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25章 烈士暮年

第525章 烈士暮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还真是好奇,他究竟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来攻打严关,打通交州商道。”

    就在陆逊好奇的同时,士匡也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士匡年近六旬,皮肤黝黑,穿着一身粗布短衣,赤着脚,坐在草团上,一边抠着指甲里的泥,一边轻声细语的说道:“吕凯有大小严关,有三千精锐,据你所说,还有雄溪部落的五千人。就凭魏霸的五千人,他能攻克严关?我看根没有希望。严关自立关以来,就没有被攻克的历史,更何况还有这么强的守军。”

    士匡抬起头,看着朱武:“阿武啊,我感谢你的一片忠心,不过,士家已经成了过去了,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庶民,日子虽然苦一点,却也安稳。我不想再冒险,士家流的血太多,我再不成器,总要为士家留一点血脉。”

    “主人,你难道就不想为士家报仇吗?”

    “报仇?”士匡笑了一声,挠了挠一头黄发。“想啊,可是报仇不是想想就行的,总要有点实力才行。你看我这样,能杀得了谁?”

    “有了魏将军的帮助,你就能报仇。魏将军是天生神将,他把吴军打得落花流水……”

    “等他把严关的吴军也杀得落花流水,我才相信他能帮我报仇。”士匡打断了朱武。“阿武,你不要再说了,你既然已经到了魏霸麾下,想必吕凯不会不提防你,说不定现在就有人在监视我们。你还是快点离开吧,好好的跟着魏霸,为自己的将来而战斗。你为士家做得够多了,我非常感激你,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只能为你祈福,愿神明保佑你。”

    朱武拜服在地,恳求不已,士匡却只是摇头,后来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理睬朱武。朱武无奈,只得起身离开。

    “士先生还是不肯?”蹲在路边的皮二丁见朱武出来,站了起来,笑嘻嘻的问道。皮二丁原是长安人。曾经跟踪过魏霸,因此与魏霸相识。魏霸在长安的时候,他升了官,做了细作的小头目。不过魏霸离开长安之后,他一直混得不好。听说魏霸在武陵打仗,他就跟着一些走南闯北的商人来到了武陵。

    皮二丁虽然识字不多,却有一个普通人难以企求的能耐,他学习各种语言极有天份。跟着那些商人走到武陵时,他已经把交州话学得七七八八,蛮像那么回事,连魏霸都觉得不可思议。正好朱武要回交州劝说士匡。魏霸就把他派来了。一路上走来,他的交州话说得更是地道无比,连士匡都没留心他是个外乡人,只当是朱武的部下。

    朱武摇了摇头。失落的叹了口气。

    皮二丁拍拍屁股,转身向士匡的草屋走去。朱武连忙拉住他:“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和你主人说两句罢了。”皮二丁笑嘻嘻的说道:“你劝不动,也许我劝得动呢。”

    朱武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手。皮二丁弯腰进了草屋,打量了一下卧在草上的士匡。扑哧笑了一声:“士家称雄交州三十年,原来不是凭真事,不过是一时凑巧罢了。生了这些脓包,怎么能不被吕岱杀得干干净净。啧啧啧,要说吕岱还真有点眼力,一眼就相中了你这么一个脓包中的脓包。”

    士匡勃然大怒,翻身坐起:“魏府君就是派这样的人来请我的?”

    “魏府君要请的是有担当的好汉子,像你这样有仇不敢报,只会苟且偷生的脓包,魏府君才不会请呢。”皮二丁唾了一口唾沫,眼睛一翻:“你狠什么狠?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当年的中郎将?你现在就是一个等死的老狗,我轻轻一捏,就能把你像个臭虫一样捏死。我知道为什么吕岱杀了那么多士家的人,却不杀你了,你就是没骨头的软货,空长了一副卵子,却没一点血性。”

    “岂有此理!”士匡气得胀红了脸,跳了起来,就要和皮二丁撕打。皮二丁毫不客气的伸手一推,将士匡推倒在地。朱武见了,连忙上前扶起士匡,冲着皮二丁吼道:“竖子,你怎么能对我家主人无礼?”

    “我便无礼了,他又能把我怎么样?”皮二丁晃着脚:“你把刀给他,他敢砍我么?”

    朱武愣了一下。

    “他连家人的血海深仇都不敢报,又怎么可能因为我骂了他两句,就和我拼命?”皮二丁蹲了下来,打量着士匡:“你这条老命就这么值钱?”

    “我……”士匡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皮二丁的责问。

    “就你这样,再过几年,也是一个死,跟着魏府君,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个死。什么连累家族,你士家还有几个人?差不多都被孙权杀光了吧,就算没死,大概也和你一样,像条狗混吃等死。我就不懂你有什么好怕。有仇你不敢报,有恩你也不想报,你这样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

    “你对我有什么恩?”

