竹栅的后面,随时进行反击。

    现在,弓弩手以竹栅为掩护,在一声声命令下,轮流发射,将一枝枝利箭射向远方。这些人大多是各部落箭术不错的精壮男子,对射箭并不陌生,再有白俭严格教导,在技术上都是合格的。但是他们大多没有经历过这种几万人的大战,对方三百弓弩手排成整齐的队伍走过来,面对密集的箭雨却寸步不让,视死如归,这在部落之间的战斗中是看不到的,对他们的心理产生了极大的震撼。如果不是知道面前还有壕沟阻挡,敌人一时半会的冲不过来,他们很可能会扭头就跑。

    有壕沟在前,在竹栅掩护,这些新丁弓弩手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按照命令的指挥,射出了一枝又一枝的箭。

    双方互用箭阵攻击,片刻之间,上万枝箭射了出去。

    在箭阵的掩护下,吴军辎重营的士卒推着各种器械,开始向前进发。他们要清除蜀汉军阵前的障碍,填上壕沟,后续的攻击才有可能进行。

    “霹雳车准备——”蜀汉军中一声长啸:“上弹,发射!”

    上弹手从大车里搬起一块人头大的石头,放进网篮,发射手高高举起手中的木锤,用力砸了下去。“轰”的一声巨响,锁销打开,长长的木梢震颤了一下,猛的转了起来,网篮飞上了天空,将石头甩了出去,划破长空,呼啸而去。

    浑圆的石头飞过一百余步,砸进了吴军的弓弩手阵地,正中一名弓弩手的头部。那名弓弩手人还站在原地,手还保持着握弓的姿势,首级却不翼而飞,鲜血像涌泉一般从腔子里涌了出来,冲上两三尺高。过了一会儿,无头尸体才摇晃了两下,轰然倒地。

    蜀汉军立即调整霹雳车,再次发射。霹雳车的威力很大,但是发射速度太慢,用它来对付普通士卒根本不够用,魏霸主要用霹雳车来对付那些攻城器械,只要被砸上,基本上就能造成严重的伤害。不过这些蛮子的准头显然不怎么样,连发几砲,都没能打中目标,至少有一半打飞了,虽然对吴军造成了不小的威慑,实际杀伤效果却不怎么样。

    魏霸有些急,却不能露在脸上,他静静的看着远处,耐心的等待着。

    终于,有一枚石弹击中了一辆填壕车,填壕车瞬间四分五裂,车后的一个吴军士卒被当场砸死,另外几个也被分溅的木屑扎伤,捂着脸惨叫起来。

    “好!”魏霸大叫一声,指着那个刚刚得手的蛮子操砲手,笑道:“你是首功,老子要赏你。”

    蛮子们听了,兴奋不已,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再次发射。

    石弹远不如箭雨密集,杀伤力却远远超过箭矢,经过了最初的慌乱,蛮子们渐渐的适应了霹雳车的操作,又有几枚石弹击中目标。

    吴军对此早有准备,他们知道没什么东西能够挡住这些霹雳车的攻击,只有迅速冲到阵前。霹雳车准头不够,怕误伤自己的士卒,不会近距离发射,所以两军交接的阵前反而是安全的。因此,面对呼啸的石弹,吴军士卒根本不抬头,推着填壕车尽可能快的飞奔,是生是死,全看运气。

    陆逊一下子派出了三十辆填壕车,这三四百步的距离,有十多辆填壕车被击碎,更多的安全到达目的地。可是他们要想顺利的把壕沟填上却不是易事,无数手持四五丈长巨竹的长矛手正在等着他们,削尖的巨竹杀伤力不亚于长矛,更让吴军崩溃的是这些巨竹很难砍断,就算砍掉一截,剩下的部分依然具有惊人的杀伤力。蜀汉军隔着壕沟,用这些巨竹长矛抵住填壕车,捅刺吴军,不让他们靠近壕沟。

    双方隔着壕沟展开了无情的厮杀。

    蜀汉军有壕沟阻敌,有竹栅掩护,在威力强大的霹雳车,占了不少优势,可是吴军却夷然不惧,奋勇直前。一个倒下去,两个冲上来,越来越多的填壕车冲到了阵前,突然有一架突破了蜀汉军巨竹长矛的阻挠,将填壕车架在了壕沟上。

    填壕车还没落稳,吴军将士就挥舞着战刀冲了上来。一直隐在竹栅后的王双大喝一声:“跟我上!”挥舞着长刀,带着两个甲士就冲了出来。壕沟边的巨竹长矛手们被吴军杀得狼狈不堪,听到王双的吼声,连忙让在两边。王双挥刀杀入,长刀电然而下。

    冲在最前面的吴军勇士低声咆哮,矮身举盾相迎,挥刀就劈。不料王双力大无比,又是双手持刀,他虽然举起了盾牌,力量却远远不足,被王双一刀劈在盾牌上,仿佛一座山压了下来,盾牌被劈开,他也摔倒在填壕车上。他的战刀虽然挥了出去,从王双的腰腹间一扫而过,砍出一溜火星,却没能伤着王双。王双顺势一刀杆扫在他的头上,把他扫到了壕沟里,两根削尖的竹子刺穿了他的身体,鲜血顺着竹管喷了出来。

    王双三人如天神下凡,成品字型站在壕沟边,长刀翻飞,接连砍杀数人,死死的挡住了吴军的去路。其他人缓过劲来,齐声发力,将填壕车掀翻,王双等人这才收刀,缓缓退回竹栅。

    另一侧,又一辆填壕车架在了壕沟上,三名重甲士冲了出来,拦在壕沟边,大砍大杀,再次阻击成功,杀死数名吴军陷阵士,将填壕车拖了过来。

    这边刚刚解决,不远处又有两辆填壕车落在了壕沟上。厮杀声此起彼伏,双方杀得难分难解。

    陆逊坐在指挥车上,微微闭上了眼睛,侧耳倾听着前面的厮杀声,神情冷漠。过了一会儿,他用玉如意轻轻的敲了敲案面,传令兵立刻上前俯身,静听命令。

    陆逊的声音波澜不惊。“命令:有进无退,退后者,斩!”

    “喏。”传令兵挺直身子,大声应喏,两步迈到指挥台边,用力挥动彩旗。

    战鼓声再次在战场上空炸响。

    ps:感谢书友醒石头的万点打赏。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