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60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560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关中局势日趋紧张的同时,临贺郡的战局也一触即发。陆逊将费祎打发走了之后,就进军临贺,直逼龟山阵地。见陆逊率领大军亲至,相夫不敢大意,立刻把消息报告给了魏霸。魏霸随即带领亲卫营赶到了龟山。

    在仔细的观察了龟山阵地的形势之后,魏霸决定放弃龟山,退回临贺城。临贺城已经在临贺郡的最南端,快要进入苍梧郡,退到这里,就等于放弃了大半个临贺郡。对魏霸的这个决定,很多人不理解,特别是那些刚刚投靠的蛮子将领,他们都以为神将是战无不胜的,任何敌人都不在话下,现在大战还没开始,神将就决定撤退,未免有些丧气。

    相夫也有些疑惑,不过他更担心神将的名誉。见旁边那些将领互相交换眼神,他就知道了他们心里所想,便主动问道:“将军,这么做是不是太软弱了一些?”

    魏霸不以为然的说道:“软弱什么?有攻有守,有进有退,这是必然,谁也没说一定要进攻才能取得胜利,防守成功也是胜利,你们说是不是?”他转身对那些蛮将说道:“你们有谁听我在课堂上说过一定要进攻才能获取胜利吗?”

    那些将领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他们成为魏霸的部下之后,都接受了魏霸的兵法训练。不过对很多人来说,听神将亲自讲课只是一项荣誉,对于讲了什么,他们其实并没怎么在意。对他们来说,战斗就是听到命令之后向前冲锋,谁冲得快谁就最勇敢。至于谋略什么的太复杂了,这种费脑筋的事情还是由神将去考虑吧。

    现在魏霸当着众人的面来考他们。他们却不能说自己不知道,那也太丢人了,只能一个个一正经的点点头,仿佛自己非常理解神将的意思似的。只是点了头之后发现别人都在点头,又不免有些怀疑别人是真懂了,只有自己没有听懂,更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意思表露出来。

    一时间,附和声一片。

    魏霸也不点破,他知道这些人没什么化。要想在短期内大幅度提高素质不太可能。他对相夫说道:“我们的目的是获取胜利,而不是进攻或者防守,进攻也好,防守也罢,都是手段。不是目的。孙子说过,不战而胜才是用兵的最高境界。当初建立龟山阵地,并不是为了阻挡陆逊的大军,这里的地形只适合阻挡小规模的骑兵,却挡不住大量的步卒。选择一个合适的阵地是用兵的基础,我们不能因为所谓的面子把自己置于不利之地。这是愚蠢的表现,而不是勇敢的表现。”

    相夫连连点头。他自己是知道一些道理的。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配合魏霸教育那些蛮子。有相夫做表率,又有魏霸现身说法,蛮子们没有什么太大意见。很听话的撤了。

    魏霸一路撤到临贺城,身后便是狭窄的山谷,看到了大山,蛮子们心里安稳了许多。有些聪明的人已经慢慢意识到了魏霸的用意。再有人质疑魏霸时,他们就主动地替魏霸解释。魏霸注意到这些情况之后。对那些人进行了嘉奖,见缝插针地对蛮子进行教育。

    得知魏霸把阵地后撤,陆逊并不意外,相反他觉得非常不安。他召集众将议事,决定继续前进,大军一直推进到临贺城下。虽然还没有攻克临贺城,但顺利收复了大半个临贺郡,对鼓舞士气也起到了不小的鼓舞作用。襄阳之战以后,吴军面对魏霸就没什么自信,包括陆逊在内的数名重将先后败在魏霸手下,不少人都对魏霸有了恐惧感。特别是那些山越,有人在私下里说魏霸是战无不胜的神将。这次一箭未发就夺回数城,士气多多少少有点提升,至少他们不再认为魏霸是不可战胜的了。

    一进一退之间,双方的士气有了微妙的变化。这些变化很快就被魏霸察觉了,然而他并没有做出过激的反应,他只是静静地观察着双方的局势,不动声色地引导己方士气的走向。士气虽然有些低落,却还不至于到崩溃的地步,在魏霸的引导之下,很多人都相信这只是暂时的退却,是为了最后的胜利,就像打人之前先要把拳头收回来一样,暂时退去只是为了更好的出击。

    在这件事上,魏霸从亲卫营中抽调出去的基层军官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他们对魏霸的信心无可置疑。

