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43章 纷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建安十三年,雄心勃勃的曹操在赤壁被周瑜烧得焦头烂额,铩羽而归,失去了一统天下的大好良机。赤壁的战败,让他如日中天的威望受到了重大挫折,其后马超在关中作乱,牵制了他大部分的精力,使他无暇南下。但是曹操并没有就此放弃,他派遣间谍深入丹阳、豫章一带,鼓动那些不愿意与孙权合作的人起事,给孙权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这其中,丹阳费栈和鄱阳尤突就是几股力量之中最大的两个,孙权多次派人进剿都未能成功,最后还是由贺齐和陆逊一起出兵,这才稳定住局面。需要由这两位一起出手,就可以想见当时的局面有多紧张,而费栈等人又有多大的能量。

    魏霸早就想利用山越的力量。他之所以接受廖立的建议,把神将的身份由盘瓠老祖的主人扩展到其他蛮夷部落,目的也在于此。用廖立的话说,这叫率兽吞吴,岂不快哉。在他想收服的力量中,山越是不亚于武陵蛮的力量,甚至还在乌浒蛮之上。现在曾经的丹阳大帅费栈的弟弟费杨不请自来,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你是?”费杨不解的看着魏霸。他刚才已经注意过魏霸,这个人虽然有气度,可是太年轻了,而且衣着也很随便,大热天的还披着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来向夏侯玄汇报工作的将领。不过看他和夏侯玄说话随便,估计身份也不低,是以费杨虽然不悦,却不敢太过怠慢。

    “他就是抚夷将军,武陵太守魏君,也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将。”夏侯玄强忍着笑。一本正经的介绍道。

    费杨大吃一惊,脱口而出:“你就是神将?”

    魏霸笑笑:“怎么,不像?”

    “不……”费杨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了片刻,他翻身拜倒,连连叩头:“费杨有眼无珠,冒犯神将,还请神将恕罪。”

    魏霸哈哈大笑。扶起费杨,打趣道:“你一定是以为神将头生双角,三头六臂,如今看到一个和你一般的凡夫俗子,未免有些失望吧。”

    费杨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是在下眼拙。还请神将莫怪。不过,神将所言也不差,外面传得可是风声四起,虽没有头生双角,三头六臂,总之也不是普通人。”

    帐内的众人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这些天慕名来看魏霸的人,大部分都是如此惊讶。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说笑了两句,言归正传,费杨说明来意。他闻说汉魏合兵,正在攻击吴国。所以特地千里迢迢的从丹杨山区腹地赶来,想要投效神将,为兄长费栈报仇。

    “你大概还想看看,这印绶还有没有用吧?”魏霸拿起那副蕲春太守的印绶。观赏着那枚二千石的官印,半开玩笑的说道。费杨有些窘迫。不知道如何回答魏霸这句话。魏霸轻轻的将印绶放回案上,抬起头,收起了笑容:“曹公虽然不在了,可是我可以代替曹公回答你。这副印绶当然有用,不过,这只能代表我们还承认当初的承诺,并不代表现在就能让你做蕲春太守,因为孙权未必肯让。你应该清楚怎么才能真正成为蕲春太守,否则,你也不会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

    费杨松了一口气。“神将果然慧眼如炬,我兄长和尤大帅、彭大帅虽然败了,可是元气尚存。只要神将振臂一呼,千里大山必然云起响应,纵不能与孙权决战疆场,却也能让他寢食不安。只希望神将能够将我等的忠义上达天听,不使我等热血白流,我等便别无他求了。”

    魏霸心中暗笑,这些人和孙权结下了死结,不甘心引颈就戮,这才来投。说什么别无所求,一郡太守可不是什么大白菜。

    “你们还有多少人?”魏霸关心的问道:“这些年在山里,生活怎么样,需要我们帮你们什么,尽管开口。”

    “加上妇孺老少,还有百十万人,大体来说还好。”费杨感激的拱拱手:“这些年的确比较艰苦,外围损失很大。自从几位大帅殒阵之后,我们就退到了深山里面。吴军虽然凶恶,却也不敢深入。山里有坡地可以种稻自给,也有铜铁打造兵器,日子倒还过得下去。只是消息闭塞,不知道天下形势,对孙家的暴虐痛心却无力改变,士气比较低落。神将出世,七战七捷的消息一传到山里,可真是群情激奋啊。大家都说,这下孙家余孽不会长久了。”

    听完费杨的介绍,魏霸又惊又喜。他没有想到山越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只要费杨所说有一半是真的,那就是意外之喜。这些人都在孙吴内部,最近的离吴郡不过几百里,他们对孙吴政权的威胁可想而知。这可真是真正的心腹之患,与他们相比,武溪蛮也好,乌浒蛮也罢,实在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威胁。

