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35章 临阵举义

第535章 临阵举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竹木需防火,这是常识,作为接受过多年大型项目训练的魏霸在决定建造竹城之初,就考虑到了一系列的问题,如果千辛万苦的建了一座竹城,最后却变成了烤架,把自己当肥羊给烤了,他这个神将大概也不用混了。

    如何防火,是首当其冲的重大问题。

    军中有防火的办法,比如要竹城上涂泥,或者覆上一层不易燃烧的生牛皮等等,但是,防火最好的还是用水。水克火,这是最明白不过的道理,所有人都懂,魏霸当然也懂。身边就是漓水,水量虽然不是非常充沣,却也足够使用。

    问题在于怎么用水来灭火。最简单的方法当然是让人提上去,一桶桶的水来泼,这样很简单,但是效率很差。一向信奉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魏神将当然不能满足于此。

    魏霸再一次发挥了水车的作用,在两侧的山崖上建起了两座超大型水车,将漓水提升到了二三十的高处,积储在两个人工水池中,水车连续不断的工作了半个月,现在一泄而下,给城上的吴军来了一个人工山洪。

    吕凯是很谨慎,做的准备也很周全,可是他毕竟不是神,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正如他不知道魏霸打造的竹城可以移动一样,他更不知道魏神将还会人工降雨。他不是那些无知的普通士卒,他终究是把魏霸当成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来对待的。毕竟如果连他都把魏霸当成神,那这仗就没法打了。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魏霸虽然不是什么神,但是他的手段的确超出了吕凯的理解范畴,他做出了普通人觉得不可能的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神。

    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的清晨,没有任何征兆,从天而降的暴雨将城头冲得稀里哗啦,从二三十丈的高处倾泄下来的水柱带着惊人的力量,沿着严关的城墙奔腾向前,冲毁了沿途的一切。

    城墙上不仅有准备战斗的战斗,还有各种物资,有解开的箭枝。有烧得滚开的热油,有檑石,有滚木,还有前后忙碌的民伕。现在,这一切都被从天而降的巨浪卷走了。灶头被烧灭了。油锅被冲翻了,热腾腾的油顺水流淌,箭枝像枯枝败叶,随波逐流,将士和民伕被冲得东倒西歪,立足不稳。尖叫声,求救声。混成一片,整齐的战鼓声不见了,鼓手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奔腾而来的洪水,下一刻。他们也被卷进了洪流之中。

    城墙上一片混乱。

    吕凯被冲倒在地,夹在混乱的人群中,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看着水花四溅的天空,看着水幕后面碧蓝的天空。看着阳光在水幕上创造出的美丽光影,他忽然觉得一种说不出的疲倦感。这些天。他实在太累了,自从魏霸攻取越城,他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理智告诉他,这是一个报仇的好机会,可是潜意识里,他却总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每一天都是在煎熬,每一天都是在死亡面前无助的挣扎。

    他太累了,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只想放下身心,好好的睡一觉。

    吕凯吐了一口气,嘴里冒出几个气泡,气泡折射出七彩的光晕,是如此美丽。

    父亲,你等等,我来了。

    槐根手忙脚乱的从水里爬起来,看着眼前的一切,用粗糙的手抹了一把脸。他用力过猛,险些刮破自己的脸皮,可是他现在却感觉不到一点疼。他被这个突发场景吓傻了。他预想过很多场面,却怎么也没想到一开始会是这样子。

    “精夫,快点下令吧,再不下令攻击吴人,我们就要与神将为敌了。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对神将有什么怀疑吗?神将是盘瓠老祖的主人,更是我们的主人,我们不能和他战斗!”

    槐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潜伏在自己身边许多年的亲卫,再看看那些目光中透着乞求的部下,一咬牙,一跺脚:“好,听你的。”

    亲卫如释重负:“精夫,你能弃暗投明,将功赎罪,神将一定会宽恕你的。”

    围在一旁的雄溪部众一听不用与神将作战了,不由得心花怒放,不等槐根下令,一个个举起战刀,发出震天的怒吼:“杀吴狗——”

    “杀吴狗——”无数的雄溪部众咆哮着,踢出一朵朵雪白的水花,向吴军冲了过去,挥起手中的砍刀,积累多时的愤怒和紧张化作冲天的杀意,扑向无助的吴军。

    正如雄溪部众对吴军非常不满一样,吴军对雄溪部众也从来没有掉以轻心。随着城下的骂阵一天天的进行,不管吕凯如何控制自己的猜疑,吴军将士已经把雄溪部众当成了敌人。他们之所以没有爆发剧烈的冲突,只是因为吕凯和槐根对部下控制得还算严密,如今,随着雄溪部众的“杀吴狗”喊出口,一直在心底奔腾的仇恨终于像火山一样冲出了地表,不可抑制的爆发开来。