    魏霸部下的士气没有受到太大干扰,可是他的暂时退却却对其他人产生不小的影响。费杨再次来到临贺城,见面寒暄之后,他对魏霸说,我们来已经联络好了,只等将军进入长沙,我们就起兵响应。可是陆逊一来,将军便不战而退,现在很多人开始怀疑将军不是陆逊的对手,他们又有些犹豫了。

    魏霸笑了笑。“难怪你们不是陆逊的对手。”

    费杨脸色有些难看。“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魏霸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了解过我和陆逊交战的经历吗?到现在为止,我和陆逊这是第三次交手。第一次在襄阳,第二次在辰阳,我不敢说我取得了大胜,但是至少没有败。而你们呢,和陆逊交手多次,损失惨重,到现在只能躲在深山里面,不敢出来,你们还敢来指责我,不觉得可笑么?”

    费杨沉默着,却掩饰不住自己的怒气。他没有想到魏霸会这么无礼。他想了想,说道:“将军,我们不懂什么兵法,败给陆逊,的确是我们无能。正因为我们自己能力不够,这才把希望托在将军身上。如果将军也不能战胜陆逊,我们很难下决心支持将军。”

    魏霸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费杨:“这是你个人的意见,还是你们所有人的意见?”

    费杨躬身道:“是他们的意见。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是相信将军的。只是将军也要理解我,关系到身家性命,谁也不会轻易做出决定。”

    魏霸点点头。“我知道你们的难处,所以也不会逼你们。合作嘛,就要双方自愿,你情我愿才有意思,强迫那就不叫合作了。你说是不是?”

    费杨非常勉强的笑了笑:“将军说的有理,我们也是这么想。将军理解我们的难处,我非常感谢。”

    魏霸起身,把费杨领到地图前,指着南海郡说道:“交州数郡基上都已经落入我的手中,吴军要想进入交州,无非三条路,西面是严关,中间是临贺,东面就是大庾岭。中西两条路都在我的控制之下,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吴军通过大庾岭进入南海郡,转而进攻苍梧,这条路是你们控制范围以内,如果你们能够阻止吴军进入南海,便是大功一件。”

    费杨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魏霸接着说道:“目前吴军的主力就在临贺与我对峙,进入南海的偏师兵力不会太多,我相信以你们的实力一定能够做到。如果你们还有难处,我可以派一部人去帮助你们。只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实力来为他们提供粮草。”魏霸笑道:“你也知道,大山之中运粮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你们能够提供帮助,我将非常感激。你们放心,将来我一定会加倍偿还你们的,绝不会让你们吃亏。”

    费杨苦笑道:“将军能够理解我们,我非常感激。将军能派多少人帮助我们,我要看看我们能不能提供他们的粮草。将军也知道,山里的条件比较差,我要提前做好准备才行。”

    “两到三千左右吧,太多了,我怕你们负担不起,太少了又不够用。”

    费杨松了一口气。“两三千人应该没问题。那什么时候出发,将军你亲自去吗?”

    魏霸摇摇头。“我是不会亲自去的,我还和陆逊对阵,再一次打败他。”

    费杨有些失落。“看来他们想要面见将军的愿望还要再等一段时间了。”

    魏霸安慰道:“我想不会太久的。孙权倒行逆施,天必亡之。”

    送走了费杨。夏侯玄把魏霸拉到一边,悄悄的说道:“你真要派人进入庐陵?”

    “是啊,我现在很担心吴军会派一只偏师进入南海。我想派人控制大庾岭,为以后争夺南海做准备。”

    夏侯玄摇摇头。“我不是反对你的意见,可是我想提醒一句,费杨这个人可能不太可靠。”

    魏霸有些不解。“为什么?”

    夏侯玄得意的笑笑:“你别忘了,我最擅长的事情是什么。”

    魏霸似笑非笑的看着夏侯玄。“真的假的,费杨也不可靠?他和陆逊有杀兄之仇,又接受了曹魏的印绶,应该不会和陆逊勾结吧。要不然他成了什么人?”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就是觉得费杨不太可靠,具体的理由我也说不清楚,只想提醒你小心一点。”

    魏霸拍拍夏侯轩的肩膀。“这才像一家人吗?以后要再接再厉。”

    夏侯玄瞥了尾巴一眼:“你是不是也觉得费杨不可靠?”

    魏霸笑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行军作战,谨慎为上。你看我像那么大意的人吗?我相信费杨,却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夏侯玄很意外。“怎么没看出来你还这么谨慎。”

    “所以说嘛,你的观人之术还有待提高。”魏霸抚着颌下的短须,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说道:“小子,当努力之。”

    “且——”夏侯玄拉长了声音,以示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