    “你们对大汉的忠诚,我非常感动。不过你们也清楚,现在的形势并不乐观,我们暂时还没有力量进入扬州。如果你们能够发动起来,对孙吴进行打击,可能会对现在的战局有重大的影响。当然了,你们也许会付出重大的牺牲,不过我请你们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你们所有的牺牲都会是值得的。”

    费杨听了这句话,心满意足,躬身一拜:“请将军放心,我这就回去联络各部,听将军的号令,愿将军早日进入江东,直捣心腹,剿灭孙吴,让我等安居乐业,共享太平。”

    ……

    诸葛恪站在城墙上,看着外面那一片收购得干干净净的稻田,面上阴得快要滴水。不过几天的时间,他已经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一心想着建功立业的热血青年,而是为自己的生命担忧的釜底游鱼。他感受到了事实的残酷,也非常愤怒。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个田地,无非是江东系和江淮系的权力斗争。没有人愿意看的他一个江淮系的年轻人突然崛起,建立奇功。为了不让他成功,他们宁愿放弃这个击杀魏霸的大好机会。在家族利益面前,国家什么也不是,这就是他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对于朱绩用陆逊的命令来做托词,他一点怀疑也没有,陆逊就是江东系武人的代表。在步骘和吕岱分别惨败之后,陆逊就是荆州吴军最大的实力。孙权派潘濬到长沙指挥作战,名义上是副将。辅助陆逊,其实也存在着分权的目的。以陆逊的聪明,不可能体会不到其中的用意,也不可能不加以防备。诸葛恪可以理解他的不快,可是在这样的时候做出这样事情。还是只能用丧心病狂来形容。

    愤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诸葛恪现在要为自己的生存做打算。他看了一眼远处寂寥的天空,长叹一声,转身下了城墙。

    溆浦。

    陆逊背着手,慢慢从田埂上走过,目光掠过那些正在劳作的百姓流着汗的黝黑背脊,飘向远方。他的眼神平静。看不出一点情绪,甚至有一点冷漠。陆岚跟在他的身后,看着那些正在忙碌的百姓,有些赌气的说道:“难道还要我们帮他收割。颗粒归仓,等他回来?”

    陆逊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问道:“那你的意见呢?”

    陆岚没有说话,反问了一句:“我们还守在辰阳吗?守到什么时候?”

    “一直守下去。直到大王命令我们离开。”陆逊笑了笑,“这些粮食都是给我们自己吃的。多一点粮食。我们就能多坚持几天。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这个道理你不应该不懂。”

    “可是……”陆岚欲言又止。他觉得非常憋屈。攻占辰阳,夺回武陵的控制权本是大功一件,可是魏霸似乎并不在乎,他已经攻克严关,却没有回援辰阳的意思,反而带着人去了临贺,似乎辰阳不是失守,只是借给了他们一样。他们不像是敌人,反倒像是朋友。不过陆岚对魏霸的“友情”一点感激也没有,魏霸这么做让他们的努力看起来毫无意义。更让他生气的是孙权趁他们在辰阳的时候,派潘濬去了长沙,挤走了周鲂,又派诸葛恪去了桂阳,这分明是想从他们手中抢走了一大部分军权。潘濬是败军之将,诸葛恪更是什么也不懂,他根本没有打过仗,只会卖弄嘴皮子。

    陆岚觉得,孙权为了压制江东人,已经不择手段了。

    “好好利用这些粮食,每一颗米都是借来的,将来都是要还的。”陆逊幽幽地说道,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感伤。

    “还?为什么要还?”陆岚堵气的说道。

    “因为他卡住了我们的命脉。”陆逊说道,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本来我还担心周鲂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大王派了诸葛恪去,我反倒放心了。”

    陆岚心领神会,没有再说什么。

    陆逊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天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还是诸葛亮高明啊,化害为利,将一个桀骜不驯的对手利用到这种程度,让人不得不佩服他。我们都不如他。”

    “就怕他养虎为患,到时候后悔莫及。”陆岚冷笑一声。

    “你小看诸葛亮了,魏霸再不逊,还能不顾他的父兄,与诸葛亮公然为敌?其实他是一个非常知趣的人。你看他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和诸葛亮撕破脸皮就知道了。适可而止,是一个年轻人很难做到的事。挺身而起,拔刀相向往往是最容易的,忍辱负重才是最难的。”

    陆岚看的陆逊的背影,知道陆逊是有感而发。想到陆逊为了家族的兴盛而承受的那些屈辱。他不由得暗自叹息,同时又有些迷惘。如今吴国岌岌可危,如果就此衰败,甚至亡了国,那陆逊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