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46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546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叹了一口气,缓声道:“我知道你们恨他们。可是正因为恨他们,才不能冲动,才不能打草惊蛇。我们要的是将他们一万人全部消灭,而不仅仅是杀死几个斥候。我们是作战,不是部落之间械斗,更不是抢亲。这一点,在训练中我已经无数次的强调过,如果你们不能改变这种习惯,那你们现在就离开,我不需要你们这样的部下。你们这样会害死所有人。”

    “大人,我们错了。”犯了错的蛮子斥候们被骂得满面通红,无地自容,却不肯离开。成为神将的部下是一种荣耀,要是被神将赶走,就算回到部落里也无法见人。蛮子们虽然没读过书,不知道圣人是什么玩意,可是对面子的重视却毋须多言。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不要站着了,赶紧去休息。过一会儿我们还要继续行军。”

    蛮子们乖乖的走了,谁也没敢提功劳的事情。魏神将没有处罚他们,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夏侯玄皱起了眉头:“子玉,这个怎么办?”

    魏霸沉思半晌,下定决心。“既然到了这里,就不能后退了,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迎上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夏侯玄担心的说道:“将士们已经赶了两天路,急需休息,如果继续行军,就算赶到那里,还能战斗吗?”

    “我们累,戴良也累。相比于在桂岭伏击他,我们可能失去了地利,却有出其不意的功效。而且那里离广信更近,如果战局不利,我们可以退入苍梧,和士匡汇合。不至于进退失据。”

    夏侯玄点了点头,他知道魏霸说的有道理。既然可能已经暴露,继续坚持在桂岭伏击的计划危险更大,不如迎上去,打戴良一个措手不及,也许还有一线机会。

    在休息了一个时辰之后,魏霸下令再次开始行军。将士们虽然疲惫,却没人质疑魏霸的命令。黎明时分,他们赶到了戴良的大营附近。借着微弱的晨光。魏霸观察了一下大营,下令相夫立刻率部攻击。

    “消灭他们,再吃早饭。”魏霸对将士们说道。

    相夫轰然应诺,率领两千士卒,举起火把。拔出战刀,向山下的大营冲去。刹那间,杀声四起,吼声震天,打破了黎明前的宁静。

    吴军的斥候非常疲惫,他们虽然奉命打探的消息,可是夜里偷懒。找个地方睡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戴良下达的任务是打探桂岭附近的情况,谁也没有想到魏霸会放弃桂岭的大好地形,赶到他们的大营邀击。等他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冲锋已经开始。

    冲杀在最前面的战士几乎和吴军的斥候一起冲到了大营前。

    白俭带着强弩营冲在最前面,在离大营还有五十步的时候,他厉声下令:“射击!”

    两百弓弩手举起了手中的连弩,扳动了弩机。数百只弩箭冲破黑暗,飞向吴军大营。大营望楼上的吴军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利箭射中,惨叫着摔倒在地。

    “杀!”五百乌浒蛮前锋冲到了营门前,挥起砍刀,砍开营门,冲了进去。吴军根没有防备,看着漫山遍野的火把,听得地动山摇的怒吼,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敌人,心慌意乱,肝胆俱裂。

    戴良突然坐了起来,冷汗涔涔。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魏霸杀到了他的面前,两人交锋,自己却不是魏霸的对手,被魏霸一刀砍下了首级。首级在地上打滚,人却没有死去,他甚至能清晰地听到魏霸的狞笑,看到魏霸狰狞的面容。虽然醒了,却依然恐惧万分。

    还好只是一个梦。戴良看着四周的帐篷,安慰自己。可是他随即发现不对,这声音是那么真切,一点也不像梦里,这是怎么回事?他能的站了起来。伸手去拿旁边的战刀。

    “大人,敌袭!”一个亲卫冲了进来,面色惊惶。

    戴良不敢大意。他来不及披上战甲,抓起战刀就冲出了大帐。一出帐门,他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到处都是火,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蛮子们的咆哮,大营里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雪亮的刀光在火光中闪烁,像漫天的繁星,每一次闪动,都带来一阵惨叫。

    戴良目瞪口呆。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可他却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噩梦。

    魏霸站在山坡上,看着已经冲入吴军大营的将士们,看着已经起火的吴军大营,却感觉不到一点轻松。吴军没有一点防备,被他轻易的攻入了大营,他的冒险又一次成功了,在所有人都认为桂岭是最好的伏击地点时,他证明了自己的决策正确。

    可是,他却不敢因此有一点点放松。五千人攻击一万人的大营。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将对方打垮,让对方有时间喘过气来组织反击,优势会丧失殆尽。吴军休息了一夜,而自己却是急行军一夜,在体力上他并不占有优势,在人数上更是绝对的劣势。危险并没有减少,反而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增加。一旦双方僵持,对方的人数优势就会显现出来,己方会陷入苦战,很有可能会被逆转。

    魏霸面色凝重,死死地盯的吴军的大营,亲卫营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夏侯玄面色煞白。他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战斗,却也能体会到现在的危机。恨不得魏霸现在就将两千最精锐的亲卫营派下去,一举决定战斗。等待的时间越长,危险就越大。

