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39章 攻其必救

第539章 攻其必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关凤急了眼,双手用力推开魏霸火热的身体,厉声喝道:“子玉,你当真要如此么?”

    见关凤如此神情,魏霸有些讪讪的松了手,翻身躺在榻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关凤坐起,一边整理着刚被魏霸扯开的衣襟,一边恨恨的瞪了魏霸一眼。见魏霸躲闪着不敢看她,一副犯了错的委屈模样,又不禁“扑嗤”一声笑了。

    “当真难受,我替你去物色几个蛮女。”关凤轻声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些说不清的酸味:“我知道呢,好多蛮女看上你了,恨不得把你生吞了。子玉,我不是……我只是……”

    魏霸转过身,侧卧在榻上,一言不发的打量着关凤。关凤低着头,捻着衣带,神情纠结。

    “你怕被媛容看不起,是吧?”

    “不……不仅是她。”关凤的下巴快要抵着胸口了,声音也越发的细不可闻。“我不想让人觉得,我们武人就不知廉耻,就是荒悖不堪。你以后是要封侯拜将的,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作为一个私生庶子,永远抬不起头来。子玉,我帮你挑两个蛮女吧。”

    “且!”魏霸撇了撇嘴。“我对三妻四妾的没兴趣。若不是媛容……”魏霸犹豫了片刻,又道:“姊姊,我们如果不是朝夕相处,我怕是也高攀不上姊姊的。今天是我孟浪了,还请姊姊恕罪。唉,还是媛容委曲求全,宠坏了我。”

    “媛容……她愿意这么做?”关凤不太确定,魏霸刚才说的法子可真是让人羞耻呢,夏侯徽出自豪门,她能做出这么羞人的事来,当真是因为她的俘虏身份。这才不得不降尊纡贵,像个奴隶似的侍候人,还是真如魏霸所说,这是夫妻之间,闺房之内常有的事?

    “我说了,你也不会信,还是等回成都,你进了我们魏家门,你再问她人吧。”魏霸坐起来。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再去看会儿书,说不定又有新消息来了。”他刚要离开,却发现袖子被什么挂住了,他回头一看,关凤红着脸。捏着他的袖角。魏霸轻轻的扯了扯,提醒道:“姊姊……”

    “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魏霸一头雾水,不知道一向虎虎生风的虎女今天怎么这么扭捏。

    “除了媛容做平妻之外,不能再有其他的女人与我并肩。”关凤仰起通红的脸,双目水光盈盈:“我只和媛容比肩,她能做的,我便也能做。”

    关凤声音太小。魏霸一时没听清:“你说什么?”

    “媛容能做的,我……便也能做。”关凤扭过身头,不肯让魏霸看到她通红的脸,可是她如赤玉般的耳垂和脖子却出卖了她。魏霸闻言大喜。转身上榻,从身后抱住关凤,贴在她耳边,忍不住笑道:“姊姊。你一定能比她做得更好。”

    关凤哼了一声,侧过脸。瞪了一眼魏霸:“你少来这一套,想狐假虎威么?小心我以后告诉媛容,要你好看。”

    “哈哈哈……你们正应该互相探讨探讨,我才能尽享齐人之福啊。”魏霸急不可耐的将关凤放倒,贴着她滚烫的脸,引着她的手滑了下去。两人近在咫尺,关凤不敢看魏霸,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栗着,呼吸急促,吐气如兰。

    见一向彪悍的关凤此刻娇怯得像个小妇人,魏霸顽心顿起,他将关凤的手夹在大腿之间,手指却搔上了关凤的小腹。关凤长年习武,小腹平坦结实,隐隐的还能感觉到肌肉。不过此刻她却像是惊魂未定的小白兔,魏霸刚刚碰了她一下,她就紧张的缩了起来,想抽回手保护自己。魏霸哪能让她得逞,凑在她耳边低语道:“你帮我,我帮你,就像我和媛容那样,好不好?”

    “你和媛容也要这样?”

    “成亲前也这样。”魏霸的脸来就红,此刻也看不出真假来。他见关凤依然弓着腰,缩着腹,不让他进攻,眼珠一转,抬手上移,在她起伏不停的胸口停了下来。双峰入手,温软如玉,魏霸轻轻用手一捏,关凤顿时绷紧了身子,瞪圆了眼睛,从魏霸的腿间抽出手,护在胸前,颤声道:“你不要乱碰,我很难受。”

    “这就对了。”魏霸嘻嘻的笑着,左手和关凤缠斗,右手悄悄的滑了下去,正中要害。只是轻轻一碰,关凤就张开了嘴,一声蚀骨的呻吟从她樱红的唇间飘了出来。她下意识的松开了挡在胸前的双手,无力的握住魏霸那只不安份的右手,呻吟道:“子玉,不能……不能……我……”

