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51章 李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诸葛亮缓步走在潼关的城墙上,不时的看一眼远处如带的黄河,眼神平静,嘴角却微微下撇,带着一抹淡淡的不屑。所到之处,城墙上的将士都用目光向他致意,他们身子一动不动,眼神中的景仰却表露无遗。

    杨仪跟在诸葛亮的后面,却享受到了不一样的待遇,他分明能感觉到那些将士热烈的目光中没有他的份,偶尔有人瞟他一眼,也带着几分不以为然。杨仪很不高兴,他觉得这些人都是魏延的部下,所以对他不敬。

    “魏文长治兵有一套,一个个都像是魏家武卒。”杨仪板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诸葛亮扭过头,瞥了他一眼:“如果是那样,就再好不过了。”

    “丞相?”杨仪忍不住叫了一声,掩饰不住的委屈。

    “潼关有万人,如果这万人都是魏家武卒,我们现在又何必为接下来的战事担心?”诸葛亮微微一笑,晃了晃手中刚刚收到的公文:“又何必劳动李严的大驾?”

    杨仪看了一眼那份公文,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诸葛亮现在心情不好,再拿自己和魏延的矛盾来烦他是不明智的。李严在江州呆了几年,野心越来越大,上次无功而升任骠骑将军,安稳了没几天,现在又想开府治事了。他不仅想开府,还想分五郡为江州,自任江州牧,这分明是想和诸葛亮分庭抗礼嘛。除了关中之外,蜀汉只有一州。而诸葛亮就是益州牧,李严要做江州牧。瞄准的当然是诸葛亮。

    可想而知,诸葛亮是不可能答应的,他不答应,李严就不肯来汉中。李严不肯来汉中,倒不差押运粮草的人,可是他和诸葛亮之间的矛盾公开化,对诸葛亮的威严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打击。如果不制服李严,很难保证不会有第二个跳出来。可是如果现在就和李严撕破脸,接下来的战事肯定要受到影响。

    内部不稳,如何能一心一意的对外作战?李严在江州,万一弄出点事来,诸葛亮岂能放心得下。

    作为诸葛亮的心腹之一,杨仪能理解诸葛亮此刻的心情。诸葛亮突然由长安赶到潼关,可不仅仅是视察潼关防务这么简单。他需要求得魏延的支持。魏家父子现在位高权重。已经是蜀汉军中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其实力已经当仁不让的首屈一指。如果能得到魏延的支持,对付李严的把握就大多了。

    不过,杨仪终究还是有些酸溜溜的,谁让魏延父子一直和他不对付呢。魏延得势,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威公。我们做臣子的,要以国事为重。”诸葛亮语重心长的说道。

    “丞相放心,我理会得。”杨仪非常勉强的点了点头。

    远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魏延大踏步的赶了过来,身上穿着那套视若珍宝的甲胄。一脸的喜色。他几步赶到诸葛亮的面前,躬身一拜:“丞相。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好去接你。”

    诸葛亮抚须而笑。“提前通知?你看我到哪里是提前通知的?我就是要突然袭击,这样才能看到真实的情况。提前通知你们,你们不会作假么?”

    魏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挑起大拇指:“丞相,你这话说得太对了。那些人啊,的确如此,你要是提前通知啊,看到的全是好的,街上干干净净,连乞丐都没有。不过丞相大可对我放心,我是带兵打仗的,不敢弄虚作假,上了战场,若有半点虚浮,都可能送命的。”

    诸葛亮满意的点点头:“我已经看到了。文长啊,若是人人如你,我有何忧。可惜,像文长这样一心为公的人可不多。”

    魏延眉毛一耸,若有所思,有些紧张起来:“我家那不孝子又惹祸了?”

    诸葛亮愕然,随即摇着头笑了起来,缓步向前走去。魏延陪着小心,在一旁跟着,不经意的一挤,就把杨仪从诸葛亮身边挤开了。杨仪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他总不能像个小孩子似的向诸葛亮告状,说魏延欺负他什么的。

    “子玉在交州打得很好。”诸葛亮收起了笑容,将魏霸在交州的战况简要的说了一遍。“他连严关都拿下了,文长啊,你能想到他是怎么拿下的么?”

