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40章 公与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吴王用这么大的阵势来对付魏霸,是不是太过了?”

    诸葛亮捻着须尖,抬起眼皮,默默的看了诸葛瑾一眼。

    诸葛瑾叹了一口气:“孔明,你是不知道。你安排的这招棋,可把吴王害苦了。魏霸这年轻人太能生事了。他从夷渊逃出去就逃出去吧,可是他居然掳走了公主。掳走了公主也就罢了,他还让公主有了身孕。你说这是什么事,他把公主当成普通的俘虏么,这让吴王的面子往哪儿搁。公主初嫁周循,周循便夭了,这已经让吴王非常不高兴,现在又未婚先孕,你说说看,吴王怎么能不生气?”

    诸葛亮忍不住笑了一声,虽然笑容一闪即没,可是那丝得意还是表露无遗。诸葛瑾虽然是他的兄长,却也被他这声笑笑得很不舒服。

    “这是不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好将吴军诱入深山以重创?”

    “不是。”诸葛亮坦然的摇摇头:“我不妨对你说实话,魏霸现在的战果是我之前根无法想像的。我一直觉得他能活着从夷渊逃出来,便是一个意外。有破坏你们入南中的计划,便是大功一件。谁能想到,他居然真能把五溪蛮收为己用,还让吴王吃了这么大一个苦头。幼常,你说是不是?”

    马谡微微一笑:“丞相所言甚是。魏霸是少有的奇才,就和他的机械之术一样,总能给人惊喜。”他顿了顿,又道:“不过,如果不是吴王因怒而兴师,又怎么可能会有三路大军之败?归根到底,还是吴王自己无能,间接成就了魏霸的奇功。若是丞相定计。恐怕结果就不是这样了,整个荆州都要吴王吐出来。”

    诸葛瑾低着头轻声叹息,神情委顿。过了片刻,他抬起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诸葛亮:“当真要和吴王决裂?两面受敌,怕不是万全之计吧。吴王调兵遣将,对魏霸势在必得,万一有所损失,怕是你这里也不好对魏延交待。”

    诸葛亮想了想:“兄长。你远来辛苦,不如先休息。我们先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如何?”

    诸葛瑾点点头,起身离开,自有人带他去休息。诸葛亮一手抚着玉如意。一手抚着胡须,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摇头:“孙权说得没错,魏霸就是个不安份的人。幼常,看来当初你的坚持是对的,魏霸一个人,足以抵得上三万兵。”

    马谡躬身致意:“是丞相慧眼识人,谡不过因人成事罢了。”他顿了顿。又道:“丞相,吴王至此,已经无能为力,虽说他摆出了攻守兼备的阵势。不过依谡看来,守,他也许能守得住,可是攻。却一定不是魏霸的对手。”

    “何以见得?”诸葛亮眉心微蹙,神情凝重了些许。“我那侄儿元逊是性疏了些。可是朱绩、周鲂都是东吴年轻一辈中的俊杰。再有陆逊、潘濬这样的老成之辈居中调度,难道还堵不住魏霸?”

    马谡摇了摇头:“丞相,吴王虽然明白了双方的着眼之异,可是他的战法同样在地,而不是在人。有人才能得地,无人得地亦失。他纵尽全力,也不过能守住荆州而己。要想困死魏霸,却是万万不能。”

    “那你的意思是放手让魏霸施为?”

    “嗯,魏霸打得越成功,孙权就越是抽不出手来。他威胁说要出兵房陵,我对此深表怀疑。丞相觉得,他真能撤尽江淮防线的兵力为虎作伥吗?”

    诸葛亮沉吟着摇摇头。孙权说如果不撤回魏霸,他就派人进攻房陵,配合曹魏的进攻。这些话,他根不相信,他不认为孙权会破罐子破摔,心甘情愿的向曹魏臣服。如果他是这样的人,当年在赤壁的时候,他就可以投降了。先帝刘备曾经说过,孙权长上短下,不可能甘居人下,帮曹魏灭蜀汉,对他来说不是好的选择。他不可能这么做。

    可是他也不能因此对孙权置之不理。孙权派诸葛瑾来关中,又派诸葛恪去桂阳与魏霸对阵,其实是另有用意的。前者是向他示好,诸葛瑾又身为左将军,身份足够尊贵,他们又是同产兄弟,论情论理,孙权这都是给足了面子。而后者却是一个威胁。诸葛瑾有三个儿子,次子诸葛乔过继给他,死在汉中,诸葛恪如果与魏霸对阵战死在阵前,他也逃脱不了间接的关系。这样一来,等于兄长的两个儿子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要不我们撤回魏霸吧?”