    魏霸不理她,低下头,亲上了已经不设防的玉峰。关凤左右支绌,禁地先后失守,只能无助的夹着腿,身子硬了又软,软了又硬。不知不觉的,她的手已经被魏霸引到了正确的位置,只是她这种状态下显然没有意思到自己在做什么,控制不住力道,魏霸只能痛并快乐着。

    还是老子有招,终于把这个虎妞骗上床了。魏霸自鸣得意的坏笑起来。攻其必救,你两只手能守住三个要塞么?防守不如进攻,总有忙不过来的时候。嘿嘿……

    攻其必救?魏霸突然一愣,停止了动作,感觉抓住了什么,却又不是那么真切。关凤虽然闭着眼睛,却也感觉到了魏霸的分心,她不敢睁开眼,只好轻声问道:“子玉,怎么了?我做得不好么?”

    魏霸眼珠一转,不禁大骂自己,这时节想什么战事,滚***,先把床单滚了再说。他也不说话,低下头,啄上关凤的唇,重新开始耕耘起来,一点点的开发着关凤保护了二十多年的处女地。

    关凤虽然勇武,在男女之事上却不如魏霸手段高明,在魏霸的进攻下,她很快就禁地尽失,意乱情迷,全线失守。如果不是未婚先孕不合礼法的认识深入骨髓,如果不是魏霸不肯让她有所遗憾,只怕连最后一道关隘也会被魏霸轻而易举的攻克。

    虽然未竟全功,可是终于大大方方的把关姊姊抱在了怀里,肆意轻薄,魏霸对自己的战绩还是非常满意的。他搂着衣衫不整的关凤,伸出手指,勾着关凤的下巴:“如何,我没骗你吧。”

    “不跟你说话,骗子!”关凤转过身去,将光滑的背和翘臀对着魏霸。“脏死了,难闻死了。”

    “这有什么难闻的。”魏霸侧身搂着关凤,贴着关凤的翘臀:“我对你说,我刚才想到一个破局的办法了。”

    “破什么局?”

    魏霸一愣,忽然觉得这句话很暧昧,不禁脱口而出。“破你的菊啊。”

    “呸,肯定又没好话,不知道想怎么糟践我呢。”关凤晃了一下身子,半真半假的说道。魏霸嘿嘿一笑,不敢再刺激她,言归正传。“姊姊,你想想看,什么地方是朱绩必须要救的?”

    “朱绩……必须要救的?”关凤怔了一下,这才明白魏霸要说什么。她沉吟片刻:“你是想诱朱绩入彀?”

    “嗯,不解决这一千精骑,我怎么能睡得安稳?”魏霸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想法对关凤说了一遍。关凤静静的听着,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来,与魏霸面对面。脸上虽然还有微晕,眼神却变得清明了许多。魏霸见她如此神情,不由得一怔。“姊姊,我说错了?”

    “嗯,你说错了,而且错得厉害。”关凤很严肃的说道。

    “难道不应该先解决朱绩?”

    “不是朱绩,而是你一心想着关中战事,这件事,你错了,错得太厉害,很可能会把我们眼前的战果全部毁于一旦。”

    魏霸不明所以,只能静静的看着关凤。

    “丞相集全国之兵,与曹魏在关中大战,不管胜负,他都是主力。你呢?丞相给了你一兵一卒吗?除了陈到支援的两百白眊,他没有给你一兵一卒。你拖住了孙权,让他不能西向,这便是策应的最大成绩。如果你还想着在关中战场立功,你将丞相放在什么位置?”

    魏霸眉头轻耸。

    “你关心魏家,这没错。可是你要明白,现在关中不是镇北大将军在指挥,是丞相在指挥。胜了,是丞相的战功,败了,也是丞相的责任。你想去关中,不管你用意如何,你都是在干涉丞相的计划。”

    魏霸悚然心惊,他知道关凤在说什么了。

    “得罪了丞相,便也罢了,反正事己至此,你和他不可能再同心同德。”关凤顿了顿,用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嘴角:“可是你一心想着关中战场,眼前的战事难免粗疏。我们以少击众,来就非常冒险,如果你再心有旁骛,岂能万全?一旦有所疏忽,我们很可能就是全军覆没的结果。子玉,你怎么能这么大意呢?”

    一阵冷汗透体而出,魏霸惊骇不己,仿佛闭着眼睛纵马狂奔,一睁眼,却发现已经奔到了悬崖边一般。他坐了起来,打了个寒颤,颤声道:“多谢姊姊提醒,是我太大意了。”

    “是你太紧张了。”关凤坐了起来,掩着衣襟,怜惜的抚着魏霸的脸:“你再如何聪明,终究只是个刚刚弱冠的少年,丞相把这么重的担子担在你的肩上,用这样的阴谋来对付你,好生残忍。”

    ps:  一天只有两票,这是要被爆的节奏啊,求月票!请求紧急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