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37章 攻守兼备

第537章 攻守兼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诸葛恪进一步解释说,辅国将军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他在和什么人交战。魏霸是个亡命徒,他之所以被派到武陵来,就是因为他能生事,他入武陵,武陵便大乱,如果他入交州,恐怕交州不复为国家所有。现在魏霸本人去了严关,辅国将军却去辰阳,就算他攻克辰阳,能奈魏霸何?重夺武陵控制权?你觉得有一个有家业的强盗可怕,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流寇可怕?

    潘濬一听就明白了,不由得多看了诸葛恪一眼。这小子比他父亲脑子灵活,他抓住了问题的本质。

    孙权轻轻的拍着大腿,苦笑不己。他明白了自己的不安在什么地方。夺回武陵并不可重要,如果不能杀死魏霸,那么魏霸一定会闹出更大的风波来。有武陵在手,他可能还有点忌讳,武陵丢了,他无所牵挂,更加自在。

    陆逊这一次大概是弄巧成拙了。

    “交州危矣。”孙权悲叹一声。情况很明显,魏霸被挡在严关之南,无法及时救援辰阳,辰阳失守已成定局,消息传到魏霸耳中,他肯定会在交州进行报复性的骚扰。吴国对交州的控制本来就不稳定,比荆州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多了魏霸这么一个搅局的,交州大概又要易手了。

    一想到交州可能失守,孙权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了争夺交州,他已经等了快三十年,如今吴国两面受敌,战事频繁,需要大量的财赋来支持。吴地再富庶也被拖得疲惫不堪,交州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新财源。如果交州再失守,吴国的财政状况将进一步恶化。不仅是财政会紧张,政治上也会出现新问题。吴地人要付出重大代价的同时。当然要攫取更多的权利,江东系的坐大将更加势不可挡。

    这不是孙权愿意看到的。

    “交州只是远忧。”潘濬咳嗽一声,打断了孙权的担心。孙权看看潘濬,苦笑道:“承明,你还有什么更坏的消息么?”

    潘濬点点头:“大王,交州只是远忧。大王经营交州这么多年,实际控制还是非常有限,魏霸入交州,短期内也很难做出多大的成绩。大王。相比之下,荆州比交州更重要。我怀疑,魏霸的用意还在荆州,由苍梧入豫章,则荆州非我所有……”

    “由苍梧入豫章?”诸葛恪冷笑了一声。打断了潘濬的话:“潘将军,你凭什么认为魏霸会入豫章?”

    潘濬平静的看着诸葛恪,微微一笑:“看来你还没有理解尊叔遣魏霸入武陵的真正目的。”

    诸葛恪沉下了脸:“潘将军,家叔虽然是蜀汉丞相,可是与我父子从不言及国家大事,你这个担心实在太多余了。家叔聪明绝伦,我生性愚钝。的确不怎么能猜得到,还请潘将军指教。”

    孙权一见这两人杠上了,有些不悦的哼了一声。诸葛恪见孙权发怒,不敢再放肆。连忙低下了头,退在一边。孙权转身潘濬:“承明,你的意思是……”

    潘濬躬身道:“大王,你对魏霸的神将身份。有何见解?”

    孙权眉头微皱,抬手抚着自己的紫髯。思索片刻,道:“那不就是蛊惑蛮子的伎俩么?难道这会是诸葛亮的计划?”

    潘濬摇摇头:“神将身份,大概不会是诸葛亮的计划,用魏霸这样的人才是诸葛亮的计划。魏霸精于机械,又擅长蛊惑人心,当初在关中,他之所以能守住关中,就是因为他发动了天师道众。如果没有天师道众,仅凭魏延和赵云的两万人马,是根本不可能守住关中的。魏霸入武陵之时,身边只有一百部曲,另外还在赵统的五十名部曲,再然后,又有关家部曲,总共不过三百余人。就算加上后来陆续派遣的,总数也不超过五百人。可是魏霸现在有多少人?至少六千。他的手下几乎都是蛮兵,而他能控制这些蛮兵,能让这些蛮兵对他们言听计从,就是因为他所谓的神将身份。”

    潘濬顿了顿,语重心长的说道:“大王,这个神将身份不仅仅是蛊惑人心的一个伎俩这么简单,相反,这说明魏霸深通愚民百姓的心理,就像当年的张角一样,他很清楚他面对的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也熟稔这样的技巧,能够迅速的壮大自己。武陵蛮是蛮,交州蛮同样是蛮,而豫章腹地的山越,桂阳、零陵一带的蛮人,甚至江夏蛮,都有可能成为魏霸的潜在力量。”

    “诸葛亮为什么派魏霸来武陵?就是因为他通晓这些技巧,能够不费蜀汉一兵一卒,就可以撬动荆州甚至整个东吴的根基。有蛮夷所在之地,都有可能成为魏霸的目标。”

    孙权倒吸一口冷气,愣了半晌,忽然一拍大腿:“孤明白了。我们一直着眼于地,魏霸的目的却是在人,辰阳对他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游击,让我们疲于应付。承明,是这个意思么?”

