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47章 插你一刀

第547章 插你一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戴良的阵型是汉军常用的五阵,也就是厚实的中军加前后左右四营。他的前进方向是北面的临贺,所以前军在北,后军在南。因为这里是南北方向的狭长地形,所以前后两营较厚实,左右两营稍微有些薄弱。

    戴良下令首先遇袭,损失较大的前营退却,由中军进行列阵阻击,同时安排左右两营向前包抄,想要将来犯的敌人包围起来,这样的战术必然导致两翼的空虚,而中军有一部人向前挪动,也会降低中军的实力。按照正常的战术,他这时候应该把后军向前移动,进入左右两营的阵地,掩护中军的两翼。

    可是戴良没有这么做,他让后军保持原地待命,就让中军的两翼空着。

    这是一个危险的阵型,特别是明知对方还有后手的时候。

    这同样是一个嚣张的阵型,我知道你有后手,等着袭击我的中军。我等你来!我把软肋暴露在你的面前,我看你敢不敢来杀我。你如果不敢来,你就是懦夫,你如果来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和你赌命。

    戴良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他恨极了魏霸,生怕魏霸从自己的眼前溜走,是以不惜露出破绽,冒险引魏霸上钩。另一方面也是多种因素权衡的结果,并不是单纯的鲁莽。他已经从各方面了解到了魏霸的大致兵力,他相信自己的一万大军能够缠住魏霸,能够战胜魏霸。魏霸的总兵力不如他,又都是刚刚征招的蛮兵,而他的部下却是跟随他作战多年的部曲,不论是忠诚还是大战的经验,都远远超过魏霸的部下。蛮兵虽然剽悍善战。但是他们也有不可克服的弱点,他们不善于利用战阵,不适应大规模的战斗,一旦形势不对就有可能崩溃。

    他们都是乌合之众,前营的战斗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戴良相信,魏霸再神勇,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把蛮子变成训练有素的战士,战阵的训练不仅仅需要时间,更需要锤炼。

    听到两侧山谷上的战鼓声。戴良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

    来得好!

    戴良迅速的看了一眼两侧的山坡,那里只看到一条火龙,看不到具体的人数,但是他大致可以看得出来,两边的数量都差不多。大概在千人左右。再加上前军正在厮杀的蛮子,总数和他得到的情报非常接近,魏霸就算还留下了一部分力量,也不会太多。

    到了这时候,魏霸如果还捏着主力不出手,那他就是愚蠢了。谁都看得出来,前营的蛮子已经面临着全军覆没的结果。如果不能对中军一击得手,魏霸就败定了。他的机会不多,既然不肯就此撤走,那只就有全力以赴。一击定胜负。

    “中军迎战,后军准备包抄。”戴良拔出了战刀,厉声怒吼。

    鼓手们敲响战鼓,将戴良的命令传了出去。吴军立刻开始行动起来。护在中军大帐两侧的吴军纷纷转向,面对两侧的山坡。三重长矛阵在前,三排弓弩手在手,后面又是三重长矛阵,三排弓弩手,随时准备补充前面的战阵。后营则推倒垒壁,做好了出击的准备,只等从两侧山坡上冲下来的敌人和中军缠斗在一起,他们就会冲出大营,由两侧包抄过去,将敌人包围在其中。

    这又是一个意图全歼的经典阵型,戴良既表现出了强悍的战斗作风,又将自己的兵力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魏霸站在山坡上,身边只剩下两百亲卫。不过他一点也不紧张,相反,他谈笑风生,对夏侯玄讲解着戴良战阵的妙处。夏侯玄来不太看得明白,还比较轻松,听魏霸说完,明中了其中的凶险之处,他反倒紧张起来。

    “子玉,你既然看破了戴良的计划,还让人杀下去,是不是太危险了?”

    “戴良为了对付我,看来做了不少准备。”魏霸笑盈盈的说道:“不过,我是谁?我是神将,我总有他猜不到的杀器。两军对阵,如同高手过招,双方的招术一般不会有什么秘密,可是同样的招术,不同的人使出来,却会有不同的结果。眨眼之间的快慢强弱,也许就能定胜负。”

    “那你的杀器究竟是什么?”

    魏霸诧异的看着夏侯玄:“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杀器是什么?”

    夏侯玄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思索了片刻,才不太敢确定的说道:“重甲士?”