    魏延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他虽然和魏霸是父子,可是他们之间不能直接交流军事信息,他对魏霸的了解远远不如诸葛亮多。对于魏霸的情况,他一直不太清楚。他甚至不知道魏霸已经不在武陵,去了交州。刚才诸葛亮说那一句,他还以为魏霸又捅出篓子来了呢。

    “你不知道严关吧?”诸葛亮解释道:“严关的形势,大致相当于以前的函谷关,建在两山之间,形势险要,易守难关。在关北还有小严关,互为犄角,同样易守难攻。”

    魏延这才大致明白严关是怎么回事,脸色不禁严肃了起来:“那可不易攻。”

    “可不是呢,严关自建关至今,尚未被人正面攻克过。子玉虽说也不是从正面攻克,而是从严关背后攻克的,但他也算是攻克严关的第一人。文长,将门出虎子,我看将来子玉的成就还在你之上。你要努力啊。”

    魏延得意的大笑起来,嘴里却一点诚意也没有的谦虚道:“丞相过奖了,丞相过奖了。”

    “子玉的仗打得好,打通了交州商道,对我们整个大汉的形势都大有助益。他要从交州运米到成都,可以大大缓解粮食的问题。将来如果再和孙权和解了,交州米可以通过荆州,直达长安,你也可以从中获益呢。”

    “交州米很多么?”魏延好奇的问道。

    诸葛亮皱起了眉头:“文长,我要批评你几句了。你对交州的情况一点也不解吗?”

    魏延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交州太远了,我从来没有关心过那里的事。那里……不是蛮荒之地么?好像除了珍珠多一点,也没什么啊。”

    诸葛亮苦笑一声:“你看,你就没有子玉有眼光,平时应该多读一点舆地书嘛,为将者应知天文地理,了解各方风土人情,财力厚薄,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在这一点上,子玉比你强。如果不是对交州如此了解,他又怎么会出兵交州。他的每一步都是有深意的,谋定而后动,正在为将之道。”

    魏延连连点头。“丞相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多读书。”

    “这事以后再说。今天来,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上次你对我说要把子玉调到关中来,我没有答应,是因为时机还没有成熟,他的任务还没完成……”

    魏延闻言大喜。“丞相现在决定调他过来了?”

    诸葛亮摇摇头。“他不来关中,我想让他回成都。”

    “回成都?”魏延不解。“大战在即,为什么让他留在成都,到前线效力岂不更好?”

    诸葛亮叹了一口气。“我何尝不知道子玉来前线更好,只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他去做。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如果没有得力的人督运粮草,我们怎么能安心作战。”

    魏延皱起了眉头:“不是说镖骑将军负责督运粮草吗?”

    诸葛亮将手中的公文递给魏延。魏延接过来看了一遍,不禁勃然大怒。“鼠子,竟敢如此不识抬举,妄图与丞相分庭抗礼,并肩而坐。他的眼中还有上下尊卑吗?”

    “他也是当年追随先帝,立了大功的,我不能不对他容忍一二。既然他不肯做督运粮草这样的事情,我只能让子玉回来负责。可是子玉在交州立了这么大的功,让他回成都督运粮草,却是有些委屈他了。”

    “有什么委屈的?”魏延眼睛一瞪。“他就是立再大的功,也是大汉的臣子,也要听丞相的命令。若敢说半个不字,看我怎么收拾他。”

    诸葛亮笑笑。“你也不用这么急着下定论,我相信子玉是一个识大体的人。这样吧,你写封信,告诉他我们的难处,我相信他会理解我们的。”

    “喏。”魏延点点头,大声应道。

    ……

    江州,橘子洲头,漫山遍野的橘林倒映在江水中,将天地染成一片金黄。

    李严手里摆弄着一个橘子,脸上全是无奈的苦笑。“丞相好手段,居然拿魏家父子来威胁我,看来我是不去不成了。”

    李丰站在一侧,阴着脸,看着川流不息的江水,愤愤不平的说道:“为什么?难道我们怕魏家父子?魏延如此嚣张,他的眼中哪里还有父亲?想当初,父亲身为太守之时,他还不过是个牙门将。如今升官了,脾气也大了,眼里只有丞相,再无其他人。不过说到底,他只是个莽夫,连这样的计策都看不出来,同为武人,与我们父子为敌,对他有什么好处?”

    李严沉默不语。过了良久,他对李丰说:“你派个人去武陵,告诉魏霸丞相的用意,看看魏霸自己会怎么做?”

    李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和魏霸接触过,他不像魏延这么蠢,不会看不出丞相的险恶用心。哼哼,这样也好,让丞相看看魏霸的真面目,才能体会到我们父子的一片忠心。我倒要看看,如果魏霸不肯回去,丞相又怎么向众人解释……”

    李严沉下脸,没好气的打断了李丰的自言自语:“我看你才是真蠢,魏霸若不肯回成都,那也是违抗他父亲的意思,与丞相何干?你以为丞相会蠢到把这件事公诸于众吗?”

    李丰面红耳赤,哑口无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