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54章 话里有话

第554章 话里有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一直觉得,当初孙登没娶成关凤是他的运气,以他那副文弱书生的小身板,根本不是关凤的对手,迟早要英年早逝。只有魏霸这样常年坚持锻练的好身体,才能充分享受到关凤那腰腿力量带来的愉悦。

    云散雨收之后,关凤逼着魏霸洗了个澡。魏霸躺在浴桶里,享受着关凤的按摩,说着闲话。关凤一边忍受着魏霸的骚扰,一边细心的擦拭着魏霸身上的水珠。

    “真不打算回成都?”关凤的声音低低的,有点像是生气。

    魏霸的手一滞,不知道关凤怎么突然又不高兴了。“不是说好了吗?”

    “那我们的事怎么办?”

    魏霸眨了眨眼睛,这才明白关凤的情绪从何而来。“我看短期之内是回不了成都,要不,我们就在这办了?”

    “那可不行。”关凤坚决地摇摇头。“我一定要在成都出嫁。”

    “那只能到成都再说了!”

    “如果有身孕了怎么办?”关凤狠狠地掐了一下魏霸。“难道让我挺着个大肚子进你们魏家的门,那还不被媛容笑死。”

    “那怎么办?”魏霸为难的问道。

    “以后不准你再碰我了。”

    魏霸咧了咧嘴,没有说话。关凤已经是一个完全成熟的女子,一旦尝到了床第之欢,又怎么可能轻易舍弃。她这么说只是对于未来的担忧,只要稍一撩拨,她就会把这些话全忘诸脑后。可是他却不能不考虑关凤的担心。在这个时代,以关凤的身份,未婚先孕显然不是一个光彩的事。

    然而他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短期之内。他们确实回不了成都。

    似乎感受到了魏霸的笑意,关凤又狠狠的掐了魏霸一下。魏霸夸张地叫了起来,转身把关凤拉过来搂在怀里。“好了,我知道了,给阿爹写回信的时候,我提一下这件事,得到阿爹的允许之后,我再想办法。”他突然灵机一动:“要不你回成都一趟?”

    “我回成都?”关凤狐疑的问道:“那你呢?你不回去有什么用?”

    魏霸轻拍她的翘臀。“我能回去吗?”

    关凤茫然不解。

    “你不就是想光明正大的嫁进我家大门吗?回去之后,让媛容安排一下。一切按照规矩来,拜堂的时候,让我的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代我拜堂成亲就可以了,然后你再光明正大的回到这边来,以后不就是名正言顺了?再说了。我也想知道一下成都的情况,毕竟这件事也需要得到陛下的同意和支持,你回去正合适。另外,拿下交州,商道畅通,需要的钱太多。你回去之后,拜会一下诸家。看看能不能多出一点钱,可以想象得到,在未来的几年之内,这条商路将会起到重大作用。财源滚滚。”

    关凤眼前一亮,笑道:“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子玉,你真是太聪明了。”

    “对吧。”魏霸嘿嘿一笑。“也不看是谁的夫君。”

    关凤笑魇如花,眼波如水。“好是好。只是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了。”

    “你不要太贪心了。”魏霸一本正经的说道:“人要知足。”

    “真不要脸。”关凤笑嘻嘻地戳了他一下,帮他披上衣服。“赶紧出去吧,外面还有人等着你呢。对了,这件事要告诉夏侯玄吗?”

    “当然要告诉他,我还要他写回信呢。”

    “让他知道合适吗?他可是魏国派来的。这样的事情让魏国知道了,对我们不好。”

    魏霸顿了顿。“家国难两全。反正我又不回去,也让他完成点任务吧。”

    关凤没有再说,细心的帮魏霸整理好了衣服、头发,目送他离开。这才关上门,解开衣服,钻进浴桶里,摸着莫自己微红的的肌肤,想起刚才魏霸的主意,嘴角挑起一抹微笑。

    夏侯玄正在焦急的等待着,见魏霸从里面走出来,连忙迎了上去,想要说话,却又觉得不太合适,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魏霸瞟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大名士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夏侯玄有些沮丧:“子玉,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就不要说了,我不回成都,也不去关中。”

    夏侯玄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着魏霸。

    “走吧,陪我去见下狐忠。”

    ……

    狐忠很年轻,大约也就是三十来岁。坐在堂上,他不停地扇着风,交州闷热的天气让他无法适应,脸上全是汗,衣服全贴在了身上,脸色虽然平静,眉眼之间却有掩饰不住的焦躁。看到魏霸从里面走出来,他连忙站起来施礼。

    “骠骑将军府参军狐忠,见过魏将军。”

    魏霸还了一礼:“牂柯太守马忠,与你可是同宗?”