    魏霸侧着脑袋,像打量傻子似的打量夏侯玄片刻,很沮丧的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夏侯玄很没面子,恼羞成怒:“重甲士是强悍,不过总共才百人,能起什么作用?我看他们也就是装装门面的仪仗,真正上了战场,未必能起多大作用。”

    魏霸长叹一声,摆摆手:“不争论,用事实来证明。夏侯大名士,请你瞪大眼睛瞧着,这可是我压箱底的真功夫,一般人想看都看不到的杀手锏。”

    夏侯玄嘴上说得不服气,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向下看去。他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瞪着冲在最前面的重甲士。重甲士非常好认,他们身上的重甲就是他们的标志,在火光的照映下非常耀眼。

    他正好看到了王双和黑沙破阵的那一刻。

    王双和黑沙齐头并进,各领五十重甲士,排成前后两排,独立为阵,又互相呼应。两人相隔二十步,几乎不分先后的杀进了戴良的中军大阵。到了吴军阵前,他们放慢了脚步,用眼角的余光与同伴保持阵形,利用腰力,将长刀舞成了一团刀光。锋利的长刀斩断了吴军的长矛,斩碎了吴军的战甲和盾牌,切开了吴军的皮肉,砍开了吴军的骨头,势如破竹的杀进,将挡在面前的敌人毫不留情的砍倒在地,斩成肉块。

    吴军的刀盾手、长矛手在重甲士的面前根没有还手之力,他们虽然全力反击,却被一一斩杀,王双和黑沙像两柄锋利的匕首切开一块肥肉,几乎没有碰到什么阻力,就突破了吴军的三重长矛阵。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了一地的残肢断臂,血污横流,散发出热哄哄的腥臭味。

    弓弩手们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们都垂下了手中的弓弩,不再发射,因为他们射出的箭对这些重甲士来说根没有任何作用。这些全身罩在重甲中的武士根不看他们一眼,箭射在他们身上的重甲上,就像羽毛一样被弹开,偶尔有几枝箭嵌入甲叶之间,也很快被舞得飞旋的手臂和刀杆打落,无力得像一根稻草,随波逐流。

    可是敌人手中的长刀却锋利得不像话,几乎是遇人杀人,遇神杀神,任何挡在他们面前的物体都被不分青红皂白的斩成了碎片。他们根不管面前是什么,只是一路蛮横的斩杀过去,无可抵挡。

    跟在重甲士身后的蛮子们提着武器,却几乎没什么事可做,绝大多数敌人都已经被重甲士们斩杀了,偶尔有幸存的也被砍成重伤,根不需要去砍杀,他们也活不了太久。尽管这些蛮子平时也没少杀人,尽管他们见惯了血腥,自诩为各部落的勇士,要不然也不会被挑选出来,进入魏神将的亲卫营,可是今天跟着重甲士出战,亲眼见识到重甲士的威力,看着那一地的鲜血和残缺不全的肢体,他们真切的感受到了透体的寒意,在恐惧的同时,又感到了一丝幸运。

    幸亏我们是在这些杀神的身后,而不是在他们的面前。

    三重长矛阵像一张纸一样,轻易的被重甲士捅破,接下来的三排弓弩手更不在话下,重甲士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斩杀干净,然后势不可挡的杀到了那些看傻了眼的吴军面前。

    片刻之间,王双等人杀破了戴良部署的第一重阵势,五六百士卒被斩杀在阵前,几乎没有活口。戴良寄予厚望的战阵被魏霸轻轻一捅,就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戴良站在指挥车上,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有可能犯下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为了对付魏霸,他做了很多准备,从心理上到物质上,自认为准备得非常充分。可是现在看来,他的准备还远远不够。魏霸所有的战术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可是魏霸的攻击力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为了引诱魏霸来攻,他露出双肋,结果魏霸来了,狠狠的在他肋骨上插了一刀。这一刀是如此的犀利,这一刀伤得如此之重,让他痛彻心肺。虽然最后那一刻还没有到来,可是他已经感受到了魏霸的杀气,听到了死神的狞笑。

    “后军突击!”戴良几乎是能的怒吼起来。他喊得是如此的急切,似乎稍一迟疑,他就没机会喊出这句话了。

    急促的战鼓声突然炸响,后营的将士们都有些愕然,战斗才刚刚开始,敌人还没有完全从山坡上下来,戴使君怎么就是下令出击了?现在是不是太早了,没法把所有的敌人都包围起来啊。

    他们看不清前营的情况,他们不知道,中军的形势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全歼敌军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保住中军的问题。

    魏霸这一刀插得太深,伤得戴良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