    马谡摇摇头:“丞相,撤回魏霸,是不是连武陵也放弃?如果连武陵都放弃,那么到武陵的那些人怎么办,还让他们回成都无事生非吗?好容易把他们聚到魏霸的身边,又怎么能半途而废呢。”他笑了笑,又道:“再说了,魏霸也不可能放弃到手的战果啊。他冒了这么大的险,吃了这么大的苦头,怎么会放弃?我担心就算是丞相下令让他撤军,他也不会肯撤。不仅不肯撤回成都,就是撤回武陵,他也不会愿意。”

    “你会违抗我的军令?”

    “事急从权。”马谡肯定的点点头:“没有交州商道,武陵难以长久,魏霸既然不肯让出武陵,当然要求生存发展之道。当初留下雄溪部落的事没有解决,无疑便是为了今天师出有名。如今陆逊攻占辰阳,等于又给他一个借口,他怎么可能白白放过?”

    马谡笑了起来:“如果他肯这么听话,他就不是魏霸了,他也做不出这么大的成绩。”

    诸葛亮嘴角微挑,意味深长的笑了。“幼常,我看你现在对魏霸是越来越器重了,小心他恃宠生骄,尾大不掉。”

    “这样的事,还是由丞相来操心吧。”马谡哈哈大笑。

    诸葛亮也笑了,只是笑得有些阴郁。

    诸葛亮没有耽搁太久,很快就给了诸葛瑾回复。他赞同孙权的意见,蜀汉和孙吴是盟友,不应该成为敌人。魏霸进兵交州和零陵,攻打严关的事的确不太合适,不过,这也情有可原,谁让吴国一直不肯交还雄溪部落呢。事已至此,双方都有责任,就不要再追究了。

    诸葛亮同意下令魏霸,让他停止对孙吴的攻击,但是陆逊也要退出武陵,并且就损失做出赔偿。吕凯也要把雄溪部落交给魏霸。魏霸不可能师出无功,他也的确需要交州商道,因此,从双方的利益共享来考虑,希望孙权能暂时将严关交由魏霸控制,并且保证蜀汉在交州的商业利益,在必要的时候,双方应该联合作战,对付沿途的盗贼,确保双方的利益都能得到保障。

    诸葛瑾对诸葛亮的这个方案很不满意。要把严关交给魏霸控制,还给魏霸出兵交州,保护商道的权利,那孙权的面子往哪儿搁?交州是吴国的交州,还是蜀汉的交州?

    在这一点上,诸葛亮没有让步。他很郑重的指出,因为吕岱对士家的屠戮,吴国在交州的统治并不稳固,否则魏霸以轻兵入郁林,也不可能有所建树。你们如果有这能力,就调集交州的兵力,甚至荆州的兵力,进入交州围剿魏霸。不过我事先警告你们,如果魏霸再一次打败了你们,那就不仅仅是严关的事,他很可能会要求整个交州。

    诸葛亮最后对诸葛瑾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不会同意放弃交州的。战场上得来的利益,任何人都不会轻易放弃,否则,我将无法对浴血奋战的将士们交待。”

    诸葛瑾冷笑一声:“你怎么不想想,也许魏霸会死在交州呢。”

    “这一点,你们尽管放心。我已经和魏长商量过了。他说了,身为武人,战死沙场,是他的骄傲。如果你们真有这事击杀魏霸,尽请全力出击。”他停住了,看着气得面红耳赤的诸葛瑾,微微一笑:“兄长,我想你应该明白,魏霸如果战死,对我来没,并不完全是坏事。说实话,我对你们吴国的君臣真的很失望。兄长,你的选择看来是失败的。”

    诸葛瑾哼了一声,长身而起。“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我会将你的意见转告吴王,是战是和,由他来决定吧。”

    “兄长。”诸葛亮站了起来,招手示意诸葛瑾稍安勿躁。诸葛瑾停住了,有些不悦的看着诸葛亮。诸葛亮绕过书案,走到诸葛瑾的面前,拉着他的手,恳切的说道:“兄长,你听我一句劝。如果吴王选择了再战,那么你务必要请他把元逊撤回来。元逊聪明有余,沉稳不足,他不是魏霸的对手。”

    诸葛瑾眉毛一耸,沉默了片刻,长叹一声。“孔明,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已经私下里进谏过了,可是吴王不同意,他坚持认为元逊是可造之才。你也清楚,元逊虽是我的儿子,却和我大不一样。他比我更符合吴王的要求。”

    诸葛亮懊恼的甩了一下袖子。“兄长,不是我说你,你还是太纵容了,把元逊教成了这个样子。不仅元逊如此,叔长(诸葛融)也是如此,怎么一个都不像你?”

    诸葛瑾无奈的看了弟弟一眼:“你问我,我问谁去?唯一一个像我的,偏偏死了。”

    诸葛亮一时语滞,愧疚不已。

    诸葛瑾有些后悔说重了,便连忙打岔道:“对了,听说公休(诸葛诞)被免官了,你可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诸葛亮苦笑一声:“还不是因为浮华,我们这位从弟也是个名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