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53章 别有深意

第553章 别有深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延的信写得很长,为了能让魏霸理解调他回成都督运粮草对关中之战的重要性,魏延将关中的形势做了详细的说明。汉魏双方的兵力部署,主要将领,只要是能打听到的情况,几乎都写在了上面。如果再配上一副关中形势图,这简单是送交皇帝陛下审批的作战计划。

    关凤沉默地坐在一旁,手指不停的互相捻着。她也看了信,不过她更关心的是后面那些要求魏霸回成都督运粮草的内容,对这些兵力部署,她没怎么关心。

    她虽然不说话,可是魏霸很清楚,她反对这个安排。在她看来,这书信是魏延写来的,但意思肯定是丞相诸葛亮的,不过是借魏延的嘴说出来而已。在魏霸高歌猛进、势如破竹的情况下调他回成都督运粮草,怎么看都像是釜底抽薪之计,只不过现在是由魏霸的父亲出面,关凤不好直言反对。

    她不能怂恿魏霸驳回魏延的面子。春秋大义没有这样的道理。

    魏霸靠在竹椅上,晃着二郎腿,手里摸着那封信,眼睛看着墙上的巨幅交州地图。不过,他现在想的却是关中形势,脑子里浮现的也是关中地图。从来到这个世界起,他看到的第一幅军事地形就是关中地图。这地图已经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

    他将魏延信中提到的双方将领一一的安放到图上,形成了一个双方的形势图,似乎发现了什么,嘴角挑起一抹神秘的笑。

    “你笑什么?”关凤希冀的看着他。

    魏霸把目光转向关凤,勾了勾手指。关凤狐疑的凑了过来,俯身到魏霸面前。魏霸顺手一拉,将关凤拉到怀中。紧紧的搂着,手便攀上了高峰。关凤吃了一惊,连忙低声叫道:“子玉,松手,被人看见……”

    “你知道这封信有几层意思吗?”魏霸凑在她耳边低语。

    “有几层意思?”关凤一时忘了挣扎,只是面红耳赤的抓住他的手,不让他乱来。她斜睨着魏霸,眼中快要滴出水来:“你也看出了丞相的用意?”

    “姊姊,你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提醒我。”魏霸嘿嘿一笑:“我对丞相的警惕。远远超过你,只怕我敢做的事,你想想都会怕呢。”

    “且。”关凤报复的扭了两下,感受到了身后的突起,却分开魏霸的手。扭动腰臀走到一旁,转过头,嫣然一笑。魏霸翻了个白眼,长叹一声:“姊姊,你越来越坏了,管杀不管埋啊。”

    “埋?你都要回成都了,让媛容去埋吧。”

    “谁说我要回成都了?”

    “你不回成都?”关凤松了一口气。窃喜不已,转而又担心的说道:“可是你父亲的书信来了,你不能不听,要不然岂不是不孝?”

    “这么说来。你没有看出我爹的真正用意。”魏霸扬了扬手中的信:“你应该看出了第二层意思,也就是丞相的意思,可是你没有看懂第三层意思,也就是我爹藏在劝我回成都的意思之下的深层意思。”

    “还有第三层意思?”关凤大惑不解。她转了转眼珠,笑道:“你不会是骗我吧?镇北大将军是什么人。我多少还是知道一二的,他可不是那种表面一套,背里又是一套的人。”

    魏霸嘿嘿一笑,点了点头:“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这封信里有玄机。你想不想听?”

    关凤瞟了一眼魏霸小腹下顶起的帐篷,掩唇笑道:“你又来骗我。”

    “不骗你,你想不想听?”魏霸恼羞成怒。“不想听就算了。”

    “我只要知道你不回成都就行,至于为什么,有那么重要吗?”关凤走了过来,从身后抱着魏霸,手顺着魏霸敞开的衣襟滑了进去,在魏霸的胸口慢慢的摩挲着,凑在他的耳边,低声道:“你这小色鬼,大白天的也想入非非?别忘了你可是堂堂的神将,要注意自己的名声。”

    魏霸抬起眼皮,恼怒的看着关凤那张宜喜宜嗔的脸,突然伸手,将她从头顶拖了过来,搂在自己的胸前。关凤惊叫一声,已经被魏霸倒抱起来,下意识的揪住了魏霸的衣襟,压低了声音,急声叫道:“子玉,子玉,别让人看见了……”

    “谁也来看?这可是军……机……”魏霸坏笑着,拖长了声音道:“……大事。”

    “去你的军机大事。”关凤咄道:“你就会欺负我,快让我起来,要不然我真生气了。”

    魏霸将关凤抱好,让她伏在自己身上,吃吃笑道:“真不想听深……层次的意思?”

    “你是指哪个深……层次的意思?”关凤脸红得像苹果,斜睨着魏霸,同样拖长了声音道。

    “当然是先公后私,如果你愿意齐头并进,我也不反对。”魏霸嘎嘎的笑着,手在关凤的翘臀上轻轻的抚摸着。

    “你还是先说公吧。”关凤伏在魏霸的胸口,托着腮,故意用肘尖在魏霸的胸口压着,魏霸吃痛,连声讨饶,把狼爪收了回来,托住关凤的腰:“姊姊,我知错了,我知错了。”

    关凤这才放平了胳膊,伸手拧了拧魏霸的鼻子。“既然知道,那还不快说?你以为这样舒服么?”