    “我对你没恩,可是魏府君对你有恩。”皮二丁用鼻子哼了一声,充满不屑。“吕岱背信弃义,杀了你士家上下几十口,你自己不敢报仇,魏府君在阵前斩杀吕岱,算不算是给你报了仇?他对你有没有恩?我说你也是个读过书,做过官的人,看你现在这副德性,大概以前也是有几分威风的,怎么连这点帐都算不清楚?我看你不是算不清楚,是不想算,不敢算吧?”

    士匡被骂得哑口无言,靠着土墙,想了良久,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好,你骂得对,我就算忍辱偷生,也不过是多活几天。这种日子我也过够了,就相信你们,相信魏府君一次。你们说吧,我能做什么?”

    朱武大出意外,感激的看了一眼皮二丁。皮二丁挑了挑眉毛,嘿嘿一笑:“看不出你人虽老,还有几分血性。算我看走眼了,刚才有些对不住,你别往心里去。”

    士匡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主人,要论用兵,魏府君可谓是自古少有,吕凯是他的手下败将,远不能及。现在的问题只在于吕凯占据严关,强攻不易。魏府君决定避实就虚,绕道击贼。主人在郁林多年,想必对郁林的地形了如指掌,如果主人愿意领路,魏府君一定能出奇不意,攻克严关,把吴人赶尽杀绝。”

    士匡沉吟良久:“要说从其他的方向攻击严关,倒也不是没有,只是这样一来,耗费的时日可多,而且路途艰险,行军不易。”

    “那倒无妨。”朱武大喜过望:“主人,你是不知道,魏府君麾下虽然只有五千人,却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这些人从去年挑选出来之后,就在辰阳一带训练,每个月都要进行一次对抗训练。经过这半年多的训练,现在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士,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他们如果突然出现在交州,就凭吕凯那些人,根不是他的对手。”

    “比你如何?”

    朱武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以前在他们之中还算是中上,现在做了官,训练不够,只能勉强排在中间了。”

    士匡点了点头。朱武曾经是他的部曲将,他的身手他是一清二楚,如果魏霸手下的将士都能和朱武一样,那战斗力的确不俗。这么说来,朱武之前说魏霸率领百余人入武溪,七战七捷,连败吴军几员重将,最后击杀吕岱,倒也不是不可能。

    “你们跟我来。”士匡走出草屋,警惕的四处看了看,然后躬着腰,快步向前走去。朱武、皮二丁连忙跟上。他们绕过一个小山坡,钻进了一个山洞,士匡在里面摸索了一阵,拿出一个大竹筒,从里面取出一卷帛图来。

    “这些是整个交州的地图。”士匡将地图交到朱武手中,“你好好的带着,交给魏府君,他一定用得上。上面有几条小道,可以绕过严关进入郁林。路虽然难走一些,可是只要小心,还是能过的。过凤凰山那条路,你也是走过的,有了这图,你就能带路。”

    朱武大喜:“那可太好了。主人,魏府君一定会重重的谢你的。”

    “我不用他谢我,只要他能杀死吕凯,帮我士家报此血仇,我就心满意足了。”士匡笑了一声:“你们快走吧,不要被人发现。”

    “主人,你不跟我们走么?”

    “我不能走。”士匡摇摇头,冷笑一声:“吕凯自以为聪明,以为我老糊涂了,不知道他在我身边安排了人。只要我走出这个山谷,马上就会死于非命。你们走吧,我留在这里,他们才会安心呢。”

    朱武大怒:“主人,你放心,我也带了十几个勇士来,如果有人敢拦你,我就是舍了性命,也能护着你杀出去。”

    “蠢货!”士匡抬手一个耳光,打得朱武直翻白眼。“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只有匹夫之勇?你死在这里有什么用?你应该死在战场上。就是死,你也不能死在吕凯之前。记住,我死不足惜,只要能报仇,我愿意死一万次。”

    看着气喘吁吁的士匡,朱武捂着脸,泪水涌出眼眶。皮二丁愣了片刻,走上前,躬身施礼:“士君,你是条汉子。”

    “嘿嘿,老子被圣人骗了,做了一辈子君子,今天也做次无赖,感觉还真是不错。”士匡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两眼放光,脸色潮红。“你们快走,老子要静一静,看看这条老命怎么用才更合算。吕岱啊吕岱,你害得我家破人亡,我绝不能饶了你。”

    ps:  还有三个小时,历史军事月就要落下帷幕了,诸位搜搜口袋,看看还有没有月票,千万别浪费了。^_^