    狐忠笑道:“他本姓马,不过他外家姓狐,倒是与我同宗,小时候我们都是在经常在一起玩的。只是现在他复了本姓,又做了太守,军务繁忙,交往倒是不多了。”

    魏霸笑着点点头:“阆中多豪杰,前有黄公衡,今有马德信,都是先帝看中的人。狐参军能与他们周旋,想必也是不同凡响。”

    狐忠连忙谦虚的说道:“不敢不敢,将军谬赞了。”

    魏霸入座,开门见山的问道:“我虽然对骠骑将军仰慕已久,却没有怎么打过什么交道,不知道狐参军这次奉命前来有何贵干,莫非是因为粮草?如果是这一点,骠骑将军大可放心。我正多方筹措,必不敢误了骠骑将军的事。”

    狐忠犹豫了片刻,这才试探的问道:“关中大战在即,将军是我大汉年轻一代的俊杰,不去关中参战吗?”

    “参战与否,不在我自己,要看丞相的命令。没有命令,我怎么敢擅自离开。”

    狐忠皱了皱眉,看了看四周。魏霸却装作不知道他的意思,没有任何反应。狐忠无奈,只得拱手说道:“我可听说,丞相有意调将军回成都督运粮草,不知道将军意下如何?”

    魏霸诧异的问道:“我怎么不知道,骠骑将军反倒知道了。”

    看着魏霸狐疑的眼神,狐忠眉头皱得更紧了,重新开口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很郑重:“骠骑将军也是国之重臣,有些事他当然会先知道,而且督运粮草本是丞相要求骠骑骑将军做的事情,若有人事调整,骠骑将军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魏霸点点头。“原来骠骑将军是担心我抢了他的事,那你大可放心。我虽然顽劣,却不敢乱来。更何况我对骠骑将军向来敬重,不会损害他的利益。请狐参军回报骠骑将军,我一定全力支持他的工作,决不让他为难。只是骠骑将军也应该体谅我的难处,交州刚刚得手,诸事不顺,百废待兴,短期内要提供大量粮食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若有迟误,还请骠骑将军体谅我年轻,能浅才薄,不要苛责才是。”

    狐忠连连摇头。“将军误会了。丞相是有意让骠骑将军担任督运粮草之事,只是军务繁忙,骠骑将军怕是走不开,闻说丞相有意让将军回成都负责,所以有几句良言相告。”

    魏霸欠了欠身。“还请指教。”

    “将军虽然年轻,却是我大汉难得的人才,又曾经在关中做战,想必知道天下大势。我大汉以一州之地,对抗强魏,强弱悬殊。关中是魏国战略要地,不可小视。这次魏国全力以赴,三面合击,欲一举夺回关中。此一战,必定惊天地,泣鬼神。丞相英明,镇北大将军骁勇,自不待言,奈何我大汉国力薄弱,要想战胜强魏,其中难度也可想而知。将军承担粮草之事,要做长久打算,否则很难完成丞相交代的任务。一旦影响关中之战,这责任……怕是镇北大将军也担不起的。”

    魏霸脸色一正,躬身一拜。“多谢骠骑大将军指点。我肯定担不起这么重大的责任,丞相目前也没有决定让我承担这个事情,想必骠骑大将军是误会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谢骠骑将军的一片关心。请参军回报骠骑将军,若骠骑将军担任此事,我一定全力支持。”

    狐忠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霸笑着站了起来。“狐参军远来辛苦,交州贫瘠,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我们就吃点海味吧。另外,我备了一份薄礼,请狐参军带与骠骑将军,略表寸心。失礼之处,还请骠骑将军和狐参军担待。”

    狐忠连忙谦虚了几句,他看了一眼站在魏霸身边的夏侯玄,有些疑惑。夏侯玄眉目俊朗,皮肤白皙,一点也不像交州人,应该不是魏霸在交州征辟的掾属。只是魏霸不介绍,他也不好主动去问,他更没有想到这会是魏国的人。

    魏霸热情的招待狐忠,准备了一份丰厚的礼物,礼节周全,很热情地将狐忠送出了城,依依惜别。从头至尾,他既没有说自己不去成都,也没有说自己要去成都。还极力表示会支持骠骑将军李严。他话里话外的已经透出一丝不回成都的意思。狐忠达到了目的,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看着狐忠渐行渐远的身影,魏霸收起了笑容,冷笑一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