    潘濬愣了一下,他刚才说的这些,只是想反驳诸葛恪的骄狂,有些东西也没有证据,臆测的成份很大。可是现在由孙权这么一总结,他觉得非常有道理。他们之所以为一直被魏霸牵着鼻子走,不就是因为双方有目标上有巨大的差异么?魏霸为了胜利,可以放弃任何地方,而吴军的战略目的一直是控制某些战略要地,比如辰阳,比如严关。如此南辕北辙,岂能掌握主动?

    “大王圣明。”潘濬心悦诚服的拜了一拜。他发现孙权具体指挥算不上高明,但是从战略意图上考虑事情却能很快的抓住要点。

    诸葛恪也沉吟了片刻:“这么说来,不抓住魏霸本人,攻取任何地方都没有意义。辅国将军却取辰阳,看似高明,却是露出了一个重大破绽。”

    孙权疑惑的看着诸葛恪。

    诸葛恪接着说道:“目前,我军中重将,真正能有能力和魏霸对阵的也就是这么几个人,辅国将军想必是其中之一。可是现在辅国将军去了辰阳,与魏霸对面的人是吕凯、朱绩、周鲂等人,这些人不仅兵力少,更没有和辅国将军统领全局的眼界和周密,他们能配合默契,挡住魏霸么?”

    诸葛恪说到最后,抬起头看着孙权,目光中的担忧溢于言表。孙权心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心脏一阵阵的收缩,让他眼前发晕。其实诸葛恪高抬陆逊了,陆逊既然会去袭取辰阳,大概也没有想到他和魏霸在战略意义上的差别。但是陆逊谨慎,由他来统领全局,魏霸很难找到突破口,而陆逊不在,朱绩、周鲂等人就成了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很难挡住魏霸神出鬼没的攻击。

    孙权眯起了眼睛,起身走到地图前,一动不动的看了半天。太阳穴上的青筋一下又一下抽动着,扯动了额头,连带着整个头部都隐隐的痛起来。他藏在袖子里的手一阵阵的出汗,手心冰凉。魏霸进入交州,交州大概守不住了,如果再让他进入豫章,不仅荆州可能会全面失守,连江东都有可能被他动摇。

    如果潘濬分析的是真的,那诸葛亮可真够歹毒的,他只不过把魏霸派到武陵,就让江东不得安生了。

    怎么才能控制住魏霸?

    孙权想了半天,转过身看着诸葛瑾。“子瑜,你去一趟关中,与令弟重申盟好,让他撤回魏霸。”

    诸葛瑾愣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

    “承明,你不能再歇着了。周鲂有智谋,可是他太年轻,恐怕镇不住大局。你立刻起程赶往临烝,主持大局。周鲂对豫章蛮比较熟悉,让他去庐陵。”

    孙权把目光又转到了诸葛恪的脸上,静静的停了一会,笑道:“元逊,你也该上战场上历练历练了。有魏霸这样的对手,你会获益匪浅的。去桂阳吧。”

    诸葛恪大喜,连忙起身领命。诸葛瑾大吃一惊,连忙推辞:“大王,元逊没有上过阵,恐难当重任。”

    孙权摆摆手,示意诸葛瑾稍安勿躁。“子瑜,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魏霸用兵,神出鬼没,我们这些人都老了,跟不上他的思路。我要以伯言、承明这样的老成之人坐镇要地,让元逊这样的年轻人冲杀在前,和魏霸对阵,比快比狠。胜了,固然是好,败了,也不可惜,大不了从头再来。只要不让魏霸突入平原,他就无法动摇我江东的根基。”

    诸葛瑾还没明白,但是潘濬已经明白了。以老将坐守中枢,以年轻、没有包袱的年轻将领和魏霸缠斗,把他挡在山里面,不让他有突入富庶之地的机会,这样一来,魏霸就很难坚持太久,至少不会伤到吴国的元气。

    这是一个攻守兼备的战略部署。

    “承明,伯言为主,你为副,要以大局为重,切记切记。”

    潘濬拜倒在地:“请大王放心,臣一定尽忠竭力,以报大王不杀之恩。”

    “唉,得人者得天下,我们吴国什么时候也能出几个像魏霸这样的年轻人,又何愁国运不昌?元逊,当努力之。”

    诸葛恪躬身施礼:“臣敢不竭死力,以报大王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