    魏霸嘿嘿一笑:“姊姊,你只顾着看结果,没有注意到这封信有些奇怪吗?以我爹的脾气,如果他真要我回去,那很简单,只要两句话就行,绝不会超过一页纸,更不可能写这么多。”

    “哪两句话?”

    “第一句:给老子滚回成都去。第二句:否则老子要你好看。”

    关凤略一思索,不禁扑哧一笑,点头道:“不错,这才像是镇北大将军的口气。”

    “所以说嘛,他写这么多,身就很反常。”魏霸一边笑一边说道:“特别是关中的战前形势,我仔细的分析了之后,发现了两个问题。第一。魏国的主攻方向是东面,骠骑将军司马懿大军两万在上洛,大将军曹真大军两万在潼关,骁骑将军秦朗三万在北地,而西部却只有征西车骑将军张郃所率领的原属雍州、凉州人马,总数不超过两万人。”

    “这么说,魏国主攻方向是北地?”关凤目光闪动:“秦朗是个什么东西,没听说过啊。”

    “你真不知道?”魏霸挤了挤眼睛:“他母亲是杜夫人。”

    关凤一愣,随即大嗔。用力掐了魏霸一下:“你好大胆,敢拿我爹开玩笑。”

    魏霸夸张的叫了起来:“谋杀亲夫啊——”

    “呸,你是谁的亲夫,我又不是媛容。”

    “你是我的妻啊我是你的夫,你说我是谁的亲夫。”魏霸一边说着。一边握着关凤的手,言归正传。“大将军曹真身体不好,曹睿又不想让司马懿这样的世家崛起,要让自己的发小立功,这是很正常的事。东部总兵力七万,很明显,曹睿是想夺回长安。可是你看丞相的安排了没有?”

    关凤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我没注意。”

    魏霸苦了脸:“你别扭。容易出事。”

    “我就扭,快说。”关凤促狭的又扭了两下:“丞相是怎么安排的?”

    “丞相……让马谡留镇长安,统领上洛邓芝六千人,潼关我爹部下八千。我师父赵云统兵一万,再加上马谡的机动兵力一万,东部总共是三万余人,可是他人却去了临渭。他在临渭筑了城。就近指挥上邽和陇关的战事。总共兵计是上邽的向朗、王平所部五千,陇关都尉。我师兄赵广五千,高平的横野将军陈式一万,再加上丞相统领的主力五万,总共是七万,很显然,丞相的目标是击破陇西,全取凉州。”

    关凤有点明白了。“丞相守东攻西地,可是在示形上,却是东重西轻,主力藏于关中,伺机一击。以双方的兵力对比来看,东部竭尽全力,也不过是守住关中,根没有实力反击。可是一旦大战开始,魏军主力在东部被缠住,他的主力就可以出陇右。可是,这也不对啊,魏军铁骑主力在张郃手上,我军就算有两倍的兵力优势,却没多少骑兵,要想大胜,却是不易呢。”

    魏霸点点头:“没错,问题就在于此。丞相一定是希望他率领的主力能够成为决定战局的胜负手,可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有信心。关中之战,能守住关中,便是幸事,要想有所突破,那却是千难万难。一旦战事僵持,那可能就是两败俱伤,而且有可能成为拉锯战。”

    关凤倒吸一口凉气:“若是不能速战速决,粮草督运必然成为大事,难怪李严不肯接受这个任务。”

    “不,李严不肯接受这个任务,是因为他不想听丞相的摆布,离开江州这个老窝。他并不知道关中的兵力部署。”魏霸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这是有人在提醒我,不要接受督运粮草这个任务,免得惹火上身,徒劳无功。”

    “谁这么大胆,敢和丞相作对?”关凤诧异的问道。

    “你应该问,谁有这样的能量,能够把自己的意思藏在我爹的信里。”魏霸挤了挤眼睛,“你能猜得到么?”

    关凤沉思了半晌:“我猜不出来。”

    “猜不出来,就对了。”魏霸挺了挺肚子,“我的妻啊,公事谈完了,现在是不是该谈点闺房之内的私事了?”

    “你休想。”关凤想要从魏霸身上爬起来,却被魏霸抱住了。魏霸飞了个眼:“想知道是谁么?”

    “你能告诉我么?”关凤将信将疑的说道。她非常清楚这人肯定是一个重要角色,她不敢肯定魏霸会不会告诉她。她虽然非常想知道,可是却不想勉强魏霸。毕竟这样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可是如果魏霸主动告诉她,对她来说,意义就不同寻常了。

    魏霸挺起身子,俯在关凤耳边说了几个字。关凤愕然:“是他?”

    “除了他,还能是谁?”

    关凤恍然,点了点头,眼光忽然变得妖媚万分,她点了点魏霸的鼻子,声柔似水,风情万种的说道:“坏东西,看在你老实的份上,今天就便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