    可是魏霸不为所动。他静静的看着山下,就像一只潜伏的猎豹,耐心的等待着出击的时机。

    ……

    戴良登上了指挥台,极目远眺。大营里一片混乱,无数人搅杀在一起,要想分辨出敌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他征战多年,经验丰富,还是分辨出了敌人的位置和大致数量。他绷紧的心松了下来。敌人虽然来得突然。数量却不多,粗粗看去,也就是两三千人左右。这点人打个突袭是可能的,要想彻底击垮他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得知了对方的底细,戴良放松下来,有条不紊的指挥部下进行反击。他下令前军缓缓后撤,将敌人放进来,由实力最强大的中军进行阻击,然后由左右两营包抄。切断敌人的退路,将敌人全部斩杀在大营里。从这些人的装备来看,这些人并不是普通的蛮子,也不会是士匡组织的人马,很可能就是魏霸的部下。也许魏霸人就在其中。如果能将他击杀在这里,不仅可以报仇,还能提前结束这场战事。

    雄浑的战鼓声响起,吴军渐渐稳住了阵脚。首先遇袭的前军得到命令,缓缓向后退去。中军严阵以待,左右两营冲出大营,向前奔跑。准备把敌人包围在前军的大营中,予以全歼。

    魏霸看着大营里面的动静,不由得感慨万千。戴良果然是跟着吕岱征战多年的悍将,即使遇到了突然袭击。也没有方寸大乱,而是迅速稳住了局面,展开反击。从他的战术来看,他没有满足于守住大营。他不仅要打败来袭的敌人,还想发挥自己人多的优势。把敌人一口吞下。这种强悍的战法并不多见,却和吕岱的作风非常相似。

    吕岱在形式不利的情况下宁可战死,也不肯退却。陈时在雪峰山大营被毁的情况下敢于追击,现在戴良在遇袭后还能展开反击,正是一脉相承的作风。

    一个主将往往是一支军队的灵魂,他的性格就是这个军队的性格。吕岱虽然手段狠辣,又失信于人,品德有亏,但在指挥作战上却有他的独到之处。由他来最后平定交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子玉,赶快出手吧,再不然就来不及了。”夏侯玄着急地叫道。

    “时机未到,出击也没有意义。”魏霸淡淡的说道。他举起手,下令鸣金退兵。

    清脆的铜锣穿过雄浑的战鼓声,传到每一个士卒的耳中。正在大营中厮杀的蛮子看不到四周的情况,他们只看到退去的吴军,以为战事顺利,突然听到鸣金声,非常不解。可是他们也知道敌人的数量远远超过己方,不听命令,贸然深入,很有可能会遇到危险。在生死面前,他们没有犹豫,立刻向后退去。

    见敌军退却,戴良冷笑一声,下令中军出击,拖住敌人,给左右两营争取时间。战鼓声响起,严阵以待的中军开始向前追击。这样一来,中军就显得薄弱了许多。戴良并没有在意,在他看来,就算还有敌人藏在黑暗中——这几乎是肯定的,战鼓声就在远处的山坡上——准备突袭,数量也不会太多,他的中军还有三千多人,足可以应付任何局面,他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调整。

    看到敌军中军的变化,魏霸的嘴角微微挑起。他对于夏侯玄笑了笑:“现在是出击的时候了。”

    夏侯玄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纷乱的战场上,他没有看到任何变化,根不知道魏霸所说的机会在哪里?但是他相信魏霸的眼力,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魏霸举起了手:“命令相夫反击!亲卫营准备出击,直击中军,斩杀戴良!”

    雄浑的战鼓声再起,相夫指挥正在退却的蛮子们反身再战,与追来的吴军战在一起。吴军见状,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刚刚退去的吴军又反身冲过来,将相夫等两千多人围在一起。

    相互大声嘶吼,挥舞着手中战刀,连劈三人。“反击!反击!保持阵型,不要乱!”

    蛮子们都有些紧张。他们平时虽然也经常战斗,可是很少遇到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以往和吴军的战斗中,如果是小规模的战斗,他们往往能够取得胜利,可是与数千人的大军作战,他们基都是一败涂地。并不是他们不勇猛,而是因为习惯于各自为战的他们无法抵抗吴军整齐的阵形。大战之中,仅凭个人的武勇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发生大规模战斗时,一旦无法迅速击溃敌人的阵地,他们就会慌张,就会乱,就会逃跑。现在敌人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他们有被全歼的可能,哪怕相夫在极力鼓舞士气,提醒他们神将就在山上看着他们,他们也无法克制自己心中的恐惧,有些人已经开始逃跑。

    看着即将崩溃的敌军,戴良撇了撇嘴,不屑一顾,下令中军向前,务必将敌人全部斩杀。

    就在戴良下令的同时,以一百甲士为首的两千亲卫营冲下了山坡。王双怒吼一声,挥舞长刀,杀入了吴军的左营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