    “杀光蛮子——”

    吴军将士虽然被天降大水冲得像落汤鸡一样,可是他们终究是跟着吕岱父子征战多年的勇士,即使是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下,依然保持了足够的战斗士。一见蛮子们拔出砍刀,他们立刻掉转武器,对准了蛮子。

    “放!”弓箭手松开了弓弩,扣动了弩机。箭上绑着的引火物已经被水浇灭,锋利的箭矢却被水浇得更加寒光闪闪。

    “嗡!”弓弦震动,水珠四溅,箭矢离弦,破开水雾,瞬间来到近在咫尺的雄溪部众面前。

    “扑!”利箭入体,箭上附着的强劲力量带着蛮子向后倒去。蛮子痛极怒吼,甩出了手中的砍刀。砍刀在空中打着滚,劈开一道道水花,正中弓弩手的面前。弓弩手惨叫着,松开了手中的弓,仰面倒在水中,鲜血涌出,随着水流肆意流淌。

    “杀!”

    “杀!”

    一声声怒吼此彼伏,吴军和雄溪部众在城墙上厮杀起来。

    相夫站在竹城上,看着城头惨烈的厮杀,心如刀绞。他回头看了魏霸一眼,想请求他立刻发动攻击,支援城头的雄溪部落,可是他又不敢。一是魏霸作战自有他的部署,不可能因为雄溪部众的安全而随意改变,二是这么多天来,槐根一直没有明确的表示态度。如果他早点投降,今天这一场战斗根就不会发生。即使是现在,也不能确定究竟是槐根下的命令,还是雄溪部落意外与吴军发生了冲突。

    魏霸摆摆手:“弓弩手,清除城上障碍。重甲士,准备登城!”

    “喏!”

    鼓声一变,竹城停止前进,在竹城下待命的弓弩手排着队,冲上了竹城,沿着城墙排开,举起手中的弓弩,对着混乱的严关城墙开始齐射。

    “第二排准备,第一排……”强弩都尉白俭举起了手中的强弓,厉喝一声:“射!”同时松开了弓弦。

    “嗡!”一声闷响,一枝鸣镝冲出竹城,射向七八十步外的严关城墙。鸣镝发出尖厉的啸声,倾刻间飞到了吴军的面前,正中一个刚刚从手里爬起来的吴将脖颈。那名吴将看着突然出现的箭羽,瞪大了眼睛,抬起手,想把箭拔出来,力气却以飞快的速度流失着,他悲鸣一声,嘴里涌出一股血沫,重新倒在水中,激起一阵水花。

    “嗡!”三百名弓弩手松开了勾弦的手指,长箭急驰而出,射向混乱不堪的吴军。

    “第三排准备,第二排……”白俭收起了弓,再次大声下令:“射!”

    又是三百枝箭冲出了竹城。

    魏霸建这座竹城,就是为了给弓弩手提供一个比严关还要高的掩体,所以特地建了四层,最下面一层是给扛着竹城前进的人用来的,上面三城都是为弓箭手准备的,每层安排三百名弓弩箭,分成前后三排,轮流射击,每次都有三百名弓弩手齐射。在猎户出身的强弩都尉白俭的训练下,这些弓弩手忙而不乱,井然有序,射得又快又准。只听得弦声不绝,箭矢如雨。

    城上的吴军上面有从天而降的大水,身边有举着砍刀,穷凶极恶的雄溪部落,正面又遭到了箭阵袭击,三面受敌,顿时乱了阵脚,损失惨重。

    相夫见弓弩手们射击的方向是正面的吴军,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向魏霸行了一礼。

    “多谢大人。”

    魏霸微微一笑:“槐根能迷途知返,悬崖勒马,我也不能赶尽杀绝。我说过,雄溪部落的每一条性命都不应该枉死。”

    “大人说得对,相夫铭记在心。”相夫喜不自胜。他知道魏霸的用意,雄溪部落临阵反水,槐根将功赎罪,这条命要留下的。当然了,这雄溪部落的精夫之位,槐根是没希望了,那是他相夫的囊中之物。“雄溪部落上下万余口,一定会追随大人,死不旋踵。”

    魏霸哈哈大笑,抬手一指自己战旗的五色神犬:“好啊,武陵五部,终于聚首了。”

    士匡捊着胡须,微微一笑:“明将军的战旗也该改一改了,如今明将军的麾下可不仅仅是武陵五部,还有乌浒五部,将来也许有十部呢。”

    “要改,要改。”魏霸满意的连连点头。

    相夫眼睛一瞪:“就算要改,我武陵五部也应该排在最前面。要论追随大人的早晚,还有谁比得我过相夫?”